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69章那隻蝴蝶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意一分,墨青色氣運,竟自行分成墨色、青色! 「兩道氣運1 寧凡心頭一震,在吸收了那紫色仙威之後,他不但氣運提升,且一種氣運,分作兩道… 這種事,說出去怕都不會有人相信,但這卻是...

北璃的手,輕輕揉了揉胸口,清冷的目光,第一次出現異彩。

11下!11道鐘聲!

只一氣呵成,便可敲響…11下!

北璃本就料到,以寧凡道心之堅,怕是拼了命,能敲19下…

但她未料到,寧凡竟領悟了碎虛三術的皇影神通,以帝王之威,去抗衡鐘聲。

沒有絲毫準備,便被接踵而來的鐘聲打亂氣息,北璃稍稍鎮定,調息法力,方才漸漸平了氣息,但酥胸,仍是輕輕起伏。

「未徹底化神,卻凝出皇影,且之前在十步橋,此人甚至釋放化身之術…碎虛三術,他已經領悟兩個…真是怪物呢…」

寧凡並不知,自己一番作為,給這北小蠻的三姐,留下了不小好感。

他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眼前巨鍾中,那道一閃而逝的殘像。

「那殘像,究竟是什麼…」

「是輪迴1陰陽鎖中,傳出洛幽睏倦的聲音。

「輪迴?」寧凡微微一怔,旋即心中輕輕腹誹,「洛幽小姐,你總是在我需要你的時候,蘇醒呢。」

「是呢,本想多睡一會兒,可是你的鐘聲,有些擾人清夢呢…輪迴鍾,真是懷念,姐姐已記不清,當年化神之時,敲響此鍾,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沉睡,一旦沉睡,便被歲月遺忘…」

洛幽的聲音,稍稍感傷片刻,便立刻恢復精神。

「好弟弟,你已經要化神了么…一口氣敲響11下鐘聲,真是厲害,姐姐當年,才一口氣敲出10下…」

「10下?」寧凡一詫,如此說來,自己即便召出皇影神通,借來帝王之威。也僅僅是比當年的洛幽,稍強一線而已。

「但便是姐姐,最終敲出24下鐘聲,也從未看到輪迴…輪迴鍾,其中藏有仙皇的輪迴之力,可這僅僅是傳說,因為無人可使用此鍾,你能看到輪迴,即便只是一個片段,都可算駭人聽聞了。當然,也許有人同樣看到輪迴,但未聲張,如此姐姐便不知了…你想不想,看清輪迴?」

「你又知道方法?」寧凡失笑,這洛幽,總能在關鍵時候,派些用常

「知道一些,道聽途說。是真是假我可不清楚哦,畢竟,我無法走到輪迴鍾三丈之內…」

「告訴我方法,我想看清。那個女子…」

「拋下金錘,步入巨鍾跟前,以拳敲鐘,並敲響天罡地煞數…108下!當然。只是傳說,誰也沒試過,不過你么。應該可以試試,姐姐看好你哦…我又困了…」

好似有窗扉合上、床簾放下的聲音,洛幽似乎,又睡了。

寧凡沉默,望著輪迴鍾,閉上雙目,眼前回憶著剛才那女子。

明明是紙鶴,最終,卻變作慕微涼…那是什麼意思…

「紙鶴…」

升威之術,運轉。寧凡睜開雙目,一把,拋下金錘!

北璃不解,怎麼這寧公子,好端端敲響11下鐘聲,便不再敲鐘,反倒拋下金錘,是要以11下的成績,終止斬凡第二步么?

不過寧公子已經敲響11下,心境更提升至化神中期,如此斬凡,似乎也足夠了。

只是北璃眼中,一絲失望,無法掩飾…畢竟她本期待,寧凡可敲出49道鐘聲,超過那48下的『北天化神第一人』,成為北天傳說。

這失望,剛剛升起片刻,卻化作難以置信。

因為北璃看到,寧凡一步,邁入輪迴鍾三丈之內!

