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93章問虛!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耳朵。 「老娘姐妹幫你出氣,你還反過來幫外人,得意了、腰杆子挺了、不是你了?1 「叫我們滾回家、躺炕上等你,看把你牛的1 「說吧,那小子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這麼護著他!如果你不...

寧凡的自信,落在二女眼中,便是狂妄了。

兩名醜婦,皆是虎背熊腰,臉如磨盤,濃眉粗目,甚是兇悍。各是一步踏出,化神巔峰的氣勢,好似山嶽傾塌,倒向寧凡,煙塵四起。

兩道化神巔峰的威壓,竟詭異有相融的徵兆,合為一道,堪比半步煉虛!

寧凡目光一動,這二女倒是不弱,只是目光並無懼色。

同樣一步邁出,一踏大地,瞬間,地動山搖,而一股殷紅的威壓,與二女之威狠狠碰撞在一起。

轟!

巨大的聲響下,雙方威壓竟是勢均力敵的場面,這倒是大出二女的意料了。

二女為熊妖蠻山之妻,生的雖丑,但實力絕對不容小覷的。

且二女本是一母同胎,一靈雙化,不但威壓可相融,妖術亦可相融,合擊之下,甚至可戰半步煉虛!

二女竭盡所能的威壓,加以融合,本打算一個照面攝服寧凡,卻不曾想,區區化神初期的寧凡,竟有著不弱半步煉虛的氣勢!

而隨著時間的退意,那碰撞的威壓,漸漸分出勝負,二女的威壓,終究只是融合,開始分離、崩潰,此消彼長下,寧凡的威壓氣勢,卻越來越強橫。

「哼!老娘還不信了!化神初期而已,威壓還能壓垮我姐妹二人么!用秘術1

「好1

二女對視一眼,雖仍然出言不遜,但彼此眼神已有凝重。

卻見二女相繼咬破指尖。擠出幾滴銀色妖血,彈做血霧。霎時間,二女威壓分裂的趨勢,立刻緩解,且二女威壓,更節節攀升起來。

看起來,倒像是二女施展了什麼威壓秘術。

寧凡目光一沉,這二女若是男子,自己是不敢小視的。可惜,自己有著陰陽魔脈,最不怕的便是女子。並非瞧不起女人,而是一種天生克制,我就是克你,你不服不行。

左目紫星一閃,背後妖翼陡然幻化!

在那紫星轉動的一刻。一股浩瀚的威壓,自血脈傳出,讓原本張狂的二女,齊齊醜臉大變,難以置信!

「祖血之威…此人之妖血,竟是…祖血級1

妖族看重血脈。因為血脈到了一定程度,會產生一股上位者的威壓,讓你本能得想要屈服。

就好似當年的明雀小丫頭,修為不高,卻無妖敢惹。

又好似此刻的寧凡。一個眼神,卻有抹不掉的冷漠!

那冷漠。是高高在上的態度,就好似站在千丈山嶽上,俯視二女如螻蟻!

殷紅的氣勢,附上一絲紫黑之色,在這紫黑呈現的一刻,自寧凡三丈處,一股浩瀚的氣勢沖開,將二女施展秘法提升的威壓氣場,好似琉璃般,生生震成碎片!

二女難以置信地連退數步,仍未穩住身形,被寧凡威壓狠狠一震,二女丑臉皆漲紅起來,氣勢大亂!

在這一刻,更加讓二女無法置信的事情,出現了!

卻見寧凡只一振雙翼,卻以堪比半步煉虛的遁速,一步出現在二女身前,雙手皆是一指按下,分別按向二女!

「好快的遁速!即便放在半步煉虛中,也算不弱了1

二女震驚之後,卻相繼穩住身形,目露寒光。

她二人一眼看出,寧凡的煉體境界不過玉命第二境,而二女,卻皆是玉命第三境!

此人速度是快,可惜卻選擇了近身肉搏…憑第二境肉身,而直接雙指按向二女,簡直是找死!

誠然,若二女是男子,寧凡煉體境界弱於對手,萬萬不敢近身肉搏的。可惜,若是女子,只消打入采陰指力,此二女將被魅術徹底命中,不消一時半刻,便可妖力全失,任寧凡宰割!

