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84章竟然進不去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坦坦的平原撫摸,雖然柔嫩,終究很平,你無法期待一個七八歲的女童,給你帶來驚喜。 「有感覺么…」 「嗯…」月凌空繃緊的身體,漸漸放輕鬆,漸漸有濕滑溢出。 「忍忍吧,如果不想被法力...

自上一次與寧凡交涉,已過去近12年。月凌空很痛苦,沒日沒夜,都要苦苦壓制識海的力量失控。

她迫切需要一個男子交合,將這多餘的法力給宣洩掉。

「可惡,那寧凡晾了姥姥12年,不聞不問,難道不擔心姥姥死在這處小千世界,會令他痛失一個鼎爐么1

她沒好氣地罵道,表情卻越來越不忿。

「老娘真是流年不利!先是被第二元神反噬奪舍,然後以《月輪術》藉助月光輪迴,重塑此女童之體,卻因為識海出現問題,被人撿到、當鼎爐四處賤賣!鼎爐就鼎爐吧,這氣老娘忍了!不管落入哪個淫徒手中,有我化神級鼎爐採補,自然早就動手了…反正需要男修宣洩多餘法力,即便被某個男人幹了,老娘也會當被黃瓜刺了,忍下這口氣,最多完事後恢復實力,殺了那男修…偏偏,老娘落在寧凡這小子手中1

「這小子在等,等老娘修為崩潰、哀求他,等老娘自己送上門給他採補…那樣,老娘恢復的修為就少了,他的好處就多了!偏偏老娘被困在他的界寶中,還不得不哀求他、跟他做1

「老娘守了4000年的貞操啊1

這月凌空一面痛楚,一面頗為彪悍地罵罵咧咧,所說話語,根本不似一個女流該有的口氣。

如果要找最標準的辭彙評價她,怕是只有一個詞能完美形容她…女漢紙!

把被男人玷污、當作被黃瓜刺一下,這種話,怕是四天九界再無第二個女流能說出口了。

只是月凌空幾乎支撐不住,卻是真的。

多餘的法力,積累在她的識海。令女童之身的她,小手抱著腦袋,蹲在地上,滿面痛楚,偏偏此女身為內海七尊之一。當慣了女霸主,即便再痛,硬是沒有掉一滴眼淚,皺一下眉頭,只是不斷罵人…

寧凡入了元瑤界,卻催動彌天舍利。隱身在側,哭笑不得。

他當真不知道,此時此地現身,是否合適。

「這月凌空,倒是潑辣,不過這才對。以女流之身,在內海凶魔之地成為最強霸主,號令群雄,若是柔弱的性子,我反倒會驚訝的…」

他尋思良久,最終還是決定現身。

彌天之光消失,寧凡的身影出現在月凌空身前時。這個潑辣的小女童,怔住了!

她竟然不知道,寧凡是什麼時候進入元瑤界的!

這無疑說明,寧凡這隱身的手段,足以瞞過她半步煉虛的神念!

「你這臭小子,隱身手段不弱啊,看來12年來,你的實力增漲了不少。不過只要未入化神,在老娘眼中,就是螻蟻…」

女童氣呼呼的喘息。面色蒼白,難以支撐痛楚。

寧凡不言,一步踏出,這一步之下,竟直接跨入囚禁女童的大陣。

那陣光。但凡觸碰寧凡身體,立刻被紫金色的風煙消融。

那速度,未招出扶離雙翼,卻已堪比化神中期!

尤其是挪移之時,那一步的妖力氣息,分明是化神初期,且境界已極其穩固!

女童小臉之上寫滿錯愕,話說一半,就這麼咽在喉嚨里。

她怎麼也想不到,寧凡這小子,能在12年中突破化神,且那驚鴻一現的紫金色風煙,給她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

即便自己恢復半步煉虛修為,想要接下那風煙法術,都不容易。

而若是現在的女童之身么…女童自忖,根本無法接下此術,一旦被寧凡攻擊,怕是會被瞬殺般、直接隕落!

「才12年,這小子竟化身成功,且實力提升到這種程度!若老娘沒有感知錯,這小子身上,煞氣好重!此人起碼已經殺了十名化神以上1

準確的說,從黑佛宗副宗主開始計算,加上悲催的黑龍、血龍,一共有15名化神或荒獸,隕落在寧凡手中。

這煞氣,自然不同凡響!便是月凌空,都不敢再對寧凡有半分小覷。

這小子,是個怪物…

「月凌空,我來的似乎很巧,你已經快要撐不住了吧?」寧凡目光淡漠。

「哼,說什麼廢話,快來干老娘!老娘要被法力撐爆了1女童氣炸了,婆婆媽媽說什麼廢話,不就是採補嗎,多大點事,一進一出就夠了,速度,速度!

