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87章星宮三殿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我會努力修鍊,提升附靈術,得到靈王宮賞識,如師父一般獲得成仙機會…那時,由我保護你,不讓你再四處漂泊無依…寧凡,我會等你…你一定要平安才好…」 … 眼前星光飛逝,即便以扶離之目去窺探,...

寧凡收起金焰車、龍屍,與陸婉兒並肩而行,面對群妖的矚目,氣定神閑。

見寧凡到來,諸封妖齊齊趨身上前,抱拳,眼神卻有敬畏。若說寧凡風煙一指、滅掉王梟,足以讓諸封妖忌憚,那麼這半步煉虛級龍屍,則讓諸妖膽寒了。

尤其是裂土部的土將,更是熱情。此人因為懸賞、刺殺過寧凡,如今為求自保,自是不遺餘力的討好,甚至還將莽原以北數千萬里土地,割讓給羅雲。如此,寧凡倒未對此人趕盡殺絕。

「呵呵,北將軍總算來了,我等可是恭候多時了。聽聞北將軍周遊九部,搜索古陣,不知有何用途,若有差遣,本將倒能幫將軍搜集一些。」

九名封妖,齊齊相迎,給足了寧凡面子。

寧凡依次抱拳還禮,對土將的討好,則不冷不熱地搖頭。

「無妨,該搜集的陣圖,陸某已搜集得差不多了,倒不需要土將費心。」

陣圖用處,他打了個哈哈,沒有道破,土將識趣,也不多問。

寧凡目光,掃過陸道塵與陸界焚。前者正對他大有深意地微笑,後者,則寒暄之後,立刻轉身返回凈火部行列。

寧凡對前者善意一笑,對後者則目光微凝。

寧凡自然知道,陸道塵在暗示什麼。所有籌劃,都為今日,陸道塵期待寧凡遵守諾言,在第三界拯救陸吾妖帥。

讓寧凡稍稍在意的,是陸界焚。

此人今日的氣息。給寧凡的感覺,有些古怪…

往日的陸界焚。為化神後期修為,靠著封賜之星的力量,在後期中難逢敵手,但仍弱於王梟,不足為慮。

而今日的陸界焚,其身上,藏著一道極為隱晦的氣息。這氣息,竟帶給寧凡一絲危險感。

那氣息。很熟悉,寧凡在楚鶴、鷹鶴等封妖殿高手身上,曾感受過數次。

封妖殿之人身上、獨有的氣息!

「這陸界焚,果然與封妖殿大有關係,今日的他,似乎通過什麼秘法,提升了不少實力…看來這凈火部、封妖殿。為了天帝之星,謀划很多埃」

寧凡心思飛轉,面色卻不露一分。

碎界秘境是巨魔族首先發現,卻被封妖殿密奏給上界,方才被妖靈之地所共知,派遣妖族。下界開界路。

封妖殿,那封妖二字,就好似在暗示著什麼。

封妖殿、凈火部…二者有何謀划,寧凡不知,只是自己諸多底牌。倒不怕封妖殿玩出花樣。

「陸界焚…不論如何,第三界天帝之星。我志在必得1

寧凡目光移開,隨陸道塵步入羅雲隊伍。

今日的陸道塵,雖然在笑,但神色罕見有一絲凝重。

「陸帥之事,拜託你了1陸道塵傳音道。

並旋即一拍儲物袋,將一個布滿灰塵的銀色玉盒遞給寧凡。

寧凡神念一掃,立刻目光一凜,直接收起玉盒。

其中,有一枚銀色的古老鑰匙,被密密封櫻

他能夠推測,此物便是星宮之匙!

此物是收服帝星的關鍵,比界圖更加重要,不到界路開啟之日,陸道塵自然不放心輕易交給自己的。

但如今,陸道塵能做的,只有相信自己,將此物托給自己保管,期望自己能遵守承諾。

「放心1寧凡的回復,只有二字,卻擲地有聲。

寧凡的性格,有詭譎、狡詐,但若對方不負,則他不會違背諾言。

陸道塵滿意地點點頭,悵然抬頭,望著蒼天上的虛幻血門。

「界路要開了…當這血門徹底凝實之後,你便以九圖合一,引出陸帥氣息,開啟此門!星宮地圖,你應知曉…一切,拜託了1

「嗯。」

隨著寧凡的到來,祭祀徹底開始。

事先勾刻的陣圖上,數十萬妖獸被血祭,慘叫之中,化作血光,融入巨門。

近百名各部祭司,朝著陣中心一尊六足金獸巨像,齊齊屈身叩拜,並誦唱著古老的經文。

近萬件古妖祭器分列各處陣眼,隨著陣法運轉,皆亮起白蒙蒙的光亮。

一股浩瀚的威壓,自六足金像傳出,席捲數十萬里。

在這威壓之下,一個個元嬰高手難以自恃、唯有屈身下拜,才能卸去威壓。而化神妖將面對此威,亦不從容。

只是這威壓席捲至羅雲部落之時,卻有寧凡一步踏出,紫星一閃,五指一抓,將威壓捏碎,護住陸婉兒不被威壓所侵。

這一幕,引得不少妖族高手側目,但不待詢問,蒼穹之上忽而傳出一道轟隆隆的沉重之聲,在這一刻,血色巨門凝實,並裂開一道縫隙!

