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81章叱吒羅雲(五)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的紫妃囚禁萬年…我聽師父說,靈王宮的囚禁,很可怕的…」陸婉兒露出慚愧之色,她認為,舞嫣之所以抗命、不殺寧凡,都是自己之前懇求的緣故。 「方法,我已經想好了…那紫妃,怕是無法安全返回靈王宮的。更...

喧囂的歡呼聲,響徹羅雲,作為九部第七部,羅雲從未有哪一日,如此風光過。

北將軍陸北,此人以化神初期,斬殺後期,一指之威,驚艷全城!

尤其是最後之時,那不斷破碎、重凝化身的執著氣勢,讓這沉睡之地的妖族,心弦顫動。

從寧凡身上,羅雲妖族感受到一股氣勢,橫空現身、連斬六將,一旦出手、決不留情,劍出必染血!

沒有機謀,沒有軌跡,沒有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的心機,有的僅僅以強橫的實力,碾壓仇寇的決心!

那氣勢若比喻成劍,在未出鞘時,無人知其鋒芒。在諸秦欲傷婉兒時,此劍出鞘殺人,對準諸秦,鋒芒驚天!

符狼、餘毒、葛甲欲斬寧凡立功,於是此劍,便連斬三人,毫不容情!

鄒藤擋路,這劍便再次對準鄒藤!

王梟為罪魁禍首,此劍最終,劍指王梟!

在與鄒藤、王梟的碰撞中,寧凡傷勢不斷加重,氣勢大減。

就好似原本凌厲無匹的氣勢之劍,被敵人震斷,成了斷劍。氣勢已弱,常理是該與王梟平局自保,但寧凡沒有自保,反拚命受了王梟一道冰封羅雲的恐怖妖術,旋即在對方力竭之時,一指將其滅殺!

氣勢衰弱成了斷劍,但斷劍,也要殺人!

斷劍!斷了劍鞘,只剩劍刃,無法握緊,無法斬敵。

只是哪怕劍斷,哪怕割裂手掌,也要握緊劍刃,將這殘劍,刺入敵人心臟。

這一刻的寧凡,給人的感覺,就是一柄沾滿鮮血的斷劍…精血大虧。身受重傷,但眼光,依然毫無畏懼!

他立在紫台,強吞下喉間甜血,仍是燃著熊熊鬥志。

「王梟已死…今日陸某在此,必爭第一!不服者,大可登台一戰1

這聲音,在羅雲都郡數萬里,久久回蕩,但云台妖族。卻漸漸安靜下來。

明眼人都看出,寧凡已力竭,此刻登紫台,怕是化神中期都有不少勝算。

但即便是陸界焚,身為化神後期封妖,有封賜之星的力量,都不敢在此刻貿然登台。

為何?

誰知道寧凡會不會再出人意料一次,再次施展什麼逆天手段,斬殺自己!

「火將。可願與陸某一戰1

當寧凡的目光,掃過凈火部,落在陸界焚身上,陸界焚眉頭一皺。眼神卻有忌憚!

他的儲物袋中,藏了一具化神後期的荒獸煉屍,憑此煉屍,他可一戰王梟不敗。但…在寧凡目光掃過之際,好似刻意放出一絲氣息。

這氣息一經放出,陸界焚立刻面色大變。他感到,自己儲物袋那具化神後期煉屍,在畏懼。

「這氣息…不會錯!陸北身上,有一具半步煉虛級煉屍!半步煉虛…怕是但憑那煉屍,陸北都足以斬殺化神巔峰1

一想到這個可能,陸界焚徐徐平靜,一皺眉,避開目光,沒有跟寧凡回話。

避戰之意,卻不言而喻!若寧凡還有半步煉虛的煉屍在身,即便力竭,怕是屈舜太子、紫妃娘娘上去,也未必能從寧凡手中撈到什麼好處!

