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96章衛玄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只有109甲魔氣,停留在元嬰中期。 最大的原因,便是尋不到大量屍氣、陰氣、惡念修鍊《屍魔錄》,但似乎,衛玄能幫寧凡抹平此障礙。 「心智不錯。如你所言,老夫便是這個目的,雖然老夫不知你為...

南島,徹底成了一個禁地!

這一次,黑熊不由分說,直接下了死令。

「誰敢去南島惹事,斬1

外界風聞,他老熊對一個化神初期慫了。

若之前還有不甘,此刻老熊卻再無不甘。老子就是慫了!怎麼著!面對碎虛老怪,慫了丟人?

當然,黑熊不可能宣揚衛玄的存在,夫婦三人的口風很緊,不露一分,生怕惹惱了衛玄,血洗星島!

洞府之中,二女仍在沉睡,寧凡派出女屍、月凌空看護二女,自己則隨衛玄,去了島上偏遠的某處陰鬱山谷。

山谷之中,衛玄與寧凡相繼浮現身影。

之所以回來此處陰森山谷,因為衛玄許給你寧凡另一個好處。

先說說寧凡的收穫吧。

衛玄首先給了他五枚道果,四枚煉虛巔峰,一枚碎虛一重。這五枚道果蘊含的法力無法想象,至少寧凡如今修為,一顆也不敢服用的,否則直接便爆體而亡。

丹藥,衛玄給了寧凡一些,卻大多是五轉、六轉丹藥,七轉丹藥已極難獲得,便是衛玄都只有少量,且還大多是對寧凡無用之葯。除了傷葯、秘法葯等靈藥,提升修為的丹藥卻並無太多,兩瓶五轉中品雷玄丹,共20顆,一顆可提升化神初期百甲法力。一瓶五轉上品紫霄丹,共11顆,一顆提升化神中期200甲法力。

丹藥,衛玄並不多,他又非煉丹師,且境界擺在那裡,ひ揪筒恍枰,這些還是不知從哪個倒霉修士儲物袋搶來的。

法寶,衛玄沒有給寧凡,因為寧凡亮出三件太古神兵。已著實讓衛玄讚不絕口。

山谷之內,衛玄望著掌中一塊星光羅盤,感嘆不已。

斬離劍主鋒銳,碎神鞭傷元神,尤其是第三件神兵——定星盤,此物讓衛玄目光匪夷所思起來。

「此寶,融有靈級陣法11萬種,丹級陣法2萬種,嬰級陣法1700種,化級陣法257種。凡虛級陣法7種!此寶之上,已有一萬道『星燈』,若能點亮萬盞星燈,怕此寶防禦,便是煉虛一擊,都能勉強抵擋的1

只是讚歎之後,衛玄又稍稍蹙眉。

「你或許另有機緣,竟能知曉如此多的強橫古陣,陣道修為確實不弱。此寶以陣煉寶的構思,也讓老夫目光一亮,怕想出如此煉寶方式的,定是某個驚世駭俗的前輩…只是。此寶瑕疵不少,這瑕疵不是古陣、材料、煉器手法的問題,而是對陣道的領悟不夠。」

