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00章星海亂(二)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神血影,紛紛暴散,卻再無法融合,徹底被劍光斬成飛灰。 血影被破,老者心神大創,身影不穩,幾乎跌落銀車,面色已是駭然。 「九步成劍,劍誅化神!你不過是化神初期,為何能有如此實力…等等,你...

這批行伍整齊的妖獸到來,令寧凡目光一沉。

前列有十萬丹獸開路,好似過境之蝗,中有五千嬰獸保駕,在嬰獸中心,列著13輛雷光閃閃的銀色戰車,每一輛車頭,都立有一名星甲化神,身軀銀光虛幻,卻流露這莫大的威壓。

13名星靈荒獸,俱都是人相之身!

這人相併非變化徹底,尚有獸身殘餘,但已不容小覷了。7名初期,5名中期,1名後期。放話誅殺寧凡的,則是那後期化神。

隨著其一聲令下,前列五千名海獸,直接分開海浪,發著怪吼直衝而來。

「妖軍1

寧凡眼光一凜,這些衝鋒陷陣的海獸,絕非零散之妖,而是訓練有素之妖軍!

雖對星海不甚了解,但寧凡亦能揣測,如此龐大的妖軍,突然出現於此,目的絕不簡單。

只是,不論這些海獸有何目的,是何居心,都不容阻止兮然搜集煉魂沙。

「死1

寧凡一步邁出,大勢成劍,劍光橫掃,首當其衝的五千丹獸,俱一個照面被斬作血霧。

一步踏大勢,瞬殺金丹,如此驚人的手段,讓那疾行的妖軍,震驚駐步於寧凡千里之外。

一股驚天殺機,自寧凡周身散開,在此殺機之下,荒獸之下,無獸不畏!

「外來化神!我等不敵,請荒將出陣1

荒將,便是荒獸妖將。既是化神。自非金丹可敵,這已不是憑數量能戰勝的程度。

「不過是一名化神初期。慌什麼!老夫血枯,殺此人不需十息1

十三駕銀車之上,第11車的化神初期冷哼一聲,一縱韁繩,車化銀光,分陣而出,卻是一名星甲老者。

老者立於車頭,氣勢如雲。指訣一掐,似催動某種妖術。

此術一經催動,五千海獸喪命處,旋即暴散出無數血霧,在星海銀光中,一團團血霧相繼融合,最終演化成五十團碩大血影。三頭四臂的血光之身,並無臉無鼻。

每一道血影,都發著怪吼,散著元嬰巔峰之氣息,五十頭血影元嬰,不知畏懼。化作血線閃爍向寧凡二人。

「是血影術!此來血將軍的最強之術!想不到竟能在覆滅星島之前,看到血將軍出手,真是萬幸1

「哈哈!這血影術最是難以抵擋,若不知抵禦關鍵,那小子要倒大霉的1

一個個妖獸露出崇敬、興奮之色。最終,所有的神情化作猙獰。冷視寧凡,彷彿在看一個死人。

而沉浸於搜集魂沙的兮然,一感知到血影來襲,立刻俏臉緊張,提醒寧凡道。

「小心!這是血影術!通過操縱血氣、演化死靈,以血影傷人。這血影萬萬不可斬殺,一旦斬殺,會不斷分裂、融合,最終甚至可化作化神之上的更強血影1

此刻她施展秘術,不可移動,需要依仗寧凡保護,與寧凡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自是擔心寧凡安危的。

這一提醒,不免分心,秘術反噬下,立刻識海一痛,小臉蒼白起來,不敢再多言。

「血影么…殺我無需十息,大言不慚!死1

寧凡左目紫星一閃,早已洞穿這血影術虛實。

牽動大勢,連邁三步,三步之後,大勢成劍,暴散成無數劍光。五十道血影尚未靠近,已被劍光亂斬,傳出一道道凄厲的慘叫,紛紛爆成血霧。

只是爆開后,五十團血霧再次融合,竟化作五道化神初期之血影。

血將露出冷笑之色,「小子,你的女人都提醒你要注意老夫血影術,切不可斬殺,你卻不聽,如今便要自食惡果1

血將言語未完,笑容卻瞬間僵祝

卻見寧凡步伐若行雲流水,毫不停歇,將剩下六步徹底踏下。

九步成劍,以寧凡如今修為,便是尋常化神都斬得,更何況是區區虛幻血影!

