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03章星海亂(五)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了十萬凶獸的所有精氣,血氣逼人。 一口服下這道光球,煉化血力,寧凡識海之內的蠱毒立刻消融了百分之一左右,而其妖力則在血氣之下緩慢提升,只是需要徹底煉化才可提升妖力。 蠱毒的消融,意味著...

一道羅盤,星光成陣!

一字逆字,逆轉攻擊!

這其中的玄妙,兮然無法領會,只是這定星盤的恐怖,卻讓她輕輕吸了口氣。

望著那三萬盞蓮燈,兮然的目光不再如痴如醉,而是震撼。

那萬道箭雨一擊之力,可殺化神後期,堪比化神巔峰的全力一擊,卻被定星盤擋下!

三千盞蓮燈亮起,可擋化神巔期攻擊!

若是五千盞蓮燈,怕足以擋下半步煉虛的攻擊!

若亮起萬盞蓮燈,便是煉虛一擊,都可擋下!

若徹底亮起三萬盞蓮燈,即便是煉虛中期一擊,都足以擋下!

「好強的防禦法寶…只是不知他最多能點亮多少盞燈火…」

兮然蜷了蜷身體,縮緊在寧凡懷中,沒有多問,生怕自己一言一語會讓寧凡分心,只是乖乖閉上眼,有些害怕,因為她知道,寧凡要殺人了。

萬道星箭,逆轉而出,轟在鬼關陣光之上,發出驚天巨響。

只是這陣光並未徹底粉碎,僅僅破裂出無數缺口,旋即陣紋癒合,但比起之前已衰弱了許多,想要恢復陣光,還需要不少時間。

若說之前,此陣足以防禦化神巔峰一擊,此刻其防禦力,只足以擋下後期一擊了。

「擋住他!給大陣恢復陣力爭取時間,不要再讓他攻擊大陣1

「你們守城!老子五兄弟來擋他1

五頭半步化神的海獸,皆已化出一半人相。分海而來。幾個瞬移之下,已衝出大陣。朝寧凡圍來。

這五人,皆是大頭童子的模樣,只是皆是魚鱗加身,似乎是某種魚類妖獸。

五人氣息皆是不弱,放在無盡海外海,都能是遺世宮四塔塔主的級別!

甚至這五人精通合擊手段,合力之下,便是化神初期也曾斬殺。

「是麟魚五妖!這五妖不但合擊厲害。更精通『滑鱗之術』,即便是尋常化神的攻擊,打在身上,都能被鱗甲滑開…」

五人的出現,令鬼關士氣大振,只是旋即,所有振奮的呼喊聲。都化作失措和驚恐。

卻見寧凡看也不看五人,直接收起定星盤,一步踏下。

這一步之下,五人皆是吐血墜空,氣息萎靡。

各人神情再無半分得色,只有恐懼!

憑五人縱橫星海的實力。竟然連靠近寧凡都做不到,寧凡只一步,便可讓五人重傷欲死!

「他是什麼實力!不是化神初期,甚至不是中期…即便是化神中期的『鬼奴將軍』,都無法一步之下令我等重傷…啊1

沒有多餘的解釋。寧凡第二步踏下,五人俱被大勢劍光斬滅!

一手攔住兮然。另一手拳如暴雨,轟在鬼關的黑色陣光之上。

「碎1

距離之下,寧凡連退七步,而那陣光則在巨響中,粉碎成光霧。

大陣被破!

降落城樓,寧凡放開劍念,三萬里內,墨色染開。

「死1

在這一道劍念橫掃下,成片成片的巨大丹獸,慘叫而死!

頃刻間,三萬里內,起碼隕落了十萬凶獸!接近鬼關三分之一的力量!

而那些元嬰之獸,雖未死在劍念之下,卻各是受傷不輕,已是膽寒心驚。

「劍、劍念!大事不好,有人攻關!速速稟報鬼奴將軍1

太突然了!

無人料到寧凡竟一拳破開鬼關大陣!

