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95章碎虛道果!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衛玄閉上眼,憤怒之情卻難消。 只是最終,卻無奈一嘆。 韓涅天,大勢已成,如今的自己,都未必是此畜生對手。 只是,只是… 「第一次被此子背叛,第二次被此子反噬…...

巨熊被黑袍老者一嚇而退,虛空癒合,長空趨於寂靜,那獵獵風中,老者一縱葫蘆,降落於寧凡數丈外。

只是寧凡對老者的警惕,仍有不少,本能地一振妖翼,連退百丈,右手袖中已握著一段烏金黑龍,左掌則藏著一抹璀璨星光,不知是何寶,但一取出,方圓十萬里的地脈之力,都隱隱匯聚於此寶之中。

「我不知你是誰,亦不知誰是韓元極。」

寧凡語氣平淡,他不是初入修界的雛兒,別人上來一套近乎、便信以為真,這種事他不會做。

至少寧凡無法保證,眼前之人會不會是老魔仇人偽裝,如此,一旦出言不慎,則必定麻煩不校

催動紫星,寧凡目力大增,扶離之目一眼洞穿老者底細。

此老者本尊或許是碎虛老怪,但這身軀卻是分身之流,僅僅化神初期,或許可勉強驅使碎虛老怪的虛力神通,但自己有東溟鍾在,若是拚死,並不怕區區分身的虛力攻擊。不過此人給自己的危險感,確實在黑熊之上,多半分身戰力已接近煉虛…

「不可小覷此人1

殊不知,寧凡這一番警惕,卻讓老者讚許、驚詫、苦澀,滿面複雜。

讚許的,是寧凡處事小心。

驚詫的,是寧凡化神初期,卻有半步煉虛傀儡,且以老者眼力還能看出,此物是寧凡自己所煉化。不但如此,寧凡左手之寶。引動十萬里陣力,這不由讓老者眼光一亮。此寶竟是陣道之寶,不凡!

只是最終,老者卻是在苦澀、歉疚。

「我叫衛玄。」

「晚輩陸北,見過衛前輩。」寧凡的表情紋絲不動,其中沒有一絲熟識之意。

「你師尊,沒有給你講過我么,是啊,我這種人。他多半是不願提的…」

老者指訣一變,收了青玉葫蘆,接下腰間紫葫,狠狠喝了口酒。

「你所修鍊,是黑魔決,你體內氣息,有韓老頭氣息。你卻不知,黑魔決這功法雖然不強,卻有特別意義存在的。此功法傳承,代表著黑魔派掌門之位的交替,日後你若飛升北天,入兩儀星。便可繼承黑魔大統。如今的黑魔派,雖已沒落,倍遭欺凌,但宗門之中,好歹尚有四萬八千化神。七名命仙,這些都是你的勢力…你師尊對你很好埃」

「…」寧凡沉默。仍未承認自己身份,但心頭卻是驚訝不校那黑魔決功法,雖非絕強,更非完整的神魔功法,然而竟有這等涵義。

初次獲得黑魔決,自己嫌東嫌西,還幾乎想扔掉、拒絕…

確實,老魔說過,自己是黑魔派第972代掌門,但寧凡本以為這個掌門是個空殼,卻不曾想,北天之上還有四萬八千化神、七名命仙的勢力,歸自己統領!

「給老子高興一下!老子的功法,不知有多少人想要1

回憶起老魔的話,寧凡慨嘆一聲,就在自己不知情時,老魔已將偌大的勢力,交給自己…

且那勢力之強大,便是九界高手加在一起,都比擬不了!

話說到這裡,寧凡仍未承認身份,衛玄大為賞識地點點頭。

韓老頭仇家不少,若隨便宣示身份,怕此子早被人暗中滅去。

此子處世太過謹慎,必是那寧錯殺十萬、不放一人的兇狠個性,倒是和韓老頭很像的。

想要此子相信自己,只有一個辦法了。

發下心魔大誓!

「衛某可發心魔大誓!你是韓老頭徒弟,則衛某絕不傷你半分。在我面前,你無須掩飾身份…當年老頭有難,我礙於家族,無法明面相助,此為平生大愧…但便是白魔宗逼至我河洛衛家,廢我人仙修為、毀我仙基、打落至碎虛二重,我也未出賣他!衛某若有半句虛言,可登時心魔反噬、灰飛煙滅!你,可以信任我1

「心魔大誓1

寧凡有些錯愕了。竊言術可看清女子真話,心魔大誓則可辨別男子謊言,若這衛玄有半步謊言,早已被心魔反噬、修為重損。

此誓不可輕易發,便是寧凡都不會隨便跟人發誓,但這衛玄如此鄭重,不但發現心魔大誓,更發下灰飛煙滅之誓言,足以看出,此人所言非虛。否則,天道已降下心魔,滅去此人!

