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94章老者出手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么好奇怪的。 此子行事,大膽心細,這目光,和韓老頭當年年輕之時,何其相似! 問虛,問虛…問虛二字。何其艱難,讓多少煉虛初期的修士,止步於此… 初期煉虛想要突破中期,必須通過問虛...

洞府之內,二女仍在沉睡。

洞府之外,寧凡卻一指決然,引動風煙四起!

紫金色的風煙,在蒼天之上,構成一副萬丈巨大的紫色畫圖,但凡撲入畫圖中的事物,無論是流雲還是飛鳥,皆立刻化作飛灰消散,死於輪迴!

蠻山遠遠看到這紫金風沙,竟微微有些頭皮發麻。

此術是寧凡施展,憑此指如今威力,可滅化神後期,但對化神巔峰,便減弱不少,對半步煉虛,則不難接下的。

黑熊可以接下這一指,但這一指蘊含的力量,卻讓他有一種想要頂禮膜拜的衝動。

在這一指之前,他驀然覺得,自己一世所修的妖道,都成了空。

輪迴一響,君道成空!

兩名醜婦,此刻目光已無法平靜,她二女自問,若之前寧凡施展此術攻擊,她二人雖不會死,卻必定受傷。

此一指風煙,有些恐怖了,而若寧凡擁有化神後期的修為,怕一指之力,可滅二女如螻蟻!

若非自己男人擋住寧凡,怕是自己二人,已經非死即傷了…

「此子,真的是化神初期么?」

在那天空更上方,黑袍老者放下酒罈,望著那紫金風沙,神情越來越凝重。

他來星宮的分神,雖只是化神初期,但他本尊可是碎虛第二重的強者!

但便是如此眼界,竟無法看出,這紫金風沙風化一切的原理是什麼。

當寧凡指訣一變。那漫天風沙化作一個紫金圓圖之時,老者目光一亮!

他的修為放在四溟執事中。屬於末流,但其對陣道的領悟,卻一些命仙甚至真仙,都比擬不了!

只一眼,老者便看出,紫金風煙成圓,其中涵蓋了莫大的陣道原理。

「以圓為陣,以沙為圖。此子怕是要在這沙圖之上,刻下意境、促其大成了…此子陣道修為,恐怕便是尋常碎虛都比擬不了,從骨齡上看,此子尚不足400歲…他是如何擁有如此驚人的陣道領悟的…韓老頭,是你教的么…他,是你的徒弟么1

老者目光露出愧疚之色。沉默不語。

只是這沉默,在寧凡勾下一筆雨意之後,露出讚揚之色。

「八品神意,雨意!此子資質不錯,能在下界明悟八品神意,若生在四天。怕是可與天驕爭鋒的…」

洞府外,寧凡並不知上方有老者窺伺,只知自己被黑熊夫婦窺伺著。

他不怕在黑熊面前顯露意境,自己身懷三種意境,但勾勒成畫圖。此畫圖以風煙一指遮蔽神念探查,黑熊看不出其中門道!

他的心中。反覆念叨著「因果循環」四字,正是那四個字,給了寧凡明悟,讓他構思出,如何令意境大成。

那便是,構造一個圓,將不同的事物,以圓去聯繫。

因果二字雖厲害,卻也逃不過輪迴。世間最大的圓,莫過於輪迴二字。前世今生,今世前塵,生死交替,陰陽輪轉…這一刻,寧凡對風煙一指的輪迴之力,明悟加深了一些。

他似有所悟,自己的陰陽鎖,原來那陰陽大道,仍然涵蓋在輪迴裡面。

亂古大帝曾在紫斗仙皇座下聽道,感悟之下,創出《陰陽變》,自己亦在幻境中師從仙皇,拜入其學堂,並在其幫助下,感悟出風煙一指。

陰陽變與風煙一指,實則有一個共通之處,那便是…仙皇的道!

