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70章斬凡化神(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p> 這是一顆種子,一顆輪迴之力的種子,限於修為,寧凡無法領悟,但有朝一日,這顆種子生根發芽,甚至足以讓寧凡擁有改變輪迴的力量! 他沒有多言,負手立在青石之畔,等待。 曾經在女屍的殘...

輪迴殘像,天帝葯圃,寧凡長久佇立。

日復一日,幾乎每日,慕微涼都會來到葯圃,坐在青石上,手中時時捧著那隻蝶。

所有心事,毫無保留,都對那蝴蝶訴說著。

「小凡,你知道么,天妖界被人碎成醒界與夢界了…無數王族真靈,失去王血,更失去它們引以為傲的力量…」

「小凡,你知道么,魔淵被人鎮壓了,以九座『帝岳』,鎮住魔淵九個入口…」

「小凡,爹爹為我擇的未婚夫,聽說要返回天庭了…他最不喜凡間生靈,你切莫惱了他…」

「…他沒有回來,還好,我才不想嫁人了,我還沒有玩夠…小凡,你看,爹爹將『界門鑰匙』給我了保管,嘻嘻,不可以告訴任何人哦…界門那邊,很危險的,是仙皇當年親自封印,決不可打開…」

時光如水,慕微涼日日在葯圃閑坐,肩上總停著一隻蝶,一隻黑白相間、名叫小凡的蝶。

蝴蝶的命,很短,很短,少的只能活半月,多的只能活2個月。

在慕微涼柔軟掌心,蝴蝶一日日生機枯萎。

慕微涼感到心痛,這陪伴她不足兩月的小蝴蝶,就要死了。

這是一隻敢以凡身飛上天望,它不應死…

「如果你能修鍊成蝶妖,一定是好妖…」

她淡淡咬唇,開始在葯圃忙碌,搜集百萬年靈藥的露水,給蝴蝶飲用。

蝴蝶的生機漸漸復甦,而她則露出幸福的笑容。

她發現,自己竟愛上了這小小蝴蝶。

多麼傻的女子。會愛上一隻蝶…她便是這麼傻。

手腳笨拙的她,開始向天庭仙女,請教刺繡,一個個女仙,皆是目瞪口呆。

以懶散、悠閑著稱的天庭公主。竟然要學女紅…

自是無人敢不教她的。

從此,青石上,多了一道忙碌的倩影,手捧仙針,在那一道白綢之上,刺繡。

繡的不是龍鳳呈祥。不是鴛鴦戲水,不是草木山河,而是一對翩翩起舞的蝴蝶。

半黑半白的蝶,自然是小凡。

而她,則是那普通到不起眼的另一隻。

「小凡,我為你留了守宮砂呢…你可要好好修妖。有朝一日,做個蝶仙,帶我走…我不喜歡這裡。」

慕微涼認真地看著那小小蝴蝶。

日月更迭,慕微涼始終是幸福的,沒人了解她的幸福,亦無人可走進她的國度。

這幸福,直到那一日。

那一日。她沒有來葯圃。

第二日,沒來。

第三日,沒來…

第十日,她面前憔悴,來到葯圃,肩上停著小蝶,身後卻跟著一個金髮男子。

男子長發如瀑,修為之強,實在是寧凡生平僅見。

容貌看不清,但從此人舉止、氣度可以判斷。這是一個俊美青年。

青年金袍颯颯,跟在慕微涼身後,不言語。

他在給慕微涼考慮的時間。

「你沒有騙我?如果我將界門鑰匙給你,你就跟爹爹說,取消我倆婚約么…」慕微涼眼光猶疑道。

「我怎捨得騙你…呵呵。你喜歡上這區區凡蝶,著實讓我驚訝,你做事,總是這般出人意表呢,不過這也是無奈,作為『掌情仙帝』,我是最不會勉強她人感情的,甚至,只要你將這鑰匙給我,我便以仙帝之力,為你二人,牽起情線,即便陷入輪迴,生生世世,也可重逢…如何1

