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61章半顆神星,陰融之威!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拍在金矛之上。 熾熱的溫度,好似太陽,令寧凡掌心片刻之中,出現焦糊。 只是這肉身傷勢,卻在妖血的自我修復下,頃刻復原。 手掌順勢一抓,出手如電,將矛尖生生握住,連退三步,卸去...

凈雲妖將,輕易敗陸戰,寧凡,卻更加輕易殺凈雲!

手持凈雲儲物袋,寧凡目光一掃,30株碧焰草,到手!如此,自己倒是可以,著手煉化妖帥之血,妖力萬甲,衝刺化神!

羅雲都郡,一片安靜,針落可聞。

傳聞寧凡獨斬三神,但當日親眼所見的堯淵等人,早已回程北漠。都郡之中,見過寧凡實力冰山一腳的,只有被打成死狗的陸天明。

但在凈雲身死的一刻,羅雲在寂靜之後,陷入沸騰!

而陸天明,正開庄設賭,卻在寧凡的凶煞氣息下,目瞪口呆。

他篤定,寧凡能敗凈雲,甚至能斬凈雲,但萬萬想不到,寧凡面對實力強勁的凈雲,竟仍是壓倒性取勝…

「本公子當日,能從此人手上苟活一命,絕對是走了天大的運氣…此人敢當著火將陸界焚,動手殺人,此人太狠…不怕與凈火部不死不休,不考慮任何殺人後果,僅僅是…有仇必殺1

瞎目的陸戰,感覺自己熱血沸騰。

被凈雲所傷的憋屈,都在此刻,一掃而空,化作對寧凡的震撼與崇敬。

「此人,當我羅雲第八將,老子第一個舉雙手贊成!殺得好,殺得好!甚至這陸北,殺凈雲之前,故意戳瞎凈雲雙目,這是在為老子報仇啊!老子陸戰,欠你陸北一個人情1陸戰哈哈大笑,戳瞎之目,好似不那麼痛了。

陸婉兒小手掩口,茶女風女,亦是異彩連連。她們與寧凡朝夕相處,卻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寧凡的恐怖手段。

「陸北…竟這麼厲害…」

青衣妖妃指尖捋過鬢絲。神情第一次動容。

「陸北…此人幾乎毫髮未損,便殺凈雲,有此實力,第二界中,能勝他者。不足二十人…一旦成就化神,怕是封妖之下,此人再無敵手…但,他終究不是真正妖族,可勝凈雲,卻未必能勝金群。便是能勝,也必定是苦戰,至於鯉伴…他,能勝鯉伴么…」

