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88章意境小成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p> 寧凡不再行走,佇立不動。 只是隨著其心念一動,腳下平地,忽然拔地而起一座黑**山,999丈,煞氣騰騰。 「山之魔意,他媽的是山之高度。我以魔意凝山,一個月,『本命魔山』達到99...

人殿的宮牆,浮著星光,一磚一瓦都似琉璃剔透。

宮殿錯綜排列,按奇陣鑄造,尋常化神一旦迷失,很可能在一處宮殿走無數次回頭路,都尋不到正確出路。

某處宮殿外,遠遠傳來沉重的腳步聲。

那腳步聲並不快,每一步,都好似深思熟慮方才踏出。

只是走過之地,必定引起細雨降下。

明明是細雨,但灑落至靈藥上,卻立刻化作雨霧劍芒,割斷一株株靈藥,被那腳步聲的主人輕輕收入儲物袋。

一月以來,他僅僅走過數千里路,但這一個月的感悟,卻讓其雨之神意,多出了雨霧變化。

寧凡不言,抬指一點,萬千雨水,立刻化作朦朧雨霧,看不清摸不透,虛虛實實起來。

隨著其目光一凝,氣勢陡變,億萬滴雨水,紛紛崩潰、消散,但竟有999滴殷紅的雨滴,並未消散。

隨著寧凡張口一吸,999滴雨滴,被其直接吸入口中,微微一笑。

「意境提升,首先需確定**方向,雨之神意,他媽的是雨水數量。我以雨意凝雨,一個月,共凝聚出999滴『本命神雨』,若能凝出第一千滴,怕是我的雨之神意,便可突破至小成境界!凝1

寧凡大手一抓,無數空濛的雨意在四周升騰,化作飛雨落下。

每一滴雨水,跌落地面之時,漸起水霧后,寧凡便抽出一絲霧氣,凝於掌心,一日後,絲絲縷縷的雨霧,在其掌心凝成一滴殷紅雨滴。

這一滴紅雨,便足以滅掉一名元嬰初期!

隨著其一口吞下這滴雨滴,一股凝而不散的雨意,自其體內升騰,殷紅的血雨,瓢潑落下,化作隱晦的雨霧。

「雨意小成!若非在星宮這特殊之地,想要令雨意小成,怕是極難…不知若小成的雨意,融入法術中,能提升多少威力1

寧凡隨意施展了冰雨術,這區區靈級之術,他早已不用,僅僅是試驗冰雨術的威力提升多少。

只是這一試之下,寧凡目光一變,一千滴殷紅冰雨飛逝,融入小成神意的冰雨術一千道滅殺元嬰初期的一擊疊加,怕是連化神初期,都可重傷!

能令靈級法術,傷到化神,小成神意,果然不凡。

若此雨有萬滴,煉虛之下,豈不是無敵手?

雨意小成之後,此地星宮妖意對其壓制已經減弱,想通過妖意壓迫**雨意,怕是艱難。

收了雨意,散了飛雨,寧凡閉上雙目,再睜開時,周身魔氣森森,每一步,都會濺起無數黑色塵埃虛影。

「雨意小成,再難提升,著實可惜,倒是可藉此機會,提升魔意…六品魔意,魔羅山之意境,僅僅步步濺起灰塵,遠遠不夠1

十日後,濺起的灰塵,化作一塊塊拳頭大小的土石之影。

半月後,寧凡每行一步,身邊便會平地升起一座黑色岩影。

一月後,他行走過的地方,皆會出現一座座黑色矮山虛影。

起初,那矮山只有十丈高,但在一日日的凝練中,那矮山越來越高,最終成為一座999丈的巨岳。

寧凡不再行走,佇立不動。

只是隨著其心念一動,腳下平地,忽然拔地而起一座黑**山,999丈,煞氣騰騰。

「山之魔意,他媽的是山之高度。我以魔意凝山,一個月,『本命魔山』達到999丈之高!第1000丈之後,此山之魔意,可以達到小成1

立於山巔,寧凡自體內逼出絲絲魔氣,凝入那腳下矮山中,一寸寸、矮山徐徐拔高。

當達到千丈之高度,寧凡目光一睜,魔氣縱橫,散了山影,降落於地,托掌舉天,掌中魔氣一動,立刻,一尊千丈之高的魔岳,浮現掌中!