但亂古剝離的仙皇的道,融入了自己的道,自己的風煙一指,卻仍遠遠未達到陰陽變的程度。

「雨之神意,凝1

他目光一決,朝著天際紫色圓圖一點,千滴血紅,在那紫色畫圖上渲染開來,如千朵殷紅血梅!

他的眼光露出追憶,這追憶,是對七梅的懷念。

「這雨,是我一生殺戮所凝,是血雨,是罪…只是,獲罪天下又如何!我要讓這血梅,綻放!山之魔意,凝1

那千朵血梅散開,卻被魔氣騰騰的黑色連接起來,最終,那黑色魔意化作梅樹的枝幹。

「嘶!這黑色,難道是某種意境1黑熊試圖去感知紫圖,神念剛剛掃到紫圖,立刻被風煙磨滅,他面色一驚,再不敢探查,心中對寧凡的風煙之術,再次高看幾分。

而那老者,原本的驚訝,卻在魔意顯化的一刻,俱都化作錯愕!

「山之魔意!一個修士若神通廣大,確實可以凝聚第二種意境,但多種意境,必定屬於一類才對!神不可修魔,妖不可修神…此子分明凝出了八品雨意,為何又能凝聚山之魔意?!而且,這山意,是何等的不祥…尋常山意不過屬於八品,此山尚未完全徹悟,卻被此子提升至六品…這是什麼山1

老者已是錯愕,但更讓其錯愕之事,旋即出現。

卻見一名紫衣青年,分明是16歲的寧凡,徐徐出現在沙圖上,凝望魔樹血梅!

這構成青年的紫色,若老者沒看錯,應當是一種妖意!

但他自問算是熟知妖族族群的,卻不知,這紫色妖意,是哪一族所有!

「這是什麼妖意!好似詛咒,好似不祥,但卻有莫大的力量!這妖意,怕堪比真靈大族的一品妖意了!絕不弱於龍鳳之族1

「難道,這小小修士,竟身懷三族意境!此子,同修神、妖、魔三族!這怎麼可能1

老者目光深邃如海,想要在寧凡身上看出些端倪,卻無論如何,看不明白。

正常人,不可能有三族意境…此子的所作所為,若是傳出,怕要傳揚的天翻地覆了。

「不!或許從今日以後,再無人知曉。此子三族同修!今日,他的真正目的。是要讓三種意境,融為一體1

黑袍老者深深吸了口氣,萬萬料不到,這小小的化神初期,竟在做無數仙帝都做不到的事情。

之前老者認為,寧凡不可能問虛成功,此刻,他卻忽然覺得。此子即便問虛成功,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此子行事,大膽心細,這目光,和韓老頭當年年輕之時,何其相似!

問虛,問虛…問虛二字。何其艱難,讓多少煉虛初期的修士,止步於此…

初期煉虛想要突破中期,必須通過問虛難關,達到力虛之境。

中期煉虛想要突破後期,則必須渡過沖虛之劫。達到氣虛之境。

後期煉虛想突破巔峰,必須渡過太虛之關,達到身虛之境。

最終,碎虛!

從煉虛到碎虛,需要不斷提升意境感悟。明悟虛字。問虛,非煉虛初期修士不可進行。因為問虛若成功,則可掌控虛空之力!

元嬰修元力,化神修天靈,煉虛則修鍊虛力!

化神修士無法問虛,甚至,僅僅被虛空之力波及都會受傷、殞命,又何談明悟、掌控虛力。

「你可否,問虛成功1老者凝重道。

耳邊一片安靜,只剩風煙之聲。

寧凡感覺自己心神似融入了那蒼天畫圖,與那紫衣青年合而為一。

他好似重新回到了16歲,回到了七梅,回到了那棵梅樹下。

他恍然升起一種錯覺,此刻的自己,就好似站在今生,在回望前世。

但旋即,他又感覺,彷彿畫圖之中的自己,才是真,而外界的,則是假。

輪迴之力的種子,漸漸在心頭種下,生根發芽。

寧凡曾經通過輪迴鍾看到了過去,但他…還未看到過未來!