若早知寧凡有破陣之能,十萬丹獸集結成陣,自不懼金丹級的劍念攻擊的。

寧凡五指一抓,星海之中,一千滴殷紅的血雨飛灑開,化作一道道血芒,以驚人速度點向嬰獸,直接便有千頭受傷嬰獸在血雨之下,軀體融化、腐爛。

剩餘的少數嬰獸勉強擋下血雨攻擊,卻已是驚慌無措,拚命向關內最顯赫的海宮遁去,必須將寧凡破關之事,通知鬼奴將軍!

收了血雨,寧凡朝天一抓,十萬丹獸、一千嬰獸的獸血、妖丹,紛紛化作血光、丹影,匯聚於寧凡掌心,在其掌心凝成一個血色光球。

這一道光球,幾乎凝聚了十萬凶獸的所有精氣,血氣逼人。

一口服下這道光球,煉化血力,寧凡識海之內的蠱毒立刻消融了百分之一左右,而其妖力則在血氣之下緩慢提升,只是需要徹底煉化才可提升妖力。

蠱毒的消融,意味著神念提升,在心血傳承下提升的神念,徹底穩固。

「當這邪寒蠱徹底消除之日,後期神念,可突破巔峰1

在寧凡攻破鬼關大陣后,其他方向,石兵等傀儡也開始殺敵。

一座座海獸巢穴,被輕易攻破,不斷傳出驚懼、憤怒的獸吼。

蜷縮在寧凡懷中,兮然被這慘叫聲嚇得小臉慘白,這一幕對她而言,有些太可怕了。

她並非沒有見過修士爭鬥,只是如此規模的戰鬥,血海染紅了星海,還是讓她感到害怕。

鬼雄關中,共鎮守了八名化神。

當寧凡攻關之時,八人卻在飲酒作樂,若非如此,寧凡絕不可能無人阻擋地破去關陣。

海宮之中,遠遠可聞絲竹奏樂之聲。

在眾賓歡愉的氣氛中,鬼關主將鬼奴,正大宴群賓,慶賀壽辰。

鬼奴是一名白髮獨眼的荒將,垂垂老矣的容貌,卻有一股凌厲的氣勢,目光渾濁卻深沉如海。

化神中期的修為,讓他一步坐鎮鬼關,成為鯤魔大王的得力臂助。

甚至進鼓計劃,都有他的布局在其中。

在他席位之下,七名初期副將則推杯換盞,一個個對鬼奴發自內心的恭敬。

不破鬼關。皆為我奴!這一句豪放的誓言,正是鬼奴二字的來意。

「先鋒已出鬼關。不消一月,必可進駐星島外圍,屆時會有其他妖軍牽制老熊,而我們則遵照鯤魔大王之令,特別『關照』那名化神初期…老夫倒想看看,讓鯤魔大人念念不忘的初期化神,有多少實力,可否擋下老夫一擊1鬼奴已是半醉。兩眼鋒芒畢露。

「鬼將軍神勇非凡,玉命體術,幾乎已修到第二境巔峰,在星海中期化神中都算佼佼者。那名初期化神算什麼東西,也就嚇一嚇慫貨老熊而已。若他對上鬼將軍,怕是不出三招,便會送命1

「三招?老夫殺他。只需一招!嗯?說起來,今天外面是不是特別熱鬧…」

鬼奴起身,目光一凝,忽然露出驚容。

他隱約聽到,數萬裡外的鬼關方向,傳來無數慘叫獸吼。

更讓其震驚的。是海宮之內,大殿之中,一道白衣身影抱著一個嬌弱少女,只一個搖晃,憑空現身。竟讓人無法看出他如何進入!

七名化神初期的副將,立刻按劍而起。目光大驚。

他們看不清寧凡如何現出,唯一能判斷的,是寧凡為初期化神,而那少女則是後期化神!

「化神後期1

諸人的震驚,一多半是沖著兮然發出的。只是明眼人一眼就看出,兮然自損煉丹,氣息紛亂,根本無法釋放妖力的。如此,似乎又不足為懼了。

只是寧凡能擅闖海宮,外界必發生了天大之事。

諸人神念一放,立刻面色大變,鬼關之外,三十萬海獸巢穴,已悉數夷為平地,在海宮之外,十一具化神傀儡、一具半步煉虛的黑龍煉屍,將海宮重重包圍,滴水不漏!