「落1

這一座山嶽,一墜之力,豈止恐怖!

在其砸落地面之際,星宮數十萬里,劇烈顫動!

寧凡目光一亮!

「若此本命魔山,有萬丈,一鎮之力,可殺半步煉虛1

可惜,魔意小成之後,再難藉助星宮妖意提升。

散去魔意、魔山,寧凡微微猶豫,一步踏出,紫翼撐開,長發化作紫黑,頭生雙角,身上長出紫黑色鱗片。

這自是其扶離妖相。

「妖意,由妖血決定,扶離族滅,我卻不知這扶離妖意,可名列幾品…但想必,不弱於龍鳳之血的。妖意的**,便是,修妖相1

回想起鯉伴等人動輒施展出千丈妖相,寧凡便苦笑。

看起來,鯉伴早已修出小成妖意,若非自己介入,定然早已突破化神中期了。

「**妖相,無可厚非,只是…若我的扶離妖相,是通過提高身軀大小提升實力,似乎與我的煉體道路背道而馳。巨大化的肉身,力量確實驚人,但凝縮、淬鍊的肉身,將所有力量凝聚一點,爆發力則更強…如此,我的扶離妖相,不已大小定強弱,卻從何處著手提升?」

寧凡回憶著扶離的特性,眼光漸漸明亮。

「妖翼!是了,與此提升扶離的力量,不如提升扶離的速度…便為這對羽翼妖相,凝聚『本命妖羽』,如此最好1

一個月的時間,寧凡要將扶離妖意,凝成一千道黑羽,加持在雙翼之上!

修為沒有提升,但神通,卻在蛻變。

星宮之中,轉眼過去三月。三月之內,陸續有妖將突破人殿,進入地殿。

自然,那隱藏於人殿盡頭的危險,也漸漸浮出水面。。

某處巨門之中,兩名妖將正與四道銀色獸影纏鬥。

四道銀色獸影,皆是身逾千丈,若是細看,每一頭都是頭生四角,獨目獠牙,好似餓狼,每一頭都有著化神初期的氣勢!

荒獸!

四頭荒獸,本已沉睡無數年,但在打開巨門之後,便即刻蘇醒。

「擅闖星宮者,死1

只是在四頭荒獸攻擊下,兩名妖將卻不急不緩、應變有餘。

其中那名白袍妖將,面如冠玉,身影一晃,立刻現出妖相,化作一頭千丈巨大的五尾雷狐,已一敵二,竟不落下風!

妖狐張口一嘯,雷霆滾滾,在此狐雷之下,兩頭銀獸左支右絀,漸露敗績。

妖狐更加鎮定,朗聲一笑,

「原來此地為星宮么?有意思,陸帥沉睡之地,為何會化作星宮,真想知道!羅盤感應,雲將大人已出現在更深處,不知是否尋到陸帥…至於陸北,難不成遇到麻煩了,從羅盤上顯示,似乎還在我們身後極遠處…呵呵,看來我這妹夫,趕不上獵殺這四頭荒獸了,真是可惜,若他在,怕是一劍便斬滅四頭荒獸了1

這妖狐,赫然是陸婉兒之兄——陸生所化!

旁邊的一名紅甲妖將,則更是兇殘,連妖相都不幻化,直接以玉命境肉身去抗衡荒獸之體。

此人法力接近化神中期,煉體術則突破玉命第二境不久,一拳之力,好似化神中期一擊,硬撼之下,竟是荒獸不敵。

每轟出一拳,擊飛千丈銀獸,紅甲大漢便會哈哈大笑,而與之對峙的兩頭荒獸,則傷勢越來越重。

「區區荒獸,敢攔我陸螯之路,找死1

轟!

