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02章星海亂(四)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卻無法看破任何一人的修為。 雖不知來人是何修為,也只來人不太好惹,只是即便來人再厲害,它們也不怕的。因為它們是南星海鯤魔的手下,誰敢在鯤魔的地盤滋事! 這群海獸,無須對寧凡等人客氣!...

鬼雄關,是鯤魔設於南星海的最外圍防線,綿延十萬里,關內修有大量海獸巢穴,此關之內,共有三十萬丹獸鎮守。

洶湧的海流,流經此處,紛紛被陣力所抵消,無數海獸、戰車,進關出關,忙碌不休,整頓行伍,似在備戰。

在關隘防衛最森嚴處,立著一座海宮,宮中,守關之將正與數名荒將把酒言歡。

此關三萬裡外,一道金光驚虹一閃,降落於海底。

金車之上,寧凡沉默不語,望著此關黑氣森森的陣光,眼光一凝。

其身上,寒氣更濃,便是石兵等初期傀儡都不敢靠近三丈之內。

這寒氣,是邪寒蠱的寒毒,隨著冰封五臟六腑,已有入侵寧凡識海的趨勢。

「陸北,這是你需要的丹藥…」金焰車中,兮然灰塵滿面,步履匆忙走出,捧著一顆火紅的滾燙丹藥,小心交到寧凡手上。

五轉中品丹藥…朱雀暖魄丹!

這丹藥,是寧凡所給丹方,兮然並不知準確藥效。只是接過丹方一刻,兮然便猶豫了,單單從藥材判斷,便知此丹並無根除寒毒效果。

朱雀暖魄丹,在短時間內,可讓修士識海火焰化,擁有類似於火識火念的神通,只是威力自然遠遠不如真正火識的。

兮然不知寧凡要此丹有何用,但她沒有多問,催動秘術自損身體,僅在三日中,便強行煉製出這顆丹藥。

若按她本身能力,至少需要百日才可煉出此丹,強行在三日內煉出,損傷自然極大的,甚至損耗了她一絲血脈純度。

她很怕,怕寧凡會死,所以越快煉出丹藥越好。曲風死前說過。中了邪寒蠱的人,活不過三日…她不確定,寧凡能活幾日。

「三日便煉製成功了?」寧凡一詫,只是一看兮然慘白無血的臉色,旋即明白,兮然必定是為了煉製這顆丹藥、自損不輕的。

自己不過份內保護了她一次,她便如此賣力救自己,真是個單純的丫頭。

「辛苦你了…」

「我沒事,你快服下丹藥1兮然認真道。

「嗯。」

寧凡一口服下朱雀暖魄丹,立刻。一股滾燙熾熱的藥力沒入仙脈,流轉全身,最終匯入識海。

其劍識之中,藥力化開,令得一柄柄神念小劍,都染上了火焰。而原本的劍念之力,則帶上一絲火力。

這火力用於殺敵,並不比嬰級法術強悍多少,但識海火焰化。卻另有用處!

眼光一決,寧凡再無猶豫,將四肢百骸的寒毒,盡數逼入到識海之內。

這本該是一種自損行為。但識海卻沒有冰封,只因已化作火焰形態!

「你怎麼將蠱毒引入識海了!難道你想…用這蠱毒,提升神念之力1兮然小臉驚慌,這一刻。她終於明白,寧凡為何讓她煉製這朱雀暖魄丹。

蠱術,實則是一種神念攻擊。準確的是,是蟲念攻擊。特殊餵養的蠱蟲,蟲念驚人,那一枚憑空浮現的紫刺,乃是邪寒蠱蟲一身性命所化的最強蟲念攻擊,相當於一名化神巔峰修士全部神念之力的總和。

所以,那蟲念極其強大,蟲刺威力驚人,蠱毒極寒極冷,非尋常手段可抹除。

遺留在寧凡體內的蠱毒,不但是毒,也是那邪寒蠱蟲的畢生神念力量!若能吞噬蠱蟲力量,便可提升自己神念,便可讓有害的蠱毒化作提升念力的良藥。但,兮然從未見過有人煉化蠱毒、提升念力!尋常修士若中了蠱毒,誰會冒險去將之煉化?能將蠱毒逼出體外都是萬幸,不是么?

「你怎麼這麼亂來!蠱毒是能讓修士煉化的東西么1兮然急得快要哭了,若早知寧凡是用這種極端的方法處理蠱毒,她萬萬不會為寧凡煉製朱雀暖魄丹,而是會尋找其他方法,煉製其他丹藥,保住寧凡性命。

興許會損些修為,跌落些境界,但只要保住寧凡的命,那便是極好的。

「放心1

寧凡輕輕拍了拍兮然的頭,令後者立刻俏臉緋紅,她還是第一次被男子撫摸秀髮呢。

只是旋即,兮然便意識到,在服下朱雀暖魄丹、引蠱毒入識海后,寧凡竟可以觸碰自己了,這在之前是無法辦到的!

「你的毒,壓制住了?1兮然驚喜道。

「暫時!以我劍念之強,加上暖魄丹的溫暖,這寒毒休想冰封我識海。而若我徹底煉化此寒毒蟲念,屆時,我的神念可極大提升1

寧凡嘴角勾起一絲笑意,他為人處事的原則,就是要讓一切利益最大化,即便是中毒,也要從毒中留下幾分利益。

邪寒蠱?只要毒不死自己,這蠱毒,便不是毒藥,而是神念之力的補藥!