「找死!敢在我南星海鬼關殺人,你必須死1

兩名化神初期副將,皆是大怒,化作兩道青煙,一道攻向兮然,一道則攻向寧凡。

在二人看來,外界皆是煉屍傀儡,唯有眼前的青年少女是活人。從修為上看,似乎少女高於青年,或許是諸傀儡的首腦。

外界的傀儡實力絕強,但若是能擒下傀儡之主,諸人便可逆轉局勢。

心頭雖恨自己等人飲酒誤事,但對寧凡二人卻有並不放入眼中。

兮然有傷在身,且不擅爭鬥,小臉慘白,氣息紊亂。

寧凡氣息似乎挺兇悍,但終究只是化神初期,亦不足懼。

「鯊噬1

「鯨吞1

二將齊齊化出本相,人身未變,卻露出鯊頭、鯨頭,咬向寧凡二人。

荒獸之體,本就恐怖,這一鯊一鯨的噬咬,足以咬殺煉體弱小的尋常化神。

這兩道攻擊,快若風雷,但寧凡身影更快。

完全沒人能看清他的身份,已擋在兮然身前,雙拳轟出!

這雙拳之力,轟在二將天靈之上,二將引以為傲的利齒,在寧凡拳芒之下,完全不堪一擊,利齒碎!

巨力沿著二人天靈傳開,一震之下,二將妖骨粉碎,妖身被拳力轟成血霧。

餘力散開,海宮之中化神以下的賓客,立刻死傷一片,虛空碎裂。

瞬殺二將!

鬼奴目光一驚,想不到較為不起眼的寧凡,竟是足以拳殺化神的煉體高手!

從這一拳威力看來,起碼不弱玉命第二境了。

鬼奴越看越覺得寧凡容貌眼熟,偏偏此刻酒意未消,無法想起,只一步邁出,氣勢如虹,並對身旁眾將沉聲令道。

「他是玉命第二境強者,你們輕易不要出手,讓老夫滅了他1

輕易不要出手,意思就是一有機會就偷襲!

剩餘五名初期化神會意,目光皆若有若無落在寧凡身上。

寧凡露出譏諷之色,同樣一步邁出,將鬼奴氣勢踩的粉碎。

「你剛剛說,你可一招滅我?」

噗!

一個照面,氣勢被破,鬼奴連退十步,穩住身形,卻咳出一血,染紅白須,目光已是大變。

「此子好詭異的手段,一步踏碎我氣勢…一起上,殺了他1

「一起上1

「殺1

星海之中,皆是凶獸。即便是窮途末路,也會拚死一擊。何況鬼奴自忖自己這邊有6人。未必會輸給對方的。

這兇悍氣勢,看似皆針對寧凡,但立刻,6人便分出3人,化作煙絲挪移,偷襲兮然而去。

「星海之妖,專愛欺負女流么1

寧凡目露寒芒,上一次便是因為大意。才被曲風有機可乘,幾乎傷到兮然。

這一次,他不會再大意!

一步退後,攔住兮然纖腰,便在這一刻,兮然身後方向,相繼出現三道副將身影。

三人剛一浮現。立刻面色大變,想不到自己等人偷襲兮然的計劃,竟被寧凡一眼看破。

「閉上眼…」

寧凡只輕輕吩咐一聲,立刻,兮然小臉煞白、乖巧閉上雙眼。

下一刻,寧凡掌力一拍。當頭朝三將拍下,這一掌之威,令得星海海潮逆卷,千里之內,海水被一掌分出一道百丈寬的無水地帶!

「速退!此人不是玉命第二境!他是第三境1

一掌分海。這種手段即便是玉命第二境巔峰的鬼奴都做不到!

在這掌風之下,三將骨骼發出咯吱響聲。幾乎站立不穩。

無人敢小覷這一掌之威!

「妖相現1

三將變幻出千丈本相,試圖憑荒獸肉身之強擋下此掌之威。

轟——

掌力一落,地動山搖,三獸所有鱗甲防禦頃刻粉碎,但聽嚓幾聲,三頭千丈巨獸已仙脈寸斷,妖丹粉碎,骨骼成灰,氣絕身亡!