「可是,這鑰匙,很重要,萬一…」慕微涼神色意動,即便肩頭蝴蝶扇動翅膀,勸阻她,她也意動。

「放心,我的實力,你信不過么,鑰匙在我手中,無人可奪走。倒是放在你這裡,很危險呢…」

「那,那你不許騙我…」

慕微涼輕輕咬唇,將一柄紫金色鑰匙,遞到金髮男子手中。

男子催動仙力,為慕微涼與小蝶牽起情線,而後,離去…

在其走後,慕微涼終於鬆了口氣,重新捧著小蝶。

「小凡,你要快快修妖,快快化形,快快帶我走…我不喜歡這裡。帶我去,凡人的世界,許我一生,手不染血…好不好…」

蝴蝶第一次飛了起來,落在慕微涼臉龐,以蝶翼,輕輕撫摸慕微涼的側臉。

那手勢,讓寧凡一怔。

這手勢,他做過千萬遍,輕撫紙鶴的側臉…

「紙鶴!難道紙鶴,便是女屍的魂魄!而那蝴蝶,莫非是…我…」

「這,便是輪迴?」

好似一道無形的情線,將二人生生世世相連…

好似有一根弦,在寧凡心頭,觸動。

「前世,你是天帝之女,我是蝶…」

他沉默,懂了。

妖鬼林中,對慕微涼的特殊好感,沉睡之地,與慕小鬟的重逢。

若他沒猜錯,紙鶴,是慕微涼三魂其中一魂,甚至是…主魂!

而在同一刻,寧凡的腦海,浮現出一道白衣聖潔的倩影。

舞袖招,七彩霞光動…

若寧凡沒猜錯,那思無邪是…

她來越國的目的,實際是…

「我,懂了1

這一刻的寧凡,目光變得深邃起來,黑白分明。好似一個眼光,便能看透一個人的前世今生。

這是一顆種子,一顆輪迴之力的種子,限於修為,寧凡無法領悟,但有朝一日,這顆種子生根發芽,甚至足以讓寧凡擁有改變輪迴的力量!

他沒有多言,負手立在青石之畔,等待。

曾經在女屍的殘損記憶中,他看到慕微涼遭人背叛的景象。

他知道,在慕微涼將界門鑰匙遞給那掌情仙帝之時,這命運,便再難改變。

那個人,沒安好心!慕微涼傻傻看不出。寧凡豈能看不出。

掌情!甚至慕微涼這傻丫頭,會愛上一隻蝴蝶,其中未必沒有此人算計!

妖族滅,魔族鎮,接下來。輪到天庭神族了么!

「掌情仙帝,此人,是誰1

不知過了多久,風起天庭。

這長風,令人不安,帶著一絲不可抗拒的氣勢。席捲整個天界。

在天空之上,忽而現出一尊不可測量的紫金巨門。

一道紫金光芒飛逝門扉,旋即,巨門開!

在這一刻,無數道惶恐、驚怒之聲,從天庭每一個角落。傳來!

「界門開了!不好.它』要回來了1

「是誰!是誰開的界門!界門鑰匙,陛下給予公主保管,難道是,她1

「可惡!這微涼公主,不識大體也就罷了,竟犯下如此彌天大錯,若避過此劫。即便此女是公主,老夫也要奏請陛下,誅殺此女1

一道道怨恨之聲,傳來,一道道真仙之影,騰空而起,沖向巨門,試圖重新將之封櫻

但當數以萬計的真仙,逼近巨門、試圖封印之時,巨門之中。一道金影一步踏出,化作一個金髮男子。

此人手中,捧著一顆血淋淋的眼珠,有拳頭般巨大。

無數真仙看到此眼珠,立刻大驚。

「天帝之目!你剜了天帝之目!你做了什麼!掌情!這一切。是你乾的么1

「掌情?我的名字並非掌情,而是…」

金髮男子說了什麼,但那個名字,寧凡聽不清,彷彿傳入耳中的一刻,立刻被一道奇異之力抹去。

寧凡終於明白,自己為何看不到此人面容…不是看不到,而是看到后,記憶被生生抹去!