這一切,二女自是不知,只道寧凡太過狂妄,不知死活。

故而毫不容情的,二女齊齊揮拳打出,迎著寧凡雙指,試圖將寧凡連指帶臂,直接轟成粉碎。

只是在這一刻,一道黑影卻一步邁出,直接擋在寧凡、二女身前,大喝一聲,

「蠢婆娘!老子不是說了,不能來南島打擾這位兄弟么,還不滾回家,在炕上等老子回去修理你們1

這黑影,實則是一個面相憨厚、鬍渣滿面的粗獷黑漢。此人口中罵罵咧咧,拳上卻是不慢,一拳擋住二女雙拳,紋絲不動,卻震得二女倒飛千丈,偏偏力道又恰到好處,絲毫不傷。

而另一面,黑漢變指成抓,五指一抓,在寧凡雙指之前,撕裂出一片虛空障壁,擋住了寧凡雙指。

寧凡目光一凜,這黑漢,應是那巨熊無疑,模樣不同,但氣息卻是一致。

荒獸修鍊獸身,但臨近煉虛,是可變化人相的。妖修修鍊人身,但同樣可變化妖相。

大道到了極致,便是殊途同歸,此刻卻不表。

雙指觸及虛空障壁,若再進一分,便指入虛空,被虛空之力撕爛…寧凡目光從容,於關鍵時一收雙指,振翼而退,卻大有深意望了黑漢一眼。

這一道虛空障壁,若黑漢願意,可直接打向寧凡,但黑漢沒有出手,似乎是不想得罪寧凡。

而一拳震開二女,分明是看出寧凡采陰指力厲害,嘴上是在罵女人,實則卻是一種粗獷的呵護。

「夫君!快快殺了這小子…」

「閉嘴1

黑漢沒好氣地又喝了二女一句,回過頭,同樣大有深意望向寧凡,抱拳道。

「多謝閣下手下留情!若你動用那煉屍,怕是我這兩個嬌妻,直接就要大意喪命的。」

黑漢蠻山,竟看出寧凡身懷黑龍煉屍!

誠然,寧凡確實留情了。否則他大可拋出煉屍,攔住一女。以煉屍攻擊另一女,二女怕都沒有好下常

黑熊忌憚寧凡,寧凡亦忌憚黑熊,距離星門再次開啟還有數月,而星門又在老熊地盤,若是殺了對方老婆,勢必與黑熊不死不休,想入星門。就得拚命了。能不拚命,寧凡自無必要殺人,至於那太玄芝的事,待問明了兮然以後,再決定是否搶奪不遲。

「自家婆娘,就該看好,隨便放出來。若是傷了,可要心疼的。」寧凡漠然道。

「哈哈!放心,兄弟你在南島好生歇息,這種事,不會再有第二次!看在你不殺老子婆娘的份上,老子給你一個好處…」

黑熊貌似憨厚的大笑。拋給寧凡一個玉簡,轉過頭,狠狠瞪了二女一眼。

「回家1

「…」二女不敢違背,三道身影一晃離去。

黑熊離去后,寧凡握著玉簡。並未急著打開,先檢查是否有暗算禁制。見一切正常,方才沉入神念一覽。

這一看,寧凡頓時目光一冷,這玉簡記載的,不是他事,而是一道追殺令!

發布追殺令的,是星海四聖妖之一…鯤聖鯤魔!

所追殺之人的容貌,卻與自己一般無二!

此事若不是黑熊告知,怕自己還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覺中,得罪了一個高手。

「難道這鯤魔,是那人…」寧凡回想起,自己四個月遁行星海,斬殺了不少荒獸,確實得罪過一個半步煉虛之獸。

那一日,那半步煉虛之獸,領著數十頭荒獸,沿海追殺自己,若非仗著金焰車厲害,自己怕是頗有危險的。

有這追殺令,寧凡便可多一分防備,雖然他根本不懼什麼鯤聖鯤魔!

