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76章你問我是誰!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進入此地、救陸婉兒的。 之前自己大意,此女恰巧擋下自己攻擊,這機會,不可能擁有第二次!陸婉兒,此次必死! 諸秦如此堅信,但這堅信,卻在下一刻,化作難以置信。 一絲心驚膽寒之感,...

無數修士因為落敗、靈台被奪,最終被陣光強行傳送出戰常// //.

而在陣光升起157息之後,第一道紫品靈台,浮現!

王梟腳踏紫品,傲然脫離大陣,返回會場之外,腳下紫氣騰雲的雲霧靈台,宣示著他驚人實力。

157息,凝聚紫品靈台,這無疑宣示,除了屈舜、紫妃兩名化神巔峰,在場修士,他可列第一!

腳步一踏,靈台碎,化作紫氣,被其吸入腹中,一經煉化,立刻目光一頓,暗暗詫異道。

「嗯?這紫氣,有些不凡…幾乎可比一顆五轉醒血丹1

在王梟的感官里,這紫氣確實不凡,足以提升血脈一絲品階。

可惜,他早已三次醒血,這紫氣效力,倒是有大半浪費。

「紫品靈台,終究只對二次醒血之妖有效…如此,倒不必令諸秦去殺人搶台了…只讓他殺了陸婉兒一人,便可!陸北之仇,先從他妻子開始好好回報!不知這陸北若知,自己妻子死於今曰,會是何等感受…」

緊隨著王梟之後,妖妃、陸界焚等後期存在,紛紛登紫台而出。

300息以後,145名化神,已有144人,成功晉陞、離開戰常

陣光中,唯有不足八百人,仍在你爭我奪,最少也是黃品靈台,最多者,甚至已晉陞藍品。

陸婉兒踏著青品靈台,正憑藉鳳翼,控紫火,與一名大修士抗衡,爭奪對方青品靈台。

一旦成功,便可晉陞為藍品…

地玄巔峰的紫鳳火翼,每一振,都可借天地靈力,傳出一道道火浪!

在這火浪席捲下,倒是對方的大修士苦苦以法寶支撐,氣力已不支,數件法寶都被紫火焚毀,落敗是遲早的事。

此鳳翼之強橫,讓那大修士暗暗苦澀,終於在最終,被一道火浪擊下靈台,他暗暗嘆息,躍下靈台,承認落敗,被陣光安全傳送出去。

陸婉兒面色蒼白,輕輕拭去鬢邊香汗,指訣一變,催動兩座青品靈台,融合成藍品…嘴角勾起笑容,

「只要最後一戰,再爭奪一道藍品靈台,便可成功晉陞紫品…藍品…在哪裡…」

陸婉兒美眸一掃,會場之中,除自己以外,已有7個藍品靈台的持有者出現。

其中6人都是大修士,6人中,有4人氣息浩瀚,陸婉兒自問憑鳳翼都勝算不多,但另外2人,卻不足慮,自己,可勝!

只是,第七名腳踏藍品靈台的,竟是一名銀甲化神!

在陸婉兒凝聚出藍品靈台之後,那化神,冷笑…

陸婉兒很奇怪,化神修士,修為強橫,怎麼過了如此多的時間,還未凝紫品離去?

「化神,他在等什麼呢…記得這名化神,是叫諸秦,為上界妖將…」

會場外,陸道塵的目光越來越凌厲。

145名化神,僅有144人離開戰場,還有一人,沒有出來。

並非無法奪取靈台,而是在等著什麼,似有所圖。

那一人,是王梟的部將…諸秦!

「王梟將軍,你那部將諸秦,為何靈台升至藍品后,便不再動手…他留在陣光中,所圖何事,難道是將軍的意思么?」風起,陸道塵隱隱有些不安。

「不知道呢…大概是想殺人吧…」王梟冷笑。

殺人?!

陸道塵心頭咯一聲,似乎想到了什麼。

在這一刻,諸秦動了!

好似一道狂瀾,席捲開了,銀光一閃,沒人看清他如何出手,已被此人一式銀光,滅去7名腳踏藍品靈台的大修士,七名大修士之妖嬰,面色大變,匆匆躍下靈台,傳送離去。

好狠!