衛玄目光沉思望向寧凡,搖頭道。

「你修得是哪一派陣道?」

「哪一派…」寧凡無奈搖搖頭。他的陣道修為,完全是繼承亂古記憶而來,煉丹術還是河車九轉的派系。陣術則完全沒有正宗派系。

亂古大帝好歹是仙帝,對仙虛以下陣法自是手到擒來,不過同級別仙帝中,亂古並非以陣道著稱。他所精研的,大概是雙修、服丹的快速修鍊術吧。

也算是寧凡陣道資質不錯,繼承了亂古的駁雜記憶,勉強算是陣道修為不弱,但這陣道修為放在真正的陣道宗師眼中,就有不少瑕疵了。

陣法修鍊,需要縝密的心智、修為,才能自茫然地勢中分辨、計算出一個個繁複錯綜的陣眼。

需要不弱的神念,才能將陣眼勾刻。需要大量的錢財,才能催發陣力。

這些寧凡都通過自己的努力,一一擁有了,只是他沒有經歷過陣法的基礎學習,在陣道的宏觀領悟上,他超出同輩很多,在細節上,卻瑕疵不少。

衛玄有些無語了。

寧凡這小子,沒有經過正統的陣道學習,怎會有如此驚人的陣道修為。

就算是獲得了灌頂傳承都不可能!陣法跟別的東西不一樣,你就算知道陣法的布置方法,沒有妖孽的心智計算,就是擺不出。

能擺出凡虛陣法,說明寧凡妖孽。

但在靈級陣法上都有瑕疵,則說明寧凡陣法基礎太薄弱了。

「罷了,你終究是出身下界,不知陣宗九派,並不奇怪。在四天之上,陣道被分作九個派系,而老夫所在的衛家,居住的『河洛星域』,便被稱作河洛派系的發祥地。在我河洛派系中,陣道修為被分作『式陣』、『心陣』。式陣指需要事先排列的陣式,需要外物支撐陣力,共分三種,『人陣』、『地陣』、『天陣』。」

「人陣便是以人為陣,凡武之軍陣、仙衛之戰陣,皆是此類,重在『人和』二字。地陣需要藉助地勢,但凡藉助地勢布下的陣法,皆歸為地陣,重在『地利』二字。天陣以天象為陣,陣道修到一定程度,日月星辰的布局、風雪的變動,都可作為陣法殺敵,重在『天時』二字。天地人三重陣法,皆屬於式陣,關於式陣,你基礎薄弱,但悟性之高,放在河洛星域都罕有的。但關於心陣,你幾乎毫無建樹。」

「心陣,可類比法術。真正的陣道宗師,鬥法之時根本無須陣盤輔佐,揮手間的法術便是一道道陣法,類似念禁,類似你這法寶靈印,便是心陣的運用,不需特意布陣,便可作法術攻敵。心陣厲害,但卻有一個制約因素,那便是,需要『心血傳承』!在河洛星域,傑齣子弟往往會獲得家族、宗門賜予的祖先心血,不但陣道天賦突飛猛進,就連神念都能提升一大截。最重要的是,獲得這種傳承力量后,便可開始心陣修鍊1

衛玄娓娓道來,寧凡越聽越感嘆。

自己盲目摸索的陣道,比起真正的陣道世家,所差不是一星半點。

亂古記憶的用處越來越小,想必在碎虛之後,對自己的幫助便接近於零了。

自己的陣道,必將止步仙虛,比起那些四天子弟,自己從一開始就少了心血傳承這一關,更少了系統的陣道教學。

衛玄咕咚咚喝了口酒。眼中似乎在猶豫什麼。

良久,一咬牙,猛然一揮袖,取出一個精緻玉瓶,遞給寧凡。

其中盛放的,是一滴血,一滴銀色的血!

僅僅手持這玉瓶,寧凡便感受到一股撲面而來的力量,讓自己的神念之力都極為活躍起來。

「這是…」寧凡目光一肅,此物價值絕不尋常。

「這是心血。是我河洛衛家某個命仙祖輩,死前以秘術留下的心血。老夫本打算憑此血令陣道修為再進一步,不過看起來,此物給你會有更大作用。」

有一點,衛玄沒有告訴寧凡,那便是本族心血萬萬不可傳給外人。

衛玄沒有將寧凡當作外人,但若是他私贈心血之時被家族所知,逐出家族都極有可能。

畢竟,心血就好似妖族血脈。其中蘊含了陣道世家的某些秘陣傳承!

寧凡不是愣頭青,即便衛玄不說,他也明白心血如此珍貴之物,必定受到家族的嚴令監管。

「我收下此物。恐怕會連累前輩。」

「你拿著1衛玄的話不容拒絕,他不顧一切給寧凡好處,起初是對老魔的愧疚,此刻卻越看寧凡越順眼。

如此。寧凡不會再裝腔拒絕,只是對衛玄的恩情,卻悄悄記在心上。

若衛玄因為此事而在衛家受了委屈。那麼日後,自己便提升實力,幫他在衛家找場子即可!

