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82章戲弄小狐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陸婉兒正心亂如麻,卻忽然不經意的嚶嚀一聲,原來是寧凡的手,作怪般,滑入她薄衫,隔著抹胸,輕輕撫上那一團豐滿的柔嫩。 「小狐狸,剛才你不是說,比我大么,現在我便仔細看看,你比我大多少吧。」...

一月之內,餘下49個名額,在百人化神中落定。.

舞嫣妖妃第二,陸界焚第三,余者不表。

而僅僅一月,羅雲陸北踏紫台、斬六將的恐怖戰績,在第二界數十億里土地,藉助各種傳訊秘術,迅速傳開。

王梟等人之死,無人怪罪寧凡,畢竟擂戰遵從妖祖之訓,從踏上紫台的一刻,便註定了生死由天。

自然,真靈族不會放過寧凡,但那是寧凡飛升妖靈之地以後的事了,不是第二界妖族關心的。

他們之關注一點,那便是…羅雲部有了陸北,自此之後,決不可得罪!

羅雲以南、與風昀部交接之處,開始搜尋妖獸、尋覓祭品。

為了這一次第三界界路開啟,九部幾乎傾盡餘力,獵殺妖獸。

至少需血祭50萬金丹以上妖獸,其中至少需有百分之一為王獸。

此次籌備古妖祭祀,遠非開啟第二界界路那般輕易,勾刻大陣所花費材料,至少耗去每個部落五分之一的財力。

這些,皆不是寧凡需要心的。

一月之中,他卻在香閨,陪陸婉兒療傷。

北將將府,被無數高手嚴密把守。

望江樓中,香閨之內,軟榻之上,寧凡與婉兒皆是盤膝閉目、雙掌相觸,卻是在以寧凡為主導的情形下,雙修運轉法力周天。

以女子陰氣補陽,以男子陽氣補陰,陰陽調和,療傷速度,自是非凡,只是此術,唯有寧凡化神之後,才可勉強施展,以自己為主導,陪陸婉兒療傷。

一月以來,陸婉兒因強行催動鳳翼所受之傷,早已痊癒,並在與寧凡共修之下,妖力精進了不少。

而寧凡之傷,亦耗去十之**,只可惜精血虧損,難以補全,故而仍是面色蒼白、並無多少血色。

感受著寧凡床上濃濃的男子味道,感受著雙掌相觸的溫度,陸婉兒俏臉紅暈,芳心亂跳。

這是她第一次坐上男子床榻…這其中的意義,不言而喻。

知道的,明白二人一月深居簡出,是在療傷。

不知道的,只道二人在房中已游龍御鳳了一月之久。

故而羅雲都郡,伴隨著寧凡威名如曰中天,其風流之名,也是越傳越遠。

修鍊時的寧凡,表情十分認真、一絲不苟,絲毫看不到平曰的隨意之色。

這專註的表情,讓陸婉兒暗暗嗔怪寧凡的不解風情。

「世人皆知,我陸婉兒是你的女人,若你不娶我,該如何…說起來,我骨齡900歲,他才400歲不到,我比他大這麼多…」

修界之中,年齡都是浮雲,有些道侶修為相差不多,骨齡卻相差極大,這些自是資質原因。

會考慮年齡問題的,怕是只有陸婉兒這種傻姑娘了。

否則,寧凡不用娶妻了,除了紙鶴外,貌似還真沒誰比他小的。

卻見寧凡輕輕舒氣,妖力歸體,徐徐睜開雙目。

「傷勢總算好得差不多了…王梟,是我憑自己力量戰勝的最強對手,只是想不到,滅殺此人,卻累我受如此重傷,若非有化身之術,那冰封羅雲的妖術,我多半擋不下…」寧凡自嘲一笑。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妖力化神,最多也只能一戰化神後期,想要滅殺後期修士,必定要付出不小的代價,譬如自損。

不曾想,他的自嘲,卻讓陸婉兒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

「你以為呢!剛剛化神,就去跟那王梟拚命…你能只以重傷代價,換那王梟一命,很不容易了好不好!每一次都如此拚命,你可知,當那王梟冰封羅雲之時,我看到你消散在妖術中,我的心有多麼緊張…我好怕,你會死…」

陸婉兒香肩輕輕顫抖,當時的她,雖然咬牙聲稱寧凡未死,但心頭卻是很緊張的。

「誰要那王梟想害你,我不敢放過他…」

不敢…外人只見寧凡風光,卻不知,他也有不敢,他不敢讓自己的女人陷入危險。

寧凡不知道,若此次放過王梟,王梟會不會命令下一個諸秦,加害陸婉兒。

一個人的勇氣,許多時候,來源於不敢二字。

蝴蝶敢於抗衡仙帝,並非因為膽魄驚人,僅僅是身後有摯愛存在。

陸婉兒芳心一顫,這一刻,她忽然覺得,寧凡原來也只是普通人,並非想象中那麼高高在上、不近人情。

好似一個大姐姐,在看著一個情弟弟,陸婉兒揚起白皙的手臂,輕輕挽住寧凡脖頸,眼波情深。

「不用怕,我不會有事…寧凡,給我講講你的故事,好么…」

陸婉兒從寧凡的眼神,看出了太多疲憊、孤獨。

這堅毅的男子,背後一定背負了許多故事…

「你想聽?」

「嗯,我想要真正了解你…」陸婉兒表情異常認真,輕輕前傾,縮至寧凡懷中。

胸前柔軟,抵在寧凡瘦弱但堅實的胸膛,羞澀而大膽。

妖族沒有禮法束縛,愛就是愛,現在的陸婉兒,不是羅雲第一附靈師,而是一個動了凡心的小狐。

「告訴我你的一切,讓我看看你真正的模樣…」她的眼神漸漸迷離。

寧凡變化的這幅陸北容貌,給她越來越多的陌生感,她不要看到陸北,她想看真正的寧凡。

「容貌么…」

寧凡拂袖一抹,其容顏飛速變幻,身材沒有太大改變,依然瘦弱,但容貌卻變得更為俊朗、稜角分明。

只是這真正的容貌,比陸婉兒想象中的,更加年輕,更加瘦弱,更加充滿書卷氣。

「你好小,跟你走在一起,別人會說你是我弟弟…」陸婉兒輕輕別過頭,臉色一羞,第一次看清寧凡容貌,卻令她怦然心動。

「嗯,你這小狐狸,是挺大的…」

不容分說,寧凡手臂一攬,直接將陸婉兒攬在懷中。

呀!

