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07章星海亂(九)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煉體境界,他為玉命第四境,高於寧凡整整兩個小境界。 常理而言,葬龍隨手一擊,賴詼境修士,全力一擊,化神後期都要粉身碎骨! 但這一拳相碰,其結果讓葬龍都措手不及。 寧凡明明是第二...

吼!

南牢三老的出現,讓葬龍城士氣大振!

吼!

無數海獸仰天嘶吼,冷視寧凡等人如死人,在它們看來,區區化神初期之妖,敢來葬龍城惹事,純屬找死!

吼——!

所有的吼聲,帶著殺意、氣勢,數以百萬的海獸爬出巢穴,將寧凡等區區21名高手,死死包圍。

殺聲連天,百萬道烽火狼煙,更在星海亮起,染紅了千萬海域!

這百萬道烽火,讓無數海族震撼不已,這烽火,是葬龍城誓死殺敵的信號!

即便是千年前、熊妖攻打葬龍城,都未讓葬龍城點亮百萬烽火示警!

是誰!是誰令葬龍城主動了真怒,傾盡百萬海獸,誓死一戰!

無人知,劍指葬龍尊者的,僅僅是一個瘦弱青年!

烽火燃,星海亂,血色染!但寧凡眼中,魔焰卻比烽火更瘋狂、更猛烈!

任你有百萬妖軍,任你有四名巔峰化神,但這一步,不可退讓!

縱然這星海有十億、百億海獸,但既然是敵人,寧凡何惜獨戰百億妖軍!

吼!

百萬海獸,百萬烽火,凝成一道殺意滔天的嘶吼,甚至有近三萬海獸,直接挺身而出、自爆妖身,將那自爆之力,融入到嘶吼之聲!

死士!這葬龍不愧是一方梟雄,化神手下大多膿包,但低級海獸卻一個個都不懼一死的!

所有自爆之力、妖血之力、殺意嘶吼之力,形成一道巨大的血色巨浪,朝寧凡當頭而來!

這巨浪,堪比半步煉虛必殺一擊。

這巨浪,曾讓老熊望風而退!

「你有半步煉虛的煉屍,又能如何!老夫有百萬妖軍,豈是你可比1葬龍大笑。

「百萬妖軍,本尊何懼!定星盤。現!星燈…燃1

一拍儲物袋,星羅盤在手。

一指點出,星光構成陣圖,星圖席捲十萬里!

一字點燃,星圖之上,三萬蓮燈,相繼點燃,亮起五千尊銀色燈火!

在這燈火點燃的一刻,寧凡腳踏星圖,手握星光。這一刻,他便是這三萬星燈的…眾星之主!

一重重星光陣牆,從四方升起,那百萬海獸的合力一擊,足以輕易撕碎尋常化神巔峰,但,攻不破這星光陣牆!

「這是什麼法寶!防禦力竟如此逆天1

葬龍目光一變,寧凡有如此防禦之寶在身,加上遁速逆天的金焰車。豈不是煉虛之下、先天立於不敗之地了!

只是葬龍不解,立於不敗的星光中,寧凡卻未發動任何攻擊,彷彿在等。等待所有的敵方攻擊、徹底被星陣瓦解。

「他在等什麼1

葬龍的老眼,猛然圓睜,因為百萬海獸的合擊被吞噬后,那星陣。開始變得詭異。

陣光寧靜,但陣中殺氣,卻越來越濃。

寧凡在等。等待陣光反擊!

所有忍耐,都是為了厚積薄發。

所有的防禦,都是為了反彈出最強一擊。

當陣光氣勢與寧凡合一的一刻,寧凡一步邁出,妖瞳星光大現,一字喝出。

「逆1

定星盤,不僅僅會防禦。

其最厲害的地方、讓衛玄這曾經的陣仙都嘖嘖稱嘆的地方,是那反彈敵人攻擊的能力!

你有百萬妖軍,我以一陣逆之!

你為仙帝至尊,我以一翼逆之!

你為天道命運,我以一命逆之!

「殺1

寧凡腳踏陣圖,向天一吼,陣光積蓄了百萬海獸的全部攻擊,在這一刻,爆發!

