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72章化神初期,風煙一指!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正捕捉暗獸,吞噬煉化。 王族黑龍腐爛龍屍,他早已捏著鼻子吃下。 十一年來,他幾乎吃盡了龍潭所有暗獸,實力已幾乎是半步煉虛!只是有一點可惜,在吞噬王血之時,黑龍有一次機會,機會重新蘇醒...

紙鶴在寧家住下,寧倩在房中陪伴她。

屋外,寧凡斜坐青牛背上,手持柳鞭,目光古井無波。

他身軀明明瘦弱,但卻令青牛不敢反抗,更不敢有絲毫不滿。

王族扶離,群妖退避,連妖都算不上的青牛,自不敢得罪寧凡的。

王木匠心知女兒心決,嘆息之後,沒有阻止女兒的意思。

但吳家,卻從縣城裡,尋來不少地痞無賴,三五成群,來寧村鬧事。

不少都持器械,攔在寧家竹籬之外,或有人持火把,宣稱寧家不放紙鶴,便要放火燒人!

「嘿嘿,再不放人,我等可就不客氣了…聽說這寧凡之母寧倩,也曾是此村絕色,雖說已過30,但風韻猶存,紙鶴是大人要的,我等不敢動,但這寧倩么…」

一個個地痞,自是無法無天之輩。

但他們不知道,在寧凡這真正無法無天者眼中,他們,什麼也不是。

聲聲侮辱,讓寧凡眼露寒芒,這寒芒上升的一刻,他催動青牛,手中柳鞭動!

一道鞭影抽出,卻好似在一瞬間變出千百道,同時抽在數十個無賴身上。

明明是柳條之鞭,但抽在身上,卻比鐵條還痛!

啊!

一聲聲慘叫,傳遍寧村,一時間,驚得一村之內,禽畜吠鳴!

寧凡沒有殺人…八年光陰,96個月,他平淡人生,只為升起問道之心。一旦殺人,血染心境,便因殺心,破去問道心境,這幻境,亦再無可逗留。

與娘親相處之日,便就此結束…

且這幻境中。寧倩是凡人女子,若見到自己殺戮眾生,是否會畏懼…

「為了多見娘親幾日,姑且饒你等狗命…有意思,想不到我寧凡,也會有不殺人之日!但不殺人,卻要讓爾等,眾生畏懼、追悔1

寧凡目光落在那出身調戲母親的地痞身上,目光狠色升騰。

屈指一彈,震碎柳鞭。一片片柳葉,化作青色利刃,刺入每個地痞口中,斬去眾人舌頭!

啊!

一個個地痞,疼痛鑽心,卻再難說出一句話語,卻都被斬舌成了啞巴!

而所有地痞,齊齊在此刻,望著寧凡方向。不要命的下拜,這一幕,以柳葉斬舌的手段,讓他們…膽寒!

妖術!這寧凡。不是人,是妖怪!

惹不起,惹不起呀!人能跟妖怪斗么!更何況眾地痞活了無數年,從未見過能以柳葉殺人的妖怪!

就算是偶爾出現在鄉間縣中的小妖小鬼。也不過附附身、鬧鬧宅,惹你寢食難安而已。

能肆無忌憚、隨意殺人的,定是手段通天的高手!

可惜。他們知道寧凡是『妖人』的秘密,卻不敢宣揚,更因成了啞巴,無法宣揚。

數十人齊齊沒命逃回縣城,七日後,東縣吳家中,吳東南望著豢養的47名地痞,盡數被割去舌頭,面色大怒!

「這是怎麼回事!你們不是去搶親么?怎麼被人隔了舌頭?誰這麼大膽,敢在東縣地界,得罪我吳東南1

一個個地痞,皆被寧凡的『妖術』給嚇傻了,而唯一一個會寫幾字的地痞,勉強在紙上,寫下九個字。

寧凡是妖人,不可得罪!