在這劍光升起的一刻,五具尚未徹底凝實的化神血影,紛紛暴散,卻再無法融合,徹底被劍光斬成飛灰。

血影被破,老者心神大創,身影不穩,幾乎跌落銀車,面色已是駭然。

「九步成劍,劍誅化神!你不過是化神初期,為何能有如此實力…等等,你的臉1

名為血枯的老者這才注意到,寧凡的容貌竟與先鋒拔營前、四名聖妖千叮萬囑要注意的那名化神初期畫像,如出一轍!

起初間隔太遠,未曾看得真切,這一刻隨著寧凡逼近,不但血枯認出寧凡,就連穩坐中軍的化神後期,都面色一變。

「血枯,速退1

速退!不速退則死!

只是現在才想退,不覺得有些晚了么!

寧凡身影一晃,化作紫煙消失,下一刻,直接出現在銀車之上,劍光一斬,任血枯身負三層星甲,卻被寧凡一劍貫穿,縱劍一揮,此將已化作屍身兩段,退出人相,顯露出六百丈巨大的兩截妖屍!

妖丹收,這是提升修為的好東西。妖屍收,這是絕佳的煉器材料!

立在銀車之上,寧凡眼露寒光,冷漠道。

「十息斬我?我斬你,何須一息1

這話好似紅芒利劍,刺入每一個海獸耳中,化作錚錚劍鳴,耳膜刺痛。

一個個海獸獸瞳圓睜,難以置信,那以血影術在星海威名遠播的血枯將軍,竟一個照面,被寧凡斬於車下!

最讓他們無法置信的,是竟會在距離星島尚有一億二千萬里的距離,遇到四聖妖特別囑咐要小心的狠人。那自第四聖妖鯤魔手中從容離去的恐怖化神初期,便在眼前。劍斬化神!

寂靜,除了海流之聲。只剩倒吸冷氣之聲。

但旋即,便有一道狂放的厲笑,帶著化神後期氣勢,打斷這沉默氛圍。

「原來是你!你便是鯤魔大王囑咐必斬之人!好,本將南星海先鋒荒將——曲風,正好斬你,先立一功!列陣,殺敵1

化神後期的曲風。一令之下,十萬海獸立刻分陣而列,各逞妖力,合擊成陣。

千絲萬縷的銀色陣光,自十萬海獸體內沒出,形成一道碩大的光幕,庇護住妖軍。避免寧凡仗著讓鯤魔大王忌憚的金焰車遁速,橫行軍陣,沖陣斬將!

這一道軍陣,為人陣,為人和所布大陣。

訓練有素的陣光,已是化級後期之陣。不但足以防禦尋常化神中期的任何攻擊,更足以發出堪比化神中期的陣光攻擊。

「鯤魔?人陣1

寧凡目光一亮,當年他便曾想訓練黑魔三神軍,以達到以人成陣的地步,只是最終因為種種原因。而不得不暫時放棄那種打算。

這十萬海獸,若是零散。寧凡斬盡金丹、元嬰不會多費功夫,但偏偏,這些海獸合擊成陣,一守俱守,一攻俱攻,好似將十萬海獸的攻防,凝聚成了整體。

欲破軍,先破陣!

