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97章第二次屍變!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1 在小蘿莉即將跑出洞府、春光大泄之時,月凌空冰冷的聲音響起。 兮然好歹還是個小蘿莉,月凌空卻只是女童,但後者的一聲威脅,卻帶給兮然冰冷徹骨的威壓! 彷彿自己多跨出一步,離開了...

一月之後,舞嫣與兮然蘇醒。

一個女子昏迷日久,清醒之日卻發現****、躺在水池中,任誰都不會平靜的。

好在檢查下身之後,發現下身某物尚在,舞嫣方才芳心一松。再一看沉重的傷勢竟已痊癒,自然明了,這一切都是寧凡所為。

寧凡救了自己…當然,也看光了自己的清白,摸遍了自己的身體。

她對待寧凡的心情,不由有些複雜起來,而當發現自己儲物袋中,靈藥幾乎消耗一空,她真是哭笑不得。

「陸北,全天下也唯有你一人,會用如此珍貴的萬年靈藥泡澡用!不過,若不是你,我的傷定不會好的,若不是你,我已死在那巨熊掌下…」

舞嫣穿上女屍遞來的衣衫,看守她與兮然的,是女屍與月凌空。

女屍舞嫣認得,月凌空倒是第一次見,嬌小若童女,修為卻有化神後期,甚至舞嫣隱隱感覺,此女戰鬥力遠在自己之上。

這二女,無疑是寧凡的女人。

女屍自非完璧,早在寧城之時,便被寧凡歡好過。

月凌空亦非完璧,被寧凡的黃瓜捅得幾乎死去。

「我卻是完璧…他是捨不得傷我清白,還是…看不上我…」舞嫣竟有些失落了。

只是著衣之時,素手撫上柔嫩的酥胸,見其上傷口竟完全癒合、不留傷疤,寂寞的神情,頓時被羞惱所取代。

「我記得,昏迷之時,似乎被陸北在胸口抹葯了…他還捏了這裡,還說,這裡很美…」

似乎胸口柔嫩嬌挺上,還有當日寧凡指溫,霎時間。舞嫣目光迷離起來。

她無法欺騙自己,一次次邂逅,她無法對寧凡不動心。

只是目光掃過女屍、月凌空,二女皆是傾國之色,又讓舞嫣稍稍自卑起來。

「我終究被家族所累,無法留下他身邊、伴他一生的,我亦不是婉兒妹妹,精通附靈之術,可為他付出一切、令其視為妻子…或許,他的心裡。不曾有我,此次幫我,僅僅是因為婉兒妹妹的懇求…」

女屍目光寧靜,她聽從寧凡的命令,在此看護二女,只要二女不逃跑,她不會動手。

月凌空就沒有那麼好的脾氣了,她堂堂內海的女暴君,卻被寧凡勒令在此看護兩個女人。憑什麼!

「不就是黃瓜粗點、長點,干老娘一次,老娘就屬於你了?做夢吧!有種干老娘第二次試試,看老娘不逆推了你。幹得你不要不要的1

口中罵罵咧咧,但對寧凡的命令,她還真沒有違背。

「你們不許逃,否則老娘可就把你們當出氣筒了1月凌空語帶威脅。

「我不會逃…我在此等他…」舞嫣著好衣衫。並無離去之意。

麻煩的,是兮然小蘿莉。

可以想象,這個涉世未深的大小姐。某一日發現自己嬌軀**躺在某地,該是何等惶恐心情。

尤其是,她還保留了之前被寧凡喂下『春藥』的記憶。

「我被玷污了!我嫁不出去了!哇1

小蘿莉光著屁屁,就往洞外跑,已經哭傻了。

「再多走一步,死1

在小蘿莉即將跑出洞府、春光大泄之時,月凌空冰冷的聲音響起。

兮然好歹還是個小蘿莉,月凌空卻只是女童,但後者的一聲威脅,卻帶給兮然冰冷徹骨的威壓!

彷彿自己多跨出一步,離開了洞府範圍,月凌空就會辣手摧花、斬殺自己如螻蟻!

「你,你也欺負我!你和陸北是一夥的!哇1

同是化神後期,但兮然的戰鬥力就是渣渣,而月凌空么,曾經的內海第一人、女暴君,跌落到化神後期,都不是化神巔峰能戰勝的。

兮然是單純,又不是傻,她能感覺到月凌空的可怕。

她不敢逃,也不好意思逃,剛才是一時衝動,此刻光著屁屁,讓她出洞,她都不出!