長空之上,陸界焚虎目震怒,凈雲妖將手段非最強。卻是其不可多得的心腹之一,卻被寧凡所殺,他豈能不怒。

但身前,有陸道塵踏天相阻,使得陸界焚神情陰沉,卻是萬萬無法步入火台,干預賭戰。

「呵呵。火將息怒,諸將踏上火台,便生死由天,凈雲既死,要怪只怪其技不如人…」陸道塵阻在陸界焚身前,不讓一步。

「哼!生死由天…好!稍後,這陸北死於上界妖將之手,你陸道塵,可休想相救1

陸界焚眼露寒意,自己不能手刃寧凡。但火台之上,尚有二將,自有人為凈雲報仇。

碧焰草,到手。

寧凡舉鞭一指鯉伴,神情淡漠。

「下一個。是你么…」

這眼神,目空一切,讓鯉伴新仇舊恨,怒火中燒。

「周明!本將不知,你如何逃過大晉死劫,但今日,本將不會再放過你,必殺你1

其一步踏出,便要與寧凡交手,卻被金群攔祝

「我來1

金甲妖將,徐徐邁出,氣勢卻愈發沉凝。

從寧凡滅殺凈雲的舉動中,金群意識到,寧凡是一個強勁對手,但自問,自己仍有的是手段,滅殺寧凡。

「你,接不下本將一槍1

「是么…」寧凡冷笑。

「找死1

金群眼光一寒,一步踏出,周身徐徐長出金毛,化作金色獒頭,獠牙尖銳。

大手一抓,晴空之上,一縷縷日光,被其攝入手中,化作一道璀璨奪目的日光金矛,掌力一拍,巨矛化作一道金色極光,直刺寧凡丹田。

「妖術,離日槍1

此日光金矛,一矛之力,好似炎陽,幾乎滅殺陸青。

而這一次,金群更是幻化出妖相,一矛之力較之之前,更平添數成威力。

面對此矛,寧凡目光第一次凝重,手掌附上灰色火焰,一掌,拍在金矛之上。

熾熱的溫度,好似太陽,令寧凡掌心片刻之中,出現焦糊。

只是這肉身傷勢,卻在妖血的自我修復下,頃刻復原。

手掌順勢一抓,出手如電,將矛尖生生握住,連退三步,卸去一矛之力。

他目光一沉,此矛之所以厲害,原因,便是借日光演化妖術。

同級妖術中,演化日光的妖術,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強悍術法。

欲破此術,首先要抽此術,真陽之力!

「北溟有日,其名陰融…北溟有雷,其名雷慟…」

回想洛幽當日傳下的神秘口訣,心頭默誦,寧凡感覺自己灰炎覆蓋的手掌,好似生出絲絲消融日光的力量。

金群心頭大震。

這日光之矛,其溫度,絕對是恐怖的,至少金群自問,自己若憑肉身硬接此矛,必定被焚成虛無。

從金群領悟此妖術開始,曾無數次憑此術斬敵立功,即便此術被某些高手破去,但便是尋常金身境煉體高手,化出金身,也不敢硬接日光,唯有以妖術抗衡。

似陸青,妄圖以玉命境肉身硬接金矛,其結果,便是手臂焚為飛灰。

但寧凡,以肉掌,接下了此矛!

其手掌之上的灰色火炎,是什麼妖火,竟足以抗衡日光的灼熱,難道是…六品靈火?!

他尚未想個明白,卻見寧凡一拍金矛,連退三步,止住矛勢。

好似施展了什麼秘術,竟將金矛之中的日光之力,抽去!

抽走的日光之力,在寧凡眉心,徐徐凝出半顆虛幻星點。

此星尚未凝實,且只有半顆,卻蘊含了一式神通,名為,陰融之術!

第一星,為屬性之星。第二星,卻可附加神通。

入碎界秘境,吞無數妖血,寧凡的肉身在妖血的滋養下,早已到達玉命第二層的邊緣。

在第二神星凝出一半之後。煉體境界的隔膜,就此突破…

「陰融…以太陰雷力,消融太陽…此為我第二神星…雖尚未徹底凝實,但這陰融之力,卻正是所有日光法術的剋星1

手掌之上,灰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絲絲血色雷光。

僅僅數個呼吸,其體內,卻發生翻天覆地之劇變,突破煉體境界的隔膜,晉入玉命第二境!

眉心之上。已有,一顆半星點!

「碎1

五指狠狠一握,金矛粉碎,化作破碎的耀眼金光!

碎光之中,寧凡一步踏出,雙翼一振,煙影一閃。已出現在金群面前,一拳,轟落。

這一拳,沒有多餘花哨,有的,僅僅是附上淡淡血雷,卻已令金群面色大變。

「此雷是什麼雷,竟似乎專破日光神通!此拳力,不會錯…是玉命第二境界!此拳一擊,可匹敵化神中期一擊1

金群十指掐決。周身升起金光,化作一尊金色獒頭,張開金口,一口咬向迎面而來的寧凡。

「妖術,破木金犬1

一個獒頭現出。隨著指訣一變,分出十餘個獒頭,各個金光耀眼。

但所有金光之獒,皆是演化日光之術,一旦接觸到血雷,紛紛慘叫出聲,詭異消融,並被同化成血雷之力。

太陰神雷,陰融離日!

