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62章我要,界圖!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子,不懼太古雷龍,不懼天妖,如此,便好,便好!如此,陸帥便有救了…」 一步步逼近,頂著血劍凶芒,便是寧凡,都不輕鬆。 但他知道。鯉伴正在自食惡果,憑鯉伴,操控不了此血劍,勉強為之,必遭...

石兵心頭絕不平靜。

被憑空召喚到火台,更臨陣兩大荒獸,一大妖將,即便是天生吾戰的石兵,亦心頭沉重。

他不知,寧凡為何會與如此對頭對峙。

他只知,對方龍目之中,殺氣騰騰,今日不戰,絕無好下常

「石兵,血龍交給你…微涼,黑龍,你來對付…此劍,借你…」

似擔心微涼安危,一點眉心,取出一道星光劍影,遞到女屍手上。

女屍乖巧點頭,對寧凡的命令,沒有任何抗拒。

感應到區區黑龍,竟敢對寧凡流露殺意,女屍骨子裡,一絲天帝之女的高傲,化作眼中幽綠魔光。

「你…大…膽1

言出,女屍一步踏出,一手持劍,一手持針,屈指探針,那仙針化作一道寒芒,直刺黑龍,令得黑龍原本狂妄的神色,驀然大變。

「靈印之劍!古天庭仙魄冰針1

猝不及防之下,黑龍龍影一閃,卻仍是被那寒芒刺入體內,針刺仙脈,迫向妖丹,而女屍化作一道幽綠光影,蓮步一踏,已出現在黑龍身旁。

好容易壓制住仙針偷襲,便見女屍欺近,黑龍眼露凶芒,一爪抓向女屍胸口。

這一抓,幾乎可重傷化神初期,但揮至女屍身前,僅僅素手一揚,好似疾風掣電,女屍指甲變長,五指成爪,竟與黑龍一抓轟撞一處,巨力之下,女屍卻半步不退,而黑龍,卻被震得五內重傷。女屍更是生生一撕。將黑龍一抓,撕下!

只是被撕下的龍爪,片刻之後,便重新黑影凝聚,似對物理傷勢免疫…

黑龍咬牙。忍住蝕骨劇痛,妖瞳之中,則露出駭然之色,眼前這具煉屍,氣力堪比化神中期,肉身防禦。卻堪比化神後期!那一抓的指甲之銳,怕是堪比尋常靈寶了!

不待其後退,又見女屍揚起素手,斬離一劍,斬斷黑龍另一道龍爪,黑龍。慘叫!

僅一個照面,堂堂化神中期的黑龍荒獸,竟被女屍,重傷!

尤其是那星光劍影…黑龍看出了那劍是靈印之寶,但卻沒看出,此劍刻印了7000道以上的銳字靈印,鋒銳無匹!

這鋒銳。足以切碎他在血霧下凝實一半的妖身!

而尤其讓其始料不及的,是另一半虛幻的妖魂,竟同樣被此劍斬傷!

須知黑龍為罪龍之身,只剩妖魂,但這妖魂,在真靈龍血的滋養下,非太古神兵不可重傷。

此劍,無疑是太古星辰所鑄神兵!

而切口處,更有無形之火,開始焚燒黑龍妖魂。

那神通。是附靈神通…焚魂!

「傷…光,則…死1

女屍凶芒已露,幾乎立刻便壓著黑龍攻擊。

片刻間,黑龍已岌岌可危。

血龍心頭大震,卻是被女屍的凶煞氣勢給震住了。就好似女屍斬下的不是黑龍龍爪,而是自己之爪…

不待血龍向寧凡發起進攻,卻有石兵一步踏出,化作山嶺巨人,一步,踏向血龍妖魂!

一步之力,血龍妖魂碎散成血光,旋即重凝,龍目,卻是震怒。

「下界傀儡,敢傷上界龍魂,找死1

「下界!誰告訴你,我是下界傀儡!便是真正的血龍族荒獸,在『界戰』之中,我也斬過數人!你,不是我對手!癸術,七殺1

天現七顆血星,降臨七道血光。

在那血光之下,血龍面色大變,不住在血光之中躲避。

此奎術,對血族,有著天生克制!