陸界焚想要天帝之星,想入第三界,但從一開始他便知,有諸多勢力介入,自己不可能獨佔第三界名額。

既然無法獨佔,自己沒必要冒險和寧凡拚命。

為區區界圖,拼上性命…不智!自己定有那50名額之一,何須拚命!

「火將陸界焚,竟不敢接受北將軍的挑戰1

這一幕,落在羅雲妖族眼中,化作更為火熱的表情。

自火將之後,寧凡目光依次掃向其他七部,但連火將都避戰,還有誰敢應戰?

尤其是土將白無尊,被寧凡盯著,只感覺坐立不安,毛骨悚然,直到寧凡大有深意移開目光,他方才鬆了口氣…

「乖乖,這陸北連施展秘法、短暫突破化神巔峰的王梟都滅了…本將豈是其對手!何況本將與這陸北可有不少仇怨,若此刻上台,必定被此人滅殺成灰、毫不留情的…」

無人應戰!

對視一眼,同為化神後期的雷將、風將,皆是凝重一嘆,在被寧凡盯住之時,他們同樣從寧凡身上察覺一絲刻意放出的半步煉虛氣勢…

「此子身上,有半步煉虛級煉屍…如此,第二界中,誰可與之爭鋒1

二人苦笑嘆息,一番思慮,竟相繼取出本部界圖,屈指一彈,送上紫台,並一步邁出,對寧凡遙遙抱拳。

「閣下那一指絕強,我二人接不下,服輸!閣下實力,可為擂戰第一,憑那『隱藏之物』,可在沉睡之地無敵…界圖,自當交給閣下保管1

寧凡輕吸了口氣,微微一笑,內息雖仍紊亂,卻趨於平靜,屈掌一點兩道流光,點化成兩張殘破界圖,落在掌心,收入儲物袋,旋即對二將抱拳。

「承認1

他儲物袋中,還有黑龍煉製的半步煉虛煉屍,這自保之力,是其敢繼續挑戰諸將的原因。

刻意將煉屍氣息放出,威懾諸將,不但嚇住了蠢蠢欲動的陸界焚,更從雷將、風將手中,獲得2張界圖。如此,自己身上,便有4張界圖!

若只知扮豬吃虎,一味隱藏底牌,有時候反倒會令敵人過度輕視自己,從而可以避免的麻煩都要遇上。

適當的顯露底牌,威懾敵人,無疑是另一種高明的底牌用法。

目光掃過妖皇太子屈舜,卻見這屈舜,忽然咧嘴一笑。

一拍儲物袋,做出驚人之舉,將3張界圖,屈指彈出,傳給寧凡,神情從容不迫。

「王梟敗了,凈火部化神,無人可勝你…你有此物,本將亦難勝你,界圖姑且放在你手上1

寧凡接下3張界圖,目光卻是一凝。

自己僅僅以煉屍氣息融於目光。威懾了陸界焚等三將而已,並未給屈舜展示,屈舜卻看出自己身藏煉屍。

此人目光毒辣,且自己似乎知曉無法獨佔9圖名額,更無法血洗羅雲,而立刻變通,交出界圖。

看似服軟、交好寧凡,實則,卻是將矛盾推給了靈王宮,借刀殺人!

寧凡已有7張界圖。剩下2張在紫妃手上。

紫妃性格跋扈,從不服軟,自不可能輕易交出,甚至還有可能,不顧一切跟寧凡拚鬥,去搶奪此人7張界圖。

果然,在屈舜交出界圖之後,紫妃站了起來,鳳目冷傲。

「你。不配持有界圖!因為你,不是人族1

紫妃此言一出,羅雲陷入一片死寂,旋即。嘩然一片。

「紫妃娘娘慎言!北將軍為我羅雲棟樑,豈會不是妖族1

「不錯!北將軍二次醒血,更是王族真靈之血,此事天下共知1

「哼。上界妖族又如何,想要北將軍界圖,便上紫台挑戰。勝者自可得圖,何須出言污衊1

四周的嘩然聲,竟大多是維護寧凡的。

寧凡風輕雲淡,他不懼怕被人當眾揭穿身份,因為這身份,已經被醒血坐實,即便此刻凈火部之人,拿著封妖殿的情報,四處宣揚寧凡是人族,有誰會信?

