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68章輪迴鍾,仙帝驚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某一刻,夢玄子雙目一睜,閃過一絲訝異。 「斬凡第二步?有人在輪迴鍾前,看到了輪迴?1 「不,不對,僅僅是誤打誤撞而已,此人看到的,應是輪迴殘像…」 「但此人的氣息,似乎有些熟悉...

一清繼續看守三座道碑,轉由北璃領寧凡,前往斬凡第二步。

穿行雲海,走過霧靄,北璃不時問寧凡一些下界瑣事,試圖摸摸寧凡底細。

如此人才,身為遺世宮三小姐,她自然想要籠絡的。

只是面對北璃提問,寧凡始終淡漠應對,寥寥數語答覆,不願深談。甚至,當北璃問起雨界遺世宮之時,寧凡更做茫然表情,彷彿自己,壓根不認識北小蠻。

寧凡眼神,始終平靜如水,深邃如幽潭,目光亦未多看北璃一眼,即便北璃姣好的容顏,瀟洒的倩影,足以讓任何男子矚目。

北璃眼波流轉,暗暗訝異。

從始至終,寧凡沒有被自己美色動搖半分,足可見此人心志之堅、遠超常人。

自己堂堂半步煉虛,卻看不透此人底細,足可見他城府之深、隱匿之多。此子修為沒有隱匿,隱匿的必是驚天手段…

「想不到,下界竟會有如此人物…寧公子出身雨界,在此界應不是默默無聞吧…小蠻妹妹為何不招攬此人呢?」

北璃不解,若北小蠻代表遺世宮招攬了寧凡,應該已經賜予『名額』,自己能看出端倪的。

「難道寧公子,被東溟天的『妖女』招攬了?小蠻妹妹不喜修鍊,修鍊癸脈,亦難以『斬赤龍』,正逢殺劫,故而代替『詩姐姐』與『清寒姐姐』下界,以小蠻妹妹半步化神的修為,確實不是那碎虛九重的妖女對手呢…只是,寧公子體內,似乎也沒有神虛閣的名額…」

北璃更加困惑了。

能在十步橋上回頭的人物,竟未被任何勢力看上,這是為何?

北璃自然不知,小妖女認識寧凡之時。寧凡僅僅才融靈,陰陽魔脈亦未表現出驚人資質,那時的寧凡,僅僅靠著測算凡虛大陣之陣眼,方才讓小妖女稍稍側目,但也僅此而已。那時的寧凡,剛剛修真不久,若是被賜予九界飛升名額,才是荒謬。

北璃更加不知,北小蠻自然不可能招攬寧凡。她巴不得用繩子將寧凡捆在樹上,拿皮鞭抽他!她一萬個不想招攬寧凡,而且,她已經被寧凡『反招攬』了…元瑤玉被奪,北小蠻自己都半步邁入寧凡後宮,清白堪憂礙

這一切,寧凡不會傻到跟北璃說,白白為自己惹麻煩。

雲海彼岸,霧靄間。立著一尊金鐘,好似天地般巨大。

遠遠望見此鍾,寧凡便感到一股鋪面而來的仙威,令自己無法飛遁。只能一步步好似朝聖,走向巨鍾。

「公子且看,此金鐘,便是輪迴鍾呢…亦是仙皇所立。傳聞太古之前,每過129600年,便有一次『聽道』機會。仙人們便會敲響輪迴鍾,喚醒仙皇,登蓮台,等待仙皇元神降臨,為十億世界傳道…」

「又是仙皇…」

寧凡步步走近金鐘,眼光再次一驚。

他很少如此動容。

他發現,這尊屹立天地、執掌輪迴的巨鍾,實則,與東溟鐘太過形似…

只是也有差異,外貌相似,但若放在一起,東溟鐘太過渺小,且只是極品法寶、古妖祭器、傳承定天術的器皿。

而眼前這尊巨鍾,卻給人一種直觀感受,此鍾,重量已經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這一尊巨鍾,比四天仙界都要沉重、無人可搬動…所以,它仍能沉睡之地,沒有高手取走此鍾。

