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79章叱吒羅雲(三)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若你無血劍,絕擋不下本將一招!陸北,今日勝負,以最後一招比試決勝負,你可敢接下1 「一招?」 屈舜目光一沉,陸道塵眉頭一皺,寧凡卻目露寒光。 「一招?你確定么1 「不錯...

銀袍白髮,紫電銀錘,王梟沒有多言,背心生出一對碩大的銀色羽翼,一步踏出,身形不斷拔高,數步之後,化作一千五百丈巨大。

在這巨人之前,寧凡好似螻蟻渺孝卻毫無懼意。

「肉身化巨…」寧凡不語,此乃上古神魔的作戰手段,可惜寧凡的煉體,早與古神迥異。

銀羽巨人發出一聲尖銳梟鳴,在這一鳴之後,千里紫台,明明是白日,卻憑空降下詭異夜色,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立在黑暗中,寧凡目光一肅,哪裡不知此乃冰梟族的天賦神通——殘夜之術!

夜梟,是生在黑夜的生物。

冰梟,以血脈融妖力,以妖力演化黑夜,也黑夜遮蔽敵人一切目力、感知。

寧凡嘗試神念刺出,竟只得在黑暗中看清百丈事物,外界妖修則完全不知紫台之上發生了什麼。

雖然看不清,但寧凡卻感受到,頭頂正上,一股驚心動魄的破空氣勢,轟落而下!

左目紫星一閃,寧凡的目光刺破黑暗,看清一切。

竟是在降臨黑暗的一霎間,銀羽巨人紫電巨錘,當頭砸落。

這一砸之力,在天空震出九重雷雲,每一道雷雲,都是巨力達到極致、在長空引發的雷力崩潰,沿著波紋,一層層盪開,將虛空擊碎。

九道雷雲,九重巨力,這是肉身巨大化后、對力道的極致運用。

快,太快!這一錘之速,足以堪比化神後期的遁速,且在黑暗中偷襲,若是無法看到巨錘攻擊。怕是化神巔峰,都會在這一錘之下重傷。

望著那比山嶽更巨大的紫金巨錘,望著那九重紫浪般的崩潰雷雲,寧凡神、妖、魔星點齊齊運轉,在這一刻。他肉身沒有巨大化,但背後魔紋灼燙、體內妖血沸騰、周身血雷滋滋作響。

黑髮在勁風中飛揚,背後碩大的紫黑晶翼一震,在這一刻,寧凡的速度達到了極致。

好似一道紫色疾雷,衝上長空。直面九重雷雲。

每一重雷雲,都足以轟殺化神初期,九重合一,威力更是足以重傷化神中期。

但雷星一閃,寧凡目光掃過,區區法術之雷雲。一重重開始碎裂、崩潰、煙消雲散!

連穿九重雷雲,寧凡斬離劍動,一劍斬在山嶽巨錘之上。

一身氣力,盡數凝聚在一劍之上,那情形,就好似夏蚊撞向了凡人手心,看似不自量力。

但這一劍之力。著實不凡,劍錘相觸,極大與極小對碰,『咚』地一聲巨響,巨錘轟落的下墜之勢,被寧凡一劍劈開方向,但這一錘之力,透過斬離劍震到胸口,也同時讓寧凡氣血翻湧起來。

「這王梟的煉體境界,怕已接近玉命第三層。我的氣力,弱他不少…」

第一錘被寧凡辟開,第二錘再次墜落,一點眉心,取出碎神鞭。一鞭抽在那紫電錘上。

這一抽之下,萬里天空,密布血色雷雲,天雷滾滾。

雷力轟落在紫電錘上,卻被巨錘吸收了大半,僅有少數通過巨錘心神聯繫,轟向王梟丹田。

心知無法傷到王梟,寧凡收起碎神鞭,雙翼一振,以堪比化神巔峰之遁速,頃刻退出數百里,斬離一揮,漫天黑暗,被一劍劈作兩半,消散!

