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78章叱吒羅雲(二)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瞬間臨近,在距離寧凡百丈開外,一朵朵冰蘭,燃起青色冰焰。 每一朵冰蘭,在升起冰焰之後,撞擊之力,都可比擬天外隕石。 寧凡神色如常,即便那一道道堪比隕石墜落的冰蘭,越來越近。 他...

鄒藤放話,寧凡不是其對手,但結果,卻是一拳之力遜色對方。

這結果,無異於自扇耳光,令得鄒藤身為蒼蘭族的自尊,狠狠受挫。

風卷嵐雲,寧凡不動如山,氣息巍峨,神情淡漠。

望著寧凡鎮定的表情,鄒藤面色一沉,切齒不語。

「你倒是比諸秦之流,強些…」寧凡漠然道。

「哼!少說大話!不過是接下老夫一拳而已,老夫身為上界真靈族人,有的是手段,讓你知道厲害!下一拳,你可休想再接下!蒼蘭天賦,汲冰之術1

乾瘦的鄒藤,雙拳猛然對撞,在這一撞之下,妖力化作青霜,浮現在雙拳之上,延伸至全身,好似形成一身青色冰甲,寒氣森森。

其指訣一動,指尖閃爍無數指影,絲絲寒力受到妖力指引,收斂入體,其肉身強橫程度,開始極速提升。

那青霜好似翡翠,卻有一股動人心悸的嚴寒,在浮現的一刻,天空之上,詭異地降下偏偏綠色雪花,此霜之冷,竟足以改變天氣!

隨著寒氣入體,鄒藤無論氣力防禦、抑或氣勢,都提升一大截,上升到一個頗為恐怖的地步,怕是距離玉命第三境,都不弱多少。而他的氣勢,由之前的浮躁,變得安靜,好似一塊萬載不化的玄冰。

這一幕,落在場外主人的眼中,頓時化作一道道驚異之聲。

「蒼蘭冰!蒼蘭族內特有的天霜寒氣1

「不僅如此…這寒氣,可是施展蒼蘭族天賦神通的必備之物…汲冰之術,吸收冰力,強化肉身,蒼蘭族的天賦神通,可是冰力越強,殺傷力卻大1

眾人議論,落在寧凡耳中。化作目光一沉,

原來鄒藤手中的青色寒霜,竟是大名鼎鼎的蒼蘭冰!

天霜寒氣,名列第八,比玄陰氣都高一位。

鄒藤是寧凡交手之敵中,第一個持有天霜地火的。

想不到這鄒藤,竟恰好持有一種天霜寒氣。

而其藉助冰力、強化肉身強度的秘法,讓寧凡眼前一亮。

好個玄妙的秘術,竟吸收冰力,提升肉身…此術不凡。但若僅僅是依仗寒冰之力,自己…何懼!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寧凡一步踏出,神情不變。

鄒藤乾屍之身,則身形一晃,卻已化作青光一閃,拳帶冰芒,直面而來。

寧凡側身一避,目光一凜。鄒藤這一拳落空,但拳芒一震,青色冰霜覆蓋了萬里長空!

一拳之力,堪比玉命第二境巔峰。青霜之寒,更化作一條席捲萬里的冰霜翼龍,龍翼一振,千萬道青色雪片好似落花。徐徐降下,卻帶著肅殺氣息。

寒風一起,雪花一籠。好似一個瞬息,寧凡四面八方,已有成千上萬的青雪包圍。

這鄒藤不但通過汲冰之術強化了肉身,更在同一時間,施展了一道化級中品妖術。

而這冰霜翼龍,無疑便是鄒藤所釋放。

「此龍很弱,你的煉體術亦不弱,蒼蘭族的汲冰天賦,更不弱,但這一切,都不是我敗給你的理由!焚1

一字焚燒,獵獵作響的灰色火焰,驀然充斥全身,這一刻的寧凡,好似化作了一個灰色火人!

鄒藤的眼中,露出幾分不屑,冷笑道。

「灰色火焰?這是什麼火焰,難道是四品靈火?火克冰,但冰未必不能克火,你以四品妖火,抗衡我五品天霜,乃是取死1

「是么…」

寧凡淡然行走在青色雪海中,白衣飄然出塵。

一片片足以瞬殺金丹的青雪,飄落至寧凡身前三丈,立刻被一股灰色火氣融成青霧消散。

場外,屈舜面色驟然起了變化,他所修神通,便與火有關,在此灰色火焰面前,他體內某道地脈妖火,竟有些失控之兆,這情形簡直是匪夷所思!