此人,真是老魔的兄弟!

此人甚至為了老魔,被廢仙基!

「晚輩寧凡,之前顧忌前輩身份,不敢實言,望前輩海涵!只是家師從未向晚輩提及四天往事,故而晚輩不知前輩,並非家師不看重前輩的。」

此人是老魔兄弟,則寧凡不再隱藏真實身份。

「原來韓老頭什麼都未告訴你啊1

衛玄的面色一緩,寧凡的那句解釋對他而言,無疑是莫大安慰。

並非韓老頭忘了自己,而是韓老頭不願讓自己弟子介入往昔恩仇,所以什麼也未說。

只旋即,衛玄便嘆氣道。

「韓老頭什麼都不告訴你,我卻說漏了不少事情,似乎有些不妥了。他不告訴你,有他的顧慮,定是不想給你太多負擔,不過你需明白,黑魔掌門,是一種榮耀!莫要小視1

「是。」

「你師父,還好么,他不是要在雨界尋找『陰陽道果』,為妻療傷么。為何去了劍界?」

「陰陽道果1寧凡心中一凜,道果不是唯有斬殺修士才有小几率獲得么!難道老魔收自己為徒,最終是為了培養到碎虛、斬殺自己?

不!不會!

斬殺修士得道果、僅有百分之一都未必的幾率,即便老魔是個城府極深、心狠手辣之輩,也不可能去賭這百分之一幾率。

老魔在越國。一是為了尋陰陽傳承,二是為了等待古天庭開啟。在那神魔荒墟中尋找這種道果,這是他的目的。

老魔也曾說過,他要救妻,會需要自己幫助,對自己傷害不小,但不會死。

寧凡閉上眼,往事歷歷在目,最終卻漸漸搖頭。心平氣和,睜開眼,一片安寧。

「師尊,不會殺我…若他想殺我,以他真仙的底蘊,大可傳我一些迅速提升實力的秘法,極快提升至碎虛。而後斬殺…甚至,以他的手段,似妖界一般,施展類似『換血』的秘術,強行在百年之內,將我提升至碎虛。他做得到!但他沒有…我不信師尊會殺我1

寧凡目光一變,既然相信老魔傷害自己,那麼,獲得陰陽道果,應該還有其他方法。

「敢問前輩。道果除了斬殺敵修以外,還有什麼途徑獲得么?」

「當然有。此術但凡真仙修士。都會施展一二,那便是種道!道果道果,其名有果,自然是可種出來的。比起斬殺修士的低微幾率,種道獲得道果是最為穩妥的了,只要搜集到一定品質的『道力種子』,種在特殊的『道土』中,不出意外,最終是必定會結出道果的。只是,種道之術,太過緩慢,一等便是千年萬年…品質越高的道果,所花費的時間越是久遠…」

「原來如此。」

寧凡點點頭,自己選擇相信老魔是對的。

老魔的方法,定是種道無疑。屆時,自己或許會提煉出陰陽之力的道種,頗有些傷害,但這些傷害,回報與老魔的一場師徒之緣,不過分!

「對了,你還未回答老夫,韓老頭為何要去劍界,他找到了陰陽魔脈的擁有者么?還是說,他得到了陰陽道果?但為何要去劍界?」衛玄疑問不少。

「我便是師尊尋找的陰陽魔脈。」寧凡淡淡道。

「什麼1衛玄面色一變,如此說來,自己剛才提到陰陽道果,此子心中經過一番掙扎了?

此子不知種道,必定會猜想老魔是否要斬殺他。

但最終,此子並未掙扎多久,便決定信任老魔。

這份信任,落在一個處世極端小心的身上,很難…在師徒之情涼薄的修真界,更難!

