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66章入龍潭,登雲海!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現1 寧凡目光一寒,周身浮現出將銀之甲,那黑光撞在胸甲之上,立刻一顫,一股巨力擊在寧凡小腹,卻未震碎胸甲,反倒震得那黑光頭暈目眩,一時失神。 黑光一頓,露出一個黑蛇小獸,銳齒淬毒,背生...

都郡禁地,龍潭。

天色昏暗,並非時辰已晚,而是龍潭的黑色水霧,升騰為雲,遮蔽了日光。

此地草木凋零,潭水血腥。

但這血腥味道的水氣,吸入肺腑,卻好似久旱逢甘露,竟令得寧凡的妖力,增進了一絲。

一個呼吸,便增進一絲妖力,若躍入龍潭修鍊,尋常大修士百年化神,絕不難!

但前提是,你得在龍潭撐過百年。

妖力碎體、死於龍潭修鍊的修士,更是不少。血腥之味,融於池水,至今不散。

寧凡目光一凜,眼前這漆黑如墨、深不見底的黑潭,便是羅雲妖族聽之神往、聞之色變的龍潭!

龍潭!一步成,浴龍化神,一步錯,碎體葬身!

兇險與機緣,總是並存!

「此龍潭,深不見底,但越往下,潭水妖力越盛,吸收妖力、突破化神所需時間,亦越短。九千丈以上,皆是黑潭,九千丈之下,則是血潭,沉沒有無數年來死亡妖修的骸骨。再下方,據說是黃泉,葬有龍屍,連接地脈,勾成大勢,故稱龍潭。」

「具體是否如此,老夫亦不清楚。以老夫化神中期修為,憑封賜之力,也只下過一萬二千丈。至於尋常大修士,一般只在千丈位置修鍊,在此深度,不出意外,百年即可化神。往年死於此潭的大修士,有些是不自量力,欲潛入更下方,被妖力碎體,有些,則是被龍潭『暗獸』偷襲…陸北,切記!世事無常。量力而行1

「嗯。」

寧凡閉上眼,在來之前,他便已將龍潭情報,打聽清楚。

沒有立刻入龍潭,卻負手而立。風吹不動,整整三日。

三日之後,其氣勢達到巔峰,一步踏出,化作一道紫虹,一躍入潭!

龍潭化神!這一步。寧凡等了太久,太久。

紫虹在千丈位置,化出寧凡身形。粘稠、腥臭的潭水,讓其眉頭一皺,但為了實力提升,些許不適。可姑且忍耐。

千丈位置,妖力修鍊速度,幾乎是外界的三倍。

外界妖修化神,往往閉關二三百年,積蓄妖力,方才得以衝擊瓶頸。

若在此地,資質尚可的妖修。八九十年,便可觸摸到瓶頸!

而若是更下方的位置,修鍊速度,將更快。十年化神,絕不是空談,前提是,寧凡潛入龍潭足夠下層。

只是此地,隱約給寧凡一絲若有若無的危機之感,好似暗處有人窺伺,想必便是陸道塵所言的暗獸。

寧凡散出神念。以他劍念之強,神念竟被局限在百丈以內,根本無法散開。

這黏稠的潭水,似乎可屏蔽感知。也就是寧凡,可感知百丈。尋常大修士,只能感知三丈,便是陸道塵,也僅能感知七十丈。

畢竟他們,沒有劍念。

寧凡皺眉,此地妖力雖濃,卻遠遠沒到無法承受的地步。

他一步踏出,身化紫虹,繼續朝下方潛去。

兩千丈,三千丈…九千丈!

九千丈位置,潭水好似被一道明顯的分界線切割,上方是黑色潭水,下方是血色潭水。

九千丈黑潭,妖力修鍊速度,幾乎是外界六倍,在此化神,四五十年便可做到!