陸道塵目光一肅,他對妖火研究頗深,四品之下妖火,有數萬種,他幾乎全部見過,五品地脈妖火,他亦有幸見過7鍾,甚至六品妖火都曾見過一種。

但眼前的灰色火焰,絕不屬於任意一種妖火,這一點,陸道塵可以確信。

並非單一妖火,而似乎是某種妖火融合之術,但這融合之術太過高明,陸道塵詭異地從這妖火中,感受到一絲寒冰氣息…

「火焰之中,竟融合有冰…這是什麼火焰神通1

無論陸道塵學識再高,終究沒有聽說過陰陽火。

陰陽火,冰火相融,陰陽合一,乃是無上的控火之術!

以相斥兩極之力,合出更厲害的力量,此乃亂古仙帝傳出的秘術!

伴隨著灰色火焰溢出,天空之上的冰霜翼龍,區區妖術凝聚的術法之身,妖目中竟流露出畏懼之意。

卻見寧凡一步踏出,直接遁至冰龍之頭。此龍之寒冷,足以讓任何觸碰此龍的化神初期修士凍結成寒冰,但腳踏冰龍,寧凡卻絲毫不損,更沒有一絲冰凍的跡象,反倒是冰龍,被灰炎一少,竟立刻化作冰氣消融。

「滅1

隨著寧凡一字念出,冰龍融化成青霧,消散!

鄒藤面色一變,身子立刻後退,在其後退的一刻,寧凡竟帶著火焰之身,飛速逼近。

那一退,是本能!

但退後十丈開外,鄒藤步伐一穩,惱羞成怒,自己明明施展了秘法,強化了肉身,卻因為妖術被破,而本能地對寧凡一個化神初期,產生了畏懼之情!

「可惡!不論你這是什麼靈火,但須知,在煉體之斗中,一力破萬法乃是不變定則1

五指成爪,虛空一探,鄒藤整個手臂化作青色寒冰,堅硬甚至堪比中品靈寶,迎面抓向寧凡天靈。

不退不避,所有灰色火焰凝於一拳,種種轟出。

明明是一道火拳,但轟出之後。卻折射為百道拳芒,碎散成萬道灰色拳櫻

被此拳印轟中,鄒藤體內的冰氣飛速消融,而靠著汲冰之術提升的肉身力量,不攻自破!

轟!

寧凡的拳,再次與鄒藤相觸,不同的是,這一次的寧凡攻勢更凌厲,一震之下,僅後退五十步。而鄒藤心境大亂,敗勢已現,更在寧凡火拳之下,被灰炎焚身,耗去不少手段,才熄滅身上灰炎,眼神大懼。

他是蒼蘭族,是草木類妖族,畏火。

雖不至於似冥羅樹族般畏懼火焰。但被這灰色火焰一燒,他的傷勢絕對不輕。

「這是…什麼火焰1

鄒藤原本想仗著煉體術壓垮寧凡,但如今,汲冰之術被破。本身煉體術又不如寧凡,想要取勝,多半還是要靠妖力了。肉身碰撞,再被那灰色火焰燒到。自己會吃更大的虧。

寧凡煉體厲害,但妖力修為終究才剛剛化神初期。憑初階靈寶,斬不破自己藤甲。

自己境界終究高於此子。沒什麼好畏懼的。

心境漸漸平復,只是鄒藤眼中,再無初時對寧凡的不屑。

此子絕對是個高手,尋常化神中期嗎,此子都能滅殺一二…

「小子,你不弱,但我奉王將軍之令,必殺你1

「放心,你也不弱,比起王梟,你稍稍不那麼惹人厭,我只殺你一世1

「好,便看我二人,誰可殺誰1

鄒藤的周身,煞氣騰騰,甚至比寧凡更強。

此人性格不論,這殺戮之心,不是鯉伴等人可比,即便擒下此人,此人也不會如鯉伴等人、開口求饒。

不太討厭的敵人…寧凡只殺一世!