「不好,擋不住了1

一拳正中胸膛,金群將甲粉碎,肋骨盡碎。

而這一拳之力,附上血色雷光,拳力好似成了雷,在金群體內瘋狂撕裂。

噗!

便是當日界門崩潰,他都未受傷,今日卻在寧凡一拳之下,吐血!

金群被一拳轟出千丈,好容易穩住身形,眼神,卻是瘋狂。

自己堂堂上界妖將,豈可輸給下界螻蟻小妖,豈可!

「燃血1

他僅僅凝出一滴真靈金獒之血,但此刻,卻為了戰勝寧凡,而將血點燃。

都郡之中,一個個妖族唏噓不已,萬萬想不到,身為金獒族人的金群,竟被寧凡一個照面,逼到不得不燃血抵擋的地步。

點燃妖血,金群周身好似化作了耀眼日光,一步踏出,整個人立即消失在原地,只留金色殘影。

這染血換來的日光遁速,絕對可比擬寧凡的妖翼遁速!

在其身子消失的一刻,寧凡眼皮一挑,旋即,冷笑。

他左目紫星一閃,一眼便看穿了金群的攻擊套路,連退九步。

每一步,都凝聚天地大勢於足尖,九步之後,他一腳踏下,火台,粉碎!

在這一刻,寧凡腳下,一道金獒之頭,剛剛鑽出,竟是從地底偷襲。

只是他尚未偷襲成功,九步之力,大勢成劍,加上寧凡玉命第二境界的一踏之力,盡數踏在金群妖身之上。

這一踏之力,劍氣縱橫,更化作無數血雷波動。

天空碎裂,而裂紋,沿著寧凡腳下為中心,瘋狂向四周橫掃而去,更是一步,將金群妖身踏碎成血霧,就連妖魂,都在一踏之下,重傷!

火台,重凝!

寧凡腳踏妖魂於火台,俯視,就好似,俯視一個螻蟻。

這輕蔑的目光,讓金群尊嚴受挫,怒火中燒,偏偏妖魂被死狗般踐踏在寧凡腳下,動彈不得。

金群大怒,勃然大怒!

「陸北!陸北!你敢傷我,若有一日,你飛升天妖界,金某在金獒族中長輩,必定殺你,為金某泄憤1

「我為上界妖將!你敢殺我,便等著夷滅九族1

「本將給你一個機會,現在放了本將妖魂,並跪下叩頭萬次,自覺退出界圖之爭,本將可饒你不死1

金群好生狂妄!

因為金群篤定,寧凡不敢殺他!他與凈雲不同,凈雲是凈火部妖將,背景,僅僅是凈火部,殺便殺了。但他金群的背景,可是真靈金獒族!

殺一獒,便獲罪萬獒!他篤定,寧凡不敢動他!

在金群的狂妄聲中,寧凡眼中殺機,越來越盛。但他沒有立刻踏死金群。反倒冷笑仰天,望著陸界焚,毫不畏懼。

俯瞰羅雲都郡,聲如雷霆!

「此妖金群,雖為上妖。名列金獒,但犯我羅雲,傷陸青,言不馴,該當何罪1

這一道質問,好似一道颶風。掃過羅雲都郡。

金群,該當何罪!

在這聲質問前,無人敢傷上界妖將,即便對方堂而皇之在都郡地界,羞辱封妖。

但伴隨著寧凡掌滅金槍,拳破金光。腳踏金群,其威勢,如日中天,點燃了每個羅雲妖族,心中之熱血。讓習慣了卑微、逆來順受的下界之妖,胸中不滿,宣洩!

上界妖將。又如何…

上界妖將,憑什麼高高在上!

「妖祖之訓,我妖族男兒,當不敬天,不畏地,上界妖將,又如何1

「請北將軍,斬殺此孽,振我羅雲之威,報我陸青之血仇1

斷臂陸青。扶著傷口,怒視被踐踏如死狗的金群,大感快意。

隨著其一聲之後,都郡之中,一道道附和之聲。潮水般響起。

殺!