輪迴之力!

「死1

金髮男子的真正姓名,讓真仙顫慄。

他袖袍一卷,一道金色光圈,以圓擴散,在圓散之後,第一批沖向他的真仙,紛紛暴散成血霧而死…

不屑地將天帝血眼,拋向腳下藥圃,在那裡,立著一個淚眼婆娑的女子,望著爹爹的眼睛,心痛。

那眼睛望著慕微涼,似乎在怨恨,怨恨她為何開啟界門。

「不是我,不是我開的門,不是…」慕微涼想要解釋,但她知道,爹爹擁有無法聽到她的解釋。

天庭,今日之後,怕是要滅了…

她抬起頭,望著那高高在上的金髮男子,痛心。

「為什麼…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要開門…為什麼要背叛天宮,父皇那麼信任你,我是那麼相信你…你卻…」

「呵呵,慕微涼,你還不懂么…我本是界外之人啊!你乃天帝之女…是我的…仇人!愚蠢的你,做了更愚蠢的決定,所以,你可以死了…」

金髮男子,一指點下,諸天崩潰。

那一指之力,正對慕微涼,若指落,此女必死,魂飛魄散,不得輪迴。

那一指,可寂滅輪迴!

在這一關頭,慕微涼顫抖的香肩上,一隻黑白相間的蝴蝶,抖動了翅膀!

彷彿一道灰光,直衝上天,其遁速,遠超金髮男子想象。

「凡蝶,凡蝶怎會有如此遁速!啊1

他慘叫一聲,因為那蝶,撞向其左目,並將那一目,一撞而碎!

足以輕易滅殺無數真仙的金髮男子,竟被一隻看起來毫無法力的小小蝴蝶,碎了一目。

只是這一撞,反震之力,卻讓蝴蝶自身,粉身碎骨…

但它,終究保護了慕微涼。

慕微涼捂著嘴,心如刀絞。

她捧著自天空墜落的殘灰,那殘灰,是小蝶不自量力的下常

「區區凡蝶,敢抗衡我…真是不自量力1

「閉嘴!你,不如他,不如,永遠不如1慕微涼的眼光,露出怨恨之色。

以她的個性,從來不懂得怨恨,但今日,她懂了!

「以我掌情之命,從今日起,剝奪神族之心1

金髮青年神情冷漠、不屑,但心頭,卻著實震撼著,即便他不願承認。

一隻蝴蝶扇動了翅膀,便足以引起颶風,改變一場輪迴。

在蝴蝶身死之時,天道軌跡。偏移了!

心神徹底從輪迴鍾抽回。

寧凡雙目時而純黑,時而純白,分外詭異。

他撫摸輪迴鍾,眼神徐徐清明,喃喃道。

「我的前世。是一隻蝶…一隻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蝶,但這蝶,傷了掌情,救下微涼的魂…」

「掌情…此人,究竟是誰1

寧凡閉上眼,再睜開時。雙目已恢復正常。

輪迴,不是如今的自己可以觸碰。

掌情,亦不是如今的自己可以抗衡。

知道的越多,未必越好,想要看清過去,唯有擁有更高的實力。

至少…成為仙帝!

「紙鶴…我說過。這一世,我不會讓你手上染一絲血,不會…」

散了所有心思,寧凡面色不動,轉身離開輪迴鍾,對身旁的禿頭麻衣老者,抱拳!