對王梟的實力,寧凡有了極為明確的認識,至少單憑斬離劍、碎神鞭,要取巧勝過此人,是毫無可能的。

此人心境浮躁自大,但這實力,倒是不弱。

黑暗之中,外人看不清二人鬥法,但那萬里血雷、千里黑暗、九重雷雲崩潰的巨響、冰梟戾鳴,無一不牽動圍觀妖族的神經,可以想象,這第一個照面,二人的攻勢多麼凌厲,施展了多少手段。

只是這種程度的對碰下,寧凡仍是安然無恙,倒是化作一千五百丈巨身的王梟,巨口之中,一處一絲銀色血跡。

王梟受傷了?!

銀羽巨身的王梟,目光驚怒、不解,自己以冰梟族的殘夜神通遮蔽感知,並以紫電錘偷襲,便是化神後期修士,怕也無法洞穿黑暗,在這雙錘之下,多少要受傷的。

但寧凡,洞穿了自己的黑暗,若非如此,絕不可能瞄準自己的攻擊,一一擊破。

洞穿黑暗已讓王梟無法理解,以身體撞碎九重雷雲,更讓王梟無法置信,若這一切還有解釋,那麼之後的事情,則讓王梟駭然。

雙錘第一錘,寧凡沒有躲避,而是以劍擋錘,三尺青鋒,抗衡的是山嶽般巨大的紫電錘,但這完全不在一個級數的兩件兵刃,對撞的結果,卻是王梟氣力僅稍稍佔優勢。

王梟自忖,自己的煉體境界,無疑是高過寧凡的,更化出法相,但煉體境界低於自己的寧凡,不用法相,只平平一劍,便幾乎完全接下自己一擊…若說自己是將肉身化巨,對方則是將氣力凝縮。

兩種截然相反的煉體之道,但結果,卻是幾乎不分勝負。

讓王梟受傷的,是第二錘!

他從火將陸界焚口中,聽說了寧凡的真實身份,熟知寧凡抽寶殺嬰的神通,關鍵是藉助雷力。故而特意以雷霆之寶——紫電錘鬥法,為的便是以雷霆之寶抗衡對方雷霆,免去妖魂受傷危險。

自己的紫電錘是上品靈寶,寧凡碎神鞭是中品靈寶,但論雷力,卻是寧凡之鞭更勝一籌,雷力抗衡下,抽寶殺魂,傷到了王梟妖魂。甚至自己妖魂穿著的一件地玄上品的靈裝魂甲,都被雷霆轟碎,若非妖魂之上,還有一道寒冰封印,自己怕不僅僅是受輕傷,而是重傷了…

這傷勢雖輕,卻令王梟面色難看之極,自己絕沒有大意、留情,但卻在第一個照面,被螻蟻所傷…此乃大恥。

「難怪此子能殺鄒藤等將。實力的確不弱,且第二錘落下,此子以極快的遁速避過,那遁速,似乎不弱本將多少…但想憑此與本將爭鋒。不夠1

王梟面色一沉,雙錘祭起,指訣一變,雷錘形態改變,其中一錘化作一座雷庭紫山,朝寧凡當頭鎮下。

想勝寧凡。不可只動蠻力,要花費些手段了。

天靈之力,隨著王梟指訣一變,被雷山引動,沒入山體,初時雷山尚在萬丈之空。但一個瞬息,憑空瞬移萬丈,已臨近寧凡頭頂百丈。

另一錘則化作一片紫電雷獄,封住寧凡四面,一旦被雷山鎮壓,這雷獄會進一步將之封印,並以太古神兵將寧凡囚禁其中。無法逃脫。

此乃紫電錘的變化神通,化作山嶽、雷獄,專為鎮壓、圍困敵修。

紫山雷獄!

一鎮之力,空氣沉凝,讓人喘不過氣。氣浪吹在臉上,好似針刺。

寧凡目光一沉,四面被封,頭頂被鎮,避無可避。若是往常,他尚可憑化神之術。化實體為墨影碎散重凝,避過一擊,但此刻他卻感覺,太古神兵,有攻擊虛幻實體的能力。自己即便化作墨影,也會被此山種種鎮殺!

不可逃,必須在被鎮壓之前,從正面破去這紫電錘!

這王梟,一副仗著法寶強悍、吃定自己的態度。

但厲害的法寶,除了斬離劍、碎神鞭,自己還有一件。

血劍!

