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05章星海亂(七)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3-12-19 02:00  |  字數:5511字

一路南行,一番拷問,青玄將祖血秘聞全盤說出,不敢隱瞞。

葬龍海城的地底,埋著一頭太古龍骨,那龍骨風化無用,但其骨髓之內,卻藏了兩滴祖血!

毫無疑問,此龍生前是龍族老祖人物。

正是靠著這兩滴祖血,葬龍尊者才能實力強橫,在化神巔峰之時便可勉強抗衡老熊。

如今葬龍正藏在妖城某處閉關,煉化祖血,突破半步煉虛。

具體閉關的位置,只有青玄一人知道,不在任何地方,而是在洞天之寶中!

若無青玄跟隨,寧凡想憑自己招出葬龍閉關之地,難!

這也是寧凡未殺青玄原因,此人還有用處。

祖血除了祖輩傳承,是無法搶奪的,只能憑自身修鍊。這兩滴祖血,是例外中的例外,或許是因為星海的天帝力量,或許是因為海城的詭異地勢,竟傳承下來。

寧凡是扶離血脈,要這兩滴祖血並不能直接提升血脈強度,但也好處不小的。

且即便不為這祖血問題,寧凡也要滅掉這葬龍城,一切,只因為葬龍城對他出手了!

被人追殺,便要狠狠還擊,最好的手段,無疑是滅了葬龍城這種大勢力,讓其他小勢力掂量之後、不敢再招惹自己。

殺戒已開,一人是殺,萬人也是殺。自己已滅葬龍萬獸之軍,擒下青玄,與葬龍城之間絕無迴轉的餘地。

「葬龍城有多少高手!」

「除了城主是化神巔峰,共有三名後期長老。老夫是城主親信,故而委任為副城主。與老夫實力相當的中期高手,則有7位。至於初期化神,有15人,其中有4人是新捉拿的俘虜…」

「俘虜?」

「嗯,如大人所知,近來不知發生什麼變故,星海多了許多外來者…這四人,皆是誤闖我葬龍城時被城主所擒下。並種下妖禁,留於城中做護衛之職。」

對寧凡的提問,青玄不敢隱瞞。他憑一顆頭顱施展秘術,重新凝聚出星靈妖身,只是修為卻悲哀地跌落到初期。

這也是無奈之事,能從寧凡手中保住性命已是僥倖,修為跌落是無可避免的。

這一刻。青玄終於明白,眼前的白衣青年有多麼恐怖。

只是這覺悟,有些太痛、太遲。

身為葬龍城副城主,青玄卻不得不為了保命、出賣葬龍城。

但在平靜之後,青玄又更加悲哀的發現,寧凡實力雖強。竟並無偽裝修為的痕迹,似乎真的只是化神初期。

「此人實力雖強,殺我如螻蟻,但修為卻只是化神初期,不知是否能敵過城主…我被此人種下妖禁。他死我必死,哎。城主當年就能接老熊十掌,如今想必實力又大漲了…若此人敗給城主,我該何去何從…」

哎!

青玄深深嘆了口氣,望著腳下金焰車,立刻神情火熱。

此車好快的遁速!已達到的煉虛級別!

這陸北不愧是從鯤魔手中逃脫的狠人,如此遁速,鯤魔都追不上,城主必定也追不上的。或許此人不是城主對手,但逃跑應該無礙的。

「罷了,就一路跟他走到黑吧,只可憐了我的家人,會不會被城主泄憤殺掉…」

金焰車好似化作一道極細的金線,在星海中一遁十萬里。在這恐怖遁光中,葬龍城已近,而青玄立刻緊張起來,一列列戰車正朝此地逼近。

葬龍海城,是一處中立勢力,其城主葬龍尊者,曾也是一方狠人,只是近些年忙於突破半步煉虛,而深居簡出,但凶威仍在。

城外戒備森嚴,城北十萬里外,據守著十萬海獸,七輛銀車。

七輛戰車之上,各有一名化神,三人穿星甲、為化神中期。

另四將則皆穿貂裘大衣,皆為化神初期,個個神情含怒,卻敢怒不敢言。

「風寒,出列!」其中一名化神中期老者鐵著臉,冷聲令道。

「是…不知穆南將軍有何吩咐…」一名臉帶淤青的青年一步邁出,對老者垂頭抱拳,眼神有怒。

若有第二界妖修在此,便會發現,這怒氣沖沖、卻不得不低聲下氣的青年,實則是風昀部的妖將風寒!

「明知故問!城主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今日是最後一日,你可考慮好了!」

「風寒不敢泄漏風昀部遁術功法,請穆南將軍容情!」風寒一咬牙,一月之前,他與其他三位風昀部妖將誤入葬龍城,被此地凶獸攻擊、擒下。

四人之中,除風寒外皆是化神中期,但四人面對葬龍城主的強橫出手,卻只一個照面便盡數落敗。那葬龍城主的祖血妖術,威力太過恐怖,一招之下,三名中期化神直接被打落到初期,而風寒關鍵時刻催動秘術,以化神中期都難比的遁速逃過一擊,避免了被打落化神的危險。

四人被擒,成為葬龍城妖奴,這對風寒等高傲的妖將而言,簡直是奇恥大辱。

而若非葬龍城主對風寒功法稍感興趣,四人未必能活到今日。

一個月!葬龍城主給風寒一個月考慮,交出功法可保不死。若冥頑不靈,則葬龍只能強行搜魂,或許獲得的功法不全,卻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一個月,風寒猶豫、掙扎,但四將商議的結果,卻是萬萬不可泄露風昀部秘術。

「大膽!若你今日不交出功法,必死!」穆南眼光一冷。

「為將者,何懼一死!」

風寒一步邁出,一月屈辱,他已忍夠,今日無須再忍!

「哼,骨頭還挺硬,不過稍後老夫有得是辦法,讓你吐出功法…說起來。那引起星海大亂的羅雲陸北,似乎與你來自同一個地方啊。不知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