「…」

寧凡無語,當他這個採花賊,遇上女童之身的女漢紙,真是遇到了剋星。

實話說,這七八歲女童之身、狂野豪邁的月凌空,著實讓寧凡沒有半點興趣。

跟陸婉兒那風情萬種的狐妖相比,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速速跟老娘做!完事了老娘還要煉化法力、恢復修為!速度!老娘保證三個呼吸,把你幹得不要不要的…」

「…」

寧凡發誓,他一輩子沒見過這麼粗魯的女漢子。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寧凡又很欣賞月凌空的個性。

不拘小節、敢作敢為,強勢豪邁、殺伐果決,可想而知,此女全盛之時,在內海鐵定是個女暴君。

「好,好!寧凡,你贏了!說吧,你要什麼好處,才肯跟老娘做一次!老娘僅僅是這個破身體逃出神空島,身上可是身無分文,嗯,說得不準確,老娘身上倒也有點好東西…這對手鐐腳鐐,都是用**秘銀打造的,拳頭大小,就有萬斤重,如果你跟老娘做,這對手鐐腳鐐送你,你回家將這秘銀精鍊,煉出指甲殼大小的**銀精,可提升符印類法寶的鎮壓之力…」

寧凡目光一閃,他自然知道月凌空的手鐐腳鐐是好東西,若非太古星辰鐵有攻擊神魔血脈虛幻法身的能力,單就堅固而言,未必比**銀精堅固多少。

甚至寧凡還知,老魔的碎丹鼎用的魔界爛銀鐵煉製。而爛銀鐵實際只是**秘銀的一種伴生礦,遠不如秘銀堅固。

總之,腳鐐手鐐是好東西,不過么,數量太少了。

「月凌空。我不和你廢話,如今的你陷入我手中,我有不小把握,強行將你修為採補乾淨,如此至少可提升千甲法力。不過,我亦知你是內海七尊最強者。神空島中有你一生儲備,更有你不少化神女徒弟…我要神空島,一切!你可以選擇,是否被我採補。也可以試試,以莫大代價暫時恢復半步煉虛,殺我泄憤。不過,即便你恢復半步煉虛,也殺不了我1

寧凡一念動,黑龍煉屍的一絲氣勢,徐徐散出,半步煉虛的氣勢,讓月凌空第一次震撼。

「半步煉虛的煉屍!你。你竟然有這種級別的煉屍1

半步煉虛,這種修為在無盡海內海,便是內海七尊,是無上高手,但在寧凡手中,卻僅僅是一具煉屍…

此子好狠,敢把這種高手做成煉屍,即便老娘自損激發一絲本體力量,也未必是此人對手礙

不得不說,月凌空是個很果決的女人。一見無法勝過寧凡。立刻露出屈服神情。

「好!老娘退一步,如果你跟老娘做,老娘就當你是根黃瓜,事後絕對不打擊報復!而且,老娘可以帶你回神空島!島不可以給你。這是老娘的基業,而且老娘知道,你看上的不是勢力,而是如何提升實力…老娘有7個化神女弟子!你送老娘回去,這些弟子,都可以給你採補…她們在第二元神的叛亂中,竟敢背叛老娘,出手攻擊,若非如此,老娘也不會如此慘敗…化神道果,老娘有四顆,在老娘藏寶閣封印著,除了老娘本人,便是第二元神都打不開,你幫老娘,這些道果就是你的1

月凌空表明了立場,形式不如人,她願意屈從,而她更是毫不猶豫,給出了足以讓寧凡心動的代價。

七名化神鼎爐,四顆化神道果,有了這些,寧凡法力突破化神,綽綽有餘!

「你跟不跟老娘做,給個話1女童沒好氣地白了寧凡一眼,意思很明顯。

老娘一個女的都不墨跡,你一個大老爺們怎麼這麼墨跡!

寧凡感覺,他要是再不採補月凌空,就要被這女人鄙視了。

「我在她眼中,就是根黃瓜…」

寧凡有兩個選擇,一是在此刻強行採補月凌空,以煉屍打服她,不但採補她識海的多餘法力,更採補她化神初期法力。這樣的話,提升個千甲法力,輕鬆。

第二個選擇,只採補月凌空多餘法力,幫助她恢復實力,暫時不放走她,在她幫助下前往神空島。

雖然神空島死人一片,也不知道那7個叛徒化神女修是不是還活著,不過,四個化神道果肯定跑不掉,而神空島的好東西,肯定也不少。內海第一勢力的儲藏,讓寧凡動心。

兩個選擇,第二個有不確定性,但一旦成功,好處極大。

寧凡一番考慮,選得第二個。

「我答應你的要求,可助你採補多餘法力,甚至助你恢復實力,不過,我必須給你種下念禁!防止你事後反噬於我1

「念禁?隨便你1月凌空想也沒想,任寧凡步步逼近,她則仰著粉頸,一副任君施為的表情。

她才不怕念禁,月光形態的識海,最厲害的,便是可以抹去他人種在識海的普通念禁,當年月凌空還小,被某個女魔種下念禁,最終還不是憑月識破去了?