甚至,不少人明察暗訪,已得知寧凡不是陸北,甚至少數陸北當年的狐朋狗友,看出寧凡不是陸北,卻實力低微,哪裡敢宣揚。

他是不是陸北,不重要!陸道塵說是,羅雲七將說是,他便是!

他是不是妖族,不難判斷,若非妖族,難道還能是人族?

人族不懂古妖祭祀,怎能進入沉睡之地第二界?

人族縱然修出妖力,激活妖血,但從古至今,有哪個人族,能覺醒妖族的王族之血?

紫妃的話,是事實,但這事實,無人會信。

舞嫣妖妃幽幽一嘆,她亦知寧凡不是真正妖族,但此事無法除非其本人承認,否則根本無人會信,故而,舞嫣從未告訴任何人這件事。

陸婉兒輕輕拍拍胸口,稍稍鬆了口氣,她倒是怕寧凡身份泄漏。在這沉睡之地,若被人知道是異族,怕是會被無數妖族追殺呢…

「紫妃若對陸某不滿,還請明言,如此污衊,實在有份1

寧凡一笑,紫妃俏臉更冷。

「哼!算本宮失言…不過想要我靈王宮界圖,便需按擂戰規矩,我靈王宮,尚有兩名後期妖妃沒有參比!舞嫣,你趁此子重傷,殺了他1

「我?我…」舞嫣妖嬈的眸子,此刻卻覆滿猶豫、掙扎。

她看到陸婉兒的哀求目光,她遙望紫台上那負手而立的青年身影,她回想經塔的一幕幕,她的心忽而有一針煩悶…

「紫妃娘娘,舞嫣…不是他對手…」

「你竟敢抗命不遵1紫妃鳳目一沉,自己揭穿寧凡身份,卻被十萬妖族否決、當作自己污衊寧凡,此事已令她顏面大損。

在其強勢命令舞嫣出戰後,舞嫣竟避戰…紫妃豈能容忍,啪的一掌,扇在舞嫣俏臉。

舞嫣可以躲,但她與紫妃尊卑有別,不敢躲,甚至不敢用妖力去擋。

啪!

一掌耳光,在舞嫣的俏臉之上,留下五指紅櫻

「舞嫣妖妃!本宮之令,你若不從,後果…你可明白1

嘴角溢出一絲血跡,舞嫣目光一暗,垂下頭,再不見初次與寧凡相遇的驕傲,在紫妃面前,她本沒有資格驕傲,更無資格抗命。

「此次返回靈王宮,舞嫣願受百年冷宮囚禁…」

以百年囚禁,換取婉兒妹妹情郎不死…如此便好…

「舞嫣姐姐1陸婉兒氣憤舞嫣被打,不顧傷勢,便要衝向紫妃,卻被兄長陸生一步上前,手臂一橫,擋下去路。

「此乃上界靈王寵妃,不可造次1

寵妃…但就能夠面見靈王、受寵,便是無上榮耀,憑此榮耀,便是尋常真靈族老祖,令天妖都畏懼的人物,怕輕易都不敢動紫妃。

寧凡目光一冷,舞嫣是因他被打…

「兮妃,你去1

紫妃一指身後某個黃衫小蘿莉。此女身形嬌小,容貌稚嫩,但氣息卻是化神後期。

可惜這兮妃,什麼都好,偏偏最是畏懼魅術。

小腳一邁,準備遵命去戰寧凡,但被寧凡遙遙一個目光掃過,竟立刻面色潮紅、嬌軀火熱起來。

「魅…魅術!此人魅術驚天,兮然不是他對手…」

「你…」

紫妃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真恨不得自己登紫台。收拾了寧凡。

可惜,化神巔峰不可出戰,偏偏是其親口所提出。

而她更不知,寧凡還有一具半步煉虛煉屍,即便不動用魅術,若紫妃敢上台、持強凌弱,寧凡敢當場召出煉屍,劫了紫妃!