「妖人?可笑!子不語怪力亂神,世間哪有這麼多妖,對,這寧凡,怕是一個武道高手,傳聞武道修鍊到高深境界,也能以飛葉殺人…哼,這一次,我吳東南去請洪教頭出馬,拿下這寧凡,應不難…不過為以防萬一,還是請諸葛仙師,一起前去,萬一真有妖人,便讓道長拿下…」

三日後,一翻走動、宴請、送禮,吳東南請來了縣裡有名的洪教頭、諸葛仙師。

前者是武道高手,年過四十,內力極強,太陽穴高高鼓起,暗器手段更練到了飛葉殺人的地步,一聽聞寧村出了個少年高手,立刻不屑一顧。

「吳老爺放心,此人或許天資不錯,摸到了武道中『飛葉殺人』的秘訣,但此人終究才16歲,天賦再高,內力卻必定不如我。此子對付普通人,或許厲害,但在洪某身前,不值一提1

那諸葛仙師,輕輕鼻哼了一聲,不屑道,

「武者又能如何,卻不知世間有仙…貧道雖是辟脈4層,但便是三五個凡間高手,也能輕易滅殺…此事不需洪教頭出手,貧道一人即可!一張符火,足以殺之1

洪教頭與諸葛仙師,言辭針鋒,似乎二人曾有過節。

見二人吵架,吳東南自是好言勸慰,心中則已動了殺機。

「洪教頭、諸葛仙師,請你們記住,這寧凡,確實是妖人1

吳東南要咬定寧凡妖人身份,誅殺此人,便不犯越國律法。

洪教頭與諸葛仙師,心領神會,對視冷笑。

二人出手,各得白銀百兩。

收人錢財,替人消災,咬定寧凡是妖人,殺之無罪!

一行人浩浩蕩蕩出了縣城,打得,卻是誅妖之名。

當行到寧村之外,尚未進村,卻見寧凡騎牛而出,手執柳鞭,目若寒霜,掃若諸人。

「此人便是寧凡1一個負責帶路的小廝,指著騎牛青年嚷嚷道。

一聽此言,洪教頭與諸葛仙師,齊齊打量寧凡,在確認此子不過十五六歲之後,皆是一副搶功表情。

終究是洪教頭步子大些,一步邁出,凜然有虎威,手中大刀一橫,對寧凡斥道,

「妖人寧凡,下來受死1

「憑你1

寧凡目光一凜,血芒加身,戾氣飛騰。

在這一刻,但凡被他目光掃中之人,皆是雙膝一軟,跪倒在地,瑟瑟發抖,膽顫心驚。

諸葛仙師面色大變,他此刻無比確定一件事,那便是…眼前的寧凡。是修士!是比他境界更高無數倍的修士!僅僅一個威壓,自己16條仙脈,盡數崩碎!

噗!

他一口鮮血噴出,拂塵撐地,已是膽寒,勃然大怒望著吳東南。

好個吳東南!說殺什麼小賊,實則殺戮這樣的前輩…這簡直是騙自己來送死啊!

洪教頭距離寧凡更緊,對寧凡威壓,感觸更加敏銳。

在血芒之威襲來之時,洪教頭手中精鋼環刀。直接化作齏粉震碎,而其一根手臂,更是化作血霧崩碎,痛楚鑽心!

丹田搗毀,五內似焚,洪教頭胸口好似重重一擊,直接飛起,墜落塵埃,卻是底不起。咳血不止,目光同樣仇恨之極,望向吳東南。

這是什麼高手!

此人不是練武的,這不是內力。這真的是個妖人,還是打死洪教頭都不願得罪的那種!

「誰敢搶我妻1

寧凡淡淡一聲,卻好似有無數雷霆,在主人耳邊炸響。盡數匍匐於地。

而吳東南,根本沒有理會洪教頭、諸葛仙師的怨恨,他只是不可置信望著寧凡。這個容貌,吳東南見過,只是在此之前,他怎麼都想不到,寧凡便是那人!

這個容貌的主人,日日夜夜出現在吳東南夢裡!

那場夢裡,吳東南是個飛天遁地的仙人,但每一次,都會被此人輕易斬殺!

不能惹,這人不能惹啊!

若早知紙鶴是被此人搶去,自己便是有一萬個膽子,也不敢得罪此人!

