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86章界路開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世人皆知,陸婉兒是他寧凡女人。會不會報復呢… 「現在我的,沒有與你同行的資格,只會成為累贅…我要留在妖族,修習附靈之術,安全么,你大可不必擔心,我有哥哥、師父、舞嫣姐姐保護…倒是舞嫣姐姐,你真...

三年,彈指過去。

第三件太古神兵,終於煉成,並附加了18450道堅字靈櫻

只是除了靈印之外,寧凡一出元瑤界,立刻在羅雲搜集各方古陣,耗盡無數仙玉,製成各個品質的陣法羅盤,一身仙玉,幾乎耗空!

無人知,他索要陣盤做什麼。雖然沒有仙玉製作陣盤,他仍搜集了數千種陣圖。

他的身後,跟著女屍,在陸婉兒出關之後,他身後時常跟著兩個女子,在第二界九部之中,搜羅陣圖。

有著龍屍拉車,金焰車的遁速,堪比煉虛!

一遁便是十萬里,一日便可馳行三千萬里。

一年時間,寧凡走遍九部,偶爾出手,搜刮仙玉。實際並不需搜刮的,當那金焰車駕臨某座妖城,一見拉車黑龍是半步煉虛級煉屍,沒有哪個妖城城主,敢不自動上門送禮。

如此,寧凡一面遁行,一面搜集陣圖、以仙玉製作陣盤,完善著第三件太古神兵。

可以說,這一件神兵,絕對凝聚了他最大心血。

雲台之戰過後的第五年,寧凡駕著金焰車,返回羅雲,因為他收到了陸道塵的通知,界路已通!

陸婉兒有些無語。

自寧凡出關,一年多的日子,她都與寧凡相守,隨寧凡走遍第二界天涯海角。

只是這一路上,卻太過吵鬧,起初只有女屍干擾二人的好事,後來,寧凡索性將鼎爐環女子,俱都放入金焰車中的金焰宮內,讓這些女子出來透透氣、解解悶。

陸婉兒知道,這些是寧凡鼎爐,但她不知道,寧凡對待鼎爐的態度,竟並不嚴厲。而這些鼎爐,不知是從哪裡被寧凡搜羅的,一個二個,對寧凡忠心耿耿,甚至自命為寧家女衛…

,寧凡冷漠無情,對自己人,卻又毫不吝嗇。

一路搜羅的丹藥,高階的,都塞到陸婉兒荷包,低階的,都給諸融靈、金丹鼎爐分吃。

加上有不少個妖精、狐媚子,需要突破瓶頸,則會央求與寧凡雙修…

刨除修鍊、製作陣盤等原因,十夜裡面,頂多有一夜,寧凡能和陸婉兒溫存。

「你的後宮,是不是開的太大了…」陸婉兒頗有些怨言。

「日後,她們會派上用抄我有這個預感1寧凡微笑。

修為越高,對天人感應的領悟便越深,高階修士的預感很多時候,都會成真。

陸婉兒也不辯駁,她知道,寧凡游身花叢,但令他真正動情者,罕有。

她也能想象,搜羅這麼多高修為鼎爐,寧凡經過了多少殺戮。

「我若不在,她們能替我陪著你么…」陸婉兒嘆道,她與女屍相處已久,知道此女對寧凡重要程度不輸自己的。

只是,莫看有一千多鼎爐,但真正能體會寧凡心事的,沒有一人。女屍靈智亦不高,很難讓她在寧凡疲憊之時,加以寬慰。

「你是特殊的…說起來,你不隨我離去么?」

界路已開,在進入第三界后,寧凡應會直接離去。

他願帶陸婉兒走,但卻不想讓陸婉兒背井離鄉、日夜困在鼎爐環中,暗無天日。

而若留陸婉兒在此,他又著實無法放心。自己殺戮太重,自己殺戮太重,而第二界世人皆知,陸婉兒是他寧凡女人。會不會報復呢…

「現在我的,沒有與你同行的資格,只會成為累贅…我要留在妖族,修習附靈之術,安全么,你大可不必擔心,我有哥哥、師父、舞嫣姐姐保護…倒是舞嫣姐姐,你真的有辦法幫她么?」

「嗯…」寧凡不yu多言,對陸婉兒的安全,他放心不下。

「告訴你一個秘密,你肯定便可放心了…你可知,靈王宮為何希望招攬我師父?」陸婉兒明眸一眨。

「嗯?我也很奇怪,堂堂靈王宮,竟會看上化神中期妖將。不但是舞嫣,便是那跋扈的紫妃,都對你師父極為忌憚的樣子。」

「紫妃說,師父的附靈才華被靈王大人看中,最多百年,便會派人接引師父飛升妖靈之地,賜予『二階星陸』,並許諾在千年之內,傾盡手段,助師尊成為命仙!嘻嘻,師父的地位,便是那妖皇太子都不敢招惹呢…上界命仙,掙脫壽命桎梏,仙壽無涯,可是下界碎虛老怪都畏懼的存在…若是,若是師父突破命仙,我便求師父,為你除掉那可惡的涅皇,幫你報仇1陸婉兒認真道。

