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04章星海亂(六)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的追殺令!不可能!兩次追殺之人,竟會是同一人!啊1 青玄化未說完,寧凡接連九步,毫不留情。 每一步,都踏出天地碎紋,每一步,都好似踏在七名化神的識海之上,傳來劇痛! 只一個瞬息...

三日過去,寧凡沒死!

周身之上,散出衝天的紫色寒霜,但煉化重重血晶之後,熱血與寒毒碰撞,寧凡未死!

鬼雄關覆滅之事,好似雪片般傳遍貪婪星海,當接到這份情報之時,熊妖蠻山心頭猛然一驚。

鬼雄關殘墟之上,無數屍山血海之中,分出了一塊巨大空地。

那空地之上,被人以利劍斬出七個血色大字。

殺人者,羅雲陸北!

這一封情報,讓熊妖難以平靜。

鬼雄關,擁有化級巔峰的大陣,在主將鬼奴等人操縱下,便是熊妖自己都難以攻破此關!

那陸北,卻平定了鬼雄,且遺留現場的屍骸中,只有鬼關海獸,而無其他妖獸之屍,這說明了什麼?

這說明,攻破鬼關的陸北,所帶之人絕對不多,更無雜兵,否則此地數十萬骸骨中,不可能沒有一具外來者屍首。

「誰是陸北!麻煩,老子現在應付那化神初期都困難,若是陸北也來星島,兩個煞星在此,老子就更難做人了…不過這陸北倒是幫了老子一個大忙,聽說星龍小兒想攻我星島,這陸北擺明與鯤魔有仇,從其能攻破鬼雄關來看,此人在南星海攪動風雲、不會多難1

「此人若是能斬了鯤魔,老子就更加安心了,星島之戰可免1

另一面,離鯤宮中,鯤魔接到那傳音情報,氣得難以鎮定。

先鋒軍全軍覆滅。鬼雄關舉關被破!

「傳本王之令!舉南星海全力,誅殺陸北1

「誰是陸北1

「哼!本王的蠱皇令起反應了!那陸北中了邪寒蠱!南星海內。誰身中寒毒、寒毒冰封百里,誰就是陸北!見到此人,殺1

鯤魔眼露憤恨,自己還未向那星島神秘化神初期報仇,竟又有陸北來惹自己!

望著手中深紫色蠱皇令,鯤魔嘴角獰笑,補充道,

「誰殺了陸北!本王便斬其頭。取其邪寒蠱,以蠱皇令化解寒毒,以蟲念為立功者提升神念之力!若有其他勢力斬殺陸北,此賞賜亦不作廢1

這一道命令下達,群獸振奮,甚至不少隱世不出的海獸勢力都蠢蠢欲動起來。

蠱毒可傷人,亦可入葯、提升念力。甚至蠱毒創出的初衷,便是入葯,只是後來被人改良為毒。漸漸的,蠱毒不可吞噬,成了常識!

但尋常之人無法吞噬蠱毒,不代表沒人可吞噬。譬如鯤魔這養蠱人。便有蠱皇令令牌,可化解蠱蟲毒性,將蠱轉變成滋補神念的補藥。

這蠱皇令,實則並非鯤魔所有,而是他在星宮之內偶然尋獲。

正因為此令玄妙。可化解蠱毒,變蠱為葯。鯤魔才一路順風順雨、實力大增,最終成為雄踞星海的四聖妖之一!

邪寒蠱,蟲念尤其強大,常人無法煉化。但若有蠱皇令,一旦化解寒毒、煉化蠱力,則任何海獸都有機會、一舉突破化神巔峰之神念!

「找出陸北,殺1

無數深居簡出的凶獸,一時間傾巢而出,南星海大亂,只為誅殺寧凡一人!只為斬敵立功,獲取邪寒蠱,提升神念!

星海已亂,但這亂象,還遠遠不夠!

星靈海獸並無仙玉,但鬼雄關一戰,寧凡繳獲了大量海葯,吞噬了無數妖血、妖丹,更斬出數千枚金丹、元嬰道果!

這些道果,以寧凡如今法力,服下之後再無法提升半點修為,但對於融靈、金丹、元嬰而言,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當年一枚金丹道果,都能攪動越國風雲。

如今,寧凡卻身懷數千枚道果,縱橫星海而無敵!