家資萬貫又如何,秀才出身又如何…

吳東南相信,即便想搶紙鶴的,是越王,他寧凡,也敢一路踏血,殺入越王宮,帶走心愛女子。

「求寧尊,饒命1

吳東南跪地,死命叩頭,用夢中稱呼寧凡的方式,喚出一句寧尊。

「此生,我不想再看到爾等…滾1

私塾內,正教書的紫衣青年,目光露出讚許之色。

「此子性狠、嗜殺,這不是壞事,但若只知殺戮,則仙途之上,必難走遠…此子為了多與母親相處些歲月,故而不殺人,不破壞此幻境氛圍…本皇喜歡孝子…已過了97日,是時候傳他一場道悟…」

吳東南灰頭土臉離去,寧村之事,漸漸平息。

寧凡乘牛回家,家中已傳出飯菜之香。

娘親,紙鶴,還有自己…

這是寧凡做夢都想擁有的溫情…

他徐徐閉上眼,露出滿足的笑容,雖然知道眼前一切,都是虛幻。

夜已深,二女歇息,寧凡卻騎牛出村,一路北行。

北面有山,山不高,但山上,僅五百丈,但山巔站著一個紫衣青年,他站在那裡,彷彿一個神色,便可令眼前所見所有天地…粉碎!

寧凡躍下青牛,拍拍牛頭,與之告別。

青牛不舍,數步一回頭,似不願離開寧凡,但寧凡,譴回了它。

身形一縱,化作紫煙,出現在山巔,隔著一步,立在紫衣青年身後,抱拳道,

「晚輩寧凡,見過紫斗仙皇1

「嗯1

這一刻的紫衣青年,目光之中,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氣概。

他在山上,所以他不再是凡塵中的教書先生,而是…仙皇!

「我與你,有緣!你通過本皇設下考核,可獲得一場道悟…不過在這道悟之前,本皇有話問你…你以勇武,嚇退惡賊,你以不殺,得留幻境,為何不多與娘親、妻子相處,卻急著來找本皇1

「我需要修為,在真實世界,與她們重逢1

「嗯,這個答案,差強人意…以你境界,遠不足以看破真虛,也怪不得你…外界是真實,此地幻境,未必不是真實…有朝一日,你明悟輪迴,會懂…」

紫衣青年不再言語,他的身影漸漸飄渺,最終化作紫霧流散。

這紫霧一籠,五百丈山丘,忽然拔高,一路直衝雲霄,達到七百萬丈。

七百萬丈高度,寧凡心思大震,此刻不論外界的他,還是幻境的自己,都在眾山之巔!

「你自無盡海入碎界,心神自碎界入雲海,道心自雲海入心幻,這其中。哪一界為真,哪一界為假,你可看透?」

「未必孜孜求學的你,是虛假,未必在雨界殺伐的你,是真實…真虛之在一念間1

「本皇以輪迴之力,演化紫霧,紫霧之中,你細細感悟,能感悟多少。是你的機緣造化1

隨著紫斗一言,一絲絲紫氣,好似細水長流,沒入寧凡體內。

寧凡閉上眼,天風之中,立在七百萬丈之巔,細細感悟。

輪迴,他看不透,因為他修為太弱。他尚處在修真第一步,但仙皇自稱,是第四步!

四天的真仙,應是第二步修為。也便是說,真仙們之所以連仰望仙皇都做不到,是因為遠遠沒有達到第三步,更何談第四步…

這是太古最強者。給予自己的一場造化。

自己,決不可浪費!

在這紫氣中,彷彿一步之下。便可掌握輪迴真意,施展出令夢玄子都畏懼的輪迴之術。

只是太多的紫氣,自指尖流散,猶如握不住的恆河細沙,猶如逝去的年華。

「我尚未徹底化神,不足以領悟輪迴之力…但若僅僅是模仿此紫氣,創出一道法術,未必不能做到…即便只模仿半分形似,此術,也算沾染上一絲輪迴之力的影子,而待我境界足夠,憑此術,必可參悟輪迴1

他目光一決,手中掐決,演化術法。

98日,99日…一日日流去,在這七百萬丈絕巔,寧凡已站了247日!

第248日,他睜開了雙目,指訣一凝,周身紫霧好似琉璃碎散,化作晶瑩粉塵。

那晶瑩粉塵,每一粒,都是紫金,好似煙塵,好似風沙。

寧凡沒有領悟輪迴真意,但他卻在輪迴之力中,自創一式法術。

他睜開雙目,茫然轉身,望著夢玄子方向,指訣一變。

這一刻,夢玄子的臉上,狠狠一震。

248日!此子竟在問道幻境中,呆了整整248日!