星海荒獸攻擊自己,自己斬殺荒獸,恩怨難以說清,但寧凡卻更加深信一件事。

這世上,不是你不惹人,別人就會不惹你。

「這黑熊,有點意思。」

散去心思,寧凡微微一笑,這黑熊看起來憨厚,卻絕對不笨。

細細思索,這黑熊對自己示好,告知自己被人追殺,原因卻是因為自己顧及重重,沒有如往常一般、斬殺其妻。

「我與他為善,他便回報追殺之訊…投桃報李,這種事,在修界真的很難遇到了。說起來,我不殺他妻,並非心軟,更非善意,只是忌憚而已,他對我示好,亦未必是感恩,或許只是想稍表善意,避免我在他地盤惹更多麻煩…這種關係,就好像我與師尊,我因不甘心死亡、拜入師尊門下,師尊因我能救他妻子,故而對我全力培養。這何嘗不是一種投桃報李…」

「這其中涵蓋的道理,不是恩義,而是…因果!世間萬物,有因便有果,就好似一個圓上的兩極,觸動了因,便結下了果…而那圓,便是因果循環1

寧凡立在洞府之外,黑髮無風自動,這一刻,他的眼神,變得空前澄澈。

星宮最外圍的人殿,寧凡歷經三月之行,將雨意、山意、扶離意紛紛凝練至小成。

神意,全名為虛神之意。從前寧凡居於雨界,所住多是人族,修神道,故而修士稱此為神意。但妖有妖意,魔有魔意,以神意而論,終究片面,實則那意字,便指意境。

意境是一種玄妙的感悟,是修士將對大道的領悟,揉合自身經歷、性格,最終凝聚的神通。

換言之,意境之中,含有修士所修的道!

將雨意凝成神通,便是千滴血雨,可殺人奪命!

將山意凝成神通,便是千丈魔山,可鎮壓敵修!

將扶離意凝成神通,便是千羽妖相,可極大提升遁速!

同樣是雨,但寧凡的雨卻並非滋潤、而是殺戮血雨。同樣是山,寧凡的山卻不是草木幽深、而是魔氣滔天。

這便是意境小成的神通,而意境大成之時,那神通威力,亦會增強,隨著感悟意境中的道念,甚至有機會以意境、道念,創出『道意之術』!

道意之術,威力不僅僅取決於法力境界,更取決於意境的強弱。

而自創道意之術,先決條件,便是意境大成!

「突破煉虛期。同樣需要意境大成…可是,我的意境。與尋常修士不同。尋常修士,只能修鍊神、妖、魔一族功法,我卻因陰陽變三族同修,故而凝聚了三種意境。藉助星宮妖意,我強行凝練意境、促其小成,但想要意境大成,卻是艱難…如何才能大成?」

澄澈的雙目,露出一絲困惑。只是這困惑越多,寧凡對自身意境的領悟,便越深。

這領悟,皆因為對因果循環的思考所觸發。

這領悟,將寧凡七個月以來的困惑,在此刻全部激發。

他好似看到了一層隔膜,只要捅破這隔膜。便可意境大成!

這困惑,到了極點,令寧凡百思不得其解,偏偏在這時,他的指尖,回蕩起…紫金色的風煙!

「風煙…風煙…此術是我自紫斗仙皇手中領悟。從前我看不出此術真意,此刻才法訣,此術之所以厲害,完全因為此術實際並非純粹的法術,而是…道意之術!這一指風煙。含有仙皇的道,因為我領悟了那一絲道。所以我境界雖低、意境亦差,但此風煙一指,卻是威力極強的。但,這便是說,我仍未徹底領悟風煙一指。因為這風煙一指的顏色,是紫金色,是仙皇的顏色,是他的道1

「我有我的道!此術若不融入我的道,便不算真正的道意之術,僅僅是虛有其表,或許憑藉那一絲輪迴之力,此術可逆天,但若非我自己的道意之術,我縱然成為仙帝,將此術領悟到極致,領悟的也是仙皇之道,而非我的道1

「紫斗仙皇,曾反覆告誡我,我與他人不同…當初我以為我懂了他的話,如今看來,我仍未懂。這不同,並非個體差異,而是,道的不同!正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所以,世上並無完全相同的兩個人,更無徹底一樣的兩滴雨1

寧凡的眼神,越來越空濛,他的心,忽然好似明白了什麼。

「我懂了!意境大成,只要做到這一點,便可成功!而一旦成功,此風煙一指,會徹底凝聚我的道,威力更進一步1

這一刻,寧凡目光忽然一凜,他要將這風煙一指的自創之處,徹底完善!

剝離仙皇之道,融入自己之道!

其指尖,竟徐徐浮現一絲…虛空之力!

黑熊與他兩位夫人,已遁出很遠了。

此刻,三人收住遁光,降落於地,表情忽然轉換。

原本受氣媳婦般、被黑熊吼得不敢吱聲的醜婦二人,此刻眼珠子都氣圓了,而那剛才還威風凜凜的黑熊猛男,立刻點頭哈腰,賠笑起來。

啪!

