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98章她是逆鱗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凡要不要娶兮然。 月凌空可謂眾人之中、年紀最長者,若在從前,有這女暴君之名的她,定是個惜語如金、狠辣果決的女人。然而自從被第二元神反噬、化為女童之身後,接連被寧凡所囚禁、採補,她冷漠的性格似乎...

數十萬骸骨,堆積在山谷中,屍氣已荊

一個白衣青年立在骸骨之中,一腳踏地,立刻,腳下平地而起一座千丈黑岳。

立在山巔,青年雙目閃爍奇異之芒,直接掐著古奧陣訣,那陣訣初時生澀,到後面,逐漸圓潤。

有著對妖術指訣的修鍊,青年修鍊陣法指訣,並未多難,指尖翻飛如影。

隨著其指訣變動,浩瀚的法力沒入指訣中,在半空中變幻出一道道青色風漩。

一道道風漩,相繼浮現,勾動風雲,排列玄異。

隨著風漩一一被神念勾連,墨色渲染開,那風漩被墨念相連,形成一具千丈之大的墨青色風龍!

這一道墨青色風龍,呼嘯間,山河顫動,威力堪比化級上品的法術,但此術,並非法術,而是陣術!

是以法力,按心陣秘訣,施展的陣力之術!

立於魔山之巔,寧凡一望此龍,露出滿意之色,那3000道風漩排列的位置,實際是依據天象、佔據的各自陣眼。

這偌大的墨青色風龍,便是借風雲之力布下的天象之陣,其名『嵐龍舞天陣』!勾連化級上品陣法,需要至少後期神念,催發此陣威力,需要不弱於後期的法力。

隨著寧凡五指一抓,十萬里之地脈靈氣,皆被其攝入掌中,化作一團朦朧的大地之魂,一口吞下。

三力疊加,堪比中期,抽魂之後,法力一時間暴漲至後期。

隨著其一指點下,那墨青風龍嘶吼一聲,一頭衝撞在地面,立刻,轟鳴之中。烈風四起,一道道扯動虛空的碎龍颶風,席捲大地,風響不絕。山塌地陷,草木成灰,只片刻間,南島萬里地域,已被颶風夷為平地!

「這就是心陣的威力么…陣術修到極高境界,威力絕不弱於仙術1

寧凡可以想象,若他神念夠強、法力夠多。直接施展仙虛之術,可輕易夷平百萬里,滅一個中級修真國,不過彈指之間。

可惜,陣術同時受到神念、法力牽制,如今的寧凡,最多施展上品化級陣。在諸多上品陣中,這嵐龍舞天,應是威力較高、又易於作為陣術施展的最佳陣法了。

「又多了一個手段1

寧凡收起雜思。略微調息后,散去魔山虛影,一步返回洞府。

十餘個遁身之後,直接跨越南島十餘萬里土地。搖身一現,出現在洞府之前。

此刻的寧凡,絲毫氣息不外露,並非刻意隱匿氣息。而是第二次屍變成功后,屍身斂氣的效果。

故而其出現在洞府外,竟連月凌空都未感覺到半分。

而一聽聞洞府內貌似激烈的爭吵。寧凡目光頓時古怪起來。

洞府中,舞嫣靜坐石床,美眸優雅而無奈。

一旁,女屍與兮然正吵得不可開交,而爭執的關鍵,竟然是寧凡要不要娶兮然。

月凌空可謂眾人之中、年紀最長者,若在從前,有這女暴君之名的她,定是個惜語如金、狠辣果決的女人。然而自從被第二元神反噬、化為女童之身後,接連被寧凡所囚禁、採補,她冷漠的性格似乎多了一絲腹黑,在二女爭吵之時,她則時不時說句葷話、挑撥一下,令得二女越吵越凶,幾乎要打起來。