萬一被其他荒獸看到了,她真的不用活了。

她能做的,只有哭,印象中,只要一哭,家族立刻會有人護著自己呢。

「你再哭一聲,我便剁你一隻手!哭兩聲,我便剁你第二隻手1

月凌空的語氣,依然冰冷,而傳出的殺氣,讓舞嫣這戰鬥力不弱的化神後期,都感到有些難以承受。

兮然乖了,不哭了…只是抽噎著,小肩膀顫抖著。

嘴唇擠成了蚯蚓,委屈得直抖,就是不敢哭出聲。

乖乖回到洞中,接過女屍遞來的衣裙,窸窸窣窣穿上,這才感覺自己手腳靈活,竟是傷勢痊癒了。

「咦?我的傷,竟都好了?難道陸北喂我的,竟不是春藥?」

「呸!那小子乾女人,還需要春藥?他魅術那麼厲害,一指下去,就能幹得你不要不要的1

月凌空冷笑道。

「那他,原來不是想玷污我,而是想救我?可他為什麼要救我呀?」兮然抹抹眼淚,也不委屈了,大眼睛露出困惑之色,望向舞嫣,這一望,卻把舞嫣望得面紅耳赤。

舞嫣自然明白,寧凡救了自己,連帶還救了兮然,多半是看在自己面子上。

只是兮然的提問,舞嫣卻不好正面回答,她從不能說,那陸北雖然殺人不眨眼,淫女無數,但看在我的面子上,對你網開一面,救你性命…

「也許,陸北愛上你了…」舞嫣隨口應付道。

「什麼!他竟然愛上我了,我竟然不知道1

唰!

兮然的小臉紅通紅通的。

她涉世未深,自然更未接觸到情愛二字。

被舞嫣這麼隨口一說,她便信以為真,芳心亂跳起來。

「可是,可是他就算愛上我,也不能那麼粗暴呀,還罵我…他罵我的時候好凶,捏我嘴巴,捏得好疼…再說。他是下界妖族,我是玄葯族公主,爹爹不會同意我們的親事的…」兮然有些小委屈。

「傻丫頭…」對兮然,舞嫣不知該說什麼了。

自己不過隨口一句,這單純的小丫頭便信以為真了。

還考慮到成親上了?

「光…我…的」女屍第一次主動開口,竟是在爭風吃醋一般。

「就是,那臭小子的美妾多了去了,幹嘛非得娶你,你玄葯族好了不起么?」月凌空不屑道。

「他看光我了,我都嫁不出去了。他不娶我,我怎麼辦1兮然反駁道。

「他就算把你強幹了,該不娶你,就不娶你,你有個屁的意見1月凌空再次不屑。

「不行!他不能不娶我1兮然這小丫頭,基本已忘記初衷。

原本的委屈,都不見了,此刻她只想一件事,就是一定要讓寧凡娶她。不然,她就『嫁不出去了』。

不得不說,兮然是寧凡所遇女子中最純的一個。

即便是紙鶴、慕微涼、慕小鬟、女屍,也僅僅是性格天真、呆萌。但對男女之事都知道一些。

但這兮然,顯然根本不明白男女之事了,一個能把粗製藥丸當作春藥的傻蘿莉,在這物慾橫流的修真界。多麼的稀有。

甚至,她都不懂,檢驗清白是否還在。不是被寧凡看光多少,而是下身有一道膜。

她未必知道,自己身體有這個機關。

「光…不…娶…你…」

「他娶我1

「不…娶…你…」

「他娶我1

兮然傻丫頭,就這樣在洞府中,和靈智極低的女屍吵了起來。

這隻有一個原因,兮然的情商,基本也就和女屍一個水平了。可憐!

閑話不表。

一月修鍊,寧凡氣勢已大不相同。

此刻的他,面容猙獰恐怖,白骨森森,肉身潰爛、腐臭,好似一具沉寂多年的古屍。

但在這猙獰的面容下,其周身繚繞的魔氣,竟已有三萬餘道!

無疑,魔氣已然遠超化神初期的水準,甚至只要再多上兩萬道,他的魔氣便可一步邁入化神中期的境界。

不過可惜,想要再有衛玄一般的人物,將一生殺戮之屍給寧凡提升屍氣,怕是困難了。

魔功的再次提升,怕還要另尋門路,單就這一個月的修鍊而言,魔功提升,效果不菲。

屍魔錄一口氣修鍊至第四重巔峰,其間,完成了第一次屍變,成就了腐屍之體。

腐屍之體,好似突破了**的氣力上限,明明是玉命第二境體術,卻可發揮第三境的力量。

這便是第一次屍變的恐怖么。

當年黑屍攻城,尚未完成第二次屍變,氣力便迥異同階,想必是這腐屍之體的特殊效果。

第二次屍變,黑屍沒有成功便被寧凡滅殺,這一次,寧凡卻要完成第二次屍變,化作屍魔之身!

否則,不完成第二次屍變,自己便得已這腐臭之軀生活,若是採補女子,想必那場景會很重口味的。

且第二次屍變若成功,寧凡的肉身,將有極大的蛻變。

第一次屍變,腐爛肉身,以達到突破肉身極限的效果。

第二次屍變,重塑屍魔身,以達到防禦晉陞的效果。

第三次屍變,則是塑屍命…若第三次屍變成功,寧凡單憑屍魔之身,就可長生不死!

