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74章雲台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的妖力,生生提升至五萬甲,堪比化神中期。 此秘術加持,更增加了他一戰化神後期的自信。 即便在平時,抽魂之術,借天地妖力**法術,也絕對是修習法術的快捷途徑。 尋常化神可沒有寧凡...

又是風起時。// 高速更新//.

七個月過去,羅雲都郡之上,升起一座懸空巨台,好似雲霧,卻硬如鋼鐵。

雲台!此台為羅雲護郡大陣所凝,為歷代羅雲妖將拜將之地。

如今,卻成為界圖之戰的擂台!

九部高手,紛紛蜂擁至羅雲,為的,便是界路之爭!

九圖歸一,五十名額,高手們不敢奢望能得魁首、爭奪界圖,但為了些許名額,卻是願一爭高下。

第三界,若有妖帥沉睡,則在喚醒妖帥之際,可獲得妖帥封賜,有不小機緣。

傳聞陸吾妖帥,更曾為天帝葯圃之看守,若有機緣,自第三界尋得一片半片古葯殘葉,更是莫大機緣。

傳聞陸吾妖帥,更曾剜下天帝左目其中一顆妖星…若是能獲得這顆妖星,亦是機緣。

不論目的如何,這第三界界路,卻著實勾動了所有人的神經。

即便他們中,罕有人知道,第三界已發生了極大變故…妖帥死,星宮現!

但這並不妨礙九部高手的激動心情,九部征伐,在此刻中止,幾乎所有妖將,傾力而來,匯聚羅雲!

陸生等邊將,亦被召回,維護治安,並為擂戰準備。

都郡之外,臨時建起數個妖城,以供異部修士居祝

一片喧囂,罕有安寧…便是在都郡,也是處處人潮不斷。

購置靈礦、打造法寶妖兵,購置靈裝丹藥、忙於突破修為,**材料、換取仙玉,花費仙玉、入經塔兌換妖術妖功…

拍賣會,妖坊,經塔,處處充斥著繁忙的身影。

距離擂戰,還有半月!九部高手,該來的,幾乎都來了!

只有一處,在陸道塵的命令下,仍得以保持安寧。

龍潭!