「多謝前輩兩次相救之情!若有一日。寧凡能入天界,必定報答此情1

「少來,老夫可不想與你扯上任何關係…能看到輪迴的人,太可怕,可怕…不過,若你有朝一日,飛升北溟天,或許…可以來我玄武星坐坐,拋卻輪迴之力,老夫對你這小子本人。還是很看好的…」

「前輩有請,晚輩若有機會,自會來玄武星拜謁…尚不知前輩尊姓大名1

寧凡本欲向老者詢問,誰是掌情仙帝。

但想想,放棄了這個打算。

現在知道這些隱秘。不是時候,而且,或許連眼前的老者,都未必知曉誰是掌情。

「老夫夢玄子,為四溟天界掌碑仙帝…走吧,去斬凡第三步,第三步是問道崖,稍後你只需要朝崖下一條,摔死**凡胎,就可度過…」

「問道崖…」

寧凡記下此言,隨老者步步穿行雲海。

心有疑慮,再次抱拳,問道。

「不知北璃姑娘與一清道友何在,他們氣息,似乎已不在雲海…」

「他們走開了,被老夫趕走了!都是因為你!小子,老夫好心告誡你一句,輪迴之力,不是你的境界可以觸碰的,下一次,你不見得好運,有老夫救你第二次1

夢玄子暗暗腹誹。

身後跟著的這小小青年,修為不高,但每次所為,必定是驚天之舉。

融靈敢神念化線,化神敢敲響輪迴…人們都說年少輕狂,但這青年,根本不是輕狂的程度,太狂…

這並不奇怪…畢竟寧凡的前世,便敢以凡蝶之身,飛上天宮。

他的人生,從沒有不敢二字,只要有可能成功之事,他都願意去嘗試。

與其考慮失敗,不如考慮如何避免失敗。

問道崖,是一座七百萬丈的巨峰。

夢玄子一拂袖,天地一顫,好似波紋盪開,二人已跨越無數距離,出現在問道崖之巔。

這種遁速,實在是寧凡生平僅見,比老魔高了太多…

寧凡可以想象,在下界囂張霸氣的老魔,在上界,官位未必多大…至少在仙帝面前,很校

七百萬丈的高峰,天風之強,足以將化神之下的修士統統颳走。

但寧凡步履堅定,玉命第二境的肉身,可不是白來的,豈能連天風都擋不祝

峰頂萬丈開闊,並有紫霧繚繞。

夢玄子在萬丈紫霧外收住腳步,不耐道,

「此問道崖為仙皇所立,為斬凡第三步。好了,臭小子,跳下去,摔死自己,然後你就可以化神了1

「跳下去…」

寧凡拳頭微微一握,行至崖邊,向下一看。

七百萬丈之下,無法看清,但隱隱約約,可見密密麻麻的血屍、骸骨,似乎都是往年化神跳崖的修士,留下的凡胎。

墜崖,脫凡胎,若是之前,寧凡或許會認同這種做法,但經過十步橋、輪迴鍾之後,寧凡卻感覺,這問道崖,既名為問道,就不該是跳崖這麼簡單,否則,為何不叫『脫凡崖』『墜骨崖』更為貼切?

仙皇立下斬凡三步,看似讓修士斬斷凡塵,指責,卻在必斬凡塵的境地中,留有一線機緣,唯有不斬凡塵。才能抓住那機緣。

十步一幻,君莫回頭…但寧凡偏偏回頭,心境有了極大提升。

輪迴一響,君道成空…但寧凡之道,不僅沒有在輪迴鐘聲中成空。反倒窺探到輪迴、明悟了凡塵,道心更加堅定,氣運亦改,威壓亦提升。

每一步,都有機緣,那機緣。似乎是仙皇對敢於保留凡心的修士,一種獎勵。

仙皇,亦思凡…正因有凡塵牽絆,有道心掙扎,他才會那麼強大。

修道,終究修的是強大之心。這是寧凡在十步橋上感悟。

墜崖自盡,確實需要膽魄,膽小之人,看到七百萬丈高度,便不敢躍下。

但自盡,無論什麼理由,都是逃避。逃避**凡胎的自己,逃避弱小的自己,逃避卑微的自己…

弱小不可恥,卑微不可恥,**也不可恥…有了這些,人才是人!

縱然是仙,但仙之一字,實際左半部分,仍是人!

當年在鬼雀宗,丑漢雲烈問了寧凡一個問題。何為仙。

當時寧凡,僅僅是憑亂古記憶的道悟,去回答。

仙,是站在山上的人!