「除卻真仙,誰可靠近輪迴鍾…他,如何做到1

三丈之外,寧凡肩上好似扛了一座仙威之山。

三丈之內,僅跨出一步,那感覺,就彷彿一座山,增加成了兩座。

「升威1

血芒加身,寧凡周身升起威壓漩渦,眼光一狠,以定天術威字訣,吞噬絲絲仙威。

這一步邁出,他沒有邁出第二步,但威壓,卻在持續上升。

化神後期,漸漸突破巔峰,達到半步煉虛。

彷彿限於境界,無論如何,寧凡威壓,暫時破不了煉虛。

但隨著吞噬仙威,他的氣勢威壓中,漸漸多了一絲…真仙氣息!

威勢不再增加,卻徐徐發生質變。

那真仙氣息,沒入寧凡體內,於他元嬰之內,留下一絲紫氣。

這紫色升起的一刻,他恍然發現,自己的氣運,竟隨著氣勢,在改變!

墨綠色氣運,墨色在變濃,但綠色,也在徐徐化作純粹的青色。

甚至,隨著寧凡心意一分,墨青色氣運,竟自行分成墨色、青色!

「兩道氣運1

寧凡心頭一震,在吸收了那紫色仙威之後,他不但氣運提升,且一種氣運,分作兩道…

這種事,說出去怕都不會有人相信,但這卻是真實存在!

好似一道陰陽魚,交融!

寧凡心頭一震,他不知這種情形,是陰陽鎖的原因,還是仙皇仙威帶來的好處。

總之,他的氣運,前所未有。

老魔的氣運為何是黑色?難道他也曾被人算計,不惜自污氣運么…

只是自污的結果,卻是氣運極差,卻是斬殺金丹都不出道果,卻是有玉皇草、盤魔草這等寶貝,存在七梅,他卻無法發現。卻是陰陽鎖自眼前飄過,他卻沒有認出,卻是煉製四轉丹藥,失敗數十次!

黑色氣運,避過算計,但同樣自損。

而寧凡的氣運,在這一刻,變得特殊起來。

甚至,連掌運仙帝都未必料到,已經成了黑色的氣運,竟還有死而復甦的機會!

氣運,決定一個修士的運數。

至少,如果想成為煉丹宗師,氣運絕不可以差,否則便如老魔,煉一次丹,失敗一次…

「我,執迷了1

寧凡眼光一堅。踏出第二步!

洞虛讓他化魔,以此避過算計,但也許,他不必如此極端,徹底自污…

骯髒與潔凈,黑運與紫運,好與壞,善與惡,美與丑,冰與火…未必不可共存!

陰陽魔脈。其中一個『兼』字,是兼并,亦是共存!

升威之術,暗暗運轉。

氣運之色,更加改變。

看起來,墨色越來越濃,好似成了純黑,甚至不再是墨青。

但只要寧凡心念一分,兩種氣運便會分開。墨色還是墨色,青色氣運,卻一步步化作藍色。

當寧凡徹底靠近輪迴鍾后,手掌撫在輪迴鍾前。他做了一件一生中最大膽的事。

直接以升威之術,卻吸收輪迴鍾中…仙皇之威!

若是外人,看寧凡氣運,必是覺得此人氣運越提升越黑。好似一滴焦墨。

只有寧凡知道,黑色氣運在提升,另一半氣運。同樣在提升,並徐徐化作純粹紫色!

當氣運徹底變作紫色之時,墨色將那紫色掩蓋,無人知…

但寧凡知道,自己的氣運,回來了!

「多謝1

他對著輪迴鍾一個死物,說著莫名其妙的話,旋即拳芒化作玉色,一拳轟在輪迴鐘上。

咚!

第十二聲,鐘響!

