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77章叱吒羅雲(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照面,施展出絕強的防禦,甚至一面防禦,一面開始掐動妖訣,準備在擋下寧凡一劍神通之後,給寧凡致命打擊! 只是斬離劍,並無三人想象的神通廣大,唯一有的,卻是…鋒銳! 寧凡手持星光長劍,黑髮...

羅雲上空,高懸雲台,雲台上空,更有寧凡一步凝聚的千里紫台!

三名上界化神初期妖將,俱化煙挪移,一步出現在紫台之上,傲視寧凡。.

「爾弒殺上界妖將,罪惡滔天,還不速速俯首受死1

言辭如劍,氣勢升騰!三將目光一凝,於各自身後,依次凝聚出玉狼、雪蟒、旋龜等三道妖血虛影。

三道虛影高逾千丈,在凝聚一刻,長空捲起狂風,天現驚雷,流雲俱散!

一股莫大真靈血威,攪亂雲台,令在座十萬妖族,但凡化神之下,齊齊妖血顫動,似是本能畏懼。

真血!真靈之威!這三人,與鯉伴等人相同,俱是『真血級』真靈血脈!

且三人指訣一變,威壓一融,三道虛影徐徐相融,傳出的威壓,急遽上升,根本不是尋常真血的程度!

整個陸族九部,107名化神,真血級血脈者,不過寥寥數人,能有殘血,在這沉睡之地便是天驕。

陸戰、陸青等羅雲妖將,在此威壓下,後退數步,方才卸去血脈畏懼。

羅雲第二將陸生,指訣一變,僅退半步,卸去威壓,眼神卻凝重。

第一將陸螯,是一個紅甲壯漢,短須如刺,眼光凝重,已是半步突破化神中期的存在。此人一步踏下,紅光一顫,震散真靈威壓,但神情,亦不輕鬆!

『殘血級』化神,尚且如此疲於應付,那些混血、凡血的元嬰、金丹,根本無法憑自身之力,抗衡這真靈真血之威!

除非化神中期,否則誰能在如此強橫的真血威壓下,鎮定自若!

王梟眼露寒芒,冷笑中,對身後三名中期妖將言道。

「符狼、餘毒、葛甲,此三將雖是初期妖將,但修鍊有融威之術,三人真血之威融合,怕是僅僅威壓,都能壓死這陸北…」

三重威壓,三重海浪,將寧凡捲入中心。

只是立在威壓之內,他卻紋絲不動,拂袖施展挪移之術,送陸婉兒回到羅雲席位,眼神在這一刻,陡然而凝。

「區區真血…」

這四字,平淡之極,但隨著寧凡目光一凝,其背後生出一尊千丈之高的扶離虛影。

紫黑色的妖血,充斥著不祥、邪異,在呈現的一刻,一股浩瀚、不可鄙視的威嚴,自寧凡身上傳出,化作驚天的一個眼神!

在這個眼神之下,彷彿連天道都可蔑視,彷彿虛空都要在這一個眼神下崩潰!

三道真血虛影,無論是玉狼、雪蟒、旋龜,都在這一刻,虛影顫抖、畏懼、崩碎!

三將面色一變,齊齊飛退百丈,方才稍稍抗衡住扶離王血之威,眼神卻已駭然。

「王血!竟真是真靈王血!只是我等為何從未聽聞,真靈族中,有扶離存在1

沒有解釋,何須解釋!

寧凡眼中寒芒閃爍,一步踏出,身影一晃而逝,瞬息間彷彿青煙一絲,閃爍至三將身前,一點眉心,斬離在手!

一道星光劍影,落在三將眼中,根本沒有看清是何物,只知是劍形,但已是給三將極端危險之感,心頭俱是大驚。

三人臉上,再無之前蔑視寧凡的不屑!

此人遁速,太快!

此人之劍,太過危險!

必須立刻防禦!