又是一拳擊出,轟在一頭巨獸天靈,竟沿著顱骨,將其全身之骨一震而碎,千丈的巨身,軟癱於地,好似爛泥,發出驚怒的吼叫。

紅甲大漢也不多言,一腳跺下,將巨獸千丈獸身,震成血泥!

旋即目光一寒,落在剩下的一頭荒獸上,指訣一掐,宮殿之中,立刻浮現一尊千丈巨大的火焰蟹鉗,狠狠一剪,直接將令一頭荒獸剪為兩段!

自無數血肉之中取出兩顆銀色妖丹,紅甲大漢放聲大笑。雖然耗損了大量體力、妖力,甚至收了不輕的傷,但他雙目仍是戰意熊熊。

「陸生老弟,你這雷狐九變之術,防禦倒是厲害,但攻擊似乎弱了些。哥哥我可是已連滅2獸了1

「我哪能和你比…」妖狐苦笑,但妖瞳卻一凝,虛影一閃,無數雷霆自其身化出,變出八尊雷影巨狐,每一具,幾乎都達到了偽荒獸的氣勢。

八幻一真,九頭妖狐對兩頭荒獸發起致命進攻,很快便分出生死。

八道幻象別毀壞六道,但兩頭荒獸,卻盡數被妖狐咬死。

「成了1

妖狐收了幻影,散了妖相,化作一個白袍青年,手執兩顆血淋淋的妖丹,卻神情從容。

雖面色蒼白、妖力耗損不小,但同樣頗為喜悅的。

畢竟,他與陸螯可算沒人入手了兩顆荒獸妖丹!

「陸北沒趕上這場機緣,未免有些可惜…罷了,我有兩顆妖丹,分他一顆吧,我等便在此調理傷勢,順便等陸北前來,一併進入下一殿1

陸生收起妖丹,微微一笑,正yu盤膝打坐,但下一刻,笑容卻僵在臉上。

卻見另一處巨門入口,在這一刻,開啟!

而三道陰惻惻的身影,徐徐走出,帶著冷笑。

「兩名化神初期,卻斬殺了四名荒獸,不得不說,你二人很厲害了,不過可惜,再厲害,終究只是下界螻蟻!交出四顆妖丹,留你二人全屍1

兩道身影走出,分別是兩個黑甲妖將,皆是化神中期。陸生一眼便認出,此二人乃是王梟帶來的最後兩名化神,立刻,陸生面色一凜!

「爾等身為上界妖將,竟想殺人奪寶么1陸生冷冷道。

「殺人奪寶,又如何!我等怕陸北,可不怕你等尋常下界妖將!傀儡,現1

隨著其中稍高黑甲妖將一聲令下,二將身後,第三道身影徐徐走出,從氣勢看,竟是一具化神後期的機關傀儡!

陸螯目光一沉,今日怕是凶多吉少。

「陸生,你速速從此門後退,羅盤顯示,陸北便在此門之後,我幫你頂著他們1

「可笑!我陸生好歹也是千戰妖將,身為羅雲之將,豈會背棄袍澤!燃血1

陸生竟於第一個照面,點燃了妖血!

他深知,今日若不存拚死之心,面對二名化神中期、一名後期傀儡,必死!

「妖相現1

陸生身形一晃,化作一尊千丈之巨的雷狐,只是這狐,卻渾身燃著血光!

「哦?有意思,區區下界螻蟻,竟能妖意小成,妖相千丈!若讓你吞噬足夠荒獸妖丹,突破化神中期都不會太久,可惜你嗎,沒有機會了!傀儡,殺1

好似一道黑色暴風,那黑森森的傀儡,一拳轟向妖狐!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