之所以沒有徹底開啟,因為,缺了界圖!

寧凡知道,該他出手了,界路一開,一入第三界,怕難有歸還之日。下一次與陸婉兒重逢,卻不知是何年何月。

「去吧…羅雲部此次入第三界的,只有師父、哥哥以及陸螯將軍,其他將軍,會留在羅雲,我的安全不必擔心。」

陸婉兒明明是笑,眸中卻藏了深深不舍,她知道,寧凡踏入第三界之時,便是二人別離之際。

她忍著不哭,但香肩,卻在顫抖。

「快去啊,你定要看我流淚么1

「若一切恩怨了結…我會回來1

寧凡目光一決,一步化紫煙,踏天而起!

立在巨門之前,他一拍儲物袋,取出九張界圖,眼光一決。

九張殘圖,本是殘破,但隨著寧凡掌力一吐,九圖裂縫處竟有合一趨勢。

隨著九圖合一,一道金光自殘圖射出。沒入巨門之上。

那金光之中,有著一道雄渾威壓。雖不及六足金像,卻也達到煉虛程度。在此金光浮現一刻,九名封妖的額頭上,齊齊浮現一道金色印記、一閃而沒。

「陸帥1陸道塵的老眼有些模糊了,言辭激動。這氣息,正是他曾經的主人、陸吾所有!

而其他封妖,神色各有追憶、嘆息等不同表情,唯有陸界焚。眼中露出的…是一絲貪婪!

「若我奪得天帝之星,凈火部分身定可突破半步煉虛,一旦分身與外界的本尊合一…便可衝擊煉虛境界!內海稱雄,九部亦可無敵1

諸封妖的額頭金印,一閃而沒。

在下一刻,巨門開!

但見巨門之中,赫然是一片無垠虛空!

虛空之中。一道道星光鋪成道路,道路的盡頭,連接虛空,虛空之上,由星光鑄成了一座廣闊的迷宮!

「那是什麼1

一個個妖族驚鴻一瞥,見到巨門另一端的景象。紛紛面色大變。

第三界,不是應該為妖帥沉睡界面么,不是應該由蠻荒大陸、沉睡巨卵組成么?

沉睡之卵,妖族高手的自封方式,封印在卵中。不可修鍊,只可沉睡。但卻有著幾乎磨滅歲月的逆天效果。甚至,不少古妖自封卵中,待無數年後喚醒,仍保持著原本骨齡!

常理而言,陸吾妖帥應該沉睡在妖卵中,不是么?

但第三界沒有妖卵,只有無盡虛空以及一座星光迷宮,這卻是為何?

便是屈舜、紫妃、陸界焚等人,都大感錯愕。

不解,但沒有解釋,在寧凡身後,已有49道流光,衝天而起,直衝第三界而來。

唯獨寧凡、陸道塵洞悉真相,並未驚訝。

回頭看了陸婉兒一眼,寧凡拳頭一握,轉身,一步踏入星路!

在踏入星路的一刻,他好似被星光指引,一遁,傳入星宮某處。

其餘49人,依次踏足星路,各自傳開。

當進入其中人數達到50人後,巨門徐徐關閉。

「看不到了…」陸婉兒再無法強忍微笑,輕輕背過身,藏起淚落。

「我會努力修鍊,提升附靈術,得到靈王宮賞識,如師父一般獲得成仙機會…那時,由我保護你,不讓你再四處漂泊無依…寧凡,我會等你…你一定要平安才好…」

眼前星光飛逝,即便以扶離之目去窺探,都看不穿流逝身後的風景。

速度太快…這星光之速度,起碼可一遁六十萬里…這遁速,是金焰車目前遁速的六倍!金焰車已是一遁十萬里,這星光遁速,怕堪比半步碎虛高手了。

被星光吞噬,傳送十日,十日後,星光一閃消失,寧凡目光一掃,自己已出現在一座銀光燦燦的宮室之內。

銀磚銀瓦,周遭草木亦是銀色。

寧凡手掌撫上宮牆,立刻,一股莫大的反震之力自宮牆傳來,震得其氣息大亂,連退數十步,目光一凝。

這宮牆之上,有一股極強的力量,不容人觸碰,亦無法穿行。

那力量,是星光!