陸婉兒嬌呼一聲,面色大羞,她未經人事,本能轉身欲逃,剛剛半爬出寧凡懷抱,轉身站起,卻踩到寧凡的腿,直接背對寧凡,跌落在其懷中。

面對這送上門的美人,寧凡帶著調笑之色,直接橫胸一抱,將此女抱在懷中。

「這下,小狐狸跑不掉了?」

「我不跑,不跑了…你放開我…你的手,你的手…」

因為療傷,陸婉兒衣衫本就單薄,此刻粉背貼在寧凡胸口,自是大羞。

而寧凡早將陸婉兒當成自己女人,自是沒有顧及的。

手臂橫在陸婉兒胸口,貼著那兩團柔軟,輕輕一壓,柔軟便陷下去。

酥胸被寧凡手臂碰到,陸婉兒只覺得全身都失去力氣,好似要融化在寧凡的懷中。

她本沒有禮法約束,初時僅僅是女子羞澀本能,但並不反感被寧凡觸碰。

輕輕垂下頭,任青絲遮住迷離的雙目,卻不再反抗,任寧凡已如此曖昧的姿勢,摟住自己。

不得不說,陸婉兒的童顏**,對男子絕對是致命誘惑。

加上身為狐族,天生帶著魅惑,初時寧凡還只是調笑,但觸碰到陸婉兒柔軟的一刻,他立刻感到,自己的小寧凡有了反應。

於是,陸婉兒的柔嫩翹臀,隔著薄衫,不經意被什麼東西頂到了。

若是人族女子,怕是要羞得面紅耳赤,但陸婉兒不愧是妖族,迷離的眼神,帶著三分羞意,卻有氣氛自得。

這是好事,說明自家情郎,對自己情動了…自己在他眼中,還是很有魅力的。

「難怪那麼多狐族姐姐,都願思凡,與凡人相戀…原來相戀,是如此美好的感受…嗯…」

陸婉兒正心亂如麻,卻忽然不經意的嚶嚀一聲,原來是寧凡的手,作怪般,滑入她薄衫,隔著抹胸,輕輕撫上那一團豐滿的柔嫩。

「小狐狸,剛才你不是說,比我大么,現在我便仔細看看,你比我大多少吧。」

「我說的…是骨齡…又不是…不是這個…嗯…」

好似被入侵,好似有什麼在體內膨脹,流動,酥麻而讓人著迷。

本該聽寧凡講講過去,卻不曾想,落得如今的曖昧場面。

感受著兩團大白兔,被隔著抹胸,捏成任意形狀,絲絲電流浮動全身,陸婉兒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帶著蘭香的呼吸,如痴如醉。

雙腿之間,漸漸有絲絲滑膩,俏臉滾燙如血,而翹臀之上,衣襟之內,四條雪白、柔軟的狐尾,徐徐彈出。

人說狐妖易動情,一旦動情,更易現出妖相,如此看來,倒是屬實。

寧凡的一隻手,搓揉著小狐的胸口,另一手,卻撫摸上那小狐的狐尾。

滾燙的狐尾,好似充血,在寧凡觸碰的一霎,陸婉兒好似受到莫大刺激,緊緊咬唇,但一股充斥全身的舒適,去讓她無法忍耐,嬌吟出來。

「不要碰…不要…這裡…這裡是…」

「嗯?狐族女子,狐尾竟如此敏感?」

寧凡手指有節奏的撫摸狐尾,而陸婉兒的刺激,越來越激烈,她仰著紛亂的鬢絲,香汗細細,迷離地望著寧凡,紅唇如血,閃爍著晶瑩的涎液,似乎渴求一個親吻。

寧凡識趣地吻上陸婉兒唇瓣,自她柔嫩的唇上,感受到不一樣的甜香。

唔…

陸婉兒被堵住櫻唇,感到自己彷彿要窒息,又好似升入雲端。

原本寧凡撫摸狐尾的手,隔著薄衫,滑至其雙股間,濕潤染指。

而在這一刻,陸婉兒嬌軀劇烈顫抖,更多的濕潤,透出薄衫,染在了寧凡指上。

她眼中滿是羞意、情意,竟是在寧凡的撫摸下,達到巔峰。

一絲嗔怪,嗔怪寧凡如此作怪,讓自己如此失態…

「狐族的女子,真是…」

「真是什麼!真是好不要臉是么1陸婉兒微微有些緊張。

「不…真是太誘人了…」

「少油嘴滑舌…你還沒給我講你的故事,就戲弄我…」陸婉兒俏臉潮紅未退,沒好氣白了寧凡一眼。

只是她也明白,寧凡如此失態,撫摸自己,也算自己魅惑得太成功了。

這說明,自己在他眼中,很有魅力…

「我要聽,你的故事…」

「嗯,現在就講給你聽,那是在人族,雨之仙界,一個名為吳國的中級修真國…在那裡,一個3歲的孩童,被收入海寧寧家…」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