灌入體內的妖力,隱隱讓寧凡有些不適,催動玉命第二境的罡靈,不適之感立刻消弭。

「此地我可四十年化神,但若更下方,則時間可更短…」

只是越往下,寧凡便越感覺,自己被暗獸所盯,好似有千百道隱晦的目光,在打量自己,令人毛骨悚然。

在其一步踏入血色潭水之時,一道暗影如刃,刺向寧凡丹田,竟詭異地穿越罡靈防禦。

這黑光,來得太快,且似乎可無視妖術以外的防禦。

「將甲,現1

寧凡目光一寒,周身浮現出將銀之甲,那黑光撞在胸甲之上,立刻一顫,一股巨力擊在寧凡小腹,卻未震碎胸甲,反倒震得那黑光頭暈目眩,一時失神。

黑光一頓,露出一個黑蛇小獸,銳齒淬毒,背生雙翼,怕便是暗處窺伺自己的暗獸。

區區一隻小獸,竟是元嬰修為,加上其詭異的遁速、破防能力,一時大意死在此獸手中的大修士,還真不少。

顯然未料到寧凡竟有地玄將甲護體,暗獸眼中凶芒稍減,一遁便欲逃。

只是沒逃半步,已被寧凡屈掌一拍,妖力一震,幾乎讓暗獸粉身碎骨。

五指一握,已將暗獸擒入手中。

望著此獸,寧凡目光一沉。

此獸有些麻煩…九千丈之上,暗獸僅僅元嬰初期,但再下方,怕是有元中、元后、元巔甚至化神暗獸,屆時,自己單憑將甲,便防禦不住此獸偷襲。有此獸窺伺,無人護法之下,自己擅入九千丈以下,十分危險。

能派出護法的,有女屍,有石兵,但二人皆無妖力妖術,怕是擋不住暗手攻擊,甚至有在暗獸偷襲下受傷、喪命的危險。

「如此看來,我最多只能在九千丈修鍊,還需時刻小心翼翼么…」

寧凡掌力一吐,暗獸隕,這暗獸通體帶毒,甚至其妖血,自己都無法輕易煉化。

在其猶疑之時,儲物袋中,小巧的金焰車輕輕顫動,似乎極為興奮。

「黑龍冢!這氣息,肯定是黑龍冢沒錯?!煞星,哥警告你,快放哥出來,哥已經感覺到了,這裡是黑龍冢,是哥修為大漲的好地方,不放哥,哥跟你拼了1

寧凡目光一詫,這在儲物袋鬧騰的,自然是金焰車車靈——黑龍了。

聽其言,似乎對這龍潭,極為了解,更稱之為黑龍冢。

說起來,這黑龍倒是擁有妖力的打手。好歹也是化神中期,若有此孽龍護法,倒是不懼暗獸…

目光一決,一拍儲物袋,掌中平放一尊金焰小車。

車寶之中。一道黑色龍影目光一掃,確認此地確實是黑龍冢之後,異常興奮起來,恨不得立刻逃出金焰車,在此黑龍冢,好好提升妖力、甚至重塑妖身!

只是可憐的黑龍。已被寧凡煉化成車靈,想要離開金焰車,除非獲得寧凡神念准許…

「放哥出去!哥知道,你是怕哥在黑龍冢獲得傳承,一不小心突破煉虛,超越你十條街!你在嫉妒哥!煞星。哥再次警告你,不放哥出去,哥要跟你動真格了!哥生起氣來,可是很可怕的1

「聒噪1

寧凡一催妖禁,立刻,黑龍痛的哭爹罵娘,囂張的言語。也漸漸老實起來。

「饒命啊!主人饒命啊!小弟得意忘形了,小弟有罪1

「哼!下次再出言不遜,身死莫怪!本尊問你,黑龍冢是什麼1

咯!

黑龍心頭一顫,剛才一不小心,太得意了,說溜嘴了,怎麼把黑龍冢說出來了。

這可是黑龍族的秘密啊,也就他身為少主,才知道一二。尋常妖族,根本不懂!

「哥不知道黑龍冢是什麼…」

「三息!不說實話,則死1寧凡懶得跟黑龍廢話。

一息!

二息!

第三息,黑龍萎了,咬牙道。

「好吧!不就是黑龍冢嗎,說就說!反正除了黑龍族,誰也無法從這黑龍冢獲得半點好處…」黑龍得意道,看來自己氣運不差啊,本以為成了罪龍,夠霉了,本以為被斬龍爪、被寧凡煉成車靈,夠霉了,但如今時來運轉了,竟然讓自己,發現了一處黑龍冢!