這裡,便是星宮…

星宮之路,錯綜複雜,危機難測,但陸道塵卻曾給了寧凡一副星宮地圖。雖是大致地圖,並不精準,但其中的標註,卻讓寧凡霎時明白,自己如今身處何處。

「這裡是人殿六院之一么…」

寧凡再次取出陸道塵所贈玉簡,按在眉心,識別地圖后,沉吟道。

星宮是一處碩大的迷宮,按陸道塵的劃分,從外而內,分作三個區域——天殿、地殿、人殿。

人殿處於最外層,有六處迷宮,分列六方,被陸道塵稱之為六院。

人殿處在最外圍,穿過人殿六院,便可到達地殿三宮。

三宮的盡頭,便是天殿,只是這天殿的結構,極其類似寧凡輪迴之中、看到的天帝葯圃。

而紅點標註、陸帥殘魂被困之地,便是在天殿之中。

收起玉簡,寧凡自語道。

「不知其他人都被星光傳送到了哪裡…」

神念一掃,僅僅是外圍的人殿六院之一,便不知有幾百萬里之大。更麻煩的是此地道路極其複雜,更有不少機關。有這些機關存在,尋常高手根本不能全力飛遁,甚至,每一步都要小心謹慎。

萬里之內,並無其他人在此,雖無人跡,寧凡卻在迷宮之內,尋到了不少千年靈藥生長。年份最高之葯,甚至達到了萬年葯齡,可用於煉製五轉丹藥。

靈藥並非悉心培養,便可永無止盡的提升葯齡,一株靈藥最多能長到多少葯齡,取決於品種、靈氣濃度、靈土靈泉等諸多因素。

這些尚生長的靈藥旁,往往都有厚厚的灰塵。皆是千百萬年前的靈藥,生長到了葯齡極限,因此地靈氣無法達到要求,而最終枯萎、化作葯灰。

「這些靈藥,若是遇到,倒是不必錯過的…」

寧凡左目紫星一閃。洞察之力提升,喚出扶離妖翼,遁速堪比化神巔峰。

一步踏出,立刻化作一道紫色煙絲,飄出萬里之外。

如此肆無忌憚的飛遁。自然激發了不少機關,一道道星光箭影自暗口射出。憑藉扶離之目的洞察力,寧凡往往屈身一避,便輕易避過機關攻擊。

機關不難避過,但寧凡的心中,卻並不平靜。

僅僅一遁之下,他的心頭卻油然而生一股警兆。

周圍宮牆之上,無數星光沒出,帶著一股莫大妖意,好似星空降臨般沉重,壓得寧凡喘不過氣。

一股無法抗拒的星光,將寧凡肉身一纏,好似禁錮。星光一閃,傳送而回,頃刻間,寧凡竟又被星光、傳送回起點處。

「禁空1

寧凡神情一變,不少迷宮、遺,都有類似的禁制,一旦修士飛遁,則會被強行傳送而回。此地的星光之中,分明融合了一道霸道妖意,這妖意傳達了禁空意志,不允許任何人在此飛遁。

寧凡萬萬沒想到,這星宮之內,竟有這等禁制,如此,這無垠的星宮,難道要憑自己雙腳走完么?

他再次試圖抖動翅膀,但那融合了妖意的星光,旋即臨身,一鎮之下,竟壓迫得寧凡無法飛身半分。

他的目光,空前凝重起來。

「這星宮,被某人設下妖意,禁制飛遁。只是不知,這禁空妖意,是否可憑藉同等的意境力量抵消。」

寧凡沉默,收起扶離雙翼,步伐沉緩,向前前進,只是周身,卻漸漸籠罩起一絲濕潤氣息。

宮殿之中,毫無徵兆,忽而小範圍下起雨來。

雨之神意!

當這雨意加身之後,寧凡明顯感到,禁空之力減弱的許多。當他召出山之魔意、扶離妖意之後,禁空之力已不再明顯,甚至此刻的寧凡,勉強可以用一半的遁速飛遁了。

只是,憑如今的意境力量,想徹底抵消禁空之力,仍遠遠不夠。

即便如此,寧凡仍確定了一事,那便是自身神意,可抵消星宮妖意。這樣的話,只要自己神意足夠強大,便可壓過妖意,重新在此星宮中飛遁!

而他亦發現,雨之神意被星宮妖意壓迫,卻以並不緩慢的速度,蛻變、升華著。

「有意思…此星宮妖意壓迫之下,我的雨之神意,竟在提升等級1

凝聚神意僅是第一步,初步領悟神意之後,化神修士將神意融入法術,極大提升法術威力。

而凝聚神意之後,還需將神意修至小成、大成、圓滿境界,並最終,神意入體,虛神合一!