百萬道星光魔劍,如暴雨梨花,傾泄而下。

無數海獸露出驚恐之色,被星魔劍影斬為血泥!

百萬海獸,一時大亂,陣勢已破!

在這一刻,寧凡將定星盤交到兮然手上,一步踏出,直衝葬龍而去!

有定星盤在,兮然無人可傷,至於南牢三老,龍城化神,交給石兵等傀儡對付。

「葬龍,受死1

一聲嘶吼,左目紫星閃爍,祖血好似燃燒!

四滴祖血之威,讓南牢三老面色大懼,他們感覺到寧凡身懷祖血,卻不曾想,這祖血之威厚重到這一步!

尤其是葬龍,處在威壓中心,就好似立在汪洋之中的一片孤舟。

渺孝卑微,半滴祖血在寧凡的四滴面前,什麼也不是!

沒有給葬龍任何思考的機會,寧凡拳如山崩,扶離影現,轟在其胸口,帶著覆海之勢!

其遁速太快,讓葬龍無法看準拳影,只能憑直覺迎拳而上。

拳上密密浮上黑色龍鱗,葬龍全力出手,毫不留情。

論煉體境界,他為玉命第四境,高於寧凡整整兩個小境界。

常理而言,葬龍隨手一擊,賴詼境修士,全力一擊,化神後期都要粉身碎骨!

但這一拳相碰,其結果讓葬龍都措手不及。

寧凡明明是第二境,一拳之力卻堪比第三境,使得葬龍連退數十步,方才卸去拳力,甚至拳上龍鱗都碎了不少。

而寧凡,則在拳力相觸的一刻,自碎妖身,化成墨影,避開了所有拳力。

隨著墨影重凝,紫影重現,寧凡重現妖身,毫髮無損,更絲毫不給葬龍休息時間,再此憤而出拳!

每一次拳力相碰,每一次都是葬龍退步、寧凡碎身!

一拳碎身,一步重凝。

步步碎身,步步重凝!

寧凡拳如暴雨,目若瘋狂,就好似一條見人便要的惡犬。

半柱香功夫,已有數百拳交手,而這數百拳中,葬龍竟只有防禦之功,幾乎沒有攻擊過。

轟鳴響徹星海,每一拳對碰,都會引得虛空崩潰,便是葬龍也無法再輕鬆。

龍鱗破碎。防禦崩潰,更漸漸留下傷勢。且隨著葬龍每退一步,傷勢都在加重。

反觀寧凡每重凝一次妖身,氣勢卻更加瘋狂。不顧一切,殺機難滅!

這世上的一切,都只為將仇寇…斬盡殺絕!

「化身!你有化身在身,誰可傷你1

葬龍懼了,寧凡修有化身之術,無論擊碎多少次妖身,只要不是必殺一擊。都無法將其斬殺!

在這數百拳之後,葬龍嘴角不斷溢出黑血,如此搏命的打法,讓他漸漸動了真火,目光陰沉。

目光一掃龍城戰場,己方尚有不足七十萬海獸、3名後期化神、3名中期、7名初期。對方則有青玄等三名降將、風寒等四名妖將、十具黑傀,以及操控五千星燈、守護諸傀儡的兮然。

僅僅半柱香時間,海獸隕落了三十萬,中期化神死了1人。初期化神死了6人!對方的初期傀儡,則重創了四具,戰事膠著、不容樂觀。

另一片戰場,南牢三老各逞手段。卻在石兵操控的黑龍煉屍攻擊下、漸漸左支右絀起來。

葬龍心中一沉,百萬妖軍無法取勝,自己無法取勝,南牢三老更已露出敗相…

難道自己百萬妖軍、加上南牢三老的幫助。還不是區區一名化神初期的對手?

一股殺機在葬龍眼中升起,他知道,自己若不和寧凡一樣拚命。今日怕是會龍城覆滅!

他不願承認,卻不得不承認,寧凡所帶人數不多,但確實是勁敵!

必須拚命!