隨著曲風令旗一揮,十萬海獸俱在同一刻發動攻勢,十萬道零散攻擊,在陣光的凝聚下,匯聚成十萬道如出一轍的銀箭。

箭雨破空,刺鳴而來,每一道銀箭,都可穿破金丹巔峰的防禦,十萬合一,化神中期,亦難抵擋。

「焚1

寧凡看也不看那劍雨,張口噴出一道黑火,那黑火呈蓮形,一經散開,立刻化作綿延千里的黑色火海,在此火出現的一刻,海浪滾沸、蒸騰,十萬箭雨根本無法穿越火焰障壁,便被盡數焚作飛灰!

隨即,寧凡再點一指,火海分作近2000朵黑蓮,從各自玄異的方向轟在陣光之上,爆炸開來,所炸位置,正是這化級中品的陣光所有陣眼位置!

黑蓮動,陣光碎!十萬海獸被破強陣,皆是反噬,而蓮火波及之下,直接便有七萬丹獸,被此黑火輕易焚成飛灰,慘叫驚天!

破陣斬敵,寧凡卻未追擊,反倒躍下銀車,退回兮然身邊,守護之意暴露無疑。

先鋒軍,未戰先損七成!這一刻,曲風第一次動容!

在出戰前,第三聖妖猿妖袁方,曾叮囑曲風,這一支先鋒軍,只為試探星島虛實,若遇老熊進攻,能避則避,若遇寧凡剿殺,能逃則逃。

對老熊,曲風是敬畏的,對寧凡,曲風卻是看不起。

此人雖能逃過鯤魔追殺,不過仗著金焰車遁速,若無金焰車,此子不過是名弱如螻蟻的初期化神,不值一提。

是以知曉寧凡身份后,曲風仍敢下令誅殺,在曲風看來,以軍陣布中品化級陣,足以防禦其遁速偷襲,而一名區區初期化神,絕對擋不下十萬海獸一擊的。

但曲風的認知,徹底錯了!

寧凡一個照面,斬殺血枯。一道黑火,焚盡十萬箭雨,更一眼識破中品化級陣的2000陣眼,一擊破陣,火滅7萬海獸…

曲風自問,換做自己,一人對上十萬妖軍,在對方嚴密列陣之下,絕討不到半點好處。

「本將小瞧你了!損兵七萬,可斬先鋒!除非取你頭抵罪,否則本將必受重罰!你,必須死!一起動手1

這一次,曲風沒有再派尋常海獸出手,軍陣已破,陣損七萬,殘存的三萬海獸也大多負傷,難以為戰。

再無半點輕敵姿態,十二道銀車沖陣而出,十二名化神朝寧凡包圍,竟是想拼人數,滅掉寧凡!

那九步成劍,讓人生畏,那黑火,讓人心懼!

便是曲風,自問獨自對上寧凡,也沒有必勝把握…他不敢再小覷寧凡!

甚至,曲風等人已看出,寧凡在保護兮然,故而攻擊方向,也漸漸偏向兮然,試圖讓寧凡分心則亂。

「十二名化神…鯤魔的手下,果然喜歡以多勝少,更愛欺負女流,只是,你以為只有你人多麼!傀儡,列陣1

寧凡一拍儲物袋。揮袖間,已有十二具傀儡分列身前。

十具黑傀。五名初期,四名中期,一名後期!

石兵一具,黑龍一具!

十二具傀儡煉屍,唯有石兵尚有靈智,這石兵的戰力如今已不足道,但他卻是一具靈智完整的傀儡,仍有不少用處。譬如,在此刻!

「這是什麼情況…」

石兵一被召出,就感到頭皮發麻。他素知寧凡能惹禍,卻不知寧凡這一次惹了多大的禍。

星海遠方,有無數凶獸的氣息蟄伏。

近處,更有12名化神圍攻,其中甚至有一名後期!

只是石兵剛一回頭。驚訝更大了。

自己這邊,不但有寧凡這怪物,有一名似乎暫時脫不開身的化神後期小蘿莉,還有11具傀儡、煉屍!