「何為真,何為假!何為虛,何為實1

「星島上的我,紫圖中的我,幻境中的我,天帝葯圃中的我…誰才是真我1

問虛!

修真第一境,分七步,這七步從始至終,都是在明悟虛字。分不清真假,辯不明虛實,便無法掌控虛空之力!

「何為虛1

寧凡衝天一吼,好似入狂,一指點出,那縈繞在指尖的虛空之力,沒入紫圖,化作偏偏黑雪,飄落。

「是了,是了…」

「我是真,畫圖是虛1

「這虛並非虛假,我確實曾站在梅樹下,思考過未來,虛真二字,並非絕對,我從此刻看過去,便是虛妄、幻象,未來之我看如今,亦將如今當作虛妄…」

「幻境之中,我站在七百萬丈高山,試圖領悟紫術、離開幻境,但紫斗仙皇說,幻境未必是假,當時我不懂,如今卻有些明白…何為虛,不重要…在紫斗仙皇的眼中,他讓幻境是真,幻境便是真,他說四天九界是虛,一切便是虛…他的境界,已站在虛真之上、更高之處,他可一念改寫歷史…這,便是輪迴1

輪迴!

寧凡眼光越來也清明,在這一刻,那蒼天之上、紫色畫圖之中,以扶離妖意凝聚的寧凡虛影,竟忽然望向星島方向,與寧凡對視!

就好似過去與未來交錯、令二者重疊的,便是輪迴!

「我,懂了1

寧凡一步邁出,紫圖碎,蒼天覆!

他雙目緊閉,氣勢卻節節攀升。

這氣勢,並非修為提升,而是意境的淬鍊、升華!

三股意境力量,漸漸融合。

融合之後的新意境,是紫黑與暗紅的重疊!

此意境,已超越一品!

這一刻,寧凡意境大成!

他驀然睜開雙目,抬起雙掌。

左手是紫色風卷,右手是黑色雪片。

「我左手為風,右手為雪,雪中葬有過去,風中吹動今生,以法力化風,以虛力化雪,風雪相合,便是輪迴1

雙掌相抵的一顆,寧凡周身翻起紫氣,背後出現一尊黑色古樹,樹上盛放著千朵血梅。

屈指一彈,指尖紫色微風流動,但那紫色指著那個,卻帶著一片片驚心動魄的黑色雪花,晶瑩卻恐怖。

指尖輕輕在身前空氣上一撕,卻好似握住了什麼。微一用力,竟將千里天空都撕開。輕易地好似撕開一張紙,就這樣,輕易撕開天空!

黑熊面色大變,縱然是他半步煉虛的修為,也無法如此輕易破開虛空!

但寧凡憑藉那風雪一指,輕而易舉便做到!

「風煙瀰漫,是仙皇的道,風雪孤單。是我的道…這並非是說,我的風雪比仙皇的風煙強大,只是這風雪,最最適合我…這是七梅的雪,是故鄉的雪…」

散去意境,散去風雪,寧凡閉上雙眼。輕輕抬掌,驀然一驚。

隨著指尖一勾,立刻有一絲虛空之力,被其勾動。

這虛空之力或許還不夠強大,但卻絕不應是化神修士可掌握的。

從前寧凡靠著東溟鍾才可留存虛空,如今他卻覺得。此刻的自己,在虛空遁行,只要不是太久,都不會出事。

因為自己,已經問虛成功。掌控了虛空之力的驅使要訣。

在明悟意境的過程中,對虛真二字領悟提升。從未水到渠成,領悟了虛力的使用手段!

自己完善了風煙一指,進階為風雪之術,融合了三種意境,意境大成化作七梅雪寒的意境,那意境,或許用七梅相稱,最為合適。除了這兩個好處,寧凡還摸到了虛空之力的門檻…若洞虛老祖能摸到一次虛空之力,他早就突破煉虛了!

這一絲虛空之力,意義重大!