「化身又如何?你以為老夫破不了你的化身之術么!祖血之術,『五墓葬龍之術』1

葬龍一爪探出,化作龍爪之相,身後現出黑龍巨影,五指燃起黑血,周天星海,黑炎騰天!

「風為木龍,地為土龍,雷為金龍,炎為火龍,冰為水龍…五龍死,黑龍生!五行死,五墓生1

葬龍每多念一言,星海之中、寧凡頭頂,便被黑炎凝成一座古樸墓碑,似要砸向寧凡天靈。

那一座墓碑便有千丈之高,鬼氣森森,初時只有一道,但在最後,共被葬龍凝出五道墓碑,各有龍影飛騰!

寧凡目光一凝,這墓碑之術,分明是妖術,且還是以祖血催動的妖術。

雖是化級巔峰的品階,但由祖血施展,一擊之力絕對比百萬海獸的合擊,更強上數倍不止!

且隨著左目紫星一轉,寧凡更看破此術真正恐怖之處。

此墓碑分列五行,暗合生死天機。若被此墓碑砸中、毀去妖身,則不會有化身重凝的機會。

妖魂,會被墓碑吸走、封印!

南牢三老面色大變,這五道墓碑,暗合五行天機,擁有封印妖魂的莫大威能。

即便是三老聯手,怕也頂多轟碎三道墓碑,而起碼有二人會被餘下兩道墓碑吞噬、封印!

「此術太強,非半步煉虛無法抵擋,難怪這葬龍能從老熊手中保得性命,有此術在,化神巔峰之中,誰是他一合之敵1

三人苦澀,本來打算滅了寧凡,再三人合夥幹掉葬龍、奪祖血,如今看來,不但寧凡等人強得厲害,就連葬龍都是一個狠主…

自己三人來趟這場渾水,真是做錯了!怕最後落不到任何好處,反會惹一身騷。

只是三人沒有時間後悔,寧凡已經得罪了,如今唯有拚死力、滅殺寧凡,以免再多得罪葬龍!

「這墓碑!不會錯,是黑龍族失傳的祖血秘術!雖被此人施展的似是而非,但威力卻足以重傷半步煉虛了…陸北,不要輸呀…」

兮然催使定星盤防禦,目光卻有隱憂。

這隱憂,同樣在石兵眼中出現,他身為上界傀儡,參與過界戰,自然知道祖血秘術的可怕。

祖血之術,若是由天妖老祖施展,足以碎滅一顆洞府星球!

即便是葬龍這化神巔峰施展,非半步煉虛都接不下的。

「我得操控這黑龍煉屍,幫他一把1

石兵目光一凜,一踏黑龍,便要去相助寧凡、抗衡碑術,卻被南牢三老看破想法,嘿嘿冷笑,封住退路。

「我們的爭鬥還未完,你想逃么?」

南牢三老不是黑龍煉屍之敵。但阻礙石兵、令其無法援助寧凡,三老還是做得到的。

在三人看來,只要攔住石兵一時片刻,葬龍必可斬殺寧凡,旋即分出身形,斬了石兵與黑龍,大勢可定!

拖!三老只需要稍稍拖延一會兒,事後三人雖不敢跟葬龍討要祖血,好處卻定是少不了的。

「可惡1石兵憤怒,卻無法破開三人牛皮糖一樣的糾纏。

「真是想不通埃你這種品階的傀儡,又能操控如此強橫的煉屍,為何會聽從一個化神初期的螻蟻指揮1

南牢三老冷笑不已。

「你說他是螻蟻1石兵眼露譏諷之色。

螻蟻?

多少人嘲笑過寧凡是螻蟻,最終又如何?

在此之前,石兵也料不到元嬰修為的寧凡,會將自己堂堂化神擒下!

在此之前,石兵也料不到,寧凡尚未化神,便縱橫外海。獨闖秘境。

在此之前,石兵也料不到,寧凡一旦化神,便叱吒羅雲。如今更是揚威星海!

這種人,一路殺伐才有今日,踏過多少天驕的屍骨,與多少老怪爭鋒!

這種人。若是螻蟻,天下還有誰人,不是螻蟻!

