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85章四滴祖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自血脈的對話。 那對話之聲,有著無上威嚴,冷傲如冰。只是雖然冷漠,口氣中又有一絲對寧凡的親近。 那聲音,來自祖影。那親近,來自相同的血脈。 「吾扶離滅族已久,能留後人誕生,幸甚...

一日之後,月凌空才蘇醒,只是方一睜開明眸,她便發現,自己正以極其曖昧的姿勢,蜷縮在寧凡懷中,彼此交合處,則傳來撕心裂肺的腫痛。

一切風雨,都已過去…無人知,內海第一女暴君月凌空,在這種荒蕪界寶內**。

寧凡正煉化採補而來的元陰之力。

月凌空這老處女,4000年的貞守,加上識海封印的恐怖法力,採補之後,起碼提升700甲法力.

取出量天尺測量,自己法力已超出4200甲。

體內尚有少量元紅沒有徹底煉化,若徹底煉化,應能達到4210甲的樣子。

「你醒了?」寧凡心情不錯,痛是痛了些,不過收穫的法力可不少。

「放開老娘!嘶…」

一想到自己迫不得已、被寧凡這毛頭小子佔盡便宜,月凌空便有氣撒不出來。頗為蠻橫地一推寧凡,拔出那火熱『黃瓜』,月凌空一時有些煩悶,只是內視之後,發現修為竟恢復到化神後期,方才稍稍心情好了些。

只是細細一想,立刻不解起來。

識海封印的法力宣洩,莫說自己昏迷,便是清醒,也最多恢復到化神中期,很難恢復到後期。

而當時自己是昏迷的,無法反抗,無法自行煉化法力,根本沒有煉化月識海、恢復修為的機會。這便是說,昏迷之中的自己,被人相助、吸收盈餘法力,恢復了後期境界?

此地只有自己與寧凡,難不成,是這臭小子幫忙的?

「是你幫老娘疏導仙脈、恢復化神後期的?」月凌空的語氣稍稍緩和。下體雖撕裂般疼痛,卻固執地站了起來。尋常女子若是如此慘烈地破身,不定難以下床,但她性格剛強,不怕這等痛。