「寧公子,竟可以走到鐘下,以肉身敲鐘!他,難道是真仙么1

十三聲,十四聲…二十聲。

二十一聲,二十二聲…四十九聲。

第四十九聲鐘響,可傳出四萬九千里!更在北璃心頭,狠狠一震,回蕩不停。

這一聲鐘響,令北璃堅信,一旦寧凡突破化神後期,恐怕北天化神第一人,必是此人!

一聲鐘響,便可洗滌心境,提升百年心境修為。

一百零八道鐘響,便可提升一萬零八百載心境!

化神中期的心境,在鐘響中,一步步邁入後期,巔峰,乃至半步煉虛。

輪迴鍾,沒有增加寧凡修為,卻在令其氣勢、氣運、心境等種種方面,產生質變。

咚!

寧凡最後一拳,轟在輪迴鐘上,強大的反震之威,將其一震吐血。

血濺輪迴鍾,眼神卻滿意,因為在這一聲鐘響之後,他,看到了輪迴!

但旋即,他目光大變!

輪迴之力,遠超其預料,甚至比那神遊萬里之術,更加不可觸碰!

好似一道吸力,將其心神,徹底吸入輪迴鍾內…

寧凡知道,自己這一次,怕是真正兇險了…

這最後一聲鐘聲,傳出雲海,久久在玄武星回趟。

偌大的玄武星,4700餘個修真國,數億修士,在這一刻,齊齊抬起了頭,皆是不解,不解這鐘聲從何而來,但在聽聞鐘聲的一刻,所有修士,目露迷茫、困惑,猶如寧凡最初看到輪迴鍾時,被輪迴之力迷惑的表情。

一道鐘聲,卻讓數億修士,同時失神一霎。

而恢復神智后,甚至無人記得,剛才發生的詭異之事,就好似一段記憶,憑空被抽走!

唯有那夢玄子,身為仙帝,擋住了鐘聲!

他本在困惑、思索寧凡的身份,但當這一聲鐘聲傳出,他立刻駭然站起,想了起來。

「108次叩問!輪迴之力!老夫記起來了,此子是那人!那個雨界的後生1

那個融靈修為,卻誤施真仙神通,神遊萬里,窺探玄武星的後生。

如今雲海之中,這後生有在化神之境,敲響了108下輪迴鍾!

若僅僅如此,鐘聲是不可能傳出雲海百萬里地界,傳遍玄武星。

之所以能傳這麼遠,是因為,此人激發了金鐘之內的輪迴之力!

「此子,妖孽之資1

夢玄子目中精光一現,一步縮地成寸,下一瞬,卻直接跨越數百萬里星域,出現在雲海之巔,降落在寧凡身邊!

他的評價之語,在傳道台下,久久回蕩。

無人記得,那詭異的鐘聲。

數百萬正聽道的修士,紛紛大驚,一向以脾氣孤僻、眼高於頂著稱的掌碑仙帝——夢玄子,竟開口稱讚人,且給予的。還是一句可怕評價。

妖孽之資!

這一句評價,夢玄子從未給過任何人,即便是北天遺世宮三小姐——北璃,此女令夢玄子極為看重,但評價時,也僅僅給了一句『資質尚可』…

無數修士好奇,夢玄子稱讚的是誰,但終究,無人會知。

雲海,夢玄子一步降臨!

他立在輪迴鐘下。看著那撫掌金鐘、雙目緊閉的青年,沒有打擾。

倒是北璃嚇了一跳,連忙對夢玄子恭敬一禮。

「北璃拜見師尊!不知師尊至此,有何吩咐…」

「速速離開雲海,與一清一起走,這裡,交給為師處理1

沒有過多的解釋,夢玄子鄭重命令。

這裡,唯有他這個掌碑仙帝。才能親自處理…一旦輪迴鍾中輪迴之力失控,怕是整片雲海、整片虛空界,無數修士都會在一瞬間,被抹去所有記憶!

北璃擋不祝一清擋不住!

他們二人,必須離開雲海!儘快!