「你們說他是螻蟻。會後悔的1石兵不屑望著南牢三老,就好似看待三名死人。

「星海,會因他一人,天翻地覆1

石兵不再多言,因為一股紫金色的獵獵狂風,已從其身上升起。

若說五墓葬龍之術,是借用了生死之力,封印妖魂。

那麼,這紫術風煙,便是化用了更高級的輪迴之力,更在生死之上!

輪迴!

一股淡漠的威壓,在寧凡雙目成形。

一股紫金色的風沙,席捲十萬里龍城!

望著當空懸落的五座古墓墓碑,寧凡大手一抓,十萬里內,海底靈氣皆匯入其一掌之中!

抽魂!

「竟是抽魂之術!此子不但會化身之術,更會抽魂神通1葬龍滿面震驚,卻一咬牙,狠狠變訣,令五座巨碑同時轟落!

他自然看出,這紫金色風沙厲害,但他更看出,這法術之內,沒有寧凡的道!

一個沒有融入自己道心的法術,再厲害,也只是徒有其表,足以瞬殺化神後期,但難殺化神巔峰,更難破自己的五墓葬龍之術!

五墓同墜之力,令得千里之內,虛空盡碎。

只是任五墓氣勢如天,寧凡頭也不抬,雙目緊閉,一口吞下大地之魂。

法力提升,一路提升至化神後期。

他的眼前,回憶起吳國的平淡生活,回憶起合歡宗內屈辱往日,回憶起妖鬼林的血海修行,回憶起諸國遊歷的忍耐退讓。

最終,所有的回憶,停留在七梅的風雪中,停留在紙鶴不老的笑靨之內。

周遭的紫金風沙,開始轉變!

寧凡一身妖相,立在魔氣凝聚的梅樹下,那梅樹之上,朵朵雨意凝聚的殷紅血梅,寂靜盛開。

這一刻,他睜開眼,抬起頭,目光好似虛空般深邃,望向葬龍!

這一個目光之深邃,好似浩瀚星空,要將葬龍心神都吸入在目光中!

「這是什麼目光1

葬龍面色大變,這一刻,所有的紫金風沙,都化作黑色的雪片。

每一片雪花,都不同,都有自己的軌跡。

每一片雪花,都純黑,都是虛空之力所化!

風雪席捲十萬里,卻帶著一絲孤獨、蒼涼。孤獨與蒼涼中,卻又有一絲深深的眷戀。

孤獨的,是一路走來的寂寞

蒼涼的,是一路血海的疲憊。

眷戀的,是那七梅風雪中,永生難忘的容顏。

「紙鶴,我想你了…」

這一刻,寧凡揮動衣袖。

這一刻,一場黑色詭異的風雪,席捲龍城,無人可擋!

這一刻,五座氣勢騰騰的目光,在風雪之中,冰結、崩碎!

這一刻,葬龍目光驚駭,法術被破,連退數步,方才穩住身影,咳出黑血,其中竟已半數凍成冰渣!

「這是…什麼法術1

不懂,葬龍註定不懂此術的奧妙。因為他,沒有看過輪迴的面貌,沒有見識過這時間最強者——紫斗仙皇的道!

南牢三老畏懼了,在這風雪之中,他們三人齊齊升起會被風雪吞噬、道消人亡的感受!

渺孝卑微!

任你是諸天真仙,在我輪迴之下,也當俯首!

仙皇對輪迴的領悟,是讓一切塵歸塵、土歸土,忘掉一切往事,讓一切…風化!

但寧凡。做不到忘記一切。他有太多不舍,有太多眷戀,若輪迴想奪走他的摯愛,他便會將輪迴,冰封在歲月中,永不磨滅!

「風雪一指…冰封輪迴1

寧凡一指點下,一股無法想象的森寒,湧上身心,讓葬龍六魂無主。

隨著這一指點下。葬龍恐懼地發現,他的血液凍結、妖力凍結、識海凍結、妖魂凍結、每一寸血肉,都在風雪中凍結!

他恐懼的發現,寧凡一步步走向他。但他不能逃,不能動,因為他已是一塊寒冰!

他更為恐懼的發現,十萬里葬龍城。已被寧凡一指冰封!