「陸北必須娶我!我今晚就要嫁給他1兮然吵得小臉漲紅。

「光…不…娶…你…」女屍偏不讓步。

月凌空揚著稚嫩的童顏,勾起大感有趣的笑容,插嘴道,「吵有個屁用!打一架,誰打贏,誰說了算1

若有熟悉月凌空的人,此時必會發現,此女眼中竟有戲謔、看熱鬧的表情。

這種表情,在從前的女暴君身上,根本不可能出現的。

一聽月凌空的建議,二女也不吵了,女屍強橫地拍出屍魔一掌,而兮然則指訣一掐,化作一道妖力藤鞭,一鞭抽向女屍。

女屍同級強橫,兮然同級弱小,這一出手,竟是勢均力敵的場面。

寧凡茫然了,這兮然小蘿莉,為何莫名其妙、嚷嚷要嫁給自己?自己的魅力這麼大么?

他沒問,即便問了,估計兮然都忘了她吵架的初衷,此刻她只是不想輸給女屍而已。

沒有多言,一閃身形,直接擋在欲干架的二女中間,平抬雙掌,擋下二女攻擊。

女屍一掌,堪比化神中期一擊,有著拔山覆岳的力氣,尋常化神中期,根本連女屍一掌都接不下。

但這一次,雙掌相觸,巨力對撞,震得地動山搖,然而寧凡竟半步未退,儼然氣力遠勝女屍!

好在寧凡氣力掌控已精妙入微,並未傷到女屍,只這一掌,便震得女屍站立不穩,被寧凡順勢一攬,攬入懷中。

而對兮然的妖藤之鞭,寧凡只隨手一掌,拍出一道黑蓮魔火,此火之霸道,僅一個照面,便將那化級中品的妖術焚為虛無。

「玉命第三境?!不,這小黃瓜仍是玉命第二境,但這氣力,分明已是三境程度,這怎麼可能!且其分明站在老娘面前,老娘半步煉虛的神念,竟察覺不出他半點氣息…這不是刻意隱匿,而是所有氣息收斂入體…這是屍魔的煉體道1

「焚術成虛!直接將妖術焚成虛無,此火品階至少高於那妖藤一個大境界!此火是六品靈火,且在六品之中,還算中流之列!但此火為何我從未聽聞,且單從外形來看,倒是與五品靈火蓮屍火有些相似,但威力卻迥然不同1

月凌空與舞嫣,皆是目光毒辣之輩,一眼便看出寧凡這隨意出手的不凡。

舞嫣不知寧凡具體底細,在她眼中,寧凡始終看不穿、摸不透,故而驚訝還不是那麼大。

但月凌空,卻是一路從元嬰看到寧凡如今的,其心中,豈能平靜!

這些深層次的想法,也唯有月凌空、舞嫣會有。似女屍與兮然,則完全沒在乎寧凡的出手厲害。

依偎在寧凡懷中,女屍臉色不白,依然蒼白冰涼,但心緒卻有些紛亂。

自她被寧凡徹底收服后,從未與寧凡有如此親密接觸,此刻這一個擁抱,令她瞬間回憶起當年被寧凡強行交合的經歷,空洞、澄澈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畏懼。輕輕掙紮起來,生怕寧凡再次與她做那種事。

寧凡目露感嘆,女屍依賴自己,卻有畏懼著自己,這是他從未再動女屍半根指頭的原因。

鬆開懷抱,寧凡揉揉女屍的青絲,眼神柔和,

「放心,我不會再傷害你。更不容任何人傷害你…」

目光一側,落在兮然身上,寧凡的眼神,霎時變冷。

他不知這傻蘿莉為何忽然要嫁給自己。也不知她為何與女屍爭吵,若只是鬧劇,他頂多笑笑,不會在意。但剛才,兮然想傷害女屍!即便二女實力在伯仲間,兮然之術並不會真傷到女屍。但她出手了,則寧凡,無法容忍。

「她是我妻,傷她者死1

兮然有些委屈,自己與女屍爭吵,憑什麼寧凡幫女屍,不幫她,還如此冰冷的看自己,就好似在看一個陌生人。

她卻不知,若非寧凡看在舞嫣面子上,剛才憑她對女屍動手之事,便會抹殺了此女!