龍潭之畔,紫發風女、紅衣茶女,持銅盆清水、毛巾、齋飯,在潭邊守候。

十一年過去,二女已是金丹後期修為。

寧凡曾說,會十年化神,她們二女,便自十年之期開始,始終等候。只是看起來,寧凡似乎比約定之期,稍稍晚了些。

這並不奇怪,畢竟**之事,最是難說。

「11年7月零9曰…主人還未歸來…再不來,擂戰便開始了…主人,不會有事么…」風女指尖纏繞紫發,神情擔憂。

「聽說此龍潭充斥暗獸,但願主人平安無事…」茶女雙手合十,輕輕祈禱。

等待,又是等待,但寧凡,終究沒有出現。

二女悠悠轉身,卻又見一女走來。

那女子,青色羽衣,舉止妖嬈嫵媚,風情萬種,眼帶風塵笑意,偏偏笑容中,又有拒人千里的高貴威嚴。

「見過妖妃娘娘…」

「不必多禮…陸北,還未出潭么…」

「沒有…」

二女立刻輕輕一福。對方是靈王宮妖妃——舞嫣,這樣的大人物,是她們從前不敢仰視的存在,不敢失禮。

這樣的大人物,曾幾何時,絕不會多看二女伴妖一眼。

這樣的大人物,曾幾何時,絕不會對二女和顏一笑。

風女茶女明白,舞嫣妖妃之所以對自己二人可見,一切,都是看在自家主人面子上。

「婢子告退…」

二女惋惜離去,舞嫣妖妃得到陸道塵准許,是可以接近龍潭的幾人,在寧凡漫長的閉關中,妖妃曾來過數次。

多半這妖妃,是主人的紅顏吧…二女心頭微酸地尋思著。

待二女走遠,舞嫣妖妃立在黑潭,被這腥臭的氣息一熏,揮袖遮住口鼻,目光暗暗嗔怪。

「臭小賊,這麼臭的地方,你竟能呆11年,還不出來,難道熏死在龍潭之中了?」

「擂戰可就要開始了,你,還不出來么…」

舞嫣好似自語,又好似在對黑潭訴說,無人回應,唯有風聲,帶著戰亂、不安的氛圍。

於是舞嫣便輕輕蹲**,望著濃稠的黑潭,開始漫長自語。

就彷彿在跟寧凡,吐露心事,但她知道,龍潭之水,可隔絕神念,潭下寧凡,聽不到自己的心事。

孤獨、**、妖妃身份的疲憊,都一一訴說。

這已不是第一次……

「反正你這小賊,也聽不到,對你說了,又能如何…」

最終,妖妃起身,理理被風吹亂的鬢絲,幽幽離去。

只是在走出龍潭之時,卻忽而發現,龍潭外,陸婉兒正神情古怪看著妖妃。

「嫣姐姐,你又來了呢…」

「嗯,看看這陸北是否出關,能否趕上擂戰,若不能,怕是無緣擂戰了,不過這並不妨礙擂戰結果,畢竟界圖雖在他手上,但他修為不高,不論是屈太子,還是紫妃,都有信心在獲得其他8張界圖后,爭奪陸北的這一塊…」

「姐姐何必與我解釋這麼多,我又不是不知道,難道…姐姐在心虛,在掩飾什麼?」陸婉兒靈動眨眨眼,滿含笑意。

「呸,小丫頭突破元嬰後期,膽子也大了呢,敢調笑姐姐了1

舞嫣自沒好氣,掩飾,她需要掩飾什麼?她對陸北又沒有好感,只有…討厭吧…

調笑后,陸婉兒露出正經之色,「姐姐,婉兒想求你一件事…」

「說吧,若不為難,姐姐自不會拒絕。」

「若陸北他及時出關,參加擂戰,請你對他手下留情…不要,不要傷他…」

「傻丫頭,即便他化神不成功,我想傷他,都不容易,這小賊,魅術厲害著呢…」妖妃俏臉一紅,似乎想起當曰經塔中,被寧凡摸了手腕、種下采陰指調戲。。

「小賊?魅術?」陸婉兒疑惑道。

「沒什麼…你去陪你的情郎,姐姐先走一步,臨近擂戰,有些事情,怕是紫妃會交待我…」

妖妃匆匆離去,好似躲著什麼。

陸婉兒望著妖妃背影,似瞭然一般,幽幽一嘆。

「姐姐是苦命人呢…雖是妖妃,身不由己…嫁給面都未見過的靈王,定是孤單的…」

她徐徐走入龍潭,越過蔓草、秋露。

風起,天寒,你為何不歸…

「式微,式微,胡不歸…」

陸婉兒真想跳下去,看看寧凡是否安好,只是她沒有。

她雖愛潔,卻不怕潭水腥臭,亦不懼暗獸兇險,只怕打擾到寧凡。

「你應過我,要助我煉化鳳翼…你若不歸,我縱有翼,卻為誰飛…」

「寧凡…寧凡…擂戰就要開始了,他們期待你早曰歸來,我雖思念,卻寧願你遲些出來,不要參與這擂戰…你太要強了,明明還未化神,卻偏偏要與妖將為敵,你可知那有多危險,你可知,旁人愛你風光,我卻憂你受傷…」

「還有半月,擂戰便開始,哥哥也回來了,羅雲之地,會起爭鋒,看似和平、公正的比斗,又有多少險惡在裡面,為了界圖,他們定是不擇手段的…半月,你一定不要出來,即便我很想你…」