「玉狼族天賦,玉罡1

「雪蟒族天賦,滑鱗1

「旋龜族天賦,岳甲1

符狼妖將的身前,升起玉命境方才施展的罡靈,整整十二道!十二道玉質罡靈,護在身前,怕是化神中期一擊,都足以擋下。

餘毒現出妖相,化作一隻六百丈雪白巨蟒,蟒蛇之身,則徐徐浮現幽綠色的偏偏蛇鱗。這些鱗片,若是細看,每一片都堪比地玄下品的甲胄堅固,更重要的是這蛇鱗,極端光滑,怕是尋常法術神通打在蛇鱗上,直接會被滑開、卸去。

葛甲的背後,現出一個玄鐵般的黝黑龜殼,在吹動一口妖氣之後,這龜殼不斷變大,化作一尊比山嶽更高的巨大龜甲,將葛甲護在中心,化神初期一擊,玄天殘寶之威,根本擊不破這厚厚甲殼。

三人,竟在被寧凡逼近的一個照面,施展出絕強的防禦,甚至一面防禦,一面開始掐動妖訣,準備在擋下寧凡一劍神通之後,給寧凡致命打擊!

只是斬離劍,並無三人想象的神通廣大,唯一有的,卻是…鋒銳!

寧凡手持星光長劍,黑髮飄搖,彷彿身劍合一,一劍如雷,在身前橫削一道半月之圓。

在這一劍之下,萬里之內,天靈之力,俱被引動!

哧——

在這星光舞動的一刻,一股莫大的鋒銳劍芒,傳出刺耳劍鳴,以寧凡為中心,將其身前千里長空,一劍而碎!

在天空崩碎的一刻,更有一萬五千道星光劍絲,密密麻麻的撕裂,令所有圍觀者頭皮發麻。

化劍為絲!一萬五千道劍絲!每一道劍絲,足以輕易撕碎金丹,這一劍劍絲,足以平定一萬五千名金丹小妖!

十二道罡靈,碎!

真血蛇鱗,碎!

山嶽龜甲,碎!

一抖斬離,寧凡傲然而立,身前三將,卻在這一劍之下,被攻破所有防禦,將甲裂,妖身滅!

三道妖魂,化作煙塵,瘋狂逃出妖身,已是膽寒。

那一抹劍光,太過鋒銳,是靈寶,且是即將突破中品的靈寶,更可怕的,是這一劍之上,附加有15000道之上的銳字靈印!

除非化神中期修士,否則,誰能擋下這一劍之威!!

必須逃!

「想逃?剛才不是很囂張么1

寧凡一指定天,三魂俱被定住,拂袖一招,三魂在手,看也不看三人惶恐神情,一口,吞下!

一連四將,四哥儲物袋,盡被寧凡收起,看也不看。

周身之上,戾氣飛騰,這一刻,其化神初期的氣勢,暴露無疑!

「化神?!此子竟化神成功了1

王梟猛然起身,雙眼瞳孔收縮,難以置信。

十一年!十一年前,這陸北傳聞只是元嬰初期,但十一年後,他確確實實,突破到化神境界!

且突破化神也就罷了,此子一劍之威,分明已堪比化神中期的一擊之力,那星光長劍,若王梟沒有看錯,半步中品靈寶,15000道以上銳字靈印,且更是太古神兵…有此劍在,化神初期之內,此子幾乎無敵!

裂土部土將白無尊,虎目一驚!

他裂土部,算是與寧凡有著深仇大恨了,甚至此次來羅雲,白無尊本就存了斬殺寧凡、回報前仇的打算,但此刻,他卻動搖,即便是之前聽說寧凡獨佔三神,他雖心神難安,卻也沒有如此動遙

此刻親自目睹這一劍之威,白無尊心頭暗暗震驚,這一劍,除非動用封賜之星的力量,否則…他無法無傷接下!

若這是寧凡全力一擊,也就罷了,他白無尊還不至於如此忌憚,但明眼人都看得出,這一劍寧凡沒有動用絲毫劍術,僅僅是憑藉斬離劍的本身鋒銳,便輕易斬殺三名化神。

且這一切,還是在三名化神施展出令白無尊都棘手的防禦后,做到的!

沒有花哨,沒有取巧,即便給三將重生的機會,仍擋不住寧凡一劍!