「可是師尊,這寧公子,還未進行斬凡第三步。北璃還有指責引導他…」

「引導個屁!你這小丫頭,難不成對此人動心了?還不走了!放心!這裡有為師,斬凡第三步。為師親自帶此子試煉1

北璃凌亂了。

她第一次見師尊爆粗口,原來堂堂仙帝,也會罵人…

仙帝之尊的夢玄子,便是無數星君,求見他一面都難,更莫談什麼執事、山神、土地之流的小仙小神,唯有傳道之時,才可一見夢玄子尊顏。

如此地位崇高的夢玄子,親自為一個下界修士,引導化神,完成斬凡三步、道碑刻名,此事若傳出,根本無人會相信。

但發生在北璃眼前的,就是事實。

只是她俏臉一紅,還是有些不滿。

自己剛與寧凡認識不久,不過好心幫他斬凡而已,就被師尊亂說是動了心…若是從前,北璃肯定要與師尊好好頂頂嘴的。

此刻她卻從師尊眼中,看出一絲鄭重,甚至…畏懼!

師尊在怕,怕什麼?

說起來,寧公子似乎敲響了107道鐘聲呢…

北璃只因為,是107聲,因為第108聲鐘聲,抹去了她的記憶,她卻不知!

這,就是輪迴!

「速走1夢玄子厲聲道。

「是…」

北璃深深看了寧凡一眼,暗暗可惜,師尊之命,她不敢不從,可惜了這次機會,本可在寧凡斬凡三步、化神之後,招攬此人呢…

她化作一道紫色劍光,乘劍而去,並通知一清,一道離去。

最終,雲海之內,只剩夢玄子與寧凡。

夢玄子苦笑,自己今日,怕是要幫這雨界小輩,第二次了…

輪迴是可怕的東西,以夢玄子修為,都尚不夠資格窺探,寧凡沒有徹底化神,就去偷看輪迴,此刻的他,心神怕是被輪迴鍾吞噬了…

「老夫送你第二次人情,將你心神,自鍾中扯出…不然,你被輪迴之力吞噬是小事,若輪迴之力被你弄得失控,我虛空界所有修士,都要陪你失憶…仙術,『夢窺天』1

夢玄子掐決一點,絲絲紫訣變幻,自輪迴鍾中,一絲絲抽出寧凡心神,放歸寧凡體內。

隨著寧凡心神抽出,輪迴鐘的不穩,漸漸平息。

輪迴鍾、幻象內,寧凡感覺到,自己心神正被誰拯救,徐徐鬆了口氣。

「慚愧,這次玩得有些大了,若非有人救我,怕是憑我之力,心神被困輪迴鍾,想自行逃出,只有在鍾內明悟輪迴后,才有可能…但那樣,卻不知要花費多少萬年了…」

「若我沒感知錯,救我之人不是北璃,其修為,有些可怕了…這氣息,有些熟,好像是當年在玄武星救我一次的前輩…若真是他,我似乎已欠他兩次人情了…」

寧凡苦笑,既然有人救自己,自己便趁此機會,好好看看這輪迴殘像吧。

他一襲白衣,穿梭於宮殿之中,此地葯氣極濃,似乎是一座葯園。

來來往往的修士,或是兵將打扮,或是宮女裝扮,一個個氣息,至少都是化神。

煉虛都有不少。碎虛也隨處可見,甚至氣息比碎虛更強的仙人,都存在著。

只是所有人與寧凡擦肩而過,都看不到他。

這裡,是輪迴的殘景,是往昔,寧凡不屬於這個年代,無人可看見他,他亦改變不了什麼。

葯圃之內,一道金光沖向長空。分明是一輛金焰車。

九隻妖魂,正在拉車,金焰車頭,則站著一個金甲妖將。

「陸吾1

寧凡失聲,此人,正是陸道塵畫中之人。

金甲妖將彷彿聽到有人叫他,暗暗詫異,目光四望,古怪不解。搖頭自嘲,自己今日,似乎有些緊張過頭,就好似最近。天庭要發生大事。

望著巡視葯圃長空的陸吾,寧凡目光一凝,陸吾曾為天帝司葯圃之官,他在此。此地莫非是太古之時的天庭?