「說重點1寧凡掌力一吐,金焰車中的黑龍妖魂,瀕臨崩潰,這一刻,黑龍又慫了。

「別,別動手啊,動手傷感情!哥說,哥全部諏冢,實際就是我黑龍族的王族前輩,隕落之後的墳冢,在特殊地勢之下,以秘術走龍脈,成龍穴,保留王族之屍不朽,留待精血,供後人吞噬、吸收…不過,只有我黑龍族人才能獲得傳承,尋常人是得不到的!嘿嘿,這裡隕落的王族前輩,萬一是天妖級別,那哥就發了,哥吸收他的妖屍、妖血,起碼突破碎虛沒問題1黑龍眼光,露出期待。

「黑龍王族…」

寧凡皺眉,自《妖典》之中,他略略得知,龍族本有無數分支,但在天地大劫之後,除了太古雷龍,再無其他龍族,可誕生王血…

但若在大劫前,黑龍族曾一度比雷龍強橫。

這便是說,此龍潭,是天地崩潰、陸吾沉睡之前,就存在的?

其下,有一具王族黑龍屍身,沉睡么…

第二界界面脆弱,最多只容化神進入,這便是說,下方真有王族黑龍屍身,最多也只能是半步煉虛的修為。

如此,絕不可能出現黑龍期待的天妖妖屍,頂多是個化神妖屍…

黑龍,怕是要失望了。

不過既然此地是黑龍族的龍冢,那麼如何抵擋暗獸,想必這黑龍,應該有不少辦法。

「你可有辦法對付暗獸?」寧凡沉聲問道。

「暗獸?就它們?它們不過算是哥的乾糧,哥一露面,它們都要逃1黑龍得意道。

「好!如此,本尊在此修鍊,你負責護法,若有差池,本尊便催動妖禁,取你性命!出來吧1

寧凡一指點在金焰車上,黑龍一顫,飛出金焰車,化出碩大龍身。

收起金焰車,腳踏黑龍,寧凡令道,

「去更下方1

「沒問題,包在哥身上1

黑龍一口應下,心中卻是得意得想笑。

「這煞星要在龍冢修鍊,好,真是好!這段時間,哥便在龍冢捕捉暗獸,獲取王族前輩的傳承,爭取突破煉虛期。只要突破煉虛期,妖禁再厲害,也控制不了高於修為一個大境界的妖獸,他肯定控制不了哥1

一時間,黑龍對未來充滿了憧憬。

只是當他跨越血潭,步入黃泉之底,所有期待,都落空。

黃泉之地。三萬丈!

此地,堆積了無數骸骨,君臨骸骨最上處,是一具半腐未腐的黑龍龍屍。

從龍血觀察,此黑龍生前。應是半步煉虛修為,與寧凡所料,所差不多。

里啪啦,黑龍的自由夢想,碎了一地。

「化神龍屍!不是天妖!靠!哥白高興了!這樣的話,就算真吞了這龍屍、龍血。哥頂破天也只能突破化神巔峰1

「龍血,是我的,腐屍給你1

寧凡一笑,躍下黑龍,拂袖一招,滴滴黑色晶亮、妖力盎然的龍血。被寧凡招入手中,吞入口中。

黑龍凌亂了,崩潰了。

「本來哥把龍屍、龍血都吞了,也就最多化神巔峰,你還搶哥龍血,這下哥最多也就突破化神後期!哥跟你拼了1

「再吵,龍屍也不給你了1

寧凡目光一沉。催動妖禁,黑龍識海一痛,哭爹喊娘。

心道,好歹自己也沒算白幫煞星的忙,總算落個龍屍好處,腐爛就腐爛吧,好過沒有,哥忍了!哥吃了!

吃了這龍屍,哥好好修鍊,爭取突破化神後期。再吃點暗獸補充營養,說不定,還是有希望突破化神巔峰,甚至煉虛期!

一想到這裡,黑龍也不垂頭喪氣了。

龍目一掃。暗處似乎有十幾頭化神初期的暗獸啊,哎呦,這都是美味的乾糧!