「心血你已得,索性老夫已犯了次族規,再犯一次,有何不可!此物,你也拿去吧1

衛玄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古舊玉簡,交給寧凡。

寧凡神念一掃此玉簡,立刻面色一變。此玉簡記載的,竟是河洛派陣道的修鍊功法、陣錄。

其名,《河洛陣秘》!

陣錄記載了大量古陣,甚至更有仙虛之上的陣法。至於陣道功法,專門修鍊心力、念力,畢竟這二者是修士能否成功布陣的關鍵。

如此完善的修鍊體系,若寧凡一路修下去,他日成為陣道宗師、揮手成仙陣都未必不能的。

「不必回絕,收下即可1衛玄嚴肅道

五枚道果,大量丹藥,心血傳承,衛家陣秘。

這些好處,短時間能派上用場的不多,但對寧凡的未來,卻有天大的幫助。

「前輩所賜,晚輩不敢遺忘1

「不必如此拘謹,我賜你機緣,與韓老頭賜你,有何不同?好了,不說這個。你可知老夫為何帶你來此山谷?」

「此地陰氣極濃,想必是前輩看出我修有屍魔脈功法,而欲再賜機緣,助我提升魔功1寧凡目光一熱,妖力已化神,法力化神也只是時間問題,魔功卻仍是短肋,仍只有109甲魔氣,停留在元嬰中期。

最大的原因,便是尋不到大量屍氣、陰氣、惡念修鍊《屍魔錄》,但似乎,衛玄能幫寧凡抹平此障礙。

「心智不錯。如你所言,老夫便是這個目的,雖然老夫不知你為何修了陰陽魔脈。還能修鍊屍魔脈,更身具妖血,但這是你的秘密,老夫不問。在此之前,老夫有事問你,這星宮藏有什麼秘密,你可知?」

「此地是天帝之星所化迷宮,對那天帝之星,我志在必得1寧凡沒有隱瞞,衛玄是自己人。

「天帝1衛玄目光一變,「原來是這樣,難怪這麼多妖族匯聚此界。不但有妖靈之地的真靈妖族,還有靈王宮妖妃…你小子,是不是連靈王妖妃都收了?」衛玄古怪看著寧凡,他隱約感知到,那臨時洞府中有兩道女妖氣息,是靈王宮妖妃特有妖氣。

「僥倖而已。」寧凡沒有否認。

「有一套!那種身份的女人都敢動1衛玄露出讚賞之色,不愧是韓老頭弟子,跟韓老頭一個樣子,無法無天。

天帝之星花落誰家,衛玄不在乎,他監察此地異變,只是職責所在。他也是四溟執事,若雨界有巨大變動,必須向上界反映的。

若寧凡看中了此地的重寶——天帝之星,作為寧凡長輩,衛玄肯定幫寧凡的。

「天殿之中,有一仙虛大陣,共49000陣眼。每7個陣眼,便有6死1生,你若獲得這心血傳承,這49000陣眼對你而言,不難跨過!大陣之後,是十八重生死門,其中有九生九死,老夫共闖了六重生門,皆是死路,其他三門。憑分神的脆弱軀體,無法承受壓力,不得進入。你所要的天帝之星,怕是在那三門之中。憑老夫的記憶玉簡,你可免入死門及死路生門,只需選擇那三門之一進入,從群妖手中奪得天帝之星,有不少成算的。只是我從三道生門之一,感知到一絲煉虛凶獸的氣息…你小心些1