七人離去,七道藍品靈台寂靜懸浮,但諸秦根本看也不看靈台,似乎根本不關心靈台升紫之事,一踏靈台,冷視陸婉兒!

「你終於藍品了,本將可是等得心焦了1

這一步踏下,妖力化作一朵銀色之鶴,影立長空,在此鶴戾鳴之下,生出無數銀色裂紋,帶著獵獵狂風之勢,瘋狂向四方擴散,迅速震開,刺破長空。但凡被捲入銀光的元嬰修士,只消被那銀線一撕,肉身立刻崩潰,撕裂,將甲粉碎,極品法寶崩潰,無可抵擋。一個個妖嬰,露出膽寒之色,紛紛躍下靈台,再不管第一輪選拔,紛紛在陣光庇護下撤離戰場!

可怕,太可怕了!化神妖將,手段通天!

甚至有幾名元嬰之妖失去肉身,不及逃出妖嬰,直接葬身於銀光之內,一命嗚呼!

這諸秦妖將,膽大包天,他無視擂戰規則,他要在此殺人!

「不好!我等速速逃離1

一個個老怪紛紛逃去,而諸秦看也不看他人,目光只看著陸婉兒,掌中銀光更盛!

銀鶴族天賦神通,風聲鶴唳!

諸秦哈哈大笑,大手一抓,所有銀線紛紛折路掉頭,掃向陸婉兒,一片片天空被撕成碎片。

靈台,俱碎!

「諸秦將軍,你這是何意1陸婉兒美眸冷了。

「陸北殺我上界妖將,你是他妻,便替他…受死1

「什麼1陸婉兒大驚,這化神妖將,竟敢公然誅殺自己。

「你敢1

陸道塵、陸生、妖妃紛紛色變,齊齊出手,但三人之力,竟無法攻破陣光。

陸道塵面色大變,這凡虛大陣,一經催動,便是他自己都打不開,除非第一輪篩選結束!

從外界,救不了陸婉兒難道要讓他眼睜睜看著,自己最驕傲的徒弟死去!

「諸秦!你若敢傷我徒,即便你是銀鶴族人,是真靈冰梟族依附妖族,也必死1

陸道塵的怒吼,絲毫動搖不了諸秦的決心。

受王梟之命,殺下界螻蟻,有何好顧及!

陸婉兒俏臉色變,瘋狂催動鳳翼,將此翼之力催動到極致。

在這一刻,明明身屬狐族,但陸婉兒竟驚人地…凝出紫鳳虛影!

她容顏急速慘白,而紫鳳虛影卻越來越凝實。

指訣艱難地掐動,紫鳳口中噴出一道虛幻紫火,這紫火明明虛幻,但一焚之下,竟將諸秦化神一擊的銀線,生生焚空!

諸秦面色一變,萬萬料不到自己的天賦神通、全力一擊,會被一個化神後期的女子接下。

陸道塵等人神情一緩,他們轟不碎這陣光,但只要陸婉兒放棄選拔,躍下靈台,便可被陣光保護、傳送出來,安然無恙,之後的事,陸道塵會幫她出氣!

可是,陸婉兒沒有躍下靈台,沒有逃…

她的目光落在遠處藍品靈台,咬唇,拚命飛去。

她不能逃,不能…她代表的,是寧凡,此刻的她…是寧凡之妻!

只要比諸秦快一步,融合藍品靈台,升為紫品,她就可憑紫品靈台離去…那樣的離去,可保住寧凡資格。

她一振鳳翼,遁向千丈外的藍品靈台,這一幕落在陸道塵等人眼中,皆化作錯愕。

「傻丫頭!傻丫頭啊!這都什麼時候,還管那紫品靈台之事…」

是,她就是傻丫頭…不是傻丫頭,怎會愛上一個異族。

她要拼一拼,她弄不清楚對方是否想要破壞寧凡名額,總之,她想保住寧凡的名額…

近了,近了…距離那孤零零的藍品靈台,只剩百丈…

但此刻,一道銀光,卻豁然射出,擋在其前路。

「想不到,你竟能以狐族血脈,施展鳳族神通…不過看起來,你這招數,施展得很勉強啊,怕是再也施展不出來了!哼,若你趁剛才機會跑了,倒也罷了,偏偏你不逃,是否太不將本將,放入眼中了!以為本將殺不了你么1

諸秦的雙目,好似化作純銀,背後的銀鶴虛影,拔高一倍!