暗處,正窺伺寧凡的暗獸,成千上萬的目光,在見到黑龍之後,個個軀體一寒,渾身顫抖。

黑龍,專吃暗獸!

暗獸的畏懼,是本能的,甚至在黑龍面前,暗獸連一成實力都發揮不出來!

三萬丈,妖力幾乎撐爆軀體。

若非肉身突破玉命第二層,若非有王族扶離之血護身,寧凡萬萬無法適應此地妖力。

在此地修鍊,速度是外界的30倍以上!

十年化神,不難!

眼見黑龍對暗獸有逆天克制,寧凡更是放下心來。

有妖禁在,除非黑龍高於自己一個大境界,否則不敢耍花樣。

有此孽龍護法,安全不是問題,唯一要擔心的,是黑龍吃太多暗獸,會不會一舉突破煉虛期…

「不怕!暗獸之血,非黑龍族無法煉化其毒,等此孽龍吞食暗獸,將毒力化作精純妖力,我再奪其妖力,自行吞服,便可壓制此龍修為…」

寧凡目光一凜,對黑龍下了重重命令,限制其行動,旋即盤膝而坐,一拍儲物袋,取出碧焰草、妖帥金血。

13滴完整金血,84道血絲…這些,恐怕是沉睡之地的所有妖帥殘血了。

此血一現,正在捕殺暗獸、護法的黑龍,抑鬱的表情,忽然放出亮彩。

「妖帥精血!竟有這麼多!這可是好東西礙」

黑龍無法想象,寧凡從何處弄來這麼多金血。

他咽了咽口水,旋即苦悶的散去心頭貪慾。不行,不能搶這煞星的金血,金血雖好,自己如今有妖禁在身,不是煞星對手…

「罷了,金血給你,哥忍了!哥吃暗獸,使勁吃1

服食金血,已近三月。

整整三個月,寧凡不動不言,好似坐禪,周身升起淡淡金光,又有碧焰飛騰,正徐徐煉化金光入體。

妖力,一甲甲突破,徐徐朝萬甲靠攏。

當最後一絲金血煉化,周身妖力,已達到10147甲!

妖力,跨越萬甲,突破了化神邊緣,在這一刻,寧凡睜開了雙目,一個心念,所有金光、碧焰,俱都收入體內,在體內,進行最終煉化。

「妖力,萬甲…是時候開始,凝聚妖力,衝擊化神瓶頸了…」

一拍儲物袋,取出破將丹、玄血丹、離合丹,除此三顆丹藥,還有第四顆雲生丹。

那雲生丹,亦足以提升化神一成成功機會,卻是陸道塵所贈的秘葯。

四顆丹藥,可提升三成半的成功幾率,加之妖力萬甲,領悟兩種意境,若寧凡突破化神仍然失敗,則未免太過丟臉。

四個月,陸婉兒已成功煉製鳳翼,守著龍潭,等候寧凡破關化神的一刻。

四個月,妖妃亦偶爾來到。當然其關注的,仍是界圖界路而已。

四個月,陸道塵手持一塊羅盤,施展秘術,測定寧凡的下潛深度。

當羅盤顯示。寧凡深處黃泉三萬丈之時,陸道塵面色震撼。

他並不知寧凡有何手段,潛下如此深度,但自問,自己忌憚暗獸之強,絕對不敢潛入那麼深…

「此子手段。仍在我預估之上…後生可畏啊!十年化神,此子怕當真能做到…」

一年,兩年,三年…在第七年之時,凈火部之內,血光百萬里。數十萬妖族喪命,通往妖界的界路,第二次開啟!

第八年,羅雲都郡上空,界路開,霞光現,一道紫衣倩影。帶著十餘名嬌滴滴的化神女妖,降臨羅雲!

