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01章星海亂(三)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鯤魔,在南海,甚至從曲風記憶來看,原本其他三聖妖都放棄招惹自己,是此妖偏偏一意誅殺自己。 邪寒蠱?可笑!憑一個區區蠱毒,就像取我寧凡姓名么! 此蠱確實厲害,並非普通寒毒,無法以火力取出...

半日後,兮然搜集魂沙完成。

在她身前,寧凡倒提斬離,分海而立。

在其一令之下,石兵率人誅殺十萬海域,此地早已寸妖不存。

兮然退出秘法,小臉方才徐徐恢復血色,收起半袋魂沙,垂著頭,不敢看寧凡的臉,輕輕將半袋魂沙遞給寧凡。

「煉魂沙,搜、搜集夠了,有這些,喚醒你葯魂,足、足夠了。」

不敢看寧凡,並非害怕,而是害臊。她的心猶在撲通亂跳,剛才絕望之際,必死之時,寧凡那毫無猶豫的身軀,擋在其身前,擋下邪寒蠱蟲的紫色蟲刺。

那時候,兮然的心便開始撲通亂跳,無法剋制。

她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只知道,自己不敢看寧凡的眼睛了,一看就會心跳的更厲害。

「謝、謝謝你救我…」兮然聲音低如蚊吶,好似這一句話語,用盡了所有心意,表露了所有情緒,立刻,俏臉通紅,小手捂臉,已然滾燙。

「沒什麼,你為我取魂沙,我許諾保護你,幫你擋一擊,不過份內之事。且不說那邪寒蠱根本不值一提,即便此蠱再厲害,我也不會讓你受傷的。你無須介懷1

寧凡淡淡接過半袋煉魂沙,收入儲物袋,口中安慰兮然,將邪寒蠱說得不值一提,傷勢亦說得極輕,實則,這邪寒蠱已幾乎讓寧凡頻臨死亡!

煉蠱之術,與符術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厲害的蠱蟲,威力絕對不弱與高品符錄。

那邪寒蠱,很厲害!至少此刻寧凡表面若無其事,體內已是五臟冰封,氣血滯流!

那蟲刺,太過鋒銳。竟連自己堪比第三境的肉身防禦都輕易破去!

那蠱寒,更是無法祛除,正如曲風所言,無葯可醫,並非無法壓制,而是尋常的藥物手段,根本治療不了這種蠱!

若非寧凡咽下那口逆血,強行壓下傷勢,此刻的他,已是重傷之身!

若非寧凡以九種天霜地火。強行封住蠱力,此刻的他,不只是五臟冰封,怕是六腑、仙脈、識海,都已被寒毒封住!

這蠱很厲害,正因為厲害,寧凡更要幫兮然擋下那一擊。

他為人處事,雖然多有狡詐、自私,但這一次。是兮然主動示好,幫助寧凡大忙,若寧凡讓兮然受半點傷害,都會讓他道心有損。

男人。說出便要做到!答應護她無礙,便要讓她毫髮無損!

至於此蠱厲害,寧凡不欲告知兮然,以免此女心中有愧。

聽寧凡自稱傷勢不重。兮然輕輕舒了口氣,拍拍胸口,方才甜甜一笑。

「傷不重就好。千萬別有事呢,如果因為我,讓你受到重傷,我會內疚一輩子的。不過蠱術都很隱晦、歹毒,表面不重的傷,也可能潛伏著危險,我幫你診診仙脈吧。」

診脈,是凡人的醫術。

診仙脈,則是擁有葯魂的煉丹師才能做到的事情。

兮然不懂自己的心情,只知道,從寧凡挺身而出、擋在她身前的那一刻,她的心情,就變得好奇怪,一想到寧凡為了自己受傷,心中竟有些緊緊撕扯的難受。

為何會這樣,她不知,從前她從未有過這種感受…

小手一揚,鼓起勇氣,按向寧凡手腕。

此刻的寧凡,竭力壓制體內寒毒,自未注意兮然的舉動。

當寧凡察覺到,兮然小手正按向手腕,已然面色大變。

「不要碰我1

但這提醒,太遲!

在肢體相觸的一刻,一股深紫色的寒勁,透過寧凡手腕,沒入兮然小手之中

兮然沒有寧凡那麼強橫火焰抵寒,這一個觸碰,就好似摸到了玄妖海十萬年產出一顆的太古玄冰。

徹骨奇寒,沒入柔指,好似針刺一般,讓兮然始料不及,本能地痛楚得疼叫出來。

呀!

僅一個照面,兮然的小手便被紫色冰霜凍結,沿著小手、皓腕、藕臂,頃刻間,一條手臂都被冰住!