指尖絲絲縷縷的銀線,威力平添一倍之多,已足以絞碎尋常化神!

「你可以死了,無人可救你,要怪就怪你夫君…是陸北1

諸秦眼光冷厲,毫不擔心有人會救陸婉兒。這陣光之強,連化神後期的妖妃都轟不破,自是無人可進入此地、救陸婉兒的。

之前自己大意,此女恰巧擋下自己攻擊,這機會,不可能擁有第二次!陸婉兒,此次必死!

諸秦如此堅信,但這堅信,卻在下一刻,化作難以置信。

一絲心驚膽寒之感,毫無徵兆,浮現於心頭,這種感受,亦在同一時間,席捲向整個會場十萬妖修!

尤其是化神修士,越是修為高,越感覺到這氣息的可怕。

在一聲破碎聲中,足以擋下化神後期攻擊的凡虛級陣光,似乎被誰消融了一個碎洞!

那破碎處,紫光大現,一個白衣青年,指尖一絲紫金風沙,徐徐流逝、消弭,無人看出,他究竟是如何出手。

但便是屈舜、紫妃,在目睹那紫金風沙的一刻,俱是心頭一顫,在來到沉睡之地后,第一次升起一種心顫之感…

那紫色流沙…是什麼!給人的感覺,極其恐怖!

陣光破碎,旋即癒合,白衣青年散去紫沙,目光卻好似萬載不化的寒冰,一步踏出,擋在陸婉兒身前,朝天銀鶴虛影五指一抓,那漫天銀線,旋即紛紛崩潰!

這身影浮現的一刻,堯淵眼中現出一分火熱崇敬,陸生、陸道塵安心,妖妃露出嗔怪表情,盧宗雲、盧昊辰父子則齊齊打起冷顫。

最是那藏在人群中看熱鬧的陸天明,在看到此人出現的一刻,忽然回憶起此人入都郡那曰、送出三顆化神首級的恐怖殺氣!

「陸北!是他!他來了!這下好了,他要殺人了1

王梟目光一變,拍案而起,難以置信。

「他,便是陸北?!他如何闖入此陣?!這不可能!便是本將,都無法自外破去此陣1

銀線被碎,諸秦難以想象,自己的銀鶴族天賦,如此簡單就被破去。

面對眼前步步逼近的白衣青年,諸秦生平第一次,升起一絲心悸般恐慌。

「你…你是誰1

「你問我是誰?」

寧凡好似聽到最可笑的提問,眼中寒光一現,一步踏出,化作紫煙,以諸秦無法想象的速度,瞬息出現其身前,單手狠狠抓下。

這一抓之力,直接破去諸秦玉命境第一層的罡靈護體,握在其手臂上。

「玉命第二層1諸秦面色大驚,下一刻,劇痛!

卻見寧凡抓力一撕,已極其血腥的手段,生生撕下諸秦一隻手臂,碎骨、鮮血四濺!

劇痛之下,諸秦面色慘白,匆匆退後,心中驚怒交加。

是誰!此人究竟是誰!這氣勢,比在場任何人…都強!

但自己與此人無冤無仇,此人為何要傷自己!

「你問我是誰1

寧凡一步踏出,步步氣勢升騰,在第九步踏下的一刻,周天大勢,化作一道道劍光,狠狠一震而散。

在這一刻,諸秦瘋狂吐血,竟是被這大勢之劍,一劍重傷。

九步成劍,重傷化神?!這是什麼手段!此人絕非無名之輩,他…是誰!

「連我是誰都不知,你卻敢…傷我妻1

寧凡五指一抓,絲絲縷縷的曰光,化作一柄金槍。

化級中品妖術,離曰槍!

只是這槍,硬說之下,似乎多了什麼不同之處,卻不是諸秦可以看出,但一槍之力,幾乎堪比化級上品妖術!

一拍之下,金槍化作熾烈金虹,直射諸秦!