第九年,沉睡之地戰火升起,妖皇太子攻陷三部妖族,紫妃攻陷二部,搶奪界圖。除了第二部、第三部沒有被攻陷,尚保留界圖,其餘部落,界圖皆失。

在舞嫣妖妃的庇護下,紫妃暫時沒有搶奪寧凡、陸道塵的界圖。

但第十年。凈火部的目光,對準了羅雲部。

十年時光,好似煙雲消弭。

十年苦修,妖力沉凝,步步化神。

十年。寧凡沒有一次睜眼,一次次衝擊化神瓶頸。

在第十年,他終於衝破那道隔膜,心神沉入天道,出現在一座雲海之域。

雲海之巔,立著三塊巨碑。

三塊巨碑,幾乎銘刻了古往今來所有化神修士的姓名,其各自高度,皆綿延無盡,不可測量。

三碑之下,立著一個七八歲的道童,手持拂塵,見寧凡步步前來,冷漠道。

「嗯?是雨界修士么『雲海斬凡,登天化神』,此地為雲海,此三碑為天道三碑。紫碑為妖,青碑為神,黑碑為魔,三碑相合,天道方融。雨界修士,爾只需完成斬凡三步,並在神碑刻名,便可化神…」

道童言罷,目不語,神情倨傲,無意與寧凡多言。

至於斬凡三步,更無絲毫解釋。

「天道神碑,斬凡三步…我這是心神沉入天道了么…」

寧凡步步走近,目光掃過三碑,暗暗詫異這三碑之上、姓名之多。

天地間,竟存在過如此之多的化神修士…

若在此碑刻上姓名,他便可獲得天道承認,成為化神妖修!

若不刻,則無法化神,更何談化魔…

「洞虛的意思,究竟是什麼…該如何化魔,如何…」

越靠近巨碑,滄桑的氣息,好似要將寧凡融化掉。

目光掃過三塊巨碑,寧凡忽而,那一個個陌生的化神姓名,實則有著各自不同的色彩。

赤橙黃綠青藍紫,代表各自道途終點的氣運,絕大多數是赤橙黃綠青,藍色極少,紫色更是稀有…

只是讓寧凡在意的,並非紫色姓名,卻是神碑之上,無數姓名之內,夾雜的某個黑色姓名。

初時並未在意,只是看清那姓名之後,寧凡神情一變。

兩儀星,韓元極!

「師尊!他的名字,竟在神碑之上!不會錯,這姓名之中,罕有師尊刻字之氣息,我不會認錯1

「只是為何是黑色,為何師尊的姓名色彩,與眾不同,難道,這才是化魔的關鍵?1

他目光掃過三尊巨碑,漸漸發現,每數萬人,便偶爾會夾雜一名黑色姓名。目光落在那倨傲道童身上,此道童看似年輕,實則骨齡過千,並有化神後期的修為。

寧凡收回目光,抱拳道,

「敢問閣下,這天道神碑之上的姓名,為何有不同色彩?」

「哦!你竟能看出不同神碑的色彩差異1

道童眼光一變。

只因為那色彩,乃是氣運,尋常修士根本看不到,一般而言,唯有真仙可看到。道童所屬的掌碑仙府內,能在碎虛之時看到氣運的,便十中無一,而化神之下能看到氣運者,萬中無一!

頓時,其倨傲之色收斂,反收起拂塵,對寧凡一抱拳。

「道友眼光卓絕,當真不凡!在下隸屬北溟天虛空界玄武星,為『掌碑仙帝』之護碑道童,道號一清。請教道友尊名1

千年骨齡,化神後期,這名為一清的道童,可謂資質卓絕,便是在玄武星上,也算名頭不弱。玄武星俊傑,能放入一清眼中者,罕有。但今日,寧凡卻令此一清,眼光一亮。

此子未徹底化神,便可讀出氣運之色,好生不凡。

這種人才,值得自己結交!

「在下,寧凡1

寧凡抱拳。在道碑面前,隱瞞姓名,毫無意義。

斬凡三步,刻名化神,姓名,無法隱瞞。

歷來多少化神客,能令道童側目者,罕有寧凡,是一個!

「道友能識氣運,怕是道友化神刻碑,凝氣運之筆,還需『北璃』師姐相助」

道童取出一張青符,念念有詞。

已經十三年沒有化神修士讀出氣運了。

道童隱隱感覺,今日的雲海,會被這寧凡轟動一下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