一拍儲物袋,血龍龍魂一閃,一柄殘破、古舊的血劍浮現在手。

此劍一出,王梟面色一怔,旋即不屑。

「血龍妖劍?此劍是鯉伴之物,血龍族之寶,但劍力被封印,憑此劍被封印的品階,不是紫電錘對手…而此劍封印,憑你根本無法破開1

王梟話未說完,目光狠狠一縮。

卻見寧凡二話不說,雙指直接按在劍身之身,狠狠一抹!

這一抹,紫金風沙流動,血劍劍身一顫,好似靈魂悸動,第一道封印,卻在風沙之下極速消融。

在這血劍封印被破開的一刻,一道鎮壓已久的龍吟之身,長嘯於紫台,化作驚天血色煞氣!

收起斬離,手持血劍,寧凡感到自己的心神,正被此劍血煞凶威動搖,但狠狠一咬牙,同樣釋放出不弱於半步煉虛的血色氣勢,強行壓下此劍凶威。

血劍,在反抗。

劍是死物,但這死物卻是天妖級血龍之骨所鍛造,擁有一股凌厲不屈的傲骨。

不甘,不甘!不甘身死,不甘被任何人驅使,不甘心只當區區一柄龍骨之劍!

吼!

極為詭異的,血劍之中,卻傳出孽龍嘯天之怒!

它在反抗,試圖自寧凡手中掙脫,試圖反噬寧凡的掌控。

只是當寧凡冰冷的言語響起,當指尖紫金風沙流動,那死物之身的血劍,第一次感到一股渺孝卑微、心悸…

「又是這一招!這紫金風沙,究竟是何等妖術1

屈舜面色一變,豁然站起。

而王梟,咽了咽口水,額頭不禁意滲出一絲細汗。

因為他分明看到,寧凡撕開了血龍妖劍…第一道封印!

一股半步虛寶的威壓,自血劍蔓延開來!

「他竟當真解除了此劍封印!不好1

這一刻,寧凡劍動!目光一掃雷獄、電山,言辭威脅,似乎在對血劍下達命令。

「無論你生前在血龍族中是何身份,有何榮耀,但死後成劍,為我所用,自當臣服!若不臣服,膽敢逆反,我便以風煙一指,將爾劍體永生抹去1

隨著寧凡一聲威脅,血劍安靜下來。

撕開第一道封印,是以風煙一指取巧,並未徹底收服血劍,原本可發揮虛寶之威,此刻卻僅僅勉強相當於半步虛寶。

只是這樣,便足夠。若是真正的虛寶,以寧凡修為,自不足以掌控。

即便是半步虛寶,也不過是仗著半步煉虛的威壓,勉強鎮服此劍而已。

好似自身血氣,飛速被血劍吞噬。

寧凡面色稍顯蒼白,周身卻有一股不可逼視的劍意升騰。

在劍意至巔峰之際,血劍驀然一指頭頂雷山,所有劍氣。在此刻爆發,並隨著血劍此處,傳出一道不甘的龍吼之聲!

吼!

十道,百道,千道…在這一刺之下。卻生出近百萬道血劍劍影,遮天蓋地,驚艷而出!

刺耳劍鳴響徹雲霄,凶獸劍威回蕩羅雲,在這劍威之下,無論是雷獄還是雷山。都無法逼近、鎮壓半步,被一劍之威生生攝在半空。

血劍一斬,百萬劍氣合為一劍,當空一劈,在這一劈之下,雷山碎。雷獄滅,化作兩柄靈性大減的紫電錘,重重砸落在寧凡腳邊,將紫台砸出百丈深坑。

不愧是太古神兵,被血劍擊潰,卻仍是堅固不滅,若是尋常化級上品法寶。怕是早在一劍之威下粉碎。

噗!

太古神兵被擊潰,王梟胸口一痛,退出法相,半跪一滴,咳出數口逆血,神情駭然。

鯉伴之血劍,一旦破除封印,竟如此之強…最難以置信的,是寧凡區區化神初期螻蟻,為何可以破除封迎

寧凡同樣不好受。這一劍幾乎抽去他一半精血,若再揮動一次此劍,怕是直接被血劍吸干,血盡人亡了…

「好劍!但以我如今境界,遠無法隨心駕馭。否則那一劍之威,不會僅僅是斬滅雷錘,而是…一劍夷平數十萬里生靈!斬殺王梟,不在話下1

若撕開第二道封迎怕可以喚出,擊傷碎虛的力量!

