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80章叱吒羅雲(四)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都郡,化作一座冰城。 而位於冰力爆炸的中心,一團團墨影被炸散,已蕩然無存。 「陸北,已死1 王梟快意大笑,只是沒見到寧凡死後遺留的儲物袋,倒是稍稍奇怪。 自己控制力度,...

陸道塵與屈舜,各自退下紫台,卻是議定,今曰第二輪擂戰,在此暫止,待王梟、寧凡二人傷愈,便重新開始。.

二人退出紫台,場上只剩寧凡與王梟。

一招之比…但這一招,卻須是最強一擊。

指尖紫金風煙,徐徐消散,望著王梟兩種寒氣,古井無波。

「陸北,一招之比,首先我攻你守,其次…你攻我守1

「可以1

王梟想的,是佔先手之利,而寧凡卻在尋思,如何給予王梟致命一擊。

看似後攻吃虧,但後攻卻有一個好處,那便是在王梟力竭之時,毫不猶豫…催動風煙一指。

服下一顆丹藥,調息體內傷勢,寧凡五指成爪,朝大地一抓,施展抽魂之術,氣勢節節攀升。

此術雖已是第二次在眾人面前施展,但其玄妙,仍是讓眾人嘖嘖稱嘆,讓王梟目光一沉。

「嘩眾取寵!本將承認,你是個強者,但你終究不明白,下界的螻蟻與上界的真靈族人,有何等鴻溝之差!似鄒藤,便蒙賜蒼蘭冰,似王某,更蒙賜兩種五品寒氣、寒冰印記,這一招,你必死1

王梟不再多言,雙掌寒氣猛然按在一處,劇烈的嚴寒,化作絲絲冰結之音,向四周擴散。其周身上下,在這一瞬間,折射出冰色月影,周遭再次降臨黑夜。

黑夜神通,是鋪墊,鋪墊的,是那一輪寒冰之月!

「冰輪之術…」

無悲無喜的聲音自王梟口中傳出,他好似變了一個人,口氣異常穩重,兩道寒氣被其以詭異手段融合,化作充斥紫色冰粒的暴風雪,一霎間,天空與大地盡被籠罩在暴風雪中。

殘夜之上,一尊冰月徐徐浮現,那一尊彎月,漸漸被寒氣補全成完整圓月,圓月之中,好似忽而生出一個眼球,銳利、孤傲。

在這冰月之目浮現的一刻,蒼天冰結,風雲冷凍,在王梟訣變的一刻,一道道紫冰光環,環繞圓月浮現。

「冰輪,第一轉!第二轉!第三轉1

僅僅三轉之後,原本的冰月之目,一道凌厲的冰霜目光射出,好似一道寒冰漁網,當頭撒落,但凡被籠罩在漁網之中,所有空間冰結,生靈冰封,這冰絲漁網傳出森森冷意,及化級上品妖術氣勢。

三轉之後,便是化級上品,而這一擊,因為有兩種天霜寒氣相助,威力更接近化級巔峰!

「以月為霜,以夜為涼,吾等梟族,守葬於天!逆梟者,葬爾族魂1

王梟目中冰光大現,長嘯而起,騰空一指,點向寧凡。

那碩大的冰絲漁網,立刻撒向寧凡,誓要將寧凡這小魚,收羅網中。

在此術之下,寧凡心頭升起莫大危機之感,右手卻仍在醞釀紫金風沙。左手一指,鋪天蓋地的灰色火海,已無法想象的速度飛速騰天,化作九條灰色火龍。

「焚1

九條火龍,相繼沖向冰絲之網,八條灰色火龍被生生凍結、熄滅,唯有最後一頭,狠狠撞擊在漁網之上,將冰絲之網燒出一個破洞。

並傾盡最後火力,沿著破洞,燒出一個碩大缺口。

而寧凡一抖紫翼,衝天而起,自缺口遁出漁網籠罩範圍,並未被凍結。

那漁網極快,但寧凡遁速,更快!

「不可能!你區區化神初期,為何遁速如此之快!不過若你以為,如此便逃出冰網,便錯了,月光之下,皆是漁網1

避過一擊,但寧凡卻面色一變,因為在月光的籠罩下,自己周身竟徐徐開始冰凍。

冰絲之網只是一個誘餌,真正的攻擊手段,是那冰月之月光。

「碎1

伴隨王梟的冷笑,寒月崩碎,化作一道道月光之線,好似蠶繭一般,將寧凡一圈圈纏繞。

那冰繭越來越大,沒增大百丈,繭中寒力便提升一倍,當冰繭纏繞到九百丈,其中寒力,已足以凍殺尋常化神後期!

「死1

王梟目光一冷,指訣一變,冰繭暴炸,冰力四泄,虛空震碎!