紫妃的眼神盛怒,但卻無可奈何。許久,嬌哼一聲,取出2張界圖,屈指一彈。送給寧凡。

「陸北,給本宮等著1

「好!今晚陸某必定沐浴更衣,在床榻之上,等待紫妃到來1

「你!哼1

紫妃殺機一閃。轉身而去。

此子好大膽,自己的威脅,竟被此人故意解釋成調戲之語。

罷了。待進入第三界,有的是機會殺死此人!

只是臨走之時,紫妃的目光,帶著警告,冷冷掃向舞嫣。

「你的話,本宮會記住的,此次返回靈王宮,本宮會奏請靈王,賜你萬年幽禁!」

「萬年…」舞嫣凄然一笑,卻沒有反駁。

望著盛氣凌人的紫妃,寧凡目光一沉。

連同紫妃在內,11名妖妃,必定成為自己鼎爐的,如此,也算稍稍為這舞嫣妖妃出氣了。

擄美地點,不宜在外界,不如…就在掩人耳目的第三界星宮動手!

九張界圖,俱已到手,擂戰第一,不需再論,接下來,除自己外,其他49人的擂戰爭鬥,再不歸寧凡關心。而僅有界圖,仍無法開界路,界路開啟,需要極大規模的古妖祭祀,單單準備陣法、祭品,便需要大量時間。

「羅雲第一…」

寧凡收起界圖,閉上眼,四周的歡呼之聲,猶如潮水,卻難以讓其心思激動。

第一又如何…羅雲的第一,不夠!

「要不了多久,我會是…雨界第一人1

一步踏碎紫台,屈掌一攝,56道紫氣,凝成紫晶,被其收入儲物袋。

每一顆紫晶,都堪比一顆醒血丹。

歡呼聲中,寧凡降下雲台,立刻,雲台妖族分列兩道,不敢阻攔其方向。

一步步,走近陸婉兒,輕輕撫了撫對方側臉。

「我幫你,出氣了…」

「可是你受傷了…」陸婉兒的眼中,滿是心疼。

似想到什麼,別過頭,望著舞嫣等妖妃離去之影,她忽而踮起腳尖,芳唇貼近寧凡耳朵,低聲懇求道。

「求你件事好不好…」

「我們還需說求字?」寧凡感覺自己耳根很癢,能感受到陸婉兒呼吸。

「怕你為難嘛…你可不可以想個辦法,不要讓舞嫣姐姐,被那可惡的紫妃囚禁萬年…我聽師父說,靈王宮的囚禁,很可怕的…」陸婉兒露出慚愧之色,她認為,舞嫣之所以抗命、不殺寧凡,都是自己之前懇求的緣故。

「方法,我已經想好了…那紫妃,怕是無法安全返回靈王宮的。更莫提跟靈王告狀1

「什麼?難道你要…」『你要殺了她』,這句話陸婉兒不敢說,弒殺妖妃,且那妖妃還是靈王寵妃,這種事,太過膽大包天。

「不,這麼好的鼎爐,殺了浪費…我膽子這麼小,最怕殺人的」寧凡故意做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惹得陸婉兒失笑,心情稍稍好些。在寧凡心中,一個星宮擄美的計劃,已經開始醞釀。

至於那舞嫣妖妃,自己似乎應該安慰安慰她…被當眾那麼羞辱,不知她是否很難過的。

「倒是個可憐的女子…」

ps:感謝……蘭色妖姬的打賞厚賜,感謝……的月票支持!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