且從這目光、指訣來看,似乎此子,還領悟了一式法術的樣子。

若僅僅是法術,也就罷了,但這法術,竟然看不出品階!

「無階?此術之所以沒有品階,只有一個原因…便是此術涉及的力量,太過強大,根本無法通過品階表現出來…他如今修為,未徹底化神,故而施展此術,是化級中品,但若他突破煉虛,則此術,便是虛術!他若成仙,此術便可一步步改善,成為仙術!非無品階,實在是品階太高,而無法一口氣全部領悟1

夢玄子眼神凝重,寧凡領悟的法術,根本尚不完整,瑕疵極多,以如今修為,只能發揮化級中品的威力,但其涉及的力量,竟讓仙帝身份的自己,感到一絲棘手…

隨著寧凡指訣一邊,他的雙眸,漸漸化作紫金之色。

指訣動,絲絲輪迴之力演化的紫金風沙,好似風煙,吹過天地。只是,但凡被捲入這紫金風煙的山石、草木,皆已無法想象的速度,枯萎、凋零!

「輪迴,我不懂…但我卻懂得時光匆匆的感受,百年碎虛,好似巨石加身,那種緊迫,讓我動彈不得…時光,韶華,我稍稍能體會的…」

他輕吸一口氣,渾然忘我,不斷完善這領悟而來的第三種法術。

踏天九步,墨流分神術,每一種,都是其絕強底牌。

這一種,必須更強!因為,這是仙皇所賜機緣之中,領悟!

「何謂時光,何謂韶華…風華是一指流沙,蒼老是一段年華,此術,可消融時光,令萬物蒼老、腐朽,其名為…紫術,風煙1

要讓所有的仇寇,都在這一指風煙之中,蒼老成土,化作塵埃!

寧凡一指,點下,紫金色風煙,卷向夢玄子。

夢玄子面色一變,屈指點出一道青光,化作一道獵獵清風,試圖抵消那紫金色煙塵。

自己雖是隨手一道清風,但抵消化級上品的法術,都綽綽有餘。

但清風與紫金煙塵一撞,卻根本無法阻擋紫煙分毫,反倒在那風煙之中,風力衰減、消融。

任何事務,都逃不過蒼老,即便是風!

紫金風煙一籠夢玄子,以其仙體之強,自是絲毫無傷。

只是雖無傷。夢玄子卻清晰感到,自己的肉身,蒼老了一絲,生機被奪走…

那一個接觸之下,區區化級中品之術,竟傷到了自己?雖只有一絲,但這已經太過荒謬!

若夢玄子沒有感覺錯,那奪走生機的力量,涉及了輪迴之力…雖然似是而非,卻沾了邊…

「此子。當真感悟了一絲輪迴之力!若此子同樣有仙帝修為,這一指風煙,足以一指擊敗老夫1

斬凡第三步,結束!

寧凡眼神徹底清明,苦笑,自己竟在領悟法術之時,對夢玄子動手,不過所幸,這夢玄子似乎沒有怪罪自己的意思。

心中。則暗暗欣喜此術威力。

這一道法術施展出,寧凡有信心,一指滅殺化神中期,便是後期。都有一絲滅殺機會,令對方,於風煙中,化作飛灰!

248日。法力提升2480甲,合計3495甲!

且在一番感悟中,自己。以幾乎徹底化神,只差道碑刻名。

「多謝紫斗先生…」

寧凡對著遠方紫霧,抱拳。

仙皇應是死了,那幻境中的師徒之緣,應只是法術的傳承。

那是自己無法理解的力量,但終有一次,自己可以理解,可看破真虛,明悟輪迴。

「後生,可有興趣,飛升我虛空界,加入我掌碑宮…」

夢玄子第一次,主動對人升起收徒之念!

「晚輩已有師承…」

「是么…那真是很可惜礙」夢玄子搖頭嘆息。已他身份,主動出言一次,便足夠,同樣的話,不可能再說第二次,強求對方為弟子。

他不再多言,袖袍一卷,天地一顫,帶著寧凡,出現在三道神碑之下。

既是妖力化神,自然要刻妖碑。

「此為『凝運成筆』之術,如此刻下姓名,可得氣運加持…」

夢玄子一捲袖袍,已有一塊玉簡,出現在寧凡身前,被其攝入手中,按在眉心。

頃刻間,凝運成筆之術,便已知悉。

他的氣運,已在輪迴中前加持,倒不需要此術多此一舉。

甚至,墨色之下,藏著驚人紫運,有著一流氣運。

若寧凡願意,他可刻下紫色姓名,但那要,恐怕自己氣運改變的秘密,會被算計自己的真仙知曉,便得不償失…

「凝1

寧凡拂袖,凝出金筆,握在說中,一步踏出,立在妖碑之下,抬手,筆落!