妖翼一振,寧凡出現在葬龍身前,一切只在瞬息之間。一掌,拍出!

葬龍冰凍的全身,在這一掌之下,化作烏黑的冰屑,粉碎而死!

一指風雪,破掉祖血之術,滅掉葬龍城主!

這一指風雪,幾乎用盡寧凡所有力量,此刻的他,連動彈都費力。

滅殺葬龍,龍城殘餘海獸,俱是膽寒心驚,無人料到,那縱橫南星海、可與半步煉虛爭鋒的葬龍尊者,就這般,死在寧凡手中!

葬龍的儲物袋,落在寧凡手中。

其中,更有一個烏金色玉瓶,盛放著一滴半未被吞噬的黑龍祖血!

南牢三老本已驚駭欲死,但隨著葬龍身死、寧凡法力耗盡,三人卻對那祖血,生了窺伺之心。

二老、三老拚死擋住黑龍,而老大則不顧一切振動羽翼、向寧凡衝來!

「小子,你能殺葬龍,算你厲害,不過你已耗盡妖力…老夫此刻殺你,易如反掌!把祖血交給我1

轟!

一掌,擊在寧凡妖身上,卻只震散墨影重重。

墨影重凝,寧凡望著南牢老大,眼露殺機。

「你要祖血?」

這一個目光,讓南牢老大心魂一顫!明明知曉這一刻的寧凡喪失戰鬥力,但南牢老大仍無法剋制對寧凡的畏懼。

「祖血給我!否則任你手段再高,有我南牢國傾力追殺,你必死1

「我必死?可笑!祖血,為何要給你!你算什麼東西1

寧凡眼露瘋狂,不夠,還不夠!

要一直殺到…再無人敢追殺自己!

寧凡一把捏碎玉瓶,服下一滴半烏金色的黑龍祖血。

下一刻,一股滔天的黑炎,從寧凡身上散出,這一刻的他,氣勢堪比半步煉虛!

「燃血1

他,竟將辛苦奪來的黑龍祖血,點燃!

他,要借這祖血之力,掃平星海!

「不好1南牢老大震驚了!

這是個瘋子!

這是個捨得燃燒祖血的瘋子!

任何人若得到祖血恩賜,無不是煉化做血脈之力,提升資質,此人卻倒行逆施,將那珍貴至極的祖血,點燃!

這是瘋子,此人不可惹,必須逃!

點燃祖血,這一刻的寧凡,龍祖威壓加身,星海無敵!

「二弟、三弟,速走1

「想走,遲了1

寧凡周身被黑炎覆蓋,一步踏下,滾滾黑炎憑空浮現,將南牢老大包裹,一個瞬息,肉身成灰!

二老、三老眼見大哥身死,根本來不及悲痛,這一刻的寧凡,燃了祖血,給他們一種無法戰勝的乏力之感。

必須逃!

二人遁光一閃,奔南而逃,寧凡冷笑,看也不看二人,只目光落在一旁虛空中,一聲冷喝。

「你,滾出來1

一聲怒吼,震碎虛空,一道倉皇隱匿的身影自其中跌出,立刻求饒。

「小人破軍星海鬼頭族大長老,鬼塵,求大人饒命…」

此人已是顫抖不已,葬龍死,南牢老大死,此人點燃了祖血,在祖血消逝前,此人殺化神巔峰,如捏死螻蟻!

寧凡看也不看此人,直接揮手在鬼塵識海種下妖禁。

偏偏這鬼塵不敢反抗,只能順從,讓寧凡種下妖禁。

不能反抗!反抗,便會被殺!

誰要他躲在此處,準備在雙方拼得你死我活時,撿漏…

「此地海獸,隨我征戰可活,不從,則死1

寧凡冰冷的聲音,回蕩在葬龍城,毫不留情。

三日後,星島之上,老熊握著手中情報,下巴都驚掉了。

「葬龍小兒死了?是陸北帶人滅的?陸北,陸北…」

老熊捏碎玉簡,其中,烙印著寧凡的影像。

「娘的!這煞星就是陸北!這煞星才幾天,把葬龍城都滅了!他為何這麼吊1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