鄒藤確實是個高手,此人能殺受傷的化神後期、亦非偶然。

若非蒼蘭族的草木之身、寒冰手段恰好被自己克制,自己想殺此人,除非動用風煙之術。

但可惜,世間沒有入口,下一招,寧凡要取此人姓名。

二人氣勢各自升騰,醞釀著妖術。

卻見鄒藤雙目中,寒冰之力越來越盛,最初的驚懼、自負、囂張,已蕩然無存,化作決生死的冷靜。

指訣帶著青色冰影,掐指一變,鄒藤周身上下,妖力四泄,化作一朵朵青色冰晶般的蘭花,懸浮周身,有數萬朵。

心知憑此術,想殺寧凡仍無可能,鄒藤眼中一狠,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劍,生生削斷左臂!

如此驚人之舉,令無數妖修詫異,但唯有少數人才知曉,這自殘,乃是為了施展蒼蘭族另一秘術。

「蘭殺損血之術1

鄒藤面色蒼白,冷冷一喝,斷臂暴散成血霧,融入數萬朵冰蘭,令得青色冰蘭,皆染上淡淡血色。

而其妖力氣息,一時之間,幾乎達到化神中期的巔峰,以半步突破化神後期的妖力,施展化級中品妖術,便是尋常化神中期,都不易接下!

土將白無尊咽了咽口水,這一道法術,他即便動用封賜之星,都只有四成把握接下…

「這鄒藤好生狠辣,為殺敵修,自斬一臂…本將不如此人!這一招,怕這陸北接不下了…罷了,他接不下也好,就此死在鄒藤手中,也算間接報了我裂土部大仇…」

土將正自尋思,但下一刻,眼光大驚。

這驚色,不僅在其一人眼中浮現,甚至在這一刻瞬間,紫妃第一次失態,嬌軀站起,原本不可一世視的鳳目,此刻滿是錯綜複雜的震驚。

寧凡心知,若拼妖術,自己想勝鄒藤,若非動用風煙之術,便是提升妖力一圖。

離日槍不弱於鄒藤,甚至憑藉陰陽火加持,這離日槍的威力,對鄒藤冰蘭之術有屬性克制。

但自己的妖力卻是一個短板,若這短板增大到一定程度,則即便灰炎厲害,自己的灰炎也可能敗給鄒藤寒冰。

妖力必須提升,提升的手段便有一個!

不怕在眾人眼中展示,化神修為的自己,有資格,公然施展此術!

「抽魂1

屈掌一抓,好似要將羅雲都郡數十萬里的土地之魂,抽出!

明明只是虛空一抓,卻好似自大地之中,取出什麼古老之物。一口吞下。

在這一刻,寧凡的妖力,急遽提升至五萬甲,與鄒藤的妖力差距…縮小了!

那古老之物,正是大地之魂,承載了數十萬里大地的魂魄,化作寧凡一指之威!

「竟是抽魂1屈舜目光火熱!

在寧凡連斬三神時,他沒有看重此子。

在寧凡施展灰炎時,他亦沒有看重此子。

但當見到抽魂之術,屈舜再難鎮定。

畢竟此術。可是碎虛三神通之一,能領悟此術者,此生若無意外,必定碎虛!

「此子竟不是螻蟻,而是一個有望碎虛的強者!本皇子倒是看走眼了,看來這第二界,不但有陸道塵這個學究怪物,還有此子這個妖孽存在…陸北么…」

鄒藤原本冷靜的心境,卻在抽魂之術呈現的一刻。再次出現波動。

「抽魂…抽魂…此子有此悟性,未來當真不可小覷,對這種人,應該拉攏。而不是得罪,王梟將軍做錯了…這種人一旦得罪,若是給他足夠時間,將會是王梟將軍的生平大敵…老夫要為將軍。除去此虎患!妖術,『太息冰蘭』1

隨著鄒藤指訣一變,彷彿有一道沉重的呼吸。在天宇響起。

一呼一吸間,數萬朵冰蘭好似有了生命,齊齊化作冰虹,帶著刺耳的銳鳴,呼嘯瞬間臨近,在距離寧凡百丈開外,一朵朵冰蘭,燃起青色冰焰。

每一朵冰蘭,在升起冰焰之後,撞擊之力,都可比擬天外隕石。

寧凡神色如常,即便那一道道堪比隕石墜落的冰蘭,越來越近。

他的手驟然抬起,在同一時刻,羅雲都郡數十萬里之內,所有草木,紛紛枯萎,被抽取魂魄生機。

大地龜裂,河水乾涸,失去魂的大地,開始破敗。

五指一抓,絲絲日光,好似抽絲剝繭,被寧凡自天空抽出,於身前,徐徐凝出一柄金光巨槍。

那槍之上,璀璨耀眼,有著熔化一切的恐怖溫度,那溫度之所以無法抗拒,是因為其中,有一絲真陽之力存在!

