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71章斬凡化神(二)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p> 「在此多感悟一月,便可提升一甲法力么…」 他一時沉默,這紫衣先生,是紫斗仙皇,是真仙難以仰望的高手,是亂古的老師。 但寧凡,看不出此人是真是虛,因為他的境界,遠遠不夠,連對方是...

北風飄拂,葉落寒冬。天色越來越亮,田埂上,不少農人正忙著冬種。

小童提著雞蛋,緊了緊麻衣,臉凍得通紅。

「我竟會怕冷…」

小童詫異,這種感覺,他總感覺,已有數百年未曾體會的。

村頭有一片紅樺林,林間立著一間草廬,一間學塾。

學塾之中,吱呀的老屋中,遙遙傳來稚嫩的朗誦之聲。

「仙之初,姓本無,登天路,入海圖,法力廣,非可慕,道心堅,方可矚…」

在塾外停住腳步,小童沒有推門,靜靜佇步。

塾里童兒們誦的,是這學塾先生自攥的《三字仙經》。

用途,卻是為童兒啟蒙之用,這經文,小童聽過七遍,每個月,娘親都會讓他送一籃雞蛋,求拜先生為師,七個月,七次機會,他立在塾外,幾乎將這《三字仙經》全經背下。

小童自問,自己聰穎靈氣,絕不弱其他村童,但可惜的是,先生偏偏不收他。

「為何,先生不收我入塾…」小童不解,他隱隱覺得,這些與他遺忘之事,有關。

當小童出現私塾外,破舊的塾中,一個比小童略小一歲的童兒,立刻激動道。

「紫先生,寧凡大哥又來拜師了,看在他七個月的誠心上,這一次,先生一定要收他入塾1

那孩童,名為寧孤,是寧村之中,寧凡少有的朋友之一。

在他出聲之後,所有孩童紛紛停下朗誦聲,透過破舊的窗扉,看窗外佇立的寧凡。

「今天是第七月,卻是他的第七曰,若今曰,他仍未明白為何無法入塾,他便不配在這個世界逗留…」

塾內,一個紫衣先生,微微一笑。

此人長發如瀑,容貌俊秀,眉心之上,有著一道紫金色的石炎之櫻

「可是紫先生,寧凡大哥真的是誠心誠意…」

「他與你們不同…讓他站著!至於你,好好讀書…」

先生手中,一名紫金色的戒尺,輕輕敲在寧孤頭上,帶著慈愛、溫柔。

並沒有狠狠打孩童手心,他從不會如此。

有教無類,言傳身教,不動懲戒,這也是紫先生聞名鄉里的緣故。

傳聞中,便是村子外的縣城縣官,都要對紫先生屈身行禮的。

此人不求名,不求利,但聽講於他座下的弟子,不少都在越國為官。

越國之地,儒學鼎盛,道學、墨學、兵學、法學等諸派,亦是學者如雲。

而紫先生的學派,便是…紫學。

在先生的輕聲教訓后,寧孤摸摸頭,不好意思的座下,塾內重新響起誦經聲。

寧凡,則捧著雞蛋,立在塾外,不甘地拳頭緊握。

「他與你們不同…讓他站著1

腦海中回憶著先生的話,寧凡輕輕咬牙,這一次,怕是拜師仍會失敗的…

但為何,先生不收自己…自己為何與這裡的孩童們,不同…

問道崖上,夢玄子望著佇立紫霧的寧凡,暗暗皺眉。

「今曰是第七曰,無數大修士都在這一步,止步…不知此子,能否跨過這一檻…老夫當年的道心幻境,是成親,此子,似乎是求學…求學,他能否求來一道…」

私塾外,寧凡不知站了多久。

他反覆思索,紫先生不收自己的緣故,似乎是因為自己與他人不同,但為何不同,哪裡不同?

他的目光,漸漸浮現一絲不符合年齡的深邃。

當這深邃之色浮現一刻,塾內,紫衣青年微微一笑。

「此子,開始悟了…」

不同,哪裡不同…

天空漸漸浮現烏雲,烏雲之中,下起寒冷的冬雨,淅淅瀝瀝。

寧凡立在屋檐下,看那連珠般的雨點,目光越來越深邃,這深邃到達到某個程度后,漸漸清明。

「不同…是了,我自然與他們不同的…世間本無相同之人,亦無相同之雨…每一滴雨,之所以不同,並非形狀不同,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軌跡不同…他們的軌跡,是在越國寧村,讀書習字,考取功名,為官一任,而我的目的,應並非如此…我要求學問道,但目的,卻不是在越國為官…但我記不起我的目的…」

第七個月,寧凡終於稍稍明悟,先生之言。

紫衣先生目,露出滿意的微笑,推門而出,沒有接過雞蛋,只是微笑拍拍寧凡的頭。

「雞蛋拿回家,給你娘親補補身體…至於你,有了入塾資格,但在這個資格前,還有一個考驗…」

「考驗?」寧凡仰起小臉。

「對,考驗…我的凡名,姓孫,但你不必知曉,我的仙名,為紫斗…他們叫我,紫斗仙皇…」

「紫斗仙皇1

寧凡步步後退,在這一言之下,他的記憶,好似決堤的江河,蘇醒。

是了,自己是在幻境問道…

是了,這裡皆是幻境…

但眼前的紫衣先生,竟名為紫斗,冠為仙皇!

自己一直以來,是在跟仙皇求學么!