兮然傻傻怔住了,她被寒毒入侵,本能地呼痛,但心中第一個反應,卻不是怕痛、怕冰、怕冷,而是內疚。

這透過寧凡手腕傳出的寒毒,分明是那邪寒蠱的蠱毒。

僅僅一絲,便將猝不及防的自己,手臂冰凍。

一絲足以冰封自己一臂,那麼,完整的蠱毒,有該有怎樣可怕的寒力。

此刻的寧凡,忍著多麼痛楚的蠱毒,卻不告訴自己,是怕自己內疚么。

她更看出,這一個觸碰,似乎更大大激發了蠱毒威力。

邪寒蠱,其蠱寒並非尋常寒氣,故而即便寧凡地火厲害,也難以徹底抵擋蠱毒。

中此蠱者,有一個大忌,便是不可在蠱發之時觸碰女子,畢竟女子屬陰、性偏寒,一旦觸碰,蠱毒便會大漲。

兮然知道自己怕又闖禍了,連累寧凡寒毒加重了…

「對不起…對不起…」

這一刻,她竟忘了,自己大意下也被寒毒波及,一條手臂都凍得失去知覺。

她的心中只有自責,若非保護自己,寧凡不會受傷。若非自己太笨、太蠢,不會察覺不到寧凡被蠱毒所侵,更不會觸碰寧凡,連累他蠱毒加重。

僅被兮然輕輕一碰,寧凡體內蠱毒更亂。

這一碰的後果,是六腑徹底冰封。

五臟六腑皆已冰封,下一步,將是識海、仙脈,若這二者也被冰封,則此蠱毒將回天乏術,無法解除。

「幹嘛和我道歉,不是給你說了,這邪寒蠱只是小事而已。倒是你,被這寒毒侵體,可是麻煩…索性蠱毒不重,根除不難。」

寧凡柔和一笑,這兮然已不再是敵人,而他亦無須對兮然冷著臉。

一拍儲物袋,取出往年斬妖所獲得的諸多妖血,捏碎玉瓶,屍火燒下,將十來瓶妖血燒成一枚暗紅色的血晶。

「這枚血晶。有壓制蠱毒之效,此邪寒蠱是我第一次見,具體根除之法,我並不知,但以我中蠱感受判斷,此蠱並非真正的寒冷,而是一種心寒,想要根除此蠱,以血燃蠱,可有奇效。你寒毒不重,這數千頭嬰獸精血,夠你解毒。」

寧凡將血晶遞給兮然,兮然卻內疚搖頭道。

「我不吃!你快吃!都是因為我太蠢,才害你寒毒加深,你吃吧…你不要死1

一想到那曲風死前所言,兮然感到自己的小手在發抖。

曲風說,中了邪寒蠱的人,不會活過三天…自己看到寧凡活蹦亂跳。本不信的,此刻她卻信了。

人都是會死得,爺爺逃不過大天劫會死,娘煉丹反噬會死。誰都會死。

兮然心裡好亂好亂,不知為什麼,一想到寧凡可能因為蠱毒就此死去,她的腦海。就回憶起對她最好最好的爺爺和娘親。

「你不要死…」兮然眼中啪嗒流下淚珠,這一次,並非害怕。並非嬌氣,僅僅是捨不得寧凡會死。

即便她根本不懂,自己為何有這種古怪心情。

「放心,我不會死…」

寧凡望著兮然,輕輕一嘆,曾幾何時,他亦曾向一名女子做過如此保證。

不會死,自己怎會死?不斬盡仇寇,自己,不可以死埃

「吃了它,我還需要你幫忙,煉製一顆五轉中品丹藥,壓制蠱毒,若你手臂冰封,怎麼為我煉丹?」

「煉丹?煉丹能壓下蠱毒么!我吃,我煉1

兮然不敢再接觸寧凡身體,小心接過血晶,一口吞下,即便這血晶太過腥臭,太過難吃,她也要吃。她要將寧凡救回來!

隨著血晶化開,兮然手臂蠱毒消融,只是片刻后,按著嗓子,趴在地上,嘔吐起來。

太噁心的味道了…她從未吃過這麼噁心的東西…

「你需要什麼丹藥,我都給你煉1兮然信誓旦旦。

「不急,稍後我會告訴你,鯤魔的這支先鋒軍,來的詭異,似乎沖星島而來。至於我受了這份邪寒蠱的大禮,不可能不返還給他的。」

寧凡目光一冷,他不是任人欺凌的性子,人為何想要變得強大,因為不願被人欺凌,若修道修到最後,仍無法挺直一根傲骨,那麼這道,終究不必再修!

寧凡在等,等石兵等人的歸還!