「不錯。」

「為什麼要幫我?你完全可以多採補老娘一些。那樣你好處更大。」

「本來我是不會給你恢復後期的機會,只是當時,昏迷之中的你,承受交合已到極限,接近痛死…若我多動幾下,抽吸收一些元紅。現在的你,已是死人。」

沒辦法,月凌空這具肉身,太幼小了。她是痛昏的七八歲女童,自己則是修鍊陰陽變后、龍精虎猛的青年之身,每一次刺入。都讓月凌空痛不欲生。

當交合持續半日,寧凡見月凌空已痛的嘴唇慘白,心知若再採補,此女必死無疑。

於是他停下了採補,並幫此女疏導仙脈,吸收多餘法力,最終恢復到化神後期。

倒不是寧凡大發善心。所謂過猶不及,強硬採補下去,此女也只有必死,而自己也未必能多採補一甲半甲法力。

此女留著,還可令她帶路入神空島,且在此女識海種下妖禁,從某種意義上,此女一旦恢復實力,會是不錯的打手。

種種選擇之後,最終。寧凡救下此女。

月凌空秀眉一蹙,對寧凡的為人,有些看不透了。

她雖知寧凡救她是為了利益考慮,但不論如何,寧凡在約定外出手救了她。這個人情,她終究欠下。

而看著身上破撕得破爛爛的衣衫、嬌小柔嫩的肌膚上留下的指印吻痕她又有些氣惱。

再一想到,自己被寧凡種下妖禁,若無法突破煉虛,便無法掙脫寧凡的操控,她更加不悅。

總之,這一刻的月凌空,對寧凡的感官,可謂複雜之極,雖談不上什麼好感,但殺意少了許多。

原本她打算突破煉虛、掙脫妖禁,再殺了這個玷污她清白的臭黃瓜。

只是此刻,她卻稍稍改變了決定,等掙脫妖禁后,稍微放這小子一馬好了…饒他不死,只關他一輩子,嗯,就關在神空島好了。

「你幫我,等我掙脫念禁那天,你會後悔…」

月凌空冷冷說了句,旋即與寧凡拉開數丈距離,坐在草地獨自盤膝,穩固恢復的修為。

而寧凡,則微妙地感覺到月凌空語氣中,殺意減少了。

「這並不是純粹幫你,因為我並不覺得,你可以掙脫我的掌控。在我眼中,你不過是一個不錯打手,恢復你的實力,於我也有好處。嗯,作為打手,你很優秀,作為鼎爐,與你雙修,毫無任何樂趣可言…」

「你1

月凌空小臉羞怒,自己當年的容貌身材,內海可是一等一的,有多少高手求歡都被她不屑打跑。

如今雖淪落為沒胸沒屁股的黃毛小丫頭,但被寧凡佔盡便宜、採補雙修,後者竟還給她一個差評,實在是讓她不爽。

「等老娘恢復身材、實力,肯定把你囚禁在神空島,沒事就干你一次,幹得你不要不要的!讓你看看跟老娘雙修,是不是那麼毫無樂趣1

待法力徹底穩固在4210甲后,寧凡給月凌空留了一個儲物袋,其中有一些女子衣物、丹藥法寶。

月凌空自是二話不說,全部收下,當即換上一件月黃的羅衫,一番裝扮,外表精緻得像個瓷娃娃。

寧凡提出為她下身按摩、活血,不過被月凌空果斷拒絕,理由是不想被寧凡碰到下身。

於是,寧凡也樂得輕鬆,便在元瑤界繼續修鍊。有妖禁控制,更有實力保證,他不怕月凌空叛變。

首先,是處理戰利品。

排名第八的蒼蘭冰,排名第六的東極風,排名第四的帝冥雪,三種天霜寒氣,在五品寒氣中都是珍惜之物。也就上界妖將家大業大,容易弄到,若是寧凡自己搜集,怕還真是有些難度。

三種寒氣相繼取出,讓月凌空這內海至尊,都感到詫異。

「天霜寒氣,你竟然有三種!就算是老娘,也只搜集了兩種而已…如今都歸那第二元神擁有了。」

「哦?是么…」寧凡目光一閃,如此,前往神空島豈不是還有兩種寒氣的額外收穫?

以化神修為。煉化五品寒氣,已經能徹底吸收其中磅妖力,不錯,就是妖力。

被王梟、鄒藤煉化已久,這三種寒氣。自然而然是蘊含妖力的,並非提升法力。

一月過去,寧凡徹底煉化三種寒氣,妖力提升至18450甲。

加上骨獄息、松寒髓,他已擁有五種寒氣,地火卻只有三種。體內冰火陰陽,稍稍有些失衡了。

此戰利品之後,接下來,是煉化地心冥乳。

200滴地心冥乳,在寧凡刻意已法力吸收之下,終於是提升法力了。

本該提升2000甲法力。卻最終只提升1674甲,讓寧凡無奈,一種靈物吃多了,吃到最後竟會失效。

難怪這麼好的東西,沒有被巨魔族吃乾淨,反倒拿出來招攬打手探索秘境,估計那巨魔族巨尊。早已把這東西吃得不吃了。

法力達到5884甲,從煉化到穩固,共花費四個月。

突破5000甲,法力總算達到半步化神的境界!