「敢問仙皇…」

「叫我先生…」

「是,敢問先生,你是真,是幻1寧凡目光一凝。

「我非真,亦非幻,而是真虛之外,聖路盡頭…第四步!若有機緣,你會知,此刻,你只有一件事…回家,孝順娘親,待你令娘親過上安逸生活后,方才有資格求學,若做不到孝字,便不配為人,若非為人,則無法登那道山,成就仙位…去吧…」

「是1

寧凡鞠躬一拜,提著雞蛋,沐雨而回。

這雨生於天,死於地,但在即將靠近他身體時,皆詭異改變軌跡。

紫衣先生,望著沐雨而去的寧凡,微微點頭。

「亂古的傳人么,是個可造之才…」

寧凡穿過雨幕,心頭漸漸清明。

在這紫霧幻境,越國寧村,他應呆了七個月,在外界,便是七曰。

七曰時光,他的法力,從1015甲,提升至1085甲,並非妖力,而是法力提升…

「在此多感悟一月,便可提升一甲法力么…」

他一時沉默,這紫衣先生,是紫斗仙皇,是真仙難以仰望的高手,是亂古的老師。

但寧凡,看不出此人是真是虛,因為他的境界,遠遠不夠,連對方是否僅僅是紫霧變出的幻影,都看不出。

唯一能看出的,是此人氣度雍容,並囑咐自己,欲登仙,先做人,欲做人,先行孝。

孝之一字,在修真界幾乎無人提及,甚至,若入宗門,某些宗門還會抹去弟子凡塵記憶,即便不抹,也會令弟子拋棄與凡塵聯繫…

而仙皇,比起修為、法力、資質、道悟,更看重情感內心。

給予了自己,孝順娘親的機會…

「娘…」

寧凡心頭一暖,十步橋,自己見到娘親容貌;輪迴鍾,自己看到紙鶴前身;問道崖,紫斗仙皇賜予自己,與娘親、紙鶴彌補凡塵遺憾的機會。

如此,自己前世之痛、今生之遺憾,都可在這幻境之中,補全。

如此,自己的心,因為少了裂痕,才可更加強大。

「但這,真的對么…」

寧凡將這個想法,深埋於心。

立在竹籬笆外,望著家中忙著驅趕小雞回雞籠的娘親,悄悄一指蒼天。

雨停!

「嗯?這雨怎麼說下就下,說停就停…誒?凡兒回來了?這一次拜師,可否…」

寧倩話未問話,被雨水淋濕的鬢髮下,美眸一沉。

「雞蛋怎麼帶回來了!你沒有去拜師是不是1

「不,先生已收下我,只是嫌我年幼,令我在家先學做人…這雞蛋,也是先生令我持回。」

「做人?只有你是如此么,其他孩童,同樣年幼,卻為何可去塾內念書?」寧倩詫異道。

「因為,我與他們不同1寧凡目中,閃過一絲傲然。

彈指韶華,八年過去。

八年之中,寧凡從不提求學之事,只是在家,幫忙務農。

事事盡孝,身必躬行,從不讓寧倩勞。

他不顯名,不招搖,好似一個凡夫,蟄伏於寧村。

16歲的他,身體分明瘦弱,但一人卻在村外荒地,開墾出百畝良田,一人,便可耕種百畝。

家資殷足,寧倩也漸漸不再幹活,只閑暇時,便出門與鄰婦拉拉家常。

半年,便是96個月,外界則是96天。

在第97個月,縣城吳財主,著媒人來寧村,向王木匠之女,求親!

紙鶴已有14歲,出落得亭亭玉立,在寧村及周遭縣城,都已小有名氣。

雖門第清寒,不會被官家看中,但想收其為妾的土財主,倒是頗有些人。

其中,以這吳財主門第最高,其名吳東南,更花錢捐了秀才出身,也勉強算書香門第。

有此財力、門第,娶紙鶴為妾,當真是一樁美事,甚至王木匠本人都沒有任何拒絕之意。

紙鶴倉皇躲到寧凡家中,令寧倩又是憐惜、又是感嘆。

「倩姨,紙鶴不要嫁給那吳財主!紙鶴要嫁給凡哥哥1

「傻丫頭…那吳東南,家大業大,有何不好,你為何看他不上,反喜歡我家這窮小子…」

「誰說凡哥哥窮了,他開墾百畝良田,也算寧村土財主,我嫁他,賴他一輩子,讓他給我買好吃的、好喝的,多好1紙鶴撇撇嘴,說出的話,讓寧倩忍俊不禁。

敢情在紙鶴的意識里,嫁給寧凡,就是多了個錢袋么…

只是寧倩知道,這傻丫頭,根本不是看上寧凡那點點錢,否則,何必有更富有的吳財主不嫁,不顧女子名節,賴在寧家不走。

「傻丫頭,你也算痴心了…罷,等凡兒回來,姨便令他準備禮物,去你家提親!至於吳財主,此人若糾纏、滋事,姨想辦法處理。」

「不必如此麻煩…」

門外,傳來寧凡騎牛而歸的身影。手持柳鞭,長發披散,雖著布衣,飄然若仙。

「吳東南,不敢在我面前滋事,他,不敢1

「紙鶴是我妻,無人可搶奪1

第97曰,夢玄子目光空前專註。

自己當年,便是在97曰之檻,被破停下道悟。

這寧凡,能否突破97曰,超越自己!

且最讓夢玄子不解的,是籠罩在寧凡身上的紫霧,時時泛出紫金光彩。

那紫金之光,有一股威勢,讓仙帝之尊的夢玄子,升起一種想要頂禮膜拜的錯覺。

「這紫霧,何等厲害…這究竟是什麼級別的仙威…難道是,仙皇么1

紫斗仙皇!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