多少師尊收徒,最終為的僅僅是以徒兒為道屍吞噬。多少徒兒弒師,奪位爭葯,殺戮無情。

這樣的大背景下,寧凡還願意相信老魔,並平靜的詢問可有其他獲得道果的途徑。

「此子是從內心之中,信任著韓老頭!而韓老頭,必定也是如此信任他,才會將偌大的勢力,毫不猶豫,送給此子1

這師徒之情,由利益構架,但卻沒有背叛。

衛玄深深吸了口氣,看待寧凡的目光,已大不相同。

老魔一生收徒極多,大多慘死,而能視若親子的,本只有一人,如今有了第二人。

「你與韓涅天,對韓老頭而言,必定是特殊的…對你,韓老頭直接給了所有勢力,對你絕無加害之心,老夫可為他擔保。對韓涅天,此人本是一介凡人,體質弱小,不適合修道,但韓老頭硬是為了為此子煉體,衝上數個真仙級宗門,殺戮如雲…呵呵,若你們都不信任韓老頭,他怕是會寒心咯。」

「韓涅天1在衛玄提及此人之時,寧凡的眼中,卻露出仇恨之光。

「對了,涅天在何處?也去了劍界么…」衛玄露出追憶之色。

「他!叛了師尊!他曾放言,古天庭開啟之日,便是取師尊性命之時!因為他,師尊去了…劍界1

「韓涅天,背叛了?1衛玄的雙目,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而寧凡沒有多言,直接將當日記憶,刻印下來,給衛玄一覽。

神念浸入玉簡,衛玄的雙目漸漸血紅。

他拳頭握的很緊,指甲都滲入肉中。身軀因為過於震怒,而不住顫抖。

數息之後,一把捏碎玉簡,一道瘋狂的吼聲,響徹星島!

「畜生!畜生!若無韓元極,你韓涅天算什麼東西,不過是廢棄仙種、凡夫俗子!若無韓元極,你韓涅天豈有化神之日!如此說來,當年之日如此蹊蹺,令韓元極被七宗真仙追殺,也是你這畜生所為了!魔界涅皇,涅槃魔脈,碎虛五重!哼,好大的名頭!若老夫修為尚在,殺你,如屠狗!涅槃魔脈?韓老頭為他凝成的,明明是『黑火魔脈』!這畜生,歸附了白魔宗么1

衛玄閉上眼,憤怒之情卻難消。

只是最終,卻無奈一嘆。

韓涅天,大勢已成,如今的自己,都未必是此畜生對手。

只是,只是…

「第一次被此子背叛,第二次被此子反噬…韓老頭,為什麼從來不說…」

「他心裡,其實很苦…」

衛玄眼神最終寂寥,他老了,和老魔一起老了,力不從心。

當一個人開始悲嘆往事,他的心,便老了。

「這畜生,由我斬殺。」

寧凡淡淡的言語,卻有抹不掉的殺機。

「他會去古天庭,之後…我不會給他降臨劍界的機會1

「你要殺韓涅天?」衛玄錯愕地看了寧凡一眼。

韓涅天是碎虛第五重高手,寧凡卻只是化神初期而已。而據衛玄所知,似乎這一次古天庭遺開啟,僅有不到七十年了。

具體時間他推算不出,畢竟他的專長不是卜算。

但數十年時間,即便是一個真仙宗門,用無數天才地寶堆積,也無法將一個化神堆成碎虛,何況是碎虛五重!

只是寧凡眼中戰意,並非作偽。衛玄雖不信寧凡有此實力,卻相信,此子不會重蹈韓涅天的叛師之路。

「韓老頭有你做弟子,不枉了…我職責所在,無法擅自前往魔界,即便去了,也不是涅皇對手,而韓老頭往昔好友,能不出賣他已是艱難,想要指望他們對付韓涅天,亦難。雖不知能找到多少人,但我會儘力去找,在古天庭開啟之日,盡量帶些人馬,為你撐場子!興許能斬了那畜生,也未可知1

「在此之前么,老夫得給你一些好處了。老夫不能讓你這聲前輩白叫!能給你的幫助,老夫都會給你!老夫這裡有四枚煉虛巔峰道果,一枚碎虛一重道果,本準備重新突破碎虛第三重使用…給你了1

衛玄解下腰間儲物袋,遞給寧凡,神情鄭重!

「此乃老夫的見面禮,你若拒絕,便是不給老夫面子1

寧凡目光一變,他萬萬想不到,自己會意外從這衛玄手中,獲得五枚如此驚人的道果!

這五枚道果,以他如今修為,尚無法服用,否則爆體。但若身懷五枚道果之事傳出,足以在雨界一起一陣瘋狂,便是碎虛老怪都可能利欲熏心,追殺自己!

這五枚道果的價值,已難以用仙玉衡量!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感謝kjhekjh、小盼哥、書蟲狂人2010打賞,感謝清晨的吻月票支持!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