身為裂土部封妖,白無尊第一次懼怕起一個剛剛化神的小輩。

盧昊辰眼神苦澀,自己曾與陸北為北漠兩大紈,但十一年過去,自己仍在谷底,對方卻已化神,更成為劍誅三神的存在!可笑自己當年還在明玉樓嘲諷此人,當年的自己,真是不知死字怎麼寫…

舞嫣妖妃沒好氣地一笑,心道這寧凡,真是妖孽資質,十一年化神,如此困難的事情,他竟做到了…如今的寧凡,怕是不動用魅術,都足以與自己爭鋒呢。

陸婉兒俏臉之上,浮現一絲自豪,這便是她看重的男人,這便是王梟口中的『元嬰螻蟻』、『區區陸北』,結果呢?寧凡在紫台之上,目空一切、劍指王梟,剛現身不久,已接連斬殺四名上界化神。他的風采,無人可比,陸族九部比不了,上界真靈天驕亦比不了…

陸道塵捋捋白須,眼神露出欣慰之色。寧凡化神成功了,如此,此子應該會遵照承諾,前往第三界、送葬陸帥魂魄了…

陸道塵仰望蒼穹紫台,望著那一眼一劍煞氣驚天的青年,微微一嘆。

曾幾何時,他亦曾有這般劍指天地的豪情,可惜,自己已老…

「陸北,接圖1

眼光一決,陸道塵取出羅雲界圖,屈指一彈,煙光一卷,將此圖送至紫台、寧凡身前,與界圖一道的,還有一軸古畫,正是曾經被寧凡贊為仙寶之物。

界圖到手,寧凡收入儲物袋,對陸道塵點頭,其他事,不需多言!

此圖他收下,則他承諾之事,不會改變。

如此,他的手上,便有兩塊界圖!

「界圖!這陸北,已獲得第二張界圖1一個個化神老怪,神情霎時間火熱起來。

甚至有不少人,已將擂戰置之腦後,意圖衝上紫台,搶奪此圖。

只是想起之前寧凡連斬四名化神的恐怖戰績,尋常化神,豈敢與之爭鋒!

畢竟連裂土部封妖,都慫了…

旁人的目光、敵意、畏懼,寧凡統統不看。他一點斬離鋒芒,劍指王梟,劍氣如雲!

「陸某在此,王梟,你可敢上來受死1

「可恨!縱然你當真化神了,又如何!縱然你當真擁有種類都不知的真靈王血,又如何!區區化神初期,在我王梟眼中,不值一提!殺你,豈需要本將出手,鄒藤,你去殺了此子1

「是1

王梟身後三名化神中期中,修為最高的一人,化作青煙躍上紫台,氣勢浩瀚如海。

青甲厚重,面容乾瘦如屍,周身卻充斥著磅的力感,是個煉體為主的高手!

「老夫鄒藤,修妖2900載,手***有27條化神姓命,其中21名初期,5名中期,1名受傷後期…鄒某奉王將軍之令,來取你頭1

在此人話音一落之際,妖力陡升,周身升起一片片藤甲。

這藤甲給寧凡極其厚重之感,怕是斬離劍都未必可攻破,除非斬離劍真正突破中品靈寶,才有一絲可能。

此人不可小覷,讓寧凡第一次感受到勢均力敵之感。

「鄒藤么,陸某記住你的名字了」

鬆手,斬離化作星光飛回眉心。

邁步,寧凡周身浮現罡靈,氣勢亦在節節攀升!

看情形,竟是要以煉體之強,擊敗鄒藤!

鄒藤目光一縮,自己藤甲之堅固,便是玉命第三境界的高手都難以擊碎,這陸北竟斗膽跟自己拼體術,不知是此子太傻,還是太狂…

「你接不下老夫一拳1鄒藤傲然道。

「聒噪1

寧凡一步化作流光,一拳轟向鄒藤。

鄒藤面不改色,同樣拳帶玉色,一拳迎上。

拳拳相觸,寧凡連退七十步,鄒藤卻退了百步。

玉命第二境的對拳,那對撞寂靜無聲,卻在數息之後,忽然自拳芒相觸之地,化作罡風震裂。

浩大的氣勢,令化神之下的妖修,盡皆露出敬畏之色。

「好硬的拳頭…」寧凡目光一凜,這化神中期的鄒藤,是個血戰之輩。

「哼!彼此彼此1

鄒藤面色冷峻,心中卻是一驚,同是玉命第二境煉體境界,自己竟弱了寧凡一線。

此子竟如此妖孽…修為提升之快,匪夷所思,煉體術竟也如此強橫。

心頭再次升起苦戰之感,那種感受,只有當年誅殺的那名重傷後期妖將,帶給過鄒藤!

此子之強,怕是遠在王將軍預料之上!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