殺!!

殺!!!

陸道塵眼光一凝,露出更為讚許之色,心頭苦笑。

「這陸北,倒是謹慎…知道殺戮上界妖將為重罪,即便有火台生死狀在先,亦怕被老夫算計,故而,點燃我羅雲妖族之憤,同仇敵愾…凈雲戳瞎陸戰之目,此人便反戳凈雲之目,金群斬陸青之手臂,此人便踏碎金群妖身…毀金群妖身,則與金群結下死仇,以陸北對仇人斬草除根的個性,自是必殺金群,不留後患,但此人,刻意讓陸青放話,讓羅雲同仇敵愾…此子,想將自己殺人之罪,與羅雲分擔,綁在一次…此子,好個姦猾、小心之輩…」

一道道殺戮之聲,響徹羅雲。

在這一刻,寧凡垂下目光,冷視金群。

而原本張狂的金群,從寧凡的眼光中,感到一絲步步逼近的殺機。

冰冷,讓人不寒而慄…

凶煞,讓人呼吸窒息…

「這陸北,要殺我!怎麼會,怎麼會!除非是瘋子,否則,明知本將為金獒族人,此人,如何敢殺我1

金群,怕了!

彷彿自己所有的背景、依仗、囂張的成本,在寧凡的身前,都是可笑。

瘋子,瘋子!

此人殺人,從無顧慮!

「陸…陸將軍,有話…好說…」金群的妖魂,在一陣陣衝天殺戮聲中,顫抖。

「我與你,沒有話說死1

一步踏下,金群,妖魂碎!

張口一吞,所有血霧、妖魂,盡數吞入腹中。

可惜,可惜…沒有搜此妖之魂,否則倒是能知曉不少上界的秘密。

但如此情形之下,寧凡亦無時間,靜下心來,慢慢搜魂。

而若不果決斬殺此妖魂,一旦陸界焚出手救人,則殺戮金群的機會,便流逝…

上界妖將…死!

在金群身死的一刻,都郡之中,呼聲如潮。

「北將軍威武1

妖族,本就不該被等級所拘束。

不能頂天立地,便不配為妖!

青衣妖妃,俏立在歡呼聲中,奇異之色,卻越來越多。

「靈王…若非靈王陛下被人暗算,重傷至今,或許在天妖界中,應也是這般威風凜凜…根本不會容龍族等真靈,奪權…」

收了金群儲物袋,寧凡目光一掃,紛繁的物品中,倒是有一卷功法,記載的是化級中品妖術,離日槍…

那日光之槍,威力倒是不弱,對尚不會高端妖術的寧凡,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畢竟,可不是每個敵妖,都會陰融口訣的…

第二顆眉心神星,已凝出半顆,神通,陰融!

煉體境界,在一戰之中,突破瓶頸桎梏,達到玉命第二境!

寧凡步步走向鯉伴,煞氣騰騰。

而鯉伴,不自禁的,後退半步!

心頭,翻起滔天巨浪!

「他,當真是周明么…那個不堪一擊的融靈螻蟻,如今,已有如此恐怖的實力1

鯉伴沒有注意到,自己掌心,已握出…冷汗!

他自尊心。不容其畏懼一個下界螻蟻,但身體,卻不由自主在恐懼!

會敗,會敗…

若憑自己,不是這周明對手。會被其…斬殺!

如此,休怪本將,卑鄙了!

「伴妖,列陣1

鯉伴眼露獰色,一拍收妖袋,火台之上。一道道妖影浮現,將寧凡圍在中心。

數百道妖影,皆是…元嬰氣息!