「命仙…附靈才華…」寧凡目光一凝,靈王宮為何如此看重陸道塵的附靈術,他不知,不過若是真如陸婉兒所言,似乎,她跟在師父身邊,遠比跟在自己身邊安全。

自己招惹的敵人,一個個都遠超自己境界,或許哪一日,便不敵而死。

而陸道塵則是被靈王宮重視的紅人,甚至,陸婉兒的附靈資質同樣不弱,想必要不了多久,便會受到靈王宮器重,同樣有機會成仙的。

如此,跟在自己身邊,反倒埋沒了陸婉兒成仙的機會。

之所自己結下的仇怨…一旦陸道塵將被招攬之事徹底宣揚,便是上界真靈族,也不會動羅雲妖族了。

冰梟族之流,還不至於為了化神小輩,傷害陸婉兒,得罪陸道塵。一旦如此,便會重重得罪靈王宮!

具體可參考跋扈的紫妃,如此目空一切的女子,竟無人敢動,足可見靈王宮威名了。

「靈王宮…如此,我更加要擄了紫妃,救下舞嫣。此次回歸靈王宮,只讓舞嫣一人歸去,如此,舞嫣不必囚禁萬年,而紫妃的失蹤,我要讓它成為一個迷!如此,內有陸道塵相護,外有舞嫣幫助,婉兒安全再無疑問,甚至千百年後,她突破成命仙,都是極有可能…」

寧凡心思飛轉,最終沒有再勸陸婉兒離去。

可以安然在兄長、師尊的庇護下修鍊,沒必要隨自己顛沛流離。

能跟家人在一起生活,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家人…」寧凡苦笑,與家人相守對他而言,是一種奢望。

他註定了要四海為家的忙碌。

女屍始終沉默,時常坐在金焰宮外的青石上刺繡。

慕小鬟則啃著小餅,睜著迷迷糊糊的大眼睛,望著那刺繡的圖案,怔怔出神…

那圖案,是兩隻蝴蝶,一隻渴望平凡,一隻黑白相間…

每當這時,寧凡心頭便會有一絲傷感升起。

「陸吾,星宮,葯圃…不知第三界中,是否有辦法,讓女屍稍稍回憶起一些東西,恢復些靈智…」

一道金光穿過都郡上空,直奔羅雲之南。

半月之後,金焰車降落在羅雲南域、與風韻部接壤之地——太秋原。

太秋原是一處雪原,一列列裹著厚厚貂裘的重甲妖衛,正在此駐紮,一見金焰車降落,立刻,近萬名妖衛面色大變,盡皆放下兵器,抱拳相迎。

「風昀部妖將風寒,拜見羅雲北將1

萬人之中,有四百元嬰妖兵,為首的,卻是一名化神初期妖將。

風昀部為第三部,若是以往,風部妖將對待雲部,絕對是居高臨下的口氣。

但自從雲台一戰,因為寧凡一人,羅雲聲名大振。甚至有許多妖族,提出重列妖部排名,將羅雲尊為第一部,卻被陸道塵笑著回絕。

往年,化神初期的風寒妖將,絕不可能給任何羅雲妖將好臉色。

只是如今立在金焰車前,風寒卻有一股快要窒息的恐懼。

半步煉虛的黑龍煉屍!如此修為的煉屍,竟然只負責拉車!

有此黑龍拉車,僅僅一撞,便足以輕易將風寒撞死。

不需要寧凡露面,風寒已然對寧凡敬畏得無可復加。

鼎爐,早被寧凡收起。

跟在身後的,只剩陸婉兒,甚至女屍都收起。

寧凡掀開金色火簾,出車一望,一個目光,卻令得風寒在內的所有妖兵,全部氣勢一縮。

這目光,並不凌厲,卻有一股上位者的威壓。

風寒心生錯覺,彷彿站在自己身前的,並非是化神初期的寧凡,而是一個修為深不可測的真靈老祖!

四滴祖血,帶給寧凡的第一個好處,便是對妖族,有了幾乎恐怖的威懾。

風寒抱拳,頭低地更深,不敢多看寧凡一眼,恭敬道。

「上界尊妖,九部封妖,皆在太秋原極西之地等候將軍前往。古陣已設,祭祀諸事皆已完備,只差將軍奉上界圖,即可登臨界圖,入第三界1

「嗯,極西之地么,你來給陸某駕車,帶路1

寧凡語出驚人,竟讓風寒為其駕車,這倒是大出陸婉兒意料。

萬名風昀部妖衛齊齊怔住,但不以寧凡的話為羞辱,反倒以之為機緣,一個個竟望著風寒,露出羨慕之色。

而風寒,更是面色激動,一步邁出,抱拳應下為寧凡駕車之事。

「是1

風寒目露火熱,他萬萬想不到,自己竟有榮幸,坐一坐金焰車。

被半步煉虛的黑龍拉動的金焰車,遁行速度,無人可看清,在九部間幾乎被傳成神話。如此遁速的金焰車,風寒做夢都想經歷一番,看看這金焰車究竟有多快,能每到一處妖城,都『無人知其何時來、何時歸』!