望著手中的傳音玉牌,並未接到任何通知,寧凡心知界路祭祀,仍未準備好。

如此,他仍有時間提升實力。

見寧凡有如此之多的地心冥乳,月凌空不禁揣測,這寧凡怕是與內海巨魔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對寧凡的忌憚,有多了一些。

這一切,寧凡自不會主動解釋的。

他最後取出的物品,是28枚紫晶。每一枚,都是紫品靈台所化。

一枚便相當於一枚醒血丹的效力。往年羅雲妖族,突破妖將,也只得蒙賜一枚而已。

如此珍貴之物,寧凡毫不猶豫給了陸婉兒一半,剩下的,則用於自己三次醒血。

第二次醒血,已出現莫大異象,雖無人認出扶離,但王族妖血之事,已為寧凡惹了不少麻煩。

第三次,他不準備在外界醒血,便在元瑤界進行。

如此重要時刻,為了防止月凌空的不必要干擾,他更是喚出石兵、女屍稍稍看護。

女屍日日跟慕小鬟相處,已不再孤獨,對寧凡的依賴也減少了許多,至少不那麼黏人了。

被召出鼎爐環,與慕小鬟分開,女屍竟還有些不願。

「光…我…玩…」

她在抱怨寧凡打擾她和慕小鬟玩耍。

再一次見到女屍的容顏,寧凡卻百感交集,撫摸著女屍沒有體溫的冰涼側臉,不知該說什麼。

自己不再是蝴蝶,而女屍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天帝之女,魂魄都被分離…

此女,曾為自己種下守宮砂。

此女,為了與自己相守,被掌情仙帝欺騙。

此女一魂,便是紙鶴,在這一世,救了自己兩次…

可自己,無法復活女屍…莫說沒有手段,即便是有,他也捨不得斬殺紙鶴等女,抽出魂魄,還給女屍。

寧凡的神情有些落寞、傷感,他不能為女屍搜集魂魄,唯一能做的,便是多陪陪她,助她提升靈智,以屍魔之身,活下去。

「對不起,前世的我太弱小,護不住你,今生,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動你半分1

「光…不…哭…」

女屍似乎擔心寧凡會哭,不再調皮,以冰涼小手,拍拍寧凡的頭。

她失去了魂魄,粉碎了記憶,化作了屍魔,再不是慕微涼,她永遠無法體會,寧凡此刻的傷感。

女屍乖巧了,石兵卻愣住了。

他怎麼也想不到,才過了12年,寧凡竟然已經化神了!

現在,僅僅是站在寧凡身前,石兵都能感到極強的壓迫感。

甚至,從寧凡身上,他嗅到一股化神後期喪命后、留下的凶煞之氣。

「此子,不但化神,更斬了化神後期!此子若生在北天,北天必定會驚動的…只是,此子既然化神,定然已去過雲海,卻不知看守道碑的三小姐,是否招攬此人,還是此人元瑤玉暴露,被北天知道,為四小姐惹禍了?」

石兵並不知,寧凡確實讓北家三小姐側目,更讓玄武星轟動。讓掌碑仙帝夢玄子錯愕。

那一聲鐘響,敲響輪迴,剝奪了無數修士的記憶。

甚至最終,堂堂掌碑仙帝,竟罕見地向寧凡伸出橄欖枝…

這些事。便是告訴石兵,石兵也無法置信的。

他有太多問題想要詢問,卻明白,事關隱秘,寧凡不可能如實相告。

有了石兵、女屍看護,縱然是月凌空這小概率不穩定因素。也不值得再去憂慮了。

元瑤界中,寧凡一步踏出,出現在一處火山口,在此凝出雨鼎,煉製數顆醒血丹。

將醒血丹、紫晶俱都服下,寧凡開始衝擊第三次醒血。

這是修真七境的妖修。最後一次提升血脈的機會!

一次醒血,是普通羽妖。

二次醒血,是王族扶離。

三次醒血,不知會是什麼…

寧凡一步,躍入火山,將搜集的無數妖血,拋入火山口。直接以整個火山,作為妖血池。

唯一可惜的,是沒有祭祀叩拜妖祖像。

但寧凡,取出了東溟鍾!