女屍,是寧凡的逆鱗,無論今生前世!

沒有多管兮然的委屈,寧凡的目光,最終落在月凌空身上,冷若寒霜。

「沒有下一次1

這一場爭鬥,是月凌空閑極無聊、挑撥起來的。寧凡不管月凌空曾經有多麼崇高的身份、有多麼跋扈的個性,但落到自己手裡,便不允許給自己添麻煩。

「哼…」

月凌空氣勢不足的輕哼一聲,但卻不敢多言。此刻的寧凡給她一種極為認真的感覺,若是尋常,自己可和他開玩笑,但今日,寧凡動了殺機。

之前月凌空只是女屍是寧凡的煉屍,並頗受寵愛,卻從來不知,此女在寧凡心頭,竟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以她女暴君的個性,本該不悅被寧凡斥責,但此刻,心頭卻第一次升起一種異樣感覺。

羨慕。

羨慕女屍,能讓一個冷漠如冰的魔頭,露出如此瘋狂的殺機。

從前月凌空一心稱霸內海,從未思考過男女之情,甚至被寧凡採補,也只是當作被黃瓜捅了。從前的她,不可能羨慕一個女人受到寵愛。

舞嫣輕輕垂下頭,幽幽一嘆,曾經她第一次對寧凡心動,便是在寧凡為陸婉兒衝冠一怒之時。沒有風花雪月,沒有兒女情長,只有一句冰冷卻鄭重的誓言。

她是我妻,傷她者死!

「若能成為他的妻子,應是一種幸福吧…」舞嫣自嘲一笑,她知道,自己沒有那個榮幸。

「光…不…氣…她…朋…友…」

女屍輕輕擋在兮然身前,護著她,生怕寧凡做出什麼瘋狂之事。

兮然傻眼了,萬萬料不到一直吵嘴的女屍,會對她如此維護,小嘴委屈成了蚯蚓,低聲道,

「對不起…」

女屍卻搖頭,生硬一笑,「不…吵…著…玩…」

旋即偏過頭,第一次懇求,

「光…不…傷…她…」

「好…不…好…」

寧凡表情悵然、憐惜,撫了撫女屍的青絲。

「嗯,不傷她。」

你前世是那麼傻,偏偏愛上一隻蝴蝶,為它捨棄一切。

你今生是這麼傻,偏偏為救一個末路少年,舍了清白。

即便化為屍體,舍了靈智,碎了識海,失了記憶,仍會原諒敵人,不忍傷人…

你著比翼雙飛的蝶,忘了一切,卻仍記得自己在等一個人,等待他化蝶為人,等待嫁給他,為他留下守宮砂…你還記得這些,卻不記得,那蝶是我…

洞府之內,一時安靜,各懷心事。

最終,寧凡目光轉向兮然道,「如你所見,我便是這種殺人不眨眼的個性,你還想嫁給我么?」

「不…不想吧…」兮然撥浪鼓般搖頭,她被嚇著了。

這模稜兩可的回答,讓舞嫣氣笑了。這個傻丫頭,還以為陸北喜歡她呢。

「很好,不想就對了。我有話要問你,當日你闖入熊妖巢穴,僅僅為了這太玄芝么?」

「太玄芝?你說這是太玄芝?」一談到靈藥,兮然立刻抹乾凈眼淚,露出大有興趣的神情,再無柔弱姿態,反倒有幾分不屑地望向寧凡。

「難道這不是太玄芝?」寧凡目光一凜,他想知道的。就是此芝的真正用處。

「你是五轉煉丹師吧?」兮然小手橫抱胸口,輕輕嗅了嗅瓊鼻,自通道,

「不會錯,你應是一名五轉下級煉丹師,你的『葯魂』不弱呢1

「什麼!這小子是一名五轉煉丹師1月凌空詫異了,而舞嫣都是一副掩口驚訝的表情。

月凌空搖頭不信,畢竟五轉煉丹師遠比化神更難培養。骨齡不到400歲,修為化神。戰力逆天,煉丹術還是五轉,這豈不是逆天了!須知五轉煉丹師,便是月凌空這女暴君都要給幾分面子的!