而現在,寧凡就站在山上。站在問道崖之巔,他心頭,對這一句話,忽然有了空前明悟。

站在山上,便是仙。

下了山,便是人。

這才是仙皇認為的修真之路。

他輕吸一口氣,沒有躍下。夢玄子的不耐之色,化作一絲讚許。

他的不耐,都是裝的,他僅僅是想考校寧凡,能否看破問道崖的真意。

「你,為何不跳!為何不脫去凡胎1夢玄子故意朗聲問道。

「為何要跳1寧凡仰頭看天,目露精光。

「我站在山上,便是仙!既然是仙,何來凡胎之說!這山,亦是一種比喻,只要凡人將心境,放在那比仙更高的山上…他,就是仙1

一隻蝴蝶,如何可憑凡人之身,飛上天庭?

因為這蝴蝶,眼中從未想過仙凡之別,在蝴蝶的眼中,它自己,本就是高高在上的仙!

它或許沒有法力,但心境,卻比任何真仙都要高傲!

「我是那隻蝶!我在此,不跳崖自經我要在此,問道1

在此聲音傳出的一刻,夢玄子哈哈大笑。

「你,果然是妖孽之才!當年老夫在這問道崖,猶豫了七七四十九日,才看破真意,沒有跳崖,你卻短短數息之內,便看破關鍵…你有資格在此問道1

夢玄子剛剛言罷,萬丈崖巔,紫霧一籠,幻境重重。

這一刻,夢玄子的目光,升起空前嚴肅。

「問道幻境,是這斬凡三步,唯一可增加修為的一步!修士所修,乃是心!心若堅,法力自漲!所以,當修士修為跨越修真七境后,一步成仙,若想屹立於巔峰,很少會再服食丹藥、靈果修鍊,那些都是假借外物的手段…想要達到巔峰,必須要有堅定如這七百萬丈巨岳的道心1

「你雖妖力化神,但因以人身為主,法力卻是你的根本。幻境之內,你每多逗留一日,法力可增十甲子,六百年…六百年,一場輪迴,一日便是一輪迴…尋常修士,能撐六日,但罕有撐過七日者…老夫當年,撐過97日,你,能撐幾日1

紫霧之內,寧凡眼神茫然,出現在一片竹籬笆中。

他手中捧著瓷碗,裝著雞食,卻是一個七八歲的小童之身。

他茫然望著雞食,感覺自己,忘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我記得,我應是在問道崖,問道…咦,問道崖是什麼,問道,又是什麼…」

忘了,一切都遺忘,在這幻境之中,一切過往,似真似幻,如夢如煙。

「凡兒,快快餵了雞,將這籃雞蛋,拿去給塾里的先生,拜師習字,也省得你日日無所事事…」

一個麻布舊衣的女子,提著一籃雞蛋,沒好氣遞到寧凡手中,旋即,寵溺得摸摸寧凡的頭。

「傻孩子,又在發獃了?」

這女子是孩童母親,與孩童相依為命。

她衣衫雖舊,但容顏卻好似蒙塵的珠寶,是村中有名的美女。

其名,寧倩…

寧倩又是氣又是好笑,自家孩兒,總是愛發獃,每次發獃,還偏偏自稱,夢到自己成為神仙。

世間,哪有什麼神仙…

「不要發獃了,乖乖去拜師傅,讀書習字…」

「可是,我真的夢到,我成了神仙…我還夢到紙鶴,成了天帝的女兒…」

「傻孩子,那是夢而已…紙鶴是王木匠家閨女,哪會是天帝的女兒…去吧,好好讀書習字,將來有了本事,娘幫你跟王木匠家提親…」

「是,娘…」

小童接過一籃雞蛋,神情微微失落。

他看著天空飄渺的紫色流雲,微微疑惑。

「那些殺戮,都是夢么…」

「在這裡,我有娘,有紙鶴,很幸福,但應該,忘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是什麼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感謝妖兒112、蘭色妖姬的打賞,感謝zhouyuan性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