立於金焰車上,寧凡所過之處,海域立刻被凍結成紫色冰霜,綿延百里。

自鬼雄關一路南行,已然數日,數日間,寧凡覆滅了數個海城,亦有不少不知死活的海獸,一旦發現海水凍結,立刻蜂擁而來,向自己發動攻擊。

起初攻擊金焰車的海獸很少,大多零星而來,之後竟有大批海獸成群結隊到來。一旦發現星海凍結,立刻不由分說、拚死攻擊。

寧凡自是毫不留情、全部斬殺,只是搜魂之後,眼神驀然一冷。星海大亂的原因,竟是那鯤魔以這邪寒蠱為代價,在追殺自己!

「蠱皇令…此物倒是一寶,落在你手中,真是可惜了1

寧凡眼中寒芒閃爍,神念肆無忌憚地散出三萬里。

三萬里之外,七個方向皆有大批海獸結陣遁行而來,其中甚至不乏化神荒獸。

而這批人衣甲族紋,絕非離鯤宮紋飾,已非鯤魔手下,而是其他海獸族群之人!

海獸結陣,群遁之速堪比化神,不足為奇。

讓寧凡殺機觸動的,是竟有其他勢力、捲入自己與鯤魔的恩怨。

一路殺伐,一路搜魂,寧凡已知,這地殿被分成三片海域,為貪狼、破軍、七殺三片星海海域。貪狼星海中,又有鯤魔等四聖妖分海為王。自然,除四聖妖外,還有熊妖等不少低調勢力隱世不出,實則並不弱的。

寧凡從一開始便知,這無邊無垠的星海,不可能只有四名半步煉虛,故而破了鬼雄關后,他只一路誅殺鯤魔麾下妖城,而並不攻打無關妖城。

並非害怕,僅僅是避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這是寧凡與鯤魔的仇怨,在此仇未了前,再添其他勁敵,不智!

但如今,這仇怨有其他勢力介入,則寧凡,不會留情!

十餘息之後,金焰車千里,已被七大勢力團團包圍。

七大勢力,合計七萬海獸。為首荒獸,皆變出人相。為化神高手!

六名初期,一名中期,尤其是那名化神中期,是一名青衫老者,踏一片青色海雲,持一柄青色拂塵,頗有些仙風道骨,只是綠豆小眼睜開。望著金焰車方向流露火熱之色,才宣示出,此人實則並非善類的。

「一名傷勢未愈的化神後期,一名身中邪寒蠱的化神初期…」

老者的目光掃過寧凡、兮然二人,對黑龍、傀儡則直接無視。

若是老者知道這些傀儡、煉屍皆是化神之上,甚至有半步煉虛的黑龍,他絕對會掉頭就走。

可惜。事與願違,這一次寧凡任用石兵,算是用對了。

已是化神中期的石兵,憑『升傀術』的秘法,施展出隱匿傀儡、煉屍等死物的秘術。

除非修為高於中期、是化神後期,否則絕對看不出這些傀儡有多麼強大!

「本尊陸北。與鯤魔有私怨,並不想與其他勢力結仇。本尊給爾等最後一次機會,三息之內,不滾,則死1

寧凡淡漠的威脅。落在七大勢力的化神耳中,皆是一愣。

旋即。各是聽到極為好笑的笑話一般,冷嘲不已。

「威脅!這區區化神初期之螻蟻,竟敢威脅我等1

「莫說他中了邪寒蠱,傷勢必重,即便沒中此蠱,老夫身為星狼族族長,會懼怕一個區區初期?」

「不過此人面容有些眼熟…雷鯉族長,你怎麼看…」

「嘿嘿,已然包圍了他,難道還有放他生還的道理?我等可不是善人,來此目的只有一個,那便是殺了此人!以蠱升念1

六人各是議論,但所有議論,都在青衫老者輕咳一聲后,戛然而止。

「老夫葬龍海城副城主…青玄1

此言一出,好似一旦平靜的疾風,卻立刻引發轟動。

「葬龍海城!你是海城之人1

六名化神初期,好似聽到什麼恐怖的事情,皆露出了畏懼之色。

並非畏懼老者中期修為,而是畏懼那葬龍海城的名聲!

「龍尊大人,可還安好…」星狼族族長小心問道。

「葬龍尊者一切安好,正閉關突破半步煉虛1青玄得意道。

「什、什麼1

六人俱是面色大驚,那葬龍尊者化神巔峰之時,便曾接下老熊十掌不死,一旦此妖突破半步煉虛,怕是比鯤魔都強橫半分!