半個時辰后,石兵與一眾傀儡立於黑色巨龍之上,返回。

寧凡沒有多言,只是深深看著石兵,當石兵走近身前,遞上曲風的殘魂之後,寧凡的目光方才稍緩。

「若你連此魂都私吞,我不會輕饒你1

「不敢1

石兵抱拳不語,他帶人斬殺12名化神,共吞8道化神中期之魂,3道初期之魂,此刻氣息幾乎距離突破化神中期,已然不遠。

吞魂、提升傀儡修為,這一幕,瞞不過寧凡眼睛,只是他不多說,將事情交給了石兵,他便不會多問,且只要石兵沒有異心,即便得些好處。修為提升,寧凡也可視而不見。

寧凡沒有說破,石兵亦沒有說破。但明人面前不說暗話,寧凡對那傀儡升級之術,已然動心,雖知道傀儡可通過吞噬魂魄晉級,但具體的法門,仍掌握在石兵手中。

「我要你提升修為的秘術,作為好處,至少幫你提升至化神中期,並許諾你,下一次前往蓬萊仙島,可釋放你,歸交給北小蠻1

「這…此術可以傳你1石兵稍稍考慮,立刻應下。

升傀術雖是秘術,但北天不少高手都能通過與遺世宮建交獲得,以寧凡的身份,日後飛升北天想得到此術,亦不會太難。

若此術能用來交好寧凡、緩和他與遺世宮的關係,是再好不過的了。且自己不回到北小蠻身邊,始終無法放心。

立刻,石兵烙印下一個玉簡,交給寧凡,而寧凡一覽玉簡之後,沒有多言,暫且收起,眼神卻是升起火熱之意。

《升傀術》!有此術在,只要自己獵殺足夠多的化神,便可晉陞傀儡等級!

如此,自己手上的10具傀儡,以及洞虛老祖答應自己的十幾具傀儡,都有提升實力的空間。

這世上,可以信任的屬下太少,而傀儡,無疑是最安心的手下!

接過曲風的殘魂,寧凡眼露寒芒,毫不留情,搜魂滅憶。

在其殘魂之中,星海勢力、邪寒蠱隱秘、甚至鯤魔等人攻打星島誅殺自己的計劃,都被一一得知。

「此魂給你吞噬,你可突破中期1寧凡將搜魂之後的曲風殘魂交給石兵,眼中露出空前殺機。

他自出寧城,雖然不甘被欺凌,但做事以極其收斂。

大晉他沒有滅國。

外海他沒有滅宗。

陸族九部,他亦沒有滅人一部。

他在忍,只是在星海,卻不可再忍!

一味忍讓,最終讓四聖妖集齊勢力、圍攻星島么!

「我本不願在星海滋事,但,既然他不放過我,我何惜血洗星海1

星海共有三個,亦有三處星門。

這一處星海,被劃分成四海,盤踞著四頭半步煉虛的荒獸,自命為四聖妖!

鯤魔,在南海,甚至從曲風記憶來看,原本其他三聖妖都放棄招惹自己,是此妖偏偏一意誅殺自己。

邪寒蠱?可笑!憑一個區區蠱毒,就像取我寧凡姓名么!

此蠱確實厲害,並非普通寒毒,無法以火力取出,但血力,卻可消融此毒!

「我不會死,我要以你南星海萬妖之血,洗我寒毒!我手不染血,不代表我不殺人1

寧凡屈指成劍念,一道劍光朝星島方向打出,正是飛劍傳音!

其中只說要在外界稍稍逗留,讓舞嫣等女歇息,莫要擔心。

有衛玄的積威存在,熊妖不敢惹三女,甚至,怕還會送些禮物給三女,以便結交自己!

「我去殺人,你去不去?」寧凡淡淡望向兮然,若她拒絕,則寧凡會派兩名傀儡,護其返回。

「殺人…」一想到這個可怕的辭彙,兮然就嚇得小臉慘白,但一想到寧凡寒毒未祛,她卻萬萬不願離去的。

「我…我不怕殺人,大概…我必須陪你去1

「嗯。」

寧凡沒有多言,袖袍生風,取出金焰車,捲起兮然,已立在車頭。

「金焰車1兮然的眼中閃出小星星,這種『高端大氣上檔次、低調奢華有內涵』的名車,在這天庭崩潰的時代,很難乘坐到了呢。

名車情結,兮然也避免不了。

寧凡閉上眼,深深吸了口氣,再睜開時,雙目已然冰冷如石。

這一刻的他,就好似回到了妖鬼林,在那退後一步則死的絕境,誓要將天捅破!

自己初入星海,便被海域妖獸偷襲,斬妖僅是自保。

自己被鯤魔帶領數十荒獸追殺,當時若自己狠一些,直接拚死、誅殺此妖,便不會有如今這麼多麻煩!

鯤魔,可殺!

「都上車,我們去…殺人1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