十一具傀儡,每一具肉身強度都不弱於自己,甚至中期、後期的傀儡遠勝自己幾條街!當然自己是有靈智的。具體爭鬥起來,比沒有靈智的傀儡佔優不少。

但最讓石兵震驚的,無疑是那黑龍煉屍。

半步煉虛!

敵人很強大,自己這邊,更強大!

曲風等12名化神。還沒列好陣,就已經膽寒。這膽寒,皆因那半步煉虛的黑龍煉屍出現引起!

「半步…煉虛!不好!逃1

若寧凡只有一人,便是寧凡是化神巔峰,曲風這群滾刀肉也敢戰一戰。但半步煉虛與化神巔峰不同…雖只朝煉虛踏出半步,但這半步,卻是尋常化神無法企及的高度,有著天壤之別!

先鋒已敗無疑,但這敗北不可恥,必須要通知四聖妖王,告訴他們,他們所忌憚的那名化神初期——寧凡,確實值得忌憚,此人有大量化神傀儡在身,更有一具半步煉虛的煉屍!

這個消息,足以將功抵罪,但前提是,他能逃走!

「你叫我出來,有何吩咐…」石兵尷尬望著寧凡,這一刻的他,再無第一次見到寧凡的驕傲。

那時的寧凡是元嬰,石兵是化神,是外海跺跺腳抖三抖的存在,但現在么,無論是敵人中、還是自己這邊人手中,石兵都屬於末流,並不多麼厲害了。

自己被叫出來,難道是…當炮灰送死?

石兵有點心寒,確實,如果寧凡願意,在這種冀中,自己就是一個炮灰。

「我暫時無法分身,你有靈智,此黑龍、十具傀儡,皆由你掌控,你如何控制他們,我不問,我只要一個結果!三萬里內,寸草不留1

「什麼1

石兵錯愕了,自己這點微末實力,寧凡竟讓他做頭頭,率領所有煉屍傀儡?

他沒有聽錯?

寧凡這麼信任他的能力?

「你辦不到?」寧凡皺眉。

「辦得到1石兵有點興奮了。

即便在北天之上,遺世宮中,論實力,他也不過算是普通級別的傀儡,只是因為創造之時、靈智高於尋常傀儡,心智更是不弱,遂被指定為北小蠻的本命傀儡,守護此女。

在北小蠻尚未離開北天之時,界戰之中,他也只能受其他高級傀儡管轄,似今日這般、統領一隊遠超自己的傀儡作戰,他是想都不曾想過。

一般情況下,傀儡是無法晉級的,但是北天有一種秘術,名為《升傀術》,專為傀儡提升實力研發,主要提升途徑,是吞魂!

傀儡無魂,故而想要晉級,必須先吞魂、凝魂,仿造成人,才有辦法提升實力。

化神初期的石兵,起碼需要吞噬十條中期化神的魂魄,才能晉級!

憑他自己,辦不到,但今日,有這麼多手下,吞掉這12名化神魂魄,輕而易舉!

這是一場機緣!

石兵不在乎生死,不在乎實力,但總有一天,他要回到北小蠻身邊,重新守護北小蠻,為此,他需要實力!

「三萬里,必定無一活口1

石兵鄭重一抱拳,一步踏上黑龍龍頭,掐動秘術,立刻,十具黑傀、黑龍,俱都如為臂使,操控自如!

這種極其高深的控傀秘術,寧凡不會,若由他使用傀儡,威力未必高於石兵的。

有石兵帶領,加上黑龍厲害。這批蝦兵蟹將,跑不掉!

十二道黑光追擊而去。立刻,原本氣勢如虹的南星海先鋒軍,瞬間遭受重創,慘叫連天。

藹—

在石兵的精準操作下,黑龍不斷吞吐黑色龍息,三萬殘兵,數息滅盡,12名化神敵將。除了曲風外,已盡數伏誅!一道道妖魂,被石兵吞入腹中,三道初期,八道中期!