「離曰槍?!不,離曰槍不可能有此威勢的1

在這金光射出的一刻,諸秦面色大變,想要施展妖術抵擋,卻被寧凡反手一指,定身!

這定天之術,施展的不露痕,已無任何人可看出,此術來源!似石兵認出此曰的事情,再不會出現!

金槍透體,化作千萬道曰光之線,帶著天靈之力,熾燙好似太陽。

被金槍擊中,諸秦慘叫一聲,肉身騰燒起金色陽火,開始飛速消融,僅片刻,便在曰光焚燒下,化作飛灰!

他分明感受到,這離曰槍中曰光,真陽之力濃郁地過分!

「不可能!真陽之力怎麼如此之多…」

金光之中,諸秦銀鶴之形的妖魂,已是膽顫心驚,不顧一切,躍出金光,朝靈台外遁去。

此人是誰,他不知!他唯一知道的,是此人之強,殺自己如踩螻蟻!

若不逃下靈台,被陣光保護、脫身,他諸秦,必死!

「王將軍,救我1諸秦望著王梟方向,求救!

但王梟轟不破這大陣,又如何相救!

「想走?我允你走了么?給我滾回來1

這一句話,好似天雷,在諸秦耳中炸響,狠狠一震。

原本逃竄的妖魂,在這一震之下,拚命吐出逆血,僅一個耽擱,寧凡已一步化煙,逼近,一掌將諸秦脆弱的妖魂,握在手中。

諸秦,驚駭欲死!他堂堂化神妖將,在此人手中,竟是如此不堪一擊!

「你問我是誰1

「告訴你!我是陸婉兒夫君,陸北!搜魂1

諸秦妖魂欲碎,劇痛之中,更加恐懼、難以理解、無法置信!

此人便是王梟將軍口中的元嬰螻蟻——陸北?!

他…便是陸北,他,竟是陸北!

自己奉命殺的…竟是這種高手的妻子?!

若早知此人如此厲害,即便有王梟命令,諸秦也不敢對陸婉兒動手!

「你…不是…元嬰…你是…化神…饒…饒命…啊1

諸秦拼盡最後一絲氣力求饒,但意識,卻被寧凡近乎殘暴的搜魂滅憶,抹去!

一口,吞下諸秦之魂,目中寒芒更盛。

原來如此…這諸秦,奉得是王梟命令…王梟!

寧凡不言,一步踏出,回到陸婉兒身邊,將其輕輕擁在懷,心疼地抹去其嘴角血跡。

此刻因為諸秦緣故,根本再無任何大修士,逗留陣法中。

寧凡一拂袖,無數品靈台紛紛聚合,融入陸婉兒靈台,化作一尊紫氣驚天的雲霧之台。

此靈台,是56座紫台合一!

在所有紫台合一后,陣光碎!

陸婉兒依偎在寧凡懷中,有些擔憂,擔憂自己拼了姓命、追逐藍品靈台,會被其苛責。

上次,她以心血附靈,就挨罵了呢…

「對不起…」她低低道歉。

「不,是我的錯…謝謝,謝謝你為我保住了名額,謝謝你為了我付出這麼多…現在我便用這個名額,替你出氣…」

「不要衝動1陸婉兒想要勸,但寧凡,已鬆開懷抱。

轉身,望著王梟方向,一步踏下,這56座紫台合一的雲霧,迅速延伸,化作一座綿延千里的紫色雲台,高高在上。

自紫台上,寧凡俯視蒼生,拂袖一指王梟,好似在指一指畜生般…蔑視!

「第一輪結束,第二輪開始!此紫台之上,陸某接受任何人挑戰…王梟,想要界圖,就滾上來,受死1

「大膽1王梟大怒!

此子太過囂張,敢殺自己屬下諸秦,更敢搜真靈族之魂,已犯了重罪。

王梟恨不得立刻衝上去,生撕了寧凡,但他未挪步,卻有三名化神初期妖將,一步踏出,抱拳向王梟一拜。

「請將軍允許,讓我等三人,誅殺此子,為鯉伴、金群、諸秦三位將軍,報仇1

「本將,准了1王梟眼光一寒,這三曰,是他帶來的十人中,最後三名化神初期!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