舞嫣雖驚訝。卻徹底相信兮然的話。她知道,兮然這小丫頭,個性嬌弱,心地純善。涉世未深,但這小丫頭卻是玄葯族公主,有著玄葯族無數年來最為精純的血脈!

玄葯族是煉丹大族。族人皆是靈藥妖身,與尋常草木成精的族群不同,玄葯族老祖,是太古某個煉丹祖師的一株靈藥開靈成妖。那玄葯老祖,本身是靈藥之身,更師從煉丹祖師,丹道天賦與生俱來,自祖師手中學全了『三清丹凝』的全部妙訣。

雖說代代相傳之後,玄葯族丹術散失極多,但作為一個煉丹大族,放眼妖靈之地,也沒有那個族群願得罪此族,畢竟難保哪天不會需要丹藥、求到對方門上。

作為玄葯族小公主,有著王血葯脈,純真如紙的個性更是極其適合精研丹術。此女不擅戰鬥,但其煉丹術,卻已是五轉巔峰!

寧凡目光一凝,這兮然果然不簡單,一眼看穿自己煉丹術,這是常人無法做到的。

且此女所言葯魂二字,自己從未聽說,從某種意義而言,自己半路出家的煉丹術,與這兮然相差極多。

「不錯,我煉丹術,確實達到五轉地步,但這與我不認識此芝葉,有何關係?」

「難道你老師沒有教過你嗎!靈藥到了一定品質,也是會偽裝的!想要看清靈藥的真實面目,便需要利用藥魂!這才不是太玄芝呢,這可是淬星紫芝!據說只要服下一片葉,便可淬鍊神魔之星,若服下一口芝肉,可引星力淬體,可借星光療傷,並有機會明悟星光之力1

「淬星紫芝1舞嫣與月凌空顯然聽過此物大名,一個個花容震驚。

便是寧凡都露出驚訝之色,只是這驚訝,旋即化作驚喜。

他雖看不破此太玄芝的真面目,卻也聽說過淬星紫芝的大名!

一片葉,可凝練神魔之星。

一口芝肉,可引星力鍛體,提升煉體境界!

甚至在星力淬體的過程中,有機會一步明悟那飄渺浩瀚的星光之力!

傳聞突破碎虛的天妖,才可掌控星光之力。

星力不但可融入法術,更是療傷的最佳力量。

即便是天妖鬥法留下的重傷,都可借星光之力,療傷痊癒!

寧凡的目光,深深望向一旁的女屍,神情激動。

若自己獲得淬星紫芝,是否可借星光之力,治好女屍的破碎識海,助她恢復記憶!

「此芝,我非要不可1寧凡目光一決,就好似準備立刻去向黑熊索要此物。

只是還未動身,兮然的眼神,忽然狡黠的一閃,

「你知道淬星紫芝『真正』的服用方法么?」

「真正的方法?」寧凡一怔,難道淬星紫芝不是外界傳聞那樣生吃的?

「自然有,且看你表情,連葯魂都沒聽過,自然是無法真正利用紫芝力量了。你的老師真是不負責,什麼也沒教給你1

「什麼方法1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你剛才還凶我,還欺負我!想知道如何服用紫芝,你得先哄我開心1

兮然得意得揚起小腦袋。

哼,剛才不是很兇么,看你以後還凶不凶我!未完待續。。

ps: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