那種力量,化神修士不可掌握,盡可藉助一二。

但當寧凡心念一動,眉心之上,忽然浮現兩顆殷紅神星!

第一顆凝實,第二顆稍稍虛幻,卻已不是半星模樣,正是在龍潭領悟離日槍時,誤打誤撞所凝聚。

這是其遲到的理由,亦是絕強神通,若打個比喻,原本這碩大的離日槍,僅僅擁有一絲真陽之力,但在催動第二顆神星——陰融之星后,雷力逆轉為真陽之力,讓那槍中,真陽之力提升至十二絲!

故而這離日槍,因為真陽之力的提升,威力堪比化級上品妖術。

而隨著寧凡將灰炎打入離日槍,金光燦燦的槍身,籠起詭異的灰炎,此術徹底成了化級上品。

那離日槍,更是不斷巨大,幾乎有百丈之形。

「滅1

一股浩瀚的妖力,凝聚掌間,狠狠一拍,離日槍化作半金半灰的流光,直射而去。

槍身折射出真陽之光,朵朵冰蘭一經觸碰,立刻消融。

那槍身太快,已無法想象的速度臨近,在鄒藤身前折射成無數日光金線,沒入其體內。

在寧凡法力幾乎與之持平之後,在離日槍的品階生生提升至化級上品之後,鄒藤便明白,他敗了。

在冰蘭一一被破、日槍透體,鄒藤試圖逃走妖魂,但妖魂卻被絲絲縷縷的日光給刺穿,覆滅。

妖魂裹著蒼蘭冰氣,鄒藤方才勉強逃出日光範圍,但未逃遠,已是力竭,卻被寧凡一掌攝入手中。

鄒藤知道,他必死的,因為若他擒下寧凡,為免後患,一定會殺寧凡…

自己必死,甚至鄒藤可以預料,王梟都未必是寧凡對手。

此人若死了倒也罷了,若是日後飛升天妖界,報復自己族人,那就險了…

「老夫…有一事相求…」

「我不可能饒過你1寧凡狠狠一抽,試圖從鄒藤魂魄之中,抽出蒼蘭冰,但結果,卻失敗!

這蒼蘭冰,好似被鄒藤已特殊秘法與魂魄結合,若非他自願,無法與妖魂分離。而殺了其妖魂,則蒼蘭冰消失。

「咳咳咳…老夫不求活命,只求…蒼蘭無罪,此蒼蘭冰,是老夫得罪閣下的賠償…蒼蘭,無罪…」

好似一個心念,鄒藤妖魂目光一狠,將蒼蘭冰氣逼出妖魂之外,旋即,引爆妖魂!

自經他自知必死。但與其被寧凡當食物屈辱吃下,不如自爆…

他不知自己請求寧凡是否應下,但他只求心安。

手掌之上,一朵青色冰蘭之寒氣,輕輕綻放,寧凡目光輕輕閉起。

鄒藤性格不論,至少是個漢子…

若非此人自覺交出蒼蘭冰,寧凡未必可獲得此物。

「蒼蘭不犯,我自不傷…」

寧凡好似自語。鼎爐環一抖,收起蒼蘭冰。

他說的是實話,並非安慰死去的鄒藤,蒼蘭族若不再惹他。他不介意放蒼蘭族一馬。

散去大地之魂,寧凡感到一陣脫力,但目光仍是自紫台之上,俯視王梟。

「王梟!與我一戰1

「鄒藤這個廢物1

王梟咬牙。他自然知道,鄒藤已盡了全力,甚至在那種情況下。怕是在場的化神中期,沒有任何人能比鄒藤做得更好。

但鄒藤仍是敗了、死了,敗則敗了,死則死了,最可恨的,是鄒藤死前,竟向寧凡服軟。

這好似一道火辣辣的巴掌,扇在了王梟臉上。

因為鄒藤認為,今日王梟與寧凡必有一戰,而此戰結果,會是寧凡勝,所以,他才懇求寧凡,饒蒼蘭族一命…而不是求王梟,為自己報仇!