此龍為血龍族罪龍,依附於雷龍族,在石兵眼中,區區血龍餘孽,不足掛齒!

鯉伴震驚了!

自己為求穩勝,召出黑龍、血龍,想不到,兩頭荒獸,竟被寧凡所召的煉屍、傀儡,壓著打,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這是什麼傀儡!如此強大,絕非下界所有!

這是什麼煉屍…與化神中期的荒獸對碰,毫髮無損,生撕龍臂,劍斬龍爪…

只是鯉伴,沒有那麼多時間,思索煉屍、傀儡的奇異之處。

因為寧凡,已殺氣騰騰,步步走來!

每一步,都流露出化神後期之威壓,令得鯉伴呼吸滯澀。

每一步,都催動王血之威,令得鯉伴,龍血欲焚,雙膝幾乎有一個念頭,想要跪地、臣服!

「吾乃雷龍之後,豈可,臣服!妖術,血海1

隨著鯉伴指訣一掐,千里火台,無數之前喪命的伴妖血霧,紛紛被鯉伴吸入體內。

他紅髮飛揚,血鱗更加暗紅,周身騰起戾氣血光!

妖術,血海!

當日鯉伴憑此一術,屠滅絳州城,險些滅去寧凡。

隨著鯉伴一指之下,血光化作無數光雨,墜落而下。

甚至有不少血雨,飄落羅雲都郡,但凡沾惹血雨之妖,便是元嬰後期,都一命嗚呼。

此血雨,威力甚至比當日更甚,看來鯉伴的妖力,比之當年,也精進了不少。

只是這血雨,飄到寧凡身前,還未融化寧凡肉身防禦,便被寧凡一個目光,止住血雨墜落。

他驀然仰首,黑髮狂舞,眼如帝王!

「血雨…可笑!我允你下雨了么!滾回去1

隨著寧凡一聲呵斥,所有血雨形態的法術,好似升起畏懼,竟不敢再墜落!

並在寧凡一個雨意的眼神下,紛紛,逆天飛舞,倒卷蒼天,消融無蹤!

「雨之神意!你對此神意的明悟,竟幾乎到了『化意成術』的地步1

鯉伴神情劇變,眼前區區元嬰螻蟻,竟早已領悟虛神之意,並將神意,感悟到了化意成術的地步,一個心念。便能降雨,一個眼神,便能令雨,逆卷蒼天!

此術,不攻自破。甚至,寧凡連手都沒動。

當年面對此術,唯有投機取巧、苦苦硬撐的寧凡,已強大到憑眼神、心念,破去此術!

化意成術!

鯉伴領悟了血鯉妖意,卻沒有領悟雷龍妖意…

他的妖意。非但等級不如寧凡的雨意,感悟深度,更遠遠不如寧凡。

「不可能!本將竟不如你1

鯉伴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而若鯉伴知道,寧凡更有比雨意更高品的魔羅山意,怕是要,入狂!

一步步逼近的寧凡。給予鯉伴的壓迫感,越來越強。

鯉伴狠狠握拳,指甲刺入手掌,鮮血直流。

不甘心,他不甘心,輸給區區螻蟻!

一指眉心,指入天靈。狠狠一抽,徐徐抽出一道雷光轟鳴的銀色長鞭。

當日被寧凡斬去半截龍筋,經過數十年修養,鯉伴早已憑秘法,修回龍筋本相。

龍筋在手,鯉伴好似持著一道銀色雷鞭,朝寧凡狠狠一抽,風雷巨響。

而寧凡,同樣揚手,舉起碎神鞭。血雷一鞭,迎向鯉伴銀雷鞭,抽去!

「碎1

碎神鞭,僅是半條龍筋所煉製,但經過寧凡的祭煉、陸婉兒舍心血的附靈。一次次血雷天劫的錘鍊,此鞭之威,豈是鯉伴銀鞭可比。

血影一揚,百鞭齊顫,銀鞭碎,龍筋斷,鯉伴吐血而傷,眼露瘋狂。

「不可能!不可能!本將龍筋,到了你手中,竟被煉成如此至寶1

「此寶,本將要收回!此龍筋,本將要重新煉化入體!如此,本將突破化神中期,指日可待1

鯉伴好似入了魔怔,一拍儲物袋,取出一道古老、破損的血劍。

此血劍在手,一道荒古的凶煞之氣,撲面而來,便是火台之外的陸道塵、陸界焚,都感到一絲心悸。

在血劍現身之際,寧凡,第一次停住逼近的腳步,眼神凝重。

這血劍,極為恐怖,而若寧凡所見不差,這血劍之上,共設有…三道封印!