「你種吧1

她凜然不懼,任寧凡手掌按在天靈。

寧凡微微一笑,他也明白,月凌空這麼爽快,多半是認為月識厲害,可抹念禁。

可惜月凌空不知道,自己的念禁,有些不一樣呢。

左目紫星一閃,一股扶離王血之力,化作一個玄異的妖禁烙印,刻在月凌空的月光識海。

就在寧凡妖星閃爍的一刻,月凌空就後悔了。

「妖禁!等等,你不是說種念禁…」

妖禁,可是上界妖族的高深念禁,而寧凡的血脈之強,實在是月凌空生平僅見。一看寧凡竟種這種禁制,她是一萬個不願,因為她…破不掉!

可惜,完了…她的不要不要說晚了,妖禁。已種!

「老娘虧了1月凌空要發飆了,被種下抹不掉的妖禁,除非自己高出寧凡一個大境界,強行破禁,否則,抹不掉!

這小子已經是化神初期了。自己沒有煉虛初期修為,根本破不掉!

在煉虛初期前,自己壓根成這臭小子性奴了?!

虧了,虧大了…

除非掙脫扶離妖禁,否則自己即便重修回半步煉虛,重新成為內海第一高手。也仍然受這臭小子控制。

心思一亂,識海一痛,封印法力徹底失去控制,猶如脫韁的野馬,在其體內肆虐。

痛,好痛!

月凌空知道,她不能再猶豫了。其他的事姑且放在一邊,現在先撲到寧凡要緊!

一個七八歲的小蘿莉,拖著沉重的手鐐、腳鐐,發著叮鈴鈴的沉重響聲,好似發了情的母牛,撲倒了寧凡。

小手不顧一切,去脫寧凡衣服,手鐐上捆得銀色鐵球,啪地就砸到寧凡頭上,砸出一道道火星。

雖然無傷。但也很痛不是…

「咳咳,你別急,慢慢來,先把這礙事的手鐐、腳鐐取掉。」

寧凡無語,自己被一個小姑娘撲倒。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

好像不是自己採補月凌空,反倒是她要強上寧凡一樣。

「別急?怎麼不急!再不急,老娘的小命都沒了1

啪!

彪悍的月凌空,周身月光一閃,直接將腳鐐、手鐐消融出缺口,鐐銬全部甩在一變。

寧凡目光一凝,那月光,有點恐怖了,能把堪比太古星辰堅固的**秘銀,直接給消融了…這豈不是說,肉身沒到金身境界,根本擋不住此女的月光攻擊?

這女人能稱霸內海,果然不是靠運氣…

沒有了鐐銬,小蘿莉感到自己手腳麻利多了,三下五除二,把寧凡剝乾淨,自己則衣服也不脫,直接匆忙把自己小裙子一撕,露出光潔的屁屁,一屁屁坐下。

「速度速度,你就是根黃瓜,看老娘把你幹得不要不要的1

月凌空言辭犀利,但心中,真的有些緊張。

不管她外表再彪悍,歸根究底,終究是女人,而這是她的第一次。

小手握著那根火熱,她果決地刺入自己某處,毫無前戲。

只是很快,月凌空悲哀地發現一個嚴重問題。

「進不去,為什麼進不去!快進去啊1

無論怎麼捅,就是進不去。

「你太小了…」寧凡無語。

「老娘4000歲!大你十倍1月凌空急的小臉漲紅,鬢絲紛亂,她的頭越來越痛。

「我說的不是骨齡…」

寧凡也頭疼了,月凌空重塑的肉身,只是七八歲的容顏,太小了。

遠遠沒有發育,進不去是應該的。

「你答應老娘,要幫我的1月凌空快要急哭了,很難想象,內海最強者,會因為如此奇葩的理由,幾乎哭泣。

「我說過,不要急的…」寧凡坐起,輕輕攬住月凌空,掌力一撕,撕破了她的衣裙。

手掌在平平坦坦的平原撫摸,雖然柔嫩,終究很平,你無法期待一個七八歲的女童,給你帶來驚喜。

「有感覺么…」

「嗯…」月凌空繃緊的身體,漸漸放輕鬆,漸漸有濕滑溢出。

「忍忍吧,如果不想被法力衝擊死的話…」寧凡目光一凜,狠狠一挺。

月凌空某處,直接被撐破三倍,撕裂的痛楚,讓這個倔強的女人,第一次留下眼淚。

「疼1

竟直接疼暈過去,白皙的股間,粉嫩之處,被殷紅之血流滿。

「估計她會留一輩子陰影…看她以後,還敢輕視黃瓜…」寧凡哭笑不得一嘆,將那嬌孝未發育的身軀,壓在身下。

他也痛…不過為了採補此女,姑且忍耐。

職業的雙修魔頭,必需要能應付一切女修,這叫職業操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