化神修士,已不單單是提升法力便可突破境界,許多化神初期修士,終其一生沒有領悟神意,故而無法突破中期。

想突破化神中期,不但需要足夠法力,更需要神意至少達到小成境界。而若想突破煉虛,至少要神意大成,方可感悟瓶頸!

寧凡的雨之神意,僅僅是初步凝聚而已,並未刻意修鍊過。

但在今日,星宮妖意的壓迫下,雨之神意好似被壓縮、淬鍊,竟隱隱有升華的驅使,正緩慢向小成境界靠攏!

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因為這星宮之中,融合的實際是天帝的妖意。此妖意雖殘破,但威壓尚在,若以此壓迫為契機、錘鍊自身神意,是一個絕好的修鍊機會。

「陸道塵曾說。若我得天帝之星,應可突破化神中期。如此,為了成功突破中期境界,倒是需要趁機修鍊下我一身神意了。星宮之匙在我手上,除了我,無人可獲得帝星傳承。這樣看來,我倒不必急著趕路…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利用這星宮妖意,錘鍊我自身意境1

人殿六院各處。一個個化神高手相繼浮現於各處,當見到此地迷宮、機關之後,皆是面色凝重。

他們入第三界,為的大多是喚醒妖帥、或搶奪妖帥的天帝之星。

只是萬萬未料到,出現眼前的,竟會是一座星光迷宮。

更詭異的是,一處處宮殿。竟設有禁空妖意。

好在召出各自妖意之後,大多人都可以至少十分之一的遁速飛遁。

人殿六院,某處荒蕪破敗的宮牆外,紫妃鳳目陰沉,她萬萬沒料到,第三界會是這般模樣。

「可惡!陸孽沉睡之地。怎會變成這副模樣!如此,便不知是否還能在此地尋足夠的帝葯殘灰了…若不能完成靈王娘娘之任務,我必死的1

徐徐掏出一個紫色羅盤,紫妃冷笑,

「本宮紫鵑妖意已然小成。起碼可以憑一半遁速在此地飛遁!哼,先找找看其他妖妃在何處吧!至於此地靈藥。既然生在此地,說不準能令靈王娘娘滿意,還是搜集一些的好…」

六院某座死寂宮殿,盡頭處,立著一尊銀光燦燦的巨門。

一名初期妖將小心翼翼,踽踽獨行,一面推開巨門,一面暗暗嘆息。

「想不到第三界竟是一處迷宮,更想不到,此地竟然禁空,好在本將傳送之地,似乎距離中心較近,嗯…這扇門之後,應是中部地區了吧。嘿嘿,若能搶在其他人前面,尋到沉睡的陸吾妖帥,奪得天帝之星,即便是我,也擁有突破化神中期的資格…若我突破中期,怒江部中,封妖之下,我必定是第一人1

此妖將,是第五部怒江部之人。

他機緣巧合,被直接傳送至人殿與地殿的交接處。

推開沉重的巨門,一步邁入,昏暗的宮殿中,數道銀色身影,正在沉睡,卻被此人喚醒。

「擅闖星宮者,死1

數道銀影齊齊發出生澀的聲音,在這一刻,那名怒江部妖將面色大駭。

「化神傀儡!怎會有這麼多!啊1

一聲慘叫后,巨門關閉。

天殿之內,九名封妖目光各異,竟幾乎同一時間,被星光傳送於此處。

畢竟是修鍊多年的老怪,一番變故后,其他封妖立刻冷靜下來,開始思索如今局面。

而陸道塵則面色一變,此地若他沒看錯,應是自己標註的天殿無疑!

「天殿!按我推算,入星宮之人應會被傳入人殿才對,為何我等九名封妖,直接傳送至天殿…」

吼!

一聲沉重的獸吼,隔著天殿的封印巨門,卻傳出讓陸道晨膽寒的威壓,所有思緒都被打斷。

那股威壓帶著黑色烈風,猛一吹開,九名封妖猝不及防,竟然齊齊站立不穩,抽身飛退。

若非隔著一道封印巨門,怕是這一道獸吼,都足以令九人受到不輕之傷。

「是主人!不,不對!這是…」陸道塵面色大變。

不會錯,陸吾的殘魂,應是被封印在天殿令一處。

那這一處宮殿內,藏著的,究竟是何物!

「陸道塵!你究竟對我等隱瞞了什麼!陸帥沉睡之地,為何會變成這個模樣。此殿之中關押的,難道是陸帥么1

陸界焚目光不善起來,不善之中,卻有忌憚。

本應沉睡的陸吾妖帥,難道蘇醒了?

但若蘇醒,為何此殿之中,死氣如此沉重,難道是

「陸帥,死了!而且」陸界焚面色大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感謝老馬的天空厚賜,感謝冷、168本尊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