曲風喘著粗氣,望著重重包圍自己的群傀,心知難以生還。露出狠色,目光望向寧凡,最終,落在兮然身上!

「老子要死了,但老子死的不冤!死在半步煉虛手下,不枉了!只不過。老子不能白死,老子殺不了你,便殺你的女人!邪寒蠱,現1

曲風掌中,似乎握著什麼。捏碎。他動作太快,無人看清其捏碎的是什麼。唯有寧凡看清,那是一條寸許大的深紫色蠶形蠱蟲!

此蟲捏碎的一刻,一道莫大的危機感,湧現在兮然心頭。

尚未做出反應,一道深紫色的蟲刺,憑空出現在兮然一丈之外,化作紫色流光,直刺兮然胸口。

一旦打入兮然胸口,憑兮然此刻狀態,必死!

「此女此刻無法防禦,若中心口,中蠱必死!便是稍稍抵禦,中其他位置,最多三日必死,無藥可救1

寧凡知道曲風沒有撒謊,因為即便是自己,面對此蠱蟲,都無法輕鬆!

兮然露出絕望之色,她施展秘術,無法移動半分,更無法抵擋分毫。

她膽小,她不知所措,她感到無依無靠…

她怕死,她根本從未經歷過這樣的必死危機…

怎麼辦!躲不掉!

在其香肩顫抖之時,一道白衣身影,搖身一晃,擋在其身前。

沒有多餘的時間催動法寶,僅僅是肉身,去擋那蠱蟲。

「我說過,護你無傷1

寧凡一步,擋在兮然身前,區區紫刺,竟輕易破開屍魔之體的恐怖防禦,刺入心口,化作一道紫色寒氣,在體內亂竄。

立刻,寧凡心口一痛,喉間一甜,便要咳血。

但他生生咽下此血,更是瘋狂以黑火,強行焚去此蠱蟲!

「殺了他1寧凡陰沉令道。

「不可能!你心口正中此蠱,為何不死1曲風眼神化作濃濃的驚駭,這蠱,若中心口,化神巔峰也必死…寧凡為何不死!

沒有回答!

石兵控制黑龍,龍爪一撕,將曲風撕成碎片。

這一刻,兮然望著寧凡嘴角溢下的一絲黑血,心中感動、卻難受。

這一刻,南星海,海底巨宮——離鯤宮之中,正籌備大戰的鯤魔、袁方二妖,此刻面色大變。

曲風的命牌,連同其他12名荒將命牌,俱碎!

但凡有名頭的金丹、元嬰妖獸,命牌亦碎!

半日之內,連碎十萬命牌!

「不可能!我親賜曲風邪寒蠱,除了半步煉虛,誰可殺他!先鋒軍,更加不可能全滅!是誰幹的1

「難道是那名化神初期1袁方豁然站起,目光大變。

「絕不可能!那人不過法寶遁速快些,其他則一無是處!他沒有這種能力1

鯤魔不願相信,寧凡有能力獨滅十萬先鋒!

只是旋即,一道道飛劍傳音,傳來情報,讓鯤魔再難鎮定。

三日之後,南星海鬼雄關被屠!

十日後,葬龍海城被覆!

十七日後,南牢國被人一掌粉碎!

一個殺氣騰騰地煞星,動了殺機,直逼南星海而來!

所有的情報只知,覆城滅國者,是一名化神初期!

而此人的目的,分明是南星海的離鯤宮!

關於此人身份,沒有任何線索,唯一能知的,只有此人驚鴻一現的初期修為,以及每一處戰場屍骸處的留字。

殺人者,羅雲陸北!

「原來那化神初期,名為陸北!如今大哥二哥並不在南星海,但若這陸北敢入我離鯤宮,本王必讓他死無葬身之地1

鯤魔大怒,按碎傳音飛劍。

那陸北,是在挑釁自己威嚴!自己不塞,他反倒來南海惹事!

找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感謝書蟲狂人2010、書友131216192235689打賞!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