黑色姓名,寧凡!

「黑色?」夢玄子微微一詫,但旋即,搖頭失笑。

「若是常人,氣運為黑,必定成仙無望,但你不同…你的資質,實乃妖孽,縱是黑色氣運,怕亦足以飛升…老夫便在玄武星,等你成仙之日到來,去吧!速速回歸下界,全力化神1

夢玄子一拂袖,送寧凡心神返回下界。

只是在拂袖之際,心念一動,又取出一物,贈與寧凡。

「此物,權當老夫與你,結個善緣1

龍潭之底,寧凡沉睡,已十一年!

百無聊賴的黑龍,正捕捉暗獸,吞噬煉化。

王族黑龍腐爛龍屍,他早已捏著鼻子吃下。

十一年來,他幾乎吃盡了龍潭所有暗獸,實力已幾乎是半步煉虛!只是有一點可惜,在吞噬王血之時,黑龍有一次機會,機會重新蘇醒王血,但可惜,一道隔膜,讓其失敗…

體內還有一大團暗獸的精純妖血,被黑龍剝離毒素、持續煉化十一年,凝成一團拳頭大小的淡金色血團。

一旦徹底煉化這血團,黑龍有信心,真正突破半步煉虛!

到時候,雖然他氣息虛浮,也並非王血,更沒有妖身,總好歹是個半步煉虛不是?

同階或許弱小,但對上化神巔峰,勝算都不協

半步煉虛,比半步化神的寧凡,足足高了一個大境界…

「一旦哥突破半步煉虛,便是時候,嘗試掙脫妖禁了1

黑龍嘿嘿冷笑,一旦自己掙脫妖禁,便自由了,便不怕寧凡了。

「以日後半步煉虛的實力,哥必定要碾壓這煞星,壓垮他,踐踏他,蹂躪他1

「煞星,你等著,等你黑牙爺爺煉化掉妖禁,便來吃了你1

黑龍獰笑,但這獰笑,卻在下一刻,化作痴人說夢的表情。

盤膝池底、沉寂已久的寧凡,端坐無數骸骨之上。

在這一刻,其氣勢,節節攀升,並有一股讓黑龍無法抗衡的威壓,震懾而來。

半步煉虛之威,其中更有一絲真仙之威,將黑龍駭得膽顫心驚。

「這煞星,化神成功了!怎麼這麼巧!且他的威壓,不過剛剛化神,為何達到了半步煉虛的程度1

僅僅是氣勢,便震得黑龍龍軀一痛,氣息大亂。

黑龍目光震撼,這一刻,寧凡卻氣勢一震,豁然起身,將夢玄子所贈某物收起,旋即目露寒芒,望著黑龍。

「你想壓垮我,踐踏我,蹂躪我?」

妖力,14750甲!

法力,3495甲!

神念,化神中期!

寧凡冷視黑龍,狠狠一催念禁,立刻,黑龍痛的人仰馬翻,哀嚎不已,所有的囂張,都成了求饒。

「主人饒命!饒命!小弟是在說笑,說笑啊1

「說笑?」

寧凡冷哼一聲,屈掌一攝,將碩大的黑龍,招到身前,眼光一亮。

這黑龍,資質果然不錯,在吞噬暗獸、王族龍屍之後,修為達到化神巔峰,更幾乎蘇醒王血血脈,不過似乎有一道隔膜,使他突破失敗,不然戰鬥力可是要大幅提升的…

其體內,有一團驚心淬鍊的暗獸精血,還未徹底吞噬…若自己吞噬,不但可進一步提升妖力,還可一具穩固化神初期的境界。

如此大補之物,可是不多見的。

「將暗獸精血,給我1寧凡冷漠令道。

「什,什麼!你要搶哥的東西1

黑龍露出哭喪的表情,還未反抗,便痛呼一聲。

妖禁一催…精血,怕是保不住了。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