憑藉劍念與暖魄丹,寧凡足以暫時壓制邪寒蠱,只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搜集足夠的妖血,便可解毒,更可提升神念之力!

不再多言,寧凡一指金焰車,立刻,金焰車化作一道金虹,分海橫行,僅片刻便穿越三萬里,出現在鬼雄關之下!

鬼雄關外,百餘頭金丹海獸察覺到金車出現,立刻震驚。

這金車遁速,實在是它們生平僅見,出現在鬼雄關外,更是毫無徵兆可言。

一頭海獸發出鳴警的吼叫,其他百頭海獸則圍住金焰車,神情冷漠道。

「來者止步!非鬼關之人,擅闖鬼關,乃是重罪,三息之內若不退去,則死1

一頭頭海獸,不過金丹修為,只看出金焰車上共有13道身影,只看出拉車龍屍好似山嶽般巨大,卻無法看破任何一人的修為。

雖不知來人是何修為,也只來人不太好惹,只是即便來人再厲害,它們也不怕的。因為它們是南星海鯤魔的手下,誰敢在鯤魔的地盤滋事!

這群海獸,無須對寧凡等人客氣!

寧凡一步躍下金車,神念霸道一掃,化神後期的神念。輕易穿透鬼雄關的護關大陣,更掃過一個個金丹海獸的獸身。

這神念一掃下,一個個金丹海獸立刻神情驚懼,在被寧凡神念掃過之時,群妖分明感受到一股無法抗拒的壓迫感,這壓迫感,甚至比鬼雄關主將都要更強。

更恐怖的是,這神念的氣息,毫無保留的散出一絲難以抹去的血腥煞氣!

那濃重的煞氣,就好似剛剛淌過血海、行到鬼關之下一般!

「你、你是誰!如此強橫的神念。在星海之中絕不可能是無名之輩!啊1

這一刻,這群海獸再無之前的半點囂張氣,獸面驚恐!

一個個小山般的巨大獸身,放在寧凡這羸弱人身面前,卻紛紛氣勢萎靡、自愧弗如!

它們終於想起,在趕人出關前、當先客氣問明來者身份的。

只是寧凡何須與這些將死之獸解釋!

你們的主子,是我的敵人!

你們的鮮血,是我解蠱毒、提升神念的最佳補藥!

「死1

寧凡劍念一掃,區區白頭丹獸。立刻粉身碎骨、斬做肉泥,所有血霧被寧凡一口,吞入腹中!

區區白頭丹獸的精血,滋養下。寒毒立刻減弱了十萬分之一。

那消融的寒毒,立刻被火焰形態的神念吞噬,竟提升了一絲神念之力。

這一絲提升,微不足道。但卻讓寧凡目光一亮!

吞噬蠱毒、提升神念,可行!

「何人在我鬼關行兇!找死1

一隊隊凶獸,高踞鬼關萬丈城牆。皆是驚怒出聲。

寧凡斬殺百頭丹獸的動作,不可能不被它們察覺。

見識到寧凡的厲害,這批丹獸哪裡輕易敢出陣攻擊,只敢據守城牆,催動陣力,萬箭齊發,向寧凡發動攻擊,同時向關內發出警報。

「『破玉箭陣』!竟是這種化級巔峰陣法,此陣的陣力箭光,極其厲害,一支陣箭可殺金丹後期,百支可殺元嬰後期,萬支可殺化神後期!陸北,小心點,這箭陣很厲害…」

兮然有些擔心,擔心此刻帶著傷勢的寧凡,會在這萬箭之下受傷。

只是這擔心,旋即便多餘。因為寧凡直接將兮然纖細柔軟的腰肢一覽,騰空而起。

「要殺人了,若是怕,便閉上眼…」

他的話,只有一句,但這一句出,其眼光,殺機如雲!

其一指點在眉心,下一刻,一道銀光如水的水晶羅盤,出現在寧凡掌中。

此羅盤一現,一道面前百丈的星光陣圖,憑空出現在寧凡腳下。

這陣圖古樸玄奧,在融入無數古陣之後,傳出一縷縷滄桑厚重的氣息。

霎時間,星陣光芒四起,在寧凡、兮然的周身,升起三萬盞銀色的蓮燈。

一盞盞蓮燈,相繼燃起銀色的燈火,這一刻,兮然露出如痴如醉的表情,因為這些蓮燈好美,比那煙火都更美。

「這是什麼法寶?怎麼從未見陸北使用過?」

沒有回答。

只是當燃起三千盞蓮燈之後,一道銀色的光幕,自百丈陣圖升起,阻擋在寧凡二人身前!

那足以滅殺化神後期的萬道箭光,攻擊在銀色陣光之上,卻立刻紛紛燃燒起銀火,化作箭灰飛散。

巨城之上,一個個海獸露出震驚表情。

這是什麼法寶?防禦竟如此逆天!足以擊殺化神後期的陣光之力,如此輕易被擋下!

「三千盞星燈,擋下化神後期一擊,綽綽有餘,但還沒完…逆1

隨著寧凡一個逆字呼出,星陣之上,萬道銀色箭雨,呼嘯而出!

與那之前鬼關大陣的攻擊,如出一轍!

此乃,定星盤的神通!防禦無匹,並逆轉攻擊!

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