刻佣妖典》之後,寧凡已將東溟鐘的升威之術銘記。

他發現,當自己運轉升威之術時,隱隱與這尊巨鍾多了一絲奇妙感應,甚至,可吸收一絲仙威,徐徐提升自己的威壓。

「此鍾,是仙皇所立…東溟鍾,是妖祖傳承…仙皇修的是紫氣,妖祖則是金光,二人應不是同一人,但二人之鐘如此相似,怕是二人之間,關係匪淺,有某種交情在裡面…」

太古之前的歷史,早已成空,寧凡也僅能憑兩尊金鐘,判斷一絲絲訊息。

他目光波動的一瞬,被北璃捕捉,清冷的容顏,泛起一絲淺笑。

「公子覺得此鍾眼熟?可是聽說過另一尊金鐘,與此鐘形似?」

「不是…」

寧凡不會將東溟鍾講出來。

「公子不必否認,東溟天的鎮天之寶,不就是一尊金鐘么,想必公子在下界,也多有耳聞吧…東天祖帝的遺物,只是敲響巨鍾,得到的並非輪迴之音,而是殺伐之聲,世人對那『鎮天鍾』的評價,只有四個字…鐘響,界滅…」

「鎮天鍾…」寧凡面色不改,卻將北璃的話銘記。

鍾前三丈,北璃收住蓮步,再無法靠近輪迴鍾半步。

素手指向身旁玉架,架子上,供奉著一柄金錘,長三丈。

「輪迴鐘有仙皇之威,除了成仙之人,便是碎虛高手,也無法靠近巨鍾三丈以內…故而此地設有金錘,以錘敲鐘,以鍾成音,以音洗滌心中凡念,完成斬凡第二步。北璃之前已說過,尋常突破化神的大修士,最多只能敲響三次輪迴鍾,而北璃,可是敲響11次了哦…公子敲鐘,若少於11次,北璃便要取笑你的…」

北璃眼波流轉,她這話自然是說笑,毫無惡意。

因為她隱隱感覺,寧凡不會只敲響11下。

而她也不希望寧凡有所保留,想看看這修為遠低於自己的青年,有多麼深的隱藏。

「請公子,敲響輪迴1

北璃粉拳一抱,徐徐後退,將場地留給寧凡。

沒有立刻敲鐘,寧凡只是淡淡看著金鐘,眼中升起一絲迷茫。

「輪迴鍾此鐘有一股我無法理解的力量…仙皇的手段,非我可知,這便是屹立於所有真仙之頂的高手么,師尊不弱,亂古仙帝不弱,但若放在仙皇面前,則一切,只有道空而已…此鍾。我能敲響幾下…」

拂袖一招,金錘在手!

寧凡眼中迷茫漸漸散去,化作堅毅。

仙皇,是亂古的老師!

亂古,算是自己半個老師!

「今日我敲鐘,不為斬凡!僅以此鐘聲,緬懷太古先烈!而他日,我要站在那眾仙之巔1

咚!

金錘落,巨鍾輕顫,發出一道猶如實質的紫金色音波。

那音波好似光圈。在敲響之時,光圈擴大,直到綿延千里。

在那光圈臨身之際,寧凡目光一凜,他發現,這紫金色鐘聲,讓其心境提升了一分!

此鍾玄妙,讓寧凡無法理解,故而更加敬仰起仙皇手段。

那敬仰。更化作一絲昂揚鬥志,下定決心,走上亂古、仙皇這般,馳騁天地的道路!

「第二聲!第三聲!第四聲1他沉聲。揮動金錘!

咚!咚!咚!

三聲鐘聲,好似合一,化作更加璀璨的紫金光圈,綿延出四千里!

每多敲響一聲。鐘聲便可傳達更遠,更遠,直到被曾經的仙皇。聽到!

但十億年過去,當年仙皇,早已不存,當年聽道的仙帝,也紛紛化作灰塵,只留神魔傳承…

滄桑!寧凡的心中,有一絲滄桑升起,而這滄桑之中,含有輪迴真意!