岩漿之中,寧凡坐在東溟鍾之上,開始醒血。

沒有妖像,並非沒有妖祖之賜。甚至,有此鍾在,絲絲火山中的妖血,都變得無比滾沸。莫大的威壓,被寧凡引出,席捲整座火山,甚至比盧宗雲催動命血香火、借來的妖祖之力,更為浩瀚!

元瑤界中。當空出現一尊振翅遮天的紫黑色妖禽巨影。

在這巨影出現的一刻,寧凡徹底入定,血脈沸騰。

他尚不知外界情形,但見識不凡的月凌空、石兵,則盡皆面色大變。

祖影賜血!

寧凡第一次醒血,蒙扶離祖影賜下一滴祖血,便突破王血。

而這一次,應該能獲得更多祖血!

在巨影莫大的威壓下,便是高傲如月凌空、冷酷如石兵,都紛紛感到一股不得不臣服的氣勢。

二人並非妖族,但面對如此強者虛影,竟都有跪拜的趨勢!

只是當那威壓席捲而來,卻被女屍輕輕素手一揚,全部揮散,若非如此,月凌空與石兵都會出醜。

「這女屍是什麼身份,竟能抗衡這虛影之威!說起來,這種凶獸,聞所未聞,究竟是什麼種類…真靈么?但真靈中,有這種族群?」石兵震撼而不解。

「此女厲害,老娘之前看走眼了…」月凌空凝思道。

寧凡的血脈,在沸騰。

妖力沒有增長,但妖血品質,卻在不斷提升,使得其妖力越來越精純。

入定之中,寧凡聽到一聲來自血脈的對話。

那對話之聲,有著無上威嚴,冷傲如冰。只是雖然冷漠,口氣中又有一絲對寧凡的親近。

那聲音,來自祖影。那親近,來自相同的血脈。

「吾扶離滅族已久,能留後人誕生,幸甚之至。賜爾祖血,護持天道,萬死莫辭!賜爾…三滴祖血1

「三滴1

寧凡目光一睜,天空紫影消逝,化作三道紫黑色光芒,射入火山,沒入其體內。

值此一刻,左目紫星飛速旋轉,第二顆紫星徐徐凝聚!