眼見王梟受傷,寧凡亦被抽取大量精血,屈舜與陸道塵的神情,皆充斥著凝重與震驚。

震驚的,自然是寧凡剛剛化神,竟在與王梟的戰鬥中不落下風。

凝重的,是王梟若與寧凡兩敗俱傷,九張界圖,怕是會落入紫妃等人手中,將無人抗衡靈王宮了…

這正是紫妃對二人爭鬥始終默不作聲的緣故,何須阻止?越兩敗俱傷,靈王宮奪得擂戰第一的機會…越大!

「這陸北,確實有一爭第一的實力,若本宮所看不差,他只消強行催動血劍,足以一劍趁勢斬殺王梟,但那樣,他勢必也反噬重傷…呵,想不到這陸北竟不是螻蟻,而這王梟,竟如此不堪一擊…」

「不是王梟太弱,是陸北…太強。」舞嫣妖妃小聲糾正道。

兩道身影一躍登上紫台,擋在寧凡與王梟中心,為的,卻是防止兩敗俱傷的局面出現。

「夠了!王將軍,暫且退下!此戰,以平局處理1屈舜凜然道。

「陸北,夠了,此戰至此為止,再戰無益1陸道塵勸道。

寧凡沉默,他亦知此刻應以大事為主,只是讓他放過此次殺死王梟的機會…他不願!

而王梟,更不甘心在寧凡手中吃虧。

他不想承認,卻不得不承認,寧凡的修為弱於自己,但戰力猶比自己強上一線。若這比斗再比下去,寧凡自損之下,以血劍斬殺自己,自己必死!

但他不甘,不甘敗給寧凡!

「我,不服!若你無血劍,絕擋不下本將一招!陸北,今日勝負,以最後一招比試決勝負,你可敢接下1

「一招?」

屈舜目光一沉,陸道塵眉頭一皺,寧凡卻目露寒光。

「一招?你確定么1

「不錯,我等皆留下不輕傷勢,再斗下去,難分勝敗…」王梟不甘咬牙,如此之言,他不願說出,但,這是事實!

「一招!若你勝,你殺鯉伴等人之罪,可一筆勾銷,若敗,你死,界圖歸我1

「一招!不拼法寶,只拼妖術!你,可敢接下此比1

「妖術!有何不敢1

寧凡周身升起一股紫氣,一霎間,半邊天空,被紫霞染色。

今日想殺王梟,看來是不可能了,但這一招…

必定要重傷此人才可!

王梟很強,但他擋不住自己一指!

負手而立,一踏地面,卻是將身前兩柄紫電錘,收入囊中,據為己用。

見此,王梟眼神一沉,卻沒有多言。

「這一招,本將殺了你,自可奪回紫電錘…一招,本將也只有一招的力量…」

妖魂之上,有一道寒冰封印,在這一刻,王梟將那封印,撕開一道缺口!

一股滄桑的氣勢,加持在王梟身上,片刻間,其妖力氣勢,竟瘋狂提升,堪比化神巔峰!

屈舜太子面色一變,「這是…」

「這是我冰梟族第二種天賦神通——寒冰印記!此印記為一名天妖前輩為王某加持,撕裂封印的一刻,王某可以提升一個小境界的妖力…陸北,本將給你最後一個機會,交出界圖,自斬一臂,叩頭謝罪,本將可饒你狗命1

「聒噪1

寧凡抬指,指尖紫金風沙流動,風煙四起。

風起羅雲,紫色的風煙!

「又是此術1屈舜目光一凝,如此近距離,他竟從此術之上,感受到一絲危機。

自己尚且感覺危險,更莫提王梟這秘法提升、重傷吐血的化神巔峰了。

「王梟,本皇子勸你,退下!你,不是陸北對手1

「滾!區區下界皇子,有什麼資格直呼本將姓名1

王梟已陷入癲狂,轉瞬間,目光卻漸漸冰冷、平靜。

好似所有情緒,都被冰封。

左掌之上,浮現一團紫雪飛舞的寒氣,右掌之上,浮現出一團帶著冰粒的黑色冰風。

此二物一現,陸道塵面色大變,立刻對寧凡傳音道。

「小心!這一招,王梟動用了兩種天霜寒氣!排名第六的『東極風』,以及排名第四的『帝冥雪』1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