當然,成了屍魔,似乎已脫離了生死二字的範疇。

閉上雙目,沉浸在屍氣中,任無數蠅蟲寄生在身體之內,寧凡不敢妄動。

麻癢難忍,惡臭熏人,但為了凝聚屍氣、衝破第二次屍變瓶頸,他不得不忍!

這一坐,便是十日,十日間,他的五臟六腑長滿屍蛆,身上流著暗紅、腐黃的濃漿。

但其心神,卻始終保持空明,若連這一步也無法忍耐,則根本沒有資格獲得更進一步的實力。

「凝1

十日等待,只為今日,寧凡豁然睜開雙目,周身31720道屍氣,騰天而起,最終,屍氣凝為肉身!

那些蛆蟲、卵物,僅一個瞬息。便盡數死於屍氣,被黑色的屍火焚為飛灰。

那黑色的屍火,不斷燒腐爛的肉身,所有的腐朽,都化作灰塵,而屍氣正重塑全新的**。

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黑火腳印,燒的草木滋滋作響。

每一步,寧凡的氣息都更加升騰!

黑色屍火之中,一個**青年。徐徐走出,其肉身白凈瘦弱,卻充斥著一股恐怖的破壞力。

仍是玉命第二境,但這第二境,卻是完成兩次屍變、進化屍魔,打開了身體的力之極限,重塑了肉身,提升了防禦極限,甚至那防禦。還屬於同寄範疇!

玉命第二境的**,氣力、防禦卻皆是第三境的水準!

單憑肉身,寧凡可一戰化神後期不敗!

「凝1

伴隨著第二次屍變成功,寧凡掌中一凝。一朵黑色的蓮花火焰,在掌中成形。

這屍火,隨著其第二次屍變,凝聚成了地脈妖火排名第三的火焰…蓮屍火!

此乃意外收穫。如此,他已身懷四種地脈妖火、五種天霜寒氣!

在蓮屍火的主導下,九種靈火、寒氣。凝成一道深邃的黑色火焰,再非灰色。

這一道黑色火焰,便是放在六品靈火中,都絕對不弱的。

妖力20150甲,魔氣31720甲,法力5884甲,三力疊加,寧凡的法力渾厚,比尋常化神中期都強數千甲。

三力同修,對戰力的提升,寧凡十分滿意。

這一刻,他更升起另一番心思。

若能將三力全部提升至化神中期,寧凡有把握三力融合,衝擊後期!

「這是衛玄給我的第一份大禮…此恩,不可忘1

一晃身形,寧凡再次白衣加身,端詳起掌心玉瓶、那滴傳承心血。

這心血,其中蘊含著莫大的力量,對修士的心力、念力都有極大提升。

這是一名命仙陣修,死前以秘術留下的心血傳承!

「服下此血,我的神念起碼可突破化神後期,心力也可極大提升。且這心血,更蘊含了心陣的秘術傳承…心陣…」

寧凡目光一閃,若習得心陣,他的對敵手段將多出很多。

不但念禁、妖禁的威力更強大,日後對敵,揮手可憑法力、布下大陣!

如此,他所精通的化級大陣,便相當於化級法術。凡虛級大陣,便相當於…凡虛級法術!

且若獲得心陣,自己對第三件太古神兵的掌控,將更為輕鬆。

捏碎玉瓶,服下心血,寧凡立刻盤膝而坐,將那心血逼入心口,煉化。

一霎之間,那銀色心血,化作千絲萬縷的銀線,在其心房之上,刻印下一道道繁複、古奧的陣紋,這陣紋,正是河洛星域的陣道世家、運用心陣的奧妙!

好似打破桎梏,識海瀰漫銀光,神念持續攀升,最終,突破化神後期!

後期神念,玉命二境的屍魔身,抽魂之術下、法力亦可直逼化神後期,三者疊加,寧凡可一戰化神巔峰!

一絲絲清涼感覺,在心頭升起,這一刻,寧凡的意識空前清明,以往想不通的問題,此刻似乎看得分外清楚。

一雙眼,似乎能看清天地間的每一絲陣力。

取出定星盤,寧凡目光落在此寶之上,立刻眉頭一皺。

從前他看不出此寶瑕疵,此刻卻一眼看出,定星盤上,一絲絲陣力複雜交纏,不少地方都有謬誤。

「想不到獲得心血傳承,竟能看到陣力脈絡,難怪那些陣道世界的天驕,不是常人可比擬…不過,我既然擁有了心血傳承,又獲得九派之一的《河洛陣秘》,若日後在陣道上輸給河洛星域的天驕,未免太丟人了…」

「稍稍閉關,差不多該回去了。一個半月,也不知舞嫣與那兮然,是否蘇醒。對那太玄芝,我仍是頗感興趣,如今有了衛玄前輩的介入,怕是即便我直接向黑熊索要秘寶,他都不敢反抗。這是衛玄前輩的威名,若不借用,是傻子1未完待續。。

ps: 雖然不知為何兩更是不守信用,看在你如此等更心切上,我都不好意思了今天更了一天,三更,這下應該沒有怨言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