「那這邪寒蠱…」

「邪寒蠱與陸北人頭,皆歸我葬龍海城所有,爾等有意見1青玄目光一沉。

「不敢1六人立刻抱拳,滿頭大汗。

「很好1

青玄點點頭,若這六族不識相,他不介意返回海城之後,帶人平了這六族。

而七人的口氣,就好似吃定了寧凡一般,絲毫不將寧凡放入眼中。

兮然受傷,寧凡中蠱,依照常理判斷,隨便一族都有滅殺二人的實力。

青玄的目光掃過兮然,立刻火熱,此女修為不弱,姿容絕佳,是上好的鼎爐啊!

再落到寧凡身上,青玄一步踏出,氣勢張狂放出,沉聲令道。

「小輩,老夫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交出此女,自盡於此,免得老夫動手,如此,老夫可留你妖魂、重返輪迴!呵呵,這一世,你惹了不該惹的人,但你若乖一些,還是有下一世重修的機會…」

青玄的話語,落在其他六族族長耳中,立刻腹誹不已。

這青玄,好生狡猾,若強行捉拿二人,雖說不難,但也可能有損傷。故而竟出言,勸寧凡自荊若在往常,沒有人會自盡,但青玄給出了擔保、可保寧凡魂魄入輪迴,這對必死之人而言,無疑是一個天大誘惑。

但青玄的話語,落在兮然的耳中,卻立刻噗哧一生,笑了出來。

一個化神中期,氣息似乎還不如那鬼奴,竟然敢放話讓寧凡自經兮然忽然覺得,世間沒有什麼事情比這事好笑了。

「我需要閉上眼睛么…」兮然輕輕問道。

「閉上吧,這些蒼蠅,挺煩人的…三息已到1

寧凡給了這些無關勢力三息抉擇,但它們之意插手此事,則寧凡,不會留情。

一步踏出,星海海浪猛然一震,深海翻起千重海浪。

一道道裂紋沿著寧凡腳下虛空蔓延,這一步,令得青玄化神中期的氣勢粉碎,吐血連退,幾乎墜下青色海雲,已然徹底愣祝

自己威壓被此人一步踏碎了?

自己堂堂化神中期,被此人一步所傷?!

「老夫想起來了,你這副容貌,老夫見過的!是上一次離鯤宮發布的追殺令!不可能!兩次追殺之人,竟會是同一人!啊1

青玄化未說完,寧凡接連九步,毫不留情。

每一步,都踏出天地碎紋,每一步,都好似踏在七名化神的識海之上,傳來劇痛!

只一個瞬息,九步成劍,驚天的大勢之劍席捲,劍鳴衝天,萬里之內,皆被劍光所籠罩!

吼——

一道道海獸發出驚駭的嘶吼,但只一個瞬息,七萬海獸,死絕!

六族化神,眼露驚恐,那大勢之劍無形無體,根本難以防禦,能做的,只有逃!只是六人遁速不滿,劍光卻更快,當劍光透體,莫大的劍勢徹骨傳出,六人俱是表情定格,下一刻,化作血肉碎塊崩潰而死!

「啊1

青玄慘叫一聲,拂塵碎,海雲崩!

在這大勢之劍下,他心頭升起必死之威,一咬牙,運指成劍,斬下自己頭顱,嗖得一聲,頭顱分海而逃,妖身則在下一個照面,被勢劍斬成碎肉。

他頭顱雖逃,面上卻無半分從容,只有驚駭!

此人便是陸北么!

此人便是身中邪寒蠱、瀕臨死亡之人么!

開什麼玩笑!此人九步斬化神初期,此人實力高深莫測,讓自己膽寒,起碼是化神後期,甚至是化神巔峰!

「斬頭飛遁,世間妖術,當真是千奇百怪…定1

一指定天,血線自青玄殘頭沒入,絲絲定住這一顆急於逃遁的頭顱。

寧凡一駕金焰車,下一刻,出現在青玄身邊,五指一抓,將青玄頭顱抓在手中。

青玄怕了,悔了。

那一指,輕易將自己定住,這是什麼手段?便是葬龍城主,都施展不出如此厲害的手段!

下一瞬,寧凡會搜魂滅憶,會殺人,在此之前,自己一定要保住性命!

「大、大人饒命!小人知道葬龍海城的天大機密,知道『祖血』藏在何處!這機密絕非搜魂滅憶可知,只要大人不殺我,我願帶大人去取祖血,甚至可助大人暗算龍尊1

「祖血?」

寧凡目光一凜,停下搜魂,轉而在青玄殘頭上打入一道妖禁。

這禁制之強,讓青玄絕望,怕一輩子逃不出寧凡掌控。只是他不敢反抗,因為種下妖禁,說明短時間內,寧凡不會殺他了。

「帶路,去葬龍海城1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