一個悍婦扇了黑熊一個耳光,另一個悍婦,直接捏著黑熊耳朵。

「老娘姐妹幫你出氣,你還反過來幫外人,得意了、腰杆子挺了、不是你了?1

「叫我們滾回家、躺炕上等你,看把你牛的1

「說吧,那小子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這麼護著他!如果你不攔著我們,那一拳,鐵定把那小子轟死了1

黑熊萎了,不敢反抗啊,不敢頂嘴啊,不敢還手埃

「我錯了,我有罪…不過我攔著你們,是為了你們好埃如果我不攔著點,你們能接下那一指?那可是極其高深的魅術!老子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高級的魅術,點中了,你們修為高於他,也是白搭,更何況…他還藏了一具半步煉虛的煉屍,如果不是我厲害,估計直接取出煉屍,把你們撂倒了。」

黑熊那個委屈啊,他如果晚點出手,自己兩個美滴滴的嬌妻,就要被寧凡摸到小手了,他可捨不得。

「魅術?!半步煉虛的煉屍?1

兩個醜婦一驚,她們根本不知道寧凡藏著這麼狠、這麼陰的手段。

那個瘦不拉幾的小白臉,有這麼厲害?

「你說的是真的?1二女質問道。

「千真萬確!我敢撒謊,罰我今晚不能上炕1黑熊咽了咽口水,望著二位醜婦,露出『你懂得』目光。

「那麼說,前段時間你去追那兩個小妞,不是看重她們漂亮?」

「她們漂亮個球!又瘦又白,不夠黑,不夠壯,倒貼給老子老子都不要1黑熊露出鄙夷之色,他當真不覺得舞嫣、兮然哪裡美麗了,他就喜歡又黑又壯的,床上帶勁啊!

仔細望了望兩名丑妻,黑熊點點頭,果然,還是自家媳婦看得順眼,美呆了,好像在這裡荒郊野外打一炮。

「哼!算你嘴巴甜。」

兩名醜婦一陣開心,再丑的女人都喜歡有人誇獎漂亮。雖然二女也明白,自己二人卻是丑了點,而自家男人的審美觀,一向有問題。

對自家男人的話,二女總算是相信了,或許蠻山有些誇張,但二女不得不承認,寧凡確實厲害。短暫的交手,正面破了二女威壓,這可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

「看你嘴巴甜,今天的事,只罰你三天不上炕好了…」

「別啊!老子憋的慌1黑熊捂著下身,一陣委屈,但驀然間,所有委屈之色,化作一絲震驚。

同一刻,二女亦是猛然轉身,望著南島方向,不可置信。

「『問虛』!那小子…竟然領悟到一絲虛空之力,他在做什麼1

與此同時,星島上空,一個化神初期、面色帶著酒氣的黑袍老者,坐在一個碩大的青色酒葫蘆上,隱匿於蒼天,詭異的是,他不過初期修為,但竟無任何荒獸能感知他的氣息。

飽飽打了個酒嗝,老者垂頭望向腳下星島,自語道。

「天殿49000仙虛陣眼,老夫已踏遍。18重生死門,9生9死中,老夫已走遍6重生門…雖未確定此處星宮,藏有什麼秘密,不過,身為四溟執事,分神降臨,發現雨界虛空有如此變動,是該跟上界回稟一二的,索性是個功勞,可不能讓另外的那個執事佔了便宜…哎,雨界…可惜,沒有看到韓老頭,聽說他去了劍界,以我許可權,卻是暫時無法去劍界的…嗯?有人在問虛?區區化神初期,竟試圖感悟虛空之力,以虛力為切入點,自創道意之術么…呵呵,下界螻蟻,總是不自量力,蚍蜉撼樹,螳臂擋車,又是何苦…」

咕咚,咕咚…

老者狠狠喝了幾口酒,剛剛清醒的表情,再次昏沉起來。

迷濛中,他好似看到,那在下方以初期化神之身,嘗試煉虛修士才敢嘗試的事,其渺小的身影,與自己一個故交友人漸漸重合。

當寧凡周身,一絲黑魔炎中、老魔的氣息顯露之時,這醉酒的老者,驀然,酒醒!

「韓老頭的氣息!這小子,是韓老頭的什麼人1

黑袍老者渾濁的雙眼,第一次,動容!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