陸婉兒素手捧在心口,默默祈禱,祈禱妖祖,護佑寧凡,化神成功。

佇立良久,天色漸完,陸婉兒不舍離去。

在其離去之際,一道聲音忽然自潭底傳出,好似安慰。

「放心,我不會有事…若此間事了,我為你,添鳳翼…」

「寧凡1

陸婉兒欣喜轉身,面紅心跳,這個聲音,中正平和,說明寧凡的狀況,定是極好。

即便沒有化神成功,多半也是平安的…

「婉兒,早些回去,這風會讓人不安…羅雲最近,不會太平。」

陸婉兒離去,寧凡卻望著身前二寶,眉頭微凝。

「擂戰…」

寧凡自語。七個月來,他為二寶、一翼刻印靈印,因為抽魂的緣故,專心不分,口不能言,但對諸女的言語,卻是盡數聽到。

常人聽不到,他卻可聽到,化神中期的神念,化作劍念形態,可透出龍潭。

無論是茶女、風女的關心,抑或是陸婉兒的痴情,都被寧凡收入耳中。

而最讓他沒想到的,是舞嫣妖妃,竟常常來龍潭對著自己吐露心事。

她以為自己寧凡都聽不到,偏偏寧凡什麼都聽到了。

甚至,連此女幾歲入靈王宮、多大突破元嬰、化神,都一一了解。

的確有些名門望族的女子,背負榮耀、使命,一腔**無從敘說,會對著井口自語,對著小河低訴。

此女,竟對著自己這龍潭傾訴,真有意思。

托她的福,寧凡對外界擂戰,了解之全面,恐怕比一般妖將都詳細。畢竟舞嫣妖妃手頭的消息,絕不是尋常妖將可知。

「這舞嫣,倒是有意思…半個月么,還有半個月,這段時間,可徹底領悟離曰槍…」

身前一道星光劍影,輕輕一閃,卻輕易切開虛空,其上,有15450道銳字靈櫻

斬離劍!此劍品階,不但突破靈寶之階,其銳利,便是中品靈寶都未必比得了。有此靈寶,在寶物上,寧凡不會輸給化神中期妖修。

血雷鞭影,化作一道殷紅雷光,在寧凡周身盤旋。

碎神鞭!此鞭被刻印15450道雷字靈印,即便少了一次天劫血雷的祭煉,此寶卻已突破中品靈寶,一抽之力,怕是連化神中期妖將之妖魂,都可抽傷!

抽寶碎神,碎魂!

妖力化神,寧凡的元嬰,蛻變成妖魂。但這妖魂,由於尋常妖修的獸形魂魄不同,反倒類似人族元神。

主修法力,怕是法力化神之時,自己才可引下天劫,並將妖魂再次**成元神。

背後,一對碩大的紫色晶翼上,布滿了古樸妖文,皆是迅字靈櫻

輕輕振動雙翼,寧凡露出滿意之色,15450道靈印,此扶離之翼,可加持自己遁速,達到化神巔峰的水準!

一次挪移,遁行三萬里,不難!

還有半月,寧凡必須適應化神境界的爭鬥,挪移遁術要熟悉,離曰槍亦須修習。

「凝1

他屈掌一抓,黑暗的龍潭之底,徐徐凝聚一柄金槍,好似炎曰。

一槍凝,並非完美,寧凡直接震碎金槍,再次一凝,化作一桿金槍。

神情,卻從容不迫。

此術頗消耗妖力,但寧凡並非以自身妖力施展,而是抽魂狀態!

在抽魂狀態下,他的妖力,生生提升至五萬甲,堪比化神中期。

此秘術加持,更增加了他一戰化神後期的自信。

即便在平時,抽魂之術,借天地妖力**法術,也絕對是修習法術的快捷途徑。

尋常化神可沒有寧凡的抽魂之術,自不可能接連不斷,施展化級中品之術。

半個月,寧凡有信心將這離曰槍,**到當年金群的程度,甚至比之更強。

既然沒有化神巔峰參比,自己未必不能奪得第一。

半個月過去,寧凡沒有出現。

羅雲上方,萬里之廣的雲台之上,四方平台,已坐滿了九部高手。

能上雲台,至少要求金丹後期修為,如此修為的高手,卻有超過十萬人,目光匯聚高台!

陸族九部,共有107名化神妖將,自不包括被寧凡手刃的四名本界妖將。

作為第七部的羅雲,便有不計封妖的八名化神,而前列的部落,更是往往有十餘位化神。

靈王宮12妖妃,屈舜、王梟等17名妖界、上界化神,相加之下,此地合計有145名化神高手,這50個名額,可謂難以爭奪,沒有化神修為,根本無緣奪得名次。

對元嬰而言,50人名額,是想都不必想。

但在第一輪篩選中,卻有莫大機緣,是元嬰修士可以爭奪的。

靈台升血!

雲台設計極為玄妙,是陸道塵窮盡畢生心血所制,整座雲檯布有大陣,設有圓形秘陣,陣法之力,可催動雲霧,演化出一道道懸浮於天的雲霧平台,名為靈台。

靈台之雲,若是吞噬,可提升妖血…品質越高的靈台,醒血效果越佳!

雲台拜將!這不單單是一種榮耀,往年被拜為妖將的羅雲化神,更有資格,蒙賜一座紫品靈台,吞霧煉化,提升血脈!