這封印,似乎是為了壓制血劍的威力。

在封印之下,此血劍威力,已達到靈寶品階。

「周明!本將給你最後一個…叩頭求饒的機會!不要逼我,施展此劍!此劍乃是妖帥所贈,,以天妖級血龍的龍骨所煉製,不撕封印,便是靈寶,每撕開一道封印,提升一次品階,只要本將撕開第一道封印,此寶,便算是凡虛級虛寶!虛寶一擊,毀天滅地,萬里山河成虛,你,接不下,羅雲之人,都要陪你送死1

鯉伴殺機如雲,換得的,卻是寧凡不屑。

「此劍血氣太重,你,用不了1

「胡說!本將便,用給你看1

鯉伴言罷,便運起指訣,撕血劍封櫻

只是果然如寧凡所言,第一道封印,只撕一半,沉重的血氣,便讓鯉伴,幾乎窒息。

胸口如遭重擊,血鱗將甲粉碎,鯉伴勃然大怒,望著封印完好如初的血劍,勃然大怒。

「區區血龍妖劍,竟敢不服本將之命!可惡1

眼見鯉伴撕開封印失敗,陸道塵輕輕鬆了口氣。

若讓鯉伴撕開封印,強催虛寶,且不說境界不夠,施展虛寶,反噬有多麼巨大,總之,羅雲都郡,方圓數萬里,絕對會被鯉伴一劍夷平。

此劍沒有撕開封印,真是再好不過。

而陸道塵,心頭更是大驚。

此劍撕開第一道封印,便由靈寶,晉入凡虛虛寶。

撕開第二封印,則必由凡虛,晉陞為仙虛之寶。

若撕開第三道封迎此劍,便是仙寶!

仙寶一劍,便是碎虛都未必可接下…如此重寶,鯉伴竟能獲得,他在太古雷龍族內,究竟有多麼深厚的背景…

「陸北,可敢殺鯉伴1陸道塵,遲疑了…

但當看到寧凡眼中,絲毫不懼鯉伴之時,他,徹底放心。

「此子,不懼太古雷龍,不懼天妖,如此,便好,便好!如此,陸帥便有救了…」

一步步逼近,頂著血劍凶芒,便是寧凡,都不輕鬆。

但他知道。鯉伴正在自食惡果,憑鯉伴,操控不了此血劍,勉強為之,必遭反噬!

尋常靈寶。便不是化神初期可操控。

這血劍之厲害,實在是寧凡生平僅見,甚至他有一種感覺,若自己獲得血劍,並設法撕開三道封印,便是涅皇。都可一劍重傷!

「我要此劍1

寧凡眼光一決,一步化做煙影,在鯉伴三丈之外,停住腳步。

在此距離,不施展手段,便是寧凡。都無法逼近鯉伴。

可想而知,手持血劍的鯉伴,正面臨多麼沉重的劍威。

動彈不得,動彈不得!

血劍之威,將鯉伴周身定住,無法動彈!

此劍,唯有在他突破化神中期之後。才勉強可施展。

若當年沒有被寧凡重傷、斬龍筋,數十年過去,此刻的鯉伴,多半已突破化神中期,並有資格,勉強施展此劍。

可惜,因為寧凡的介入,一切,都變了…

被血劍鎮住身形,鯉伴不甘!