「你二人,去殺了這陸北1王梟一指身後兩名化神中期,厲聲道。

「我等…」二人皆是遲疑,目光隱隱有畏懼。

他們沒有鄒藤厲害,亦沒有鄒藤殺伐果斷、性格狠厲,更沒有自盡的骨氣。

明知寧凡有滅殺化神中期的實力,他二人怯了,不敢動手…

「廢物1王梟狠狠二掌,重擊在二人胸口,立刻,二將吐血不止,卻不敢反抗。

紫台之下,雲台之上,一片死寂,明明寧凡就站在紫台,明明任何一人登上紫台,擊敗寧凡,便能搶奪兩張界圖,但參比的化神,卻無一人敢上去挑戰。

尤其是裂土部土將,此刻他面色怔住,手心全是冷汗,肩膀不自覺地在顫抖…

鄒藤都死了!鄒藤竟死了!

如此,自己若去惹這陸北,怕自己同樣只有死亡一條路!

「還好不是本將上去挑戰…這陸北擺明了與王梟有嫌隙,本將還是不要攪合了,雖然本將不認為,這陸北能勝過王梟。」

王梟目光陰沉,如此,只好自己親自動手了。

他一步邁出,整座雲台狠狠一晃,宣示著王梟心頭憤怒。

下一刻,他殘影未逝,本尊卻已出現在紫台之上,目光冷視寧凡。

「本將一行10人,7人死在你手,你死有餘辜,為何要反抗本將1

「因為你,傷了婉兒1

寧凡左目紫光大現,霎那間仿若取代了天地光芒,使得這一刻的天空,不經意染上一片片紫霞。

王血之威,半步煉虛之威,一絲仙威種種威壓,皆是寧凡一步步修鍊而來,在這一刻,因為心頭憤怒,單憑威壓便染紫的蒼天!

若自己遲來一步,婉兒會如何,寧凡不知…這一切既然都是王梟的主意,王梟豈能放過!

重重威壓,俱都覆壓在王梟體內,但王梟僅僅連退三步,便將之卸去。

面色,卻已經極不好看了。

尚未比試,自己竟已示弱於寧凡,對生性高傲的王梟而言,著實可恨。

白髮無風自動,殺機亦動。

一戰已再所難免,但王梟嘴角,忽然勾起一道冷笑。

「陸北,有一個秘密,本將可是慷慨告訴你…你是人族之事,本將已通過凈火部知悉,甚至知曉你是無盡海…周明!只要此事被本將宣揚,第二界內,再無你容身之所1

「…」寧凡皺眉,想不到這王梟如此不幹脆,鬥法之前,還要先說點話,噁心噁心自己,亂自己心神。

知道自己身份?寧凡早知這凈火部與封妖殿有鬼,知曉自己身份不奇怪。

心思沒有一絲驚訝,只有平靜,身份無法隱瞞,又如何,即便此戰之後,第二界再無自己容身之地又如何!

即便陸族九部,都會在此戰之後成為敵人,又如何!

寧凡不屑一笑。

「王梟,你的話,動搖不了陸某。不過陸某倒是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想必你會心境大亂吧…第一界界崩之日,你妖身被滅、界門被毀之事…是我做的!你,能奈我何1

「你說,什麼1

王梟勃然大怒,沒有噁心到寧凡,反被寧凡一句話,徹底攪亂心境。

原來界門被毀,竟是這寧凡所為!

自己的妖身,竟是這個螻蟻所毀!

「紫電錘,現1

王梟拂袖一招,一對星光熠熠的銀錘,浮現掌中。

上品靈寶,太古神兵!

隨著其一錘揮下,紫電一閃,萬里之外,一座巨岳,頃刻化作齏粉,葬身於飛雷。

「本將知道你有抽寶殺嬰之物,但對這紫電錘,抽嬰之寶,無效!今日你必死1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