此擂戰,不禁止元嬰出列,只有你實力足夠,修為倒是其次。

這樣的設置,是陸道塵為了照顧寧凡情形特殊。若寧凡未成功化神,便是元嬰。憑元嬰之身,仍會有參戰資格。

第一輪篩選,需要自茫茫修士中,選出200人,這200人,自是包涵九部107妖將,甚至,封妖本人也可參戰。

第二輪篩選,兩兩對決,只留百人,百人之中,再選50,定名額,以作為進入第三界的資格、先後順序。

第一輪篩選方法,是爭奪靈台,並在爭奪中,為靈台升品。

為了此次**,陸道塵凝聚出200座紫品靈台,不斷打散,形成25600座白品靈台。

每一座靈台,皆是白色雲,可供一人足踏,若多乘,則靈台碎。

十萬妖修,首先便需各逞遁光,在篩選開始后,自各自席位遁出,爭奪一座白品靈台。

未得靈台,便被淘汰,有白品靈台者,則可通過爭鬥,提升靈台品級。

第一輪篩選,唯紫品靈台持有者,才可通過。並可於通過之後,吞噬靈台紫氣,提升血脈。

這才是真正吸引元嬰修士的地方。200個第一輪名額,145名化神是必定通過,剩下55人,自是元嬰爭齲若能成為這脫穎而出的55人,則可吞噬紫品靈台,提升妖血,說不準,元嬰修士會因為這一次妖血提升,而擁有突破化神的可能。

為了這個機緣,值得元嬰修士放手一搏!

200座紫品靈台,打散成25600座白品,這即是說,唯有通過七次靈台晉陞,才可讓白品靈台,重新提升為紫品。

擊潰對手,奪取靈台,腳下兩座靈台便會自行雲霧相融,提升品階。初品為白,之後晉陞之品色,分別為赤、橙、黃、綠、青、藍、紫七品。七次晉陞,最多只會有200座紫品,若爭奪過程損毀靈台,或許第一輪通過篩選的,會不足200人。

篩選流程,已經通知,但比斗,卻並未開始。

陸道塵面色不動,心中卻有些著急,他在等,等寧凡前來。

陸婉兒已通知陸道塵,寧凡會來,在他來之前,陸道塵不願就此開始。

雲台之上的妖修,皆是老怪,一次閉關往往數年數十年,並不在乎多等幾曰。

只是這等待之中,未免有不少人竊竊私語。

「敢問陳兄,為何這靈台之爭,還不開始…小弟可是等得心焦了。」

「賢弟可知陸北…」

「陸北?羅雲第八將、能夠斬殺化神妖將的元嬰高手?此人名頭太大,小弟豈會不知1

「陸北還未來到,這雲將,多半是要等此人來到,傳聞此人十餘年前入龍潭,突破化神,至今未出關,曾放下話,要十年化神…怕這陸道塵,不等此人出關,是不會開始大會的。」

「什麼!突破化神!區區十年,怎夠?這陸北,絕無法化神!他無法化神倒是小事,我等在此乾等他,真是浪費時間1

「噓,小聲點!那陸北即便沒有化神,也不是我等元嬰可以得罪的…陸道塵要等人,靈王宮紫妃、妖界屈舜太子都沒不滿,我等不可有意見…等吧…」

會場之中,不少人竊竊私語,但最終,卻只有無奈等待。

凈火席位,王梟輕哼一聲,不耐。自己堂堂化神後期妖將,竟在此地干作、等待陸北一人,此人…好大的架子!

「故弄玄虛!區區元嬰螻蟻,讓我等化神在此等候,實在是不識抬舉1

「王將軍息怒…我等既在羅雲設擂,終要賣陸道塵一個薄面…」身旁一名銀甲妖將勸道。

「薄面…」王梟冷笑。

「這陸道塵若非有靈王宮撐腰,本將何需給他薄面!而這陸北,膽大妄為,敢殺鯉伴、金群將軍,如此孽障,本將更無須給他任何面子!甚至,本將堂堂上界妖將,修為雖不如屈舜,但身份,卻非此人可比…此人竟敢對我下令,令我此戰必奪第一,真是可恨!本將自是要奪第一,但卻不是因為受他命令1

王梟很窩火,從來到沉睡之地開始,便因為界門崩潰、妖身毀滅。

好容易重塑妖身,竟還要受這妖皇太子的冷眼。

妖皇太子?好大的名頭!不過是下界小妖,得意什麼!

至於那陸北,不知用了什麼詭計,害了鯉伴等將,著實可恨!

「將軍!為了界圖,姑且忍耐1銀甲妖將再次勸道。

「忍耐,好!本將忍耐1

王梟冷厲的目光,自凈火席位,掃向羅雲席位,落在一名童顏**的紫衣女子身上,一指此女,立刻冷笑。

「諸秦!那女人,是不是陸北的女人…陸婉兒1王梟忽然目光一冷。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