衛玄取出一個空白玉簡。刻印下記憶片段,交給寧凡。

他的話,讓寧凡一怔,聽出了衛玄的弦外之音。

「前輩不隨我一道。去取天帝之星?」

「不去了。每一重生門,都要耗費一月甚至數月。你想要這場機緣,還需耗費數個月功夫,這數個月。我得幫你拖著。」

「拖?拖什麼?」

「此次調查雨界異變,與老夫同行的還有令一名執事,老夫留在此地繼續偵查。他則離開此地、已傳訊上界,請人支援。星宮機緣,憑我二人執事的分神之身,無法與群妖爭奪,但義理而言,卻不能讓妖族獨佔機緣的。神族的天驕,怕會趕來不少,爭奪此星,若讓他們也摻和,你奪得天帝之星的機會就更少了。六個月!老夫設法拖延,讓那些神族天驕六個月內無法抵達此地…所以能否爭過那些妖族天驕,還需靠你自己。」

衛玄相信,寧凡是韓老頭弟子,定不會輸給那些妖族天驕。

他本需逗留此地,此刻卻必須為了寧凡,先一步離開星宮,去拖延神族的步伐。

在離開之前,他要給寧凡最後一場機緣,助寧凡突破魔功的桎梏,魔氣化神!

「你需要大量屍氣修鍊,但此地屍氣遠遠不夠的…」

衛玄咕咚咕咚,一口飲盡紫葫之酒,眼光一決,取出一塊破損、暗淡的陣盤。

那一塊陣盤,是他當年所用之仙陣!

那一塊陣盤,曾讓衛玄在命仙之境,揚名河洛星域!

那一塊陣盤,伴隨衛玄一場場殺戮,卻隨著其跌落仙位,而塵封。

在此陣盤出現之際,寧凡目光再次火熱起來。

若其法力達到命仙,憑此陣盤誅殺十個涅皇,都輕而易舉!

此乃至寶!

「碎1

這放在寧凡眼中都是至寶的仙陣陣盤,卻被衛玄毫不猶豫,一掌,拍碎!

伴隨著陣盤的破碎,一股浩瀚的屍氣、自陣中傳出。

數十萬修士的殘屍,被封在陣盤中,皆是當年衛玄凶名盛時、殺戮之人!

這些修士加起來,數量或許不如內海,但修為卻大都在元嬰之上,最高者,甚至有碎虛!

這衛玄,如今借酒消愁,消極度日,當從前,卻也是個不弱老魔的凶魔!

「這些屍氣,可夠你化神1

「夠了1

寧凡此刻的心情,不知該用什麼來表示。

衛玄對他好,他記住了,只是寧凡也明白,衛玄之所以將道果、心血、仙寶,都送給自己,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

自己是老魔的弟子!而老魔,是衛玄的兄弟!

衛玄仙基已廢,重新成仙無望,無法與老魔相見,故而將自己重新突破碎虛三重的道果贈給寧凡,將心血傳承贈給寧凡,將自己當年叱吒星域的恐怖仙寶,碎掉,只為讓寧凡魔功化神!

「老夫先走一步!六個月!老夫盡量為你拖延六個月,六月之後,北天天驕之中,或許會有白魔宗之人到來,此刻的你不宜與白魔宗扯上關係,一旦獲得天帝之星,速速離去1

衛玄一拍儲物袋,取出青玉葫蘆,踏巨葫遁去。

只是眼中,已不再昏沉,只是眼中的狂豪,已無須用酒來麻醉。

「古天庭,韓涅天?哼,這一戰,少不了老夫1

對著衛玄遁去方向,寧凡一抱拳,他知道,衛玄如此奔波,為的是自己。

或許,老魔與衛玄,就好似自己與寧孤,雖非血親,卻有不可磨滅的感情。

念及衛玄離去所說的話,寧凡眼中一沉。

白魔宗的天驕?

自己,為何要躲!

雜思皆收起,寧凡盤膝而坐,運轉屍魔錄,吸收起此地屍氣。

此山谷的地勢,正符合屍氣成形的地利,不得不說,衛玄對陣道領悟極深的。

「魔氣,可化神1寧凡目光一決,滾滾屍氣,匯入體內,而他瘦弱白凈的肉身,開始徐徐腐爛,並傳出惡臭。

此為屍魔錄中,記載的屍變之術!通過屍變,最終讓自己的肉身,達到屍魔級別的恐怖氣力、防禦!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