天空之上,端坐青玉酒葫的黑袍老者,此刻已感慨地無以復加。

「成了…這小子竟問虛成功,明悟一絲虛空之力…不會錯,其凝聚意境之時,最後散露的法力氣息,確實有韓老頭功法的痕…此子,應是韓老頭的弟子無疑。」

只是片刻后,老者所有目光,都忽然一驚。

「不好,忘了這茬!小子,小心1

黑袍老者忽然想起,寧凡撕開的千里虛空,還未癒合!

被風雪之術撕開的虛空,無法癒合!

若是被化神修士法力碰撞,虛空破碎,但不久就會癒合。然而這不是法力碰撞,而是明悟虛力之後,主動撕開虛空,除非撕開虛空的主人令其癒合,否則,虛空並不會自行癒合。

而若是虛空張開的久了,可是會有意想不到的危險…

虛空風暴!

千里虛空被撕碎,引起的虛空風暴,足以覆滅一整個中級修真國!

若風暴擴散,這星島範圍,除卻少數強者,餘子皆會死!

老者不確定,寧凡會不會死於風暴,他必須立刻出手相救,因為這小子,是老魔的弟子!

「小心1

黑袍老者一聲喝出,立刻現出身形。

這一喝,讓黑熊大驚,便是寧凡都驚訝不已。

此地,竟還有其他高手潛伏?還只是一名化神初期修士?

此人是誰!

沒來得及思考這個問題,虛空之中,一道道虛空之力凝聚成風,那風不斷壯大,最終,好似風暴降臨,黑色風暴衝天而出!

在這風暴之下,便是黑熊都有些頭皮發麻。寧凡倒不懼怕虛空風暴,他有東溟鍾在,但洞府中的二女,可沒有東溟鍾護體,若虛風降臨,二女必死!

不好!

寧凡目光一決,幾乎欲立刻沖入洞府,護住二女。

但在這一刻,那之前出聲提醒的黑衣老者,一踏青玉葫蘆,擋在風暴之前,一指按下。

「碎1

這一個字念出,黑色風暴,盡數崩潰!

「一字碎虛!此人是…碎虛高手?1寧凡目光一變,但若是碎虛高手,進入第三界,此界必崩!沉睡之地第三界,應最多只容煉虛進入,此地不可能有碎虛!

此人究竟是誰?

「我曾是韓元極的兄弟,如今,已不配…對你沒有惡意,你可放心的。」似看出寧凡的警惕,老者悵然一嘆,拂袖,虛空癒合。

「師尊曾經的兄弟?1寧凡不知此人所言真假,但若真是老魔的朋友,還有碎虛修為,難道是…四天之上的朋友?老魔在九界的朋友,最多也就鬼雀子程度,可沒有如此強橫、一指按碎虛空風暴的。

他尚在滿腹猜疑,那黑熊,卻已面色劇變。

「那化神初期的小子,竟有碎虛靠山!還好!還好老子剛才沒和他動手,否則…」

否則,怕黑熊有一百個熊膽,都被此黑袍老者一指捏碎了。

此人,強的可怕…

而之前對寧凡流履醜婦二人,此刻已再沒有半分驕橫狀。

「那人,竟認識碎虛…我們要不要上去,和那前輩打個招呼?」

二女的話,剛剛說出,卻好似被那黑袍老者遙遙聽聞,冷冷一聲。

「三息之內,不滾,死1

這一個滾字,可比當日寧凡所言有威力多了。

毫不猶豫的,黑熊拎起兩個丑妻,沒命得跑,今日所見所聞,有些可怕了。

他滿面苦澀,唉聲嘆氣…這碎虛對寧凡沒有惡意,自然是有善意了這是人家的靠山啊!

寧凡有這麼強的靠山,若他提出索要淬星紫芝,自己是給還是給…

「老子惹得起碎虛?老子有個屁的選擇!哎,給啊,不給老子小命都沒了1

黑熊根本不知,此刻的寧凡,還根本未對淬星紫芝動心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潛水蝦,給老魔兄弟一點意見不?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