而對於另外三人的攻擊,寧凡理也不理,直接九步邁出,大勢成劍,萬丈海宮在劍光之中崩塌破碎,鬼奴如遭重擊,猛吐鮮血,方才穩住身形,而另兩名副將,則直接在踏天九步之下,斬作肉泥。

只剩鬼奴一人!

援手,自己必須請援手!

鬼奴目光一狠,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緋紅的陣盤,陣盤所布陣法為囚禁陣,共有三道,似乎囚禁著什麼人!

「星海共三座,我等所在為『貪狼星』,這些囚徒,則是『破軍星海』的高手,被鯤魔大王擒下,設下禁制,交為我用,不到萬不得已,決不可輕易動用!開1

隨著鬼奴目光一狠,三道囚禁陣封印撕裂,陣盤中,三道遁光一射而出,分列鬼奴身畔,皆流露著化神中期的氣息!

甚至其中為首的紅臉老者,更是半步突破化神後期的存在!

「出來了!老夫終於出來了!老夫自由了1

三人目光一掃鬼奴,露出冷笑,再一掃寧凡二人,目光不屑,只是最終看到一地荒獸死屍,才稍稍凝重起來。

「殺了這二人,還你三人自由1鬼奴獰笑道。

「一個受傷後期,一個初期螻蟻?成交1三人哈哈大笑,一口應下,但旋即,目露驚恐!

卻見寧凡一步踏出,周身浮上黑氣,化作黑袍,黑髮變長,無風自動,在面上現出妖異紋路的一刻,一步邁出,化作墨影流散。

墨流分神術!

在此術出現的一刻,包括鬼奴在內,四名化神中期齊齊面露驚懼之色。

「這是什麼法術!不可抵擋,不可抵擋啊1

「化身!這是碎虛老怪才可能領悟的化身,尋常手段根本攻擊不了化身1

「此子有化身在身,同級之中,幾乎立於不敗之地,我等怎是對手!鬼奴,你坑我們1

沒有任何猶豫,四人化作流光逃竄,只剛逃出海宮,卻更加驚恐,因為海宮之外,重重包圍著十二道強橫氣息,根本無路可逃!

「死1

墨影散,黑影凝。

在寧凡重凝身影的一刻,四名中期化神齊齊慘叫一聲,被墨影包裹,身死族滅。

鬼雄關,再無一個活口!

此地所殺妖血,足夠寧凡徹底緩解邪寒蠱的蠱毒。

只在破關斬妖后許久,一道黑色小劍才破空而來,正是傳音飛劍。

那飛劍傳到海宮方向,輕輕炸開,化作一道震怒的命令,卻是鯤魔所有。

「曲風之先鋒妖軍,俱已覆滅,無一生還…鬼奴!本王令你嚴加戒備,若鬼雄關有差池,本王唯你是問!至於斬殺那化神初期之事,本王會另行吩咐,你且按兵等待1

傳音在寂寥的骸骨戰場,回蕩了三遍才消失。

寧凡手中凝聚著血色光球,冷笑。

這鯤魔的提醒,是否晚了一些。他想殺自己,自己卻已先一步反擊!

鬼雄關,已滅!

「陸北,我暈血…」兮然仍不敢睜開眼睛,小臉更加蒼白。說出的話,更讓寧凡哭笑不得。

「這顆丹藥,你且服下。」

「這是…六轉丹藥,回天丹!能讓重傷煉虛傷勢痊癒的丹藥!你怎會有…」

「不必問,吃了它。」寧凡鬆開兮然,目光掃過這血海戰常

前後加起來,已斬四十萬丹獸,一萬嬰獸,11名初期,12名中期,1名後期…但這,還不夠!

強者的道路有兩條,一條是扮豬吃虎、坑隊友、團滅奪寶的道路。

另一條,是做一個反派魔頭,讓那魔威驚天,讓小兒聞名止啼,讓星海天翻地覆。

「若你害怕,可先回去的。」

「不,我要跟你一起…」兮然望著掌心六轉丹藥,心頭一甜。

「陸北果然喜歡我,不然怎捨得將這麼珍貴的丹藥給我吃呢?」

「爹爹說,我玄葯族煉丹術不可外傳,不過若是我遇到了情郎,對方又資質不錯,可偷偷傳授…我要不要將丹術傳他呢?應該,可以吧…大概…」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