風昀部,主修是風,風寒,主修更是遁速。化神初期的風寒,卻有著堪比中期的遁速。

風寒可以想象,若自己坐一次金焰車,對自己的遁速領悟,絕對大有好處。

非但不已給寧凡駕車為恥,甚至…以之為榮!

陸婉兒再次無語。

敢情自家夫君,使喚敵部妖將,好似使喚自己手下一樣,說讓對方駕車,便讓對方駕車。

最無語的,是那風寒竟還一副興緻勃勃的樣子,巴不得為寧凡駕駛金焰車。

「寧凡,你一眼就看出,那風寒想乘金焰車感悟修鍊吧?」陸婉兒眼眸一眨,心思靈巧,瞬間明白寧凡為何語出驚人。

「我沒想這麼多…若他拒絕,我則有理由殺人奪寶,最近仙玉不夠用了…」

寧凡搖頭一笑,不知其所言真假。

若陸婉兒知道他在妖鬼林的所作所為,將會明白,寧凡在這沉睡之地,有多麼仁慈。

殺戮,並不多呢。

沒辦法,一個個封妖,都挺精明,似那土將,為了之前得罪,主動奉上數億仙玉為賠罪之禮,如此,寧凡再窮凶極惡,也不好意思滅了裂土部…

雪原極西,遠遠可見綿延數十萬里山川的恢宏巨陣。

陣外密密麻麻、立著無數妖族,陣內,懸祀著無數妖獸,並有一道若隱若現的巨大殷紅光門,掛在空中。

光門仍未開啟,差的便是界圖。

九張界圖,其中實則蘊藏了一道陸吾氣息,這氣息,便是通行界門的最後鑰匙。

越逼近界門,越臨近分別,陸婉兒的心頭便越是不舍,一旦寧凡入界門,怕是短時間內,再不會重返羅雲了。

「寧凡…」陸婉兒好想讓寧凡留在羅雲,陪她一生一世,但她知,寧凡還有太多不得不做的事情。

「我會回來1寧凡撫了撫陸婉兒的側臉,溫柔一笑。

刺破天際的金光,一閃而來,最終化作一尊金車,降臨雪原。

在車至的一刻,所有妖族,俱是面色畏懼。

「看!果然是半步煉虛的黑龍拉車!傳聞非虛,這北將軍不能惹啊1

「不錯!半步煉虛的煉屍,一具煉屍,便足以覆滅任意一部…陸北有煉屍,羅雲有陸北,羅雲決不可得罪1

一個個妖族,紛紛屏氣凝神,而更有不少人注意到,在車頭駕駛金焰車的,竟是風昀部妖將風寒。

風將露出苦笑,羅雲北將的威名,讓尋常化神拉車,綽綽有餘…可惜,偏偏是自家不成器的妖將,給人家拉車,他也唯有尷尬笑笑。

舞嫣的眼神,露出一絲羨慕,當看到寧凡與陸婉兒並肩走出金焰車,那羨慕更添幾分。

可有一人,能陪自己,駕著金車,走遍天涯海角?

可有一人,能為自己,衝冠一怒,雲台連斬六神?

「他說過,會幫我,他會守諾么?」

紫妃鳳目一沉,親眼見到半步煉虛的黑龍煉屍,讓她著實難以平靜。

「此子竟有此品階煉屍,可惡…如此,第三界中,本宮輕易還不能動他了1

屈舜太子則目露精光,若有妖界之人看到,必會驚訝發現,這妖皇太子,竟對人露出了如此熊熊戰意!

「這陸北,會是我問道之路的勁敵!他,不是螻蟻1

屈舜隱藏,不弱於寧凡,甚至若他施展全部隱藏手段,此刻與寧凡拼生死,將有七成勝算的!

畢竟他是化神巔峰,更是巔峰之中的天驕精英。

他做過最狠的一件事,是曾將一名半步煉虛老怪,打成重傷!

此刻的屈舜,對寧凡的敵意削減,將後者視為勁敵!

勁敵,是必須堂堂正正超越的對象,與這種人爭鋒,屈舜不會用任何陰謀手段!

「可惜,你剛剛化神初期,且主修的法力,才僅僅半步化神,現在的你,仍無法殺死本皇子…本皇子會給你足夠的成長時間,待有一日,你提升到本皇子一般境界,那時,本皇子會與你堂堂正正一戰1

屈舜臉上浮誇之色收起,露出一道極為霸道的目光,但見唇動,不見聲出。

在這一刻,屈舜身後的妖界化神,皆是身軀一肅。

他們,收到了屈舜太子的傳音命令!

「爭搶天帝之星是要事,但能不傷陸北性命,便莫要傷他…我有預感,日後我與此子,還有再見之日!那時,或許是妖界與雨界的碰撞!此子,我要留到那時,將其擊敗,以絕對實力壓制此人,以其敗績,提升我百戰不摧的勝心!他有資格,成為本皇子九界路上的最強對手1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