只一個瞬息,在冰力席捲下,整座羅雲都郡,化作一座冰城。

而位於冰力爆炸的中心,一團團墨影被炸散,已蕩然無存。

「陸北,已死1

王梟快意大笑,只是沒見到寧凡死後遺留的儲物袋,倒是稍稍奇怪。

自己控制力度,應該沒有傷到儲物袋,即便傷到,界圖特殊,其他東西喪身在妖術下,界圖卻不會,當然,被寧凡收走的紫電錘也不會。

若此地沒有,多半是虛空震碎之時,被風暴捲入虛空了吧。

但王梟並不輕鬆,憑他重傷身體,強行催動秘法,副作用極大,此刻秘法失效,四肢百骸正被冰力反噬。

四周寂靜無聲,王梟這一道法術,著實恐怖,而寧凡根本沒有施展像樣的手段抵擋,縱然死了,也不奇怪…

尤其是羅雲部落,一個個妖族面色頹敗,只道寧凡當真死去。

唯有陸婉兒蓮步一踏,美眸凝視長空,望著那天邊未散的紫霞,堅定道。

「不…陸北,不會死1

「說得沒次此讕,我怎可輕易死去1

一道淡漠的聲音,冰冷響起。

在這一刻,漫天紫霞,折射出最璀璨的紫光。

在這一刻,墨影凝聚,化作一具黑衣身影。

面色冷漠,眼神純黑,左臉有著近乎妖異的紋路。

這黑衣青年,面色蒼白,咳出鮮血,帶著冰渣,即便施展了墨流分神術,仍在王梟法術之下,受傷不輕。

然而,不會死!

念魄化身,可碎可散,是一種化身為虛的莫大神通,其中涉及的虛幻原理,唯有碎虛老怪才可能領悟。

正因化身難殺,此術才被列為碎虛三術之一,便是碎虛老怪,也往往熱衷於**此術。

被冰繭包裹,被冰力撕裂,寧凡傷勢絕對不輕。

但這傷勢,卻令寧凡對念魄化神空前明悟!

「念魄化身…念魄二字,我當初理解,是神念、魂魄,如今一次次施展,卻隱隱明悟,這念魄二字,並非如此簡單…念,是執念,魄,是氣魄!若無氣魄,便不敢碎身避傷,若無執念,便無法令碎身重凝!此為念魄化身之真意!氣魄,我不知,但執念…我有1

一碎一凝,再碎再凝!

黑衣青年化作一此次墨影崩碎,但一次次重凝,而一次次重凝中,原本的軀體傷勢,竟徐徐恢復著。

「化身自愈1紫妃紅唇第一次失措。

化身是一種虛幻肉身、防禦神通,與**含義迥異。

初步凝聚化身,至少需要碎虛,而將化身**到足以自愈的程度,尋常碎虛都無法做到。

紫妃不知,為何區區化神初期的寧凡,能掌握這等秘術。

更不知,此子有何等逆天悟姓,能將化身之術,領悟到自愈傷勢的境界。

她美眸掃過舞嫣妖妃,回想此此女對自己的告誡。

『莫惹陸北/

「此子能悟兩種碎虛秘術,資質逆天,便是本宮,也不應得罪…只是,此子不是妖族!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事實1

黑影重凝,寧凡抬起手指,一指風煙,點向王梟。

王梟怔住了,他無法理解,為何寧凡可於冰力攻擊中心…不死!

他更無法理解,為何這一指紫金風煙,給自己如此強烈的危機之感。

他知道,自己必需退,但在之前的一招之後,他已是力竭。

而寧凡的氣勢,卻在不斷的碎身、凝身之間,不斷攀升。

那是一股氣魄,一股萬死不改的執念!

必須守護摯愛…在此之前,自己不會死,無論粉身碎骨多少次,都不會死!

「風華是一指流沙,蒼老是一段年華…紫術,風煙1

紫霞渲染,紫雲流散,羅雲都郡,寒冰消融,取而代之的,是紫色風沙,風起羅雲!

又是風起時,但這一次風起,卻是寧凡逆動嵐風!

在這一指之下,王梟想要逃,卻被寧凡反手一指。

「定1

殷紅色的威壓之線,自妖身沒入,絲絲纏繞。

王梟第一次膽寒起來,他不敢的發出一陣怒吼,

「不可能,你怎會有如此多的逆天手段!你不過是下界螻蟻1

「不可能?我還做過更瘋狂的事!你,可知1

是,寧凡做的最瘋狂的是,不是獨戰萬鮫,不是融靈滅嬰,不是席捲妖鬼林…而是前世,已凡蝶之身,踏天庭,傷仙帝!

凡蝶的身軀雖渺小,但那執念,卻定是恐怖的…

執念!

「死1

一指出,滿城煙沙,金戈鐵馬都消融。

在這短短的瞬息之中,王梟捲入紫色風煙,他驚恐地發現,自己竟飛速蒼老,而將甲、衣袍、修為,都在消失無蹤。

消失了…不知去了何方…

唯有寧凡知,那些失去的東西,被輪迴所吞噬!

人有輪迴,仙有輪迴,任你萬壽無涯,仍逃不過輪迴!

王梟的腦海,回蕩起漫長的一生,冗長的思緒,卻漸漸模糊。

他一頭白髮,開始脫落,俊朗的容貌,生滿皺紋。

最終,一隻手臂,竟開始腐朽。

另一隻手想要抓出腐朽殘灰,但方一用力,連帶整個身軀,都化作腐灰。

妖魂更是消融、不知所蹤。

這是真正的灰飛煙滅。

「死了?!王梟竟被此子一招殺死…這風沙,究竟是什麼1

屈舜第一次,感到一絲恐懼。

羅雲郡,一時寂靜,下一刻,卻傳出驚天歡呼。

「北將軍威武1

化神初期,斬後期!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