咚!

他敲響第五聲鐘聲,傳出五千里!

一氣呵成!

北璃美眸動容,她從未聽說過,有誰敲響輪迴鍾,是五錘連叩!

而她的目光,更是不可置信望著寧凡背影!

寧凡背影,漸漸滄桑、古老,竟在每一聲鐘聲中,改變氣息,彷彿與鐘聲相融!

明明瘦弱,但這背影,卻給北璃一種唯有仰視的感受。

好似站在她面前的,不再是寧凡,而成了…仙皇!

五聲一氣呵成,但寧凡,仍未停!

連敲五下,是他的極限,而稍稍停頓后,按他估算,敲出11下不難,14下勉強,19下便是極限…

五聲鐘聲,澄澈心境,起碼提升了五百年心境修為!

敲響輪迴鍾,不僅是斬凡,不僅是對亂古、仙皇的緬懷,更是提升心境的絕佳手段!

「皇影,現1

寧凡的身後,徐徐浮現一道金色虛影,在這虛影呈現的一刻,寧凡氣勢陡升,眼中更升起一道帝王之威,敲出第六下!

咚!

這一聲,仍未停,幾乎是片刻間,又有五道鐘聲,幾乎同時響起!

11下!寧凡一氣呵成,便敲響11次鐘聲!

只是第12下,他沒有再敲下。心境在這一刻,突破化神中期!

這一刻,他恍然間,從輪迴鍾中,看到一絲古老畫面…

那畫面,是輪迴,卻一閃而逝…

在那畫面中,驚鴻一瞥,他看到一個女子,容顏模糊,好似紙鶴。

在此女消失前,寧凡左目紫星一閃,目力陡升,他看清那女子容顏,但並非紙鶴,而是…慕微涼!

正坐在青石,在那天帝葯圃中,著一副刺繡。

刺繡中,卻是,一對比翼雙飛的蝴蝶…

在她身邊,一道蝶影,翩翩起舞…

畫面消失,寧凡卻目光一凝。

「那畫面,是什麼!明明是紙鶴,為何最終,卻是微涼…」

雲海之中,有斬凡三步,有天道碑。這雲海,是掌碑仙帝開闢的法術界面,為小千世界。

此界與虛空界相連,虛空界中,玄武星上,一個禿頭白眉的微胖老者,正目光嚴肅,為玄武星修士傳經講道。

他眼光微微不悅,因為他最器重的某個女弟子,剛剛接到什麼傳訊,也不跟他這個師尊回稟一聲,直接乘劍跑去雲海…

須知,他今日特意出關,為玄武星傳道,主要還是為了給那女弟子,講講如何突破煉虛期瓶頸。

「璃兒,你真是氣死為師…辜負為師特意出關傳道…」

北璃,既是遺世宮三小姐,也是掌碑仙帝夢玄子,最看重的弟子。

夢玄子面色不好看,但之後聽到看守道碑的一清解釋,說是下界有個修士化神,竟看到氣運,故而才請北璃去引導此人化神升運。

知道這個消息,夢玄子心頭才好受了些,若是有如此原因,那麼北璃去雲海,倒也情有可原。

面色屈於平和,重新為群修講道。

但某一刻,夢玄子雙目一睜,閃過一絲訝異。

「斬凡第二步?有人在輪迴鍾前,看到了輪迴?1

「不,不對,僅僅是誤打誤撞而已,此人看到的,應是輪迴殘像…」

「但此人的氣息,似乎有些熟悉,在哪裡見過…」

夢玄子眼神有一絲疑惑。

他尚未記起,曾有一個下界融靈,機緣巧合,識念化線,誤闖虛空界…而夢玄子,出手救了此人。

不過,仍未記起…沒辦法,仙帝的事太多了,每一次講道,都要面對數百萬陌生面孔,記起所有人,怕有些困難。

「老夫,應該見過此人,且此人應給老夫留下不錯印象,否則老夫不可能特意記下此人氣息…但是,在哪裡見過?」夢玄子遲疑道。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