其左目洞破虛幻的能力,更甚,甚至有了第二星之後,一個目光,可為敵人種下幻象。

第二星之中,包容了一種幻術,名為血月之術。

此術頗為苛刻,唯有在黑夜才可施展,但按寧凡推測,即便是王梟之流,一道血月幻術,都能令後者沉淪幻象、難以自拔。

第一星掌控屬性,第二星賦予神通。

神星第二星,名為陰融之星,效果是消融真陽之力、或逆向創造真陽之力。

妖星第二星,名為血月之星,效果是幻惑。

寧凡在岩漿中閉關一月,躍出岩漿,氣息比之從前,更加凝而不發。

算起來,自己身為王族扶離,已有四滴祖血在身,不是放在妖靈之地,是什麼水平。

王血為血脈最高的品階,而區分王血強弱,則是按祖血計算。

沒有祖血的王族,屬於王族末流,擁有祖血,則屬於高層。

「四滴祖血,似乎在真靈族做族長都綽綽有餘了吧…」

寧凡失笑。若扶離族還存在,自己憑四滴祖血,可成為扶離老祖,但就這個身份,怕是不弱仙帝多少。即便修為不高,也無人敢惹的。

可惜,扶離已滅…沒有龐大的族群,身份再尊崇也無人敬畏。

「最後,差不多該煉製第三件太古神兵了,斬離劍鋒銳無匹、攻擊無敵。碎神鞭偷襲束縛、妙用不少,第三件神兵,不如煉製一件防禦神兵…」

寧凡眉頭一皺,化身是碎虛之術,隨著修為提高,敵人的實力增強。化身無法保證不受傷。

似王梟便冰封羅雲,傷到墨影化身。

一拍儲物袋,取出數塊太古星辰鐵、紫電錘,這些自然都是那些上界妖將儲物袋中繳獲的。

除此,寧凡又取出108種靈礦。

斬離劍為求純粹的鋒利,刪去了大部分材料。

但這件防禦之寶,卻要依仗太古星辰的堅固、外加諸多靈礦的變化神通。達到絕對防禦的效果。

「這第三件神兵,便叫『定星盤』好了…」

上界虛空之中,漂浮著無數蠻荒大陸。

大陸按地域、靈氣,分為九等品階,七階以上,皆是真靈族的地界。

某座九階大陸,被神秘的陣紋隱蔽,藏身虛空。

大陸中心,立著一座黑玉巨宮,宮內。無數鶯鶯燕燕的女子,一個個氣息不弱。

諸多宮殿中,最奢華的一座,被重重防護陣法所守護,尋常妖妃。根本無法靠近。

森嚴守護中,一尊黑色巨獸雌伏於殿內,身軀有百萬丈巨大。

周身黑氣繚繞,更有膿臭散發,似乎傷口潰爛所致。

巨獸沉寂於此,不知有多久,在其身前,有一座古舊的紫黑色石碑。

巨獸正掙扎地自石碑中,吸收著什麼東西。

「本宮的『靈』,不多了…這扶離族碑,是本宮手上最後一件真靈寶了,吸收完此物之靈,怕是再沒有東西,可以補充靈了…九階真靈族!這筆帳,本宮會跟爾等清算的1

巨獸妖相醜惡,聲音卻嬌軟,似是女子。

此獸,便是重傷之靈王,自她接替上代靈王之後,便再未採補妖妃,原因,便是因她非男子。

「納蘭紫親自去下界尋帝葯殘灰,若她失敗,則不必活了1巨獸冷冷一聲,旋即若有所思。

「似乎有某個下級妖妃,曾在那處下界,推薦了一個附靈師,似乎是守護妖將,名陸道塵…此人若誠心歸附靈王宮,可蒙賜一座二階大陸,千年以內,為其數次換血,令其突破命仙,應不難…若他能附出真靈寶,本宮的『靈』,便可有來源…」

巨獸喃喃自語,良久,忽而獸瞳一驚。

眼前的扶離祖碑,靈性將近之際,那族碑上,卻飛速多出一個姓名!

只可惜,那姓名雖名列末端,但未徹底顯示,已靈性全失、徹底碎了。

饒是如此,巨獸卻已面色大驚。

「扶離妖祖?!此族滅亡無數年,竟又有族人誕生,且誕生者,還是妖祖級血脈!能在扶離族中,無數代老祖之下名列此族族碑,此人祖血,至少需有3滴以上…」

祖血只能修鍊,百萬年可修一滴都算人傑,除此,唯有祖影賜血,才可僥倖獲得一滴。

除此之外,祖血不可搶奪。

巨獸沉默,揣測著這扶離老祖的身份。

「此人有3滴以上祖血,若是女子,便於我無用,若是男子本宮若能尋到他,求他相助,不但傷勢有望痊癒,甚至…能求此人相助,解我靈王一族世代詛咒…畢竟我靈王一族,曾是…扶離之奴…」

「只是,此人能修鍊3滴祖血,起碼經過三百萬年苦修如此推算,此人修為,怕是在命仙之上、真仙三境之間應不是真仙之上的境界,若有那種實力,以扶離一族的高傲、猖狂個性,是沒可能藏頭露尾的,定已在妖靈之地掀起殺戮風暴嗯,這扶離妖祖,定是藏在妖靈之地某處修鍊1

巨獸不知,她判斷出錯了。

扶離是一個禁忌,除了歷代靈王本人,無人知。

因為下人不知扶離尊貴,舞嫣並未將下界出了扶離王族之事上報,而巨獸亦不知,下界出了個王族扶離。

寧凡於元瑤界暗中三次醒血,蒙賜三滴祖血,外界自無人知。

扶離老祖身份,並非無用!

只是想用這個身份,獲得好處,沒有實力為保障,絕無可能!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