但當見寧凡同樣迫於血劍威壓。無法靠近自己、趁機偷襲,鯉伴心頭,大感快意。

自己好歹可憑龍血,手持血劍。

而寧凡,則連跨入血劍劍威三丈以內。都做不到…

「你終究,不如我,此血龍妖劍,以天妖血龍之骨鑄成,非妖血凝威,不可操控…任你資質再高,在妖血的領悟上,終究不如本將!你以為,覺醒王血便了不起了么!你可懂自己血脈的使命1

鯉伴放聲大笑,這笑聲落在寧凡耳中,卻驀然如春雷炸響,好似明悟了什麼。

使命…

自己覺醒王血以來,始終覺得與此血脈,有一道隔膜。

起初,寧凡以為,這是因為自己是人族的關係,人非妖,所以無法與妖血徹底相融。

但如今,他恍然一悟,自己之前的想法,是錯的…

使命,使命…妖族,曾為天地主宰,每一族真靈,都有其使命。

太古雷龍,被賦予雷霆天賦,為的便是為天道掌雷。

太古火鳳,被賦予火焰天賦,為的便是為生靈掌火。

扶離…這一族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扶離扶離,何謂扶離…

立在血色劍芒三丈之外,寧凡望著可殺而難殺的鯉伴,看著可望而不可即的血劍,沉默。

「若我明悟扶離之使命,徹底與妖血相融,便可憑王血,輕易跨過這三丈距離…只是,扶離一族,使命為何物…」

「洞穿幻象,演化幻術…這是扶離的天賦,但這天賦的涵義,是什麼…」

寧凡閉上眼,隨著其思考,妖血之中,紫黑的祖血,開始滾沸。

灼熱襲上寧凡周身,他好似在心神中,聽到一個聲音…

「扶離,扶天之傾,離寇之心1

這一個聲音,反覆在寧凡腦海回蕩。

十次,百次,千次…

左目妖星,飛速旋轉,紫光幽閃。

這一刻,寧凡悟了…

扶離,其洞穿幻象的天賦,是為了看出天道的弊端,並最終,扶正天道!

其演化幻象的天賦,是為了蠱惑敵人的心智,離亂仇寇之心!

此族,是天地的監察使者,一但天道出現變故,此族需挺身而出。

「這便是,世世被詛咒的扶離么…」

寧凡一步,踏入三丈之內!

這一刻,他左目之中,好似升起一股倨傲。

那倨傲,並非寧凡所有,而是屬於扶離一族的驕傲。

扶離一族,負責監察天道,世人畏懼、崇拜、感悟的天道,僅僅是扶離的下屬!

這倨傲之色,連天道都敢蔑視,更何況,是區區血龍妖劍之威!

「碎1

寧凡一字,三丈劍芒,粉碎!

鯉伴恢復動彈,但持著血劍,心中卻在膽寒。

此刻寧凡的目光,給他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就好似自己堂堂龍族,在此人眼中,都不值一提…

「鯉伴,我給你一次機會,以此劍斬我,若敗,則死1

「這是你自找的1

在寧凡的威懾下,血龍妖劍,不敢再肆虐,而鯉伴,徹底操控此劍。

即便未撕開封印,但此劍已是靈寶,一劍之威,足以斬殺化神初期。

「死1

一劍出,血劍當空,刺出一道血色劍光。

那劍光一分十,十分百,百分千,千分萬。

萬道劍影,如流星追月,朝寧凡刺下。

劍雨之下,便是化神初期,亦是必死。

但卻見這一刻,寧凡黑髮無風自動,並變長,左面之上,現出妖異黑紋,化作墨影,散開!

劍雨,刺空!

鯉伴一怔,下一刻,卻危機感降臨,他匆忙橫劍當胸,卻擋不住,墨影襲來。

被墨影一卷,他本已重傷的身體,開始在墨影之中,四分五裂。

妖身,絞碎!

在墨影重凝之際,其妖魂,被寧凡輕蔑地擒在手中,另一手,持著血劍。

血龍妖劍,非龍族不可驅使,在寧凡手中,妖劍不甘!

但寧凡屈指一探,劍身一顫欲碎,血劍彷彿畏懼一般,再不敢抗拒。

如此,此劍收服!

望著掌中的鯉伴妖魂,寧凡眼中寒芒升起。

「想活么…」

他淡淡道。

「想,我想1鯉伴已是求饒狀態。

「那你就不該惹我1

寧凡冷笑,一口吞下鯉伴妖魂。

抬頭,對視陸界焚,手持妖劍,氣勢如虹。

這一刻的寧凡,給陸界焚一種不可戰勝之感,第一次面對寧凡,產生一絲忌憚。

「我要,界圖1

這淡漠的聲音,在陸界焚識海,森然響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