一步步,走進葯圃,寧凡記得。之前看到的紙鶴,便是在這葯圃之內。

一株株仙藥,俱都是百萬年份以上的珍品,更有大半,寧凡連品種都認不出來,卻知,隨便服用一株,自己怕是立刻就能突破碎虛境界…

他伸手,去摘那些仙藥,一經觸碰,仙藥立刻如琉璃破碎,但片刻后,又詭異重凝。

這裡並非真實存在的地方,僅僅是輪迴的殘夢。

葯圃中心,有一塊青色藥石,本該在其上端坐刺繡的女子,沒有出現。

寧凡坐在青石上,靜靜等候,等待那女子的出現。

紙鶴,慕微涼…這裡面,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

不知坐了多久,葯圃之外,忽然響起一道輕盈的腳步聲,一邊走,一邊用清脆的聲音抱怨道。

「私下南天門,又失敗了…想去凡界看看,真不容易…」

寧凡抬頭,迎面走來的,是一個小婢打扮的少女。

小臉純真,明眸澄澈,扎著少女髻…

「紙鶴1寧凡失聲站起。

「大膽!你是誰,竟敢似進父皇葯圃1少女不滿地對寧凡揮舞粉拳。

這與紙鶴如出一轍的少女,難道能看得見寧凡?!

寧凡暗暗驚訝,但還未開口,卻有一隻半黑半白的蝴蝶,穿透寧凡虛幻的身體,飛向少女,在仙藥的葉間翩翩起舞。

少女沒有看見寧凡。

她說的大膽,是在指責一隻蝴蝶…

「原來,她看不到我…」寧凡苦笑。

是了,她怎麼會看得到,這裡是輪迴的殘像,寧凡所看到的,都是已經發生過的事情,無法改變的歷史…

他收起神色,細細凝視少女。

卻見那少女,小手一招,便將蝴蝶招在手中,忽而噗哧笑了出來。

「傻蝴蝶,不要怕,我不告訴父皇,你在此地『偷葯』…瞧你怕的。」

貌似紙鶴的少女,一步邁出,卻在光華中,化作與女屍一般無二的面容。

清冷,高貴,卻又有著不符合身份的純真。

紙鶴的容貌,小婢的打扮,是她潛出南天門的偽裝模樣。

她的真正身份,是天帝之女,慕微涼!

「傻蝴蝶,來,陪我解解悶,這天庭,很寂寞呢…」

慕微涼輕輕坐在青石上,並不知,身邊便站著寧凡。

手捧蝴蝶,慕微涼卻露出一絲神往之色。

「蝴蝶,是凡界的生靈,真有意思,難道你這小小凡蝶,是從下界,飛上天庭的?真是可怕的毅力呢,那麼多碎虛修士都飛升失敗,你卻成功…你真厲害。」

「…」蝴蝶撲了撲半黑半白的羽翼,它自不會說話的。

「嗯哼,你能『飛升』天庭,我便賜你姓名吧,嗯…就叫小凡好了…」

「…」蝴蝶永遠沉默。

「小凡,我今天心情不好,你陪我說說話…」

慕微涼捋了捋鬢絲,手捧蝴蝶,傻傻自語。

寧凡卻暗暗心驚。

因為他看到,慕微涼掌中的蝴蝶,在某一時刻,忽然轉過身,面朝自己的方向,複眼之中,閃過一絲追憶、讚許之色…就彷彿,所有人看不透的輪迴,看不到的寧凡,它看到了。

那隻蝴蝶,確確實實,看到了寧凡!

以它那瘦弱、渺小之身!未完待續。。

ps: 感謝aa112hq的月票!感謝我5愛2你0的打賞!要稍微寫點紙鶴的身份了,今天在貼巴有人問,就劇透,結果被刪了,太可憐了這一章寫的,是前世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