只是這一道道妖影,皆是獸身,非人身伴妖,而是獸身伴妖…

「這鯉伴。竟有如此之多的伴妖1陸道塵眼中一驚,尋常上界妖將,能有數十伴妖,便是不凡。

伴妖,即是家族為此將安排的僕從。

鯉伴的伴妖如此之多,足以說明,此人在上界家族。多麼受到重視…

甚至陸道塵聽聞,此次第二界,共來了十人上界妖將,修為最高者,是化神後期的王梟。

但十人中,最受本族器重者,卻是…鯉伴!

只是此人還未與寧凡交手,便喚出數百元嬰伴妖,既是示弱,也是卑鄙…

「此妖身份不凡…不知這陸北。敢不敢如殺金群一般,殺戮此人…若連此狠性都無,怕是連站在天帝之星的資格,也無,跟無法。拯救陸帥…」

羅天殿外,風女、茶女,心頭苦澀。

鯉伴妖將,還是這般薄情呢,數百元嬰伴妖,拿出來送死,毫不心疼…

或許,此人根本已忘了,曾有兩名伴妖,一為茶花之妖,一為風信子所化…

寧凡,則不同…明明鼎爐環中,有一千多名金丹、融靈鼎爐,卻從未派出、讓鼎爐送死…

若非當日被寧凡所劫,或許,自己二人早已被鯉伴當作墊腳石,死在某處戰場了…

「主人,不要敗…」

二女閉目禱告,禱告著寧凡取勝,擊殺鯉伴。

二女甚知鯉伴個性,此人睚眥必報,若不斬殺,後患無窮…

火台之上,寧凡冷視數百頭元嬰妖獸。

穿行於妖潮之中,如入無人之境,任何齜牙咧嘴咆哮而來的妖獸,皆被其輕描淡寫,一掌滅殺。

一步,兩步,三步…

四步,五步,六步…

七步,八步,九步!

踏天九步,九步成劍,大勢斬過!

寧凡周身,好似升起一道勢劍之圓。

這圓漸漸迫開,徐徐擴散,但凡被捲入圓中的妖獸,俱被絞碎成血霧,一命嗚呼。

嬰劍四劍,最強之劍,本是畫心一劍。

踏天九步,本是最弱一劍,但這一劍,是寧凡唯一自創之劍術!

在一次次施展中,越來越圓潤。

甚至這一劍之中,劍勢成圓的一刻,好似有一道玄妙劍意,說不出,道不明,在寧凡心頭升起。

短時間內,無法穎悟。

但一旦穎悟,突破化神,他便算是領悟真正劍意的化神劍修…

天道,為圓…

這已化圓的劍勢,隱隱含有大道在其中。

「滅1

寧凡目光一寒,圓心,擴散千里!

數百妖獸,齊齊好似塑像定住,下一刻,化作肉泥而亡。

戾氣騰空!

「鯉伴,你還有什麼手段,再不施展,便沒有機會了…」

「周明!你休要狂妄!區區元嬰伴妖,殺便殺了!你卻不知,這數百伴妖,是我故意讓你殺得…有了這些血祭,我才可,償付召喚荒獸的代價1

鯉伴一拍腰間收妖袋,兩道凶煞的荒獸氣息,徐徐在血霧之中凝聚。

一為血龍妖魂!

二為黑龍妖魂!

雙龍,皆是荒獸!

這兩道妖魂,在血霧之中,瘋狂吞噬血霧,凝聚妖身。

片刻之後,紛紛凝聚出半實半虛的龍身龍影。

血龍冷漠地望向寧凡,不屑一顧。

而黑龍,則貪婪地望向鯉伴,嘿嘿媚笑,

「鯉伴大哥,小弟黑牙,這廂有禮了…說,你讓我殺誰,小弟便殺誰!不過,這個…嘿嘿,返回天妖界后,大哥能否幫小弟在龍帥面前,說兩句好話…小弟什麼時候,可刑滿釋放,重歸龍族…」

「殺了此人,本將,幫你美言1

「好,此人么,區區一個元嬰小妖,不過是小弟的下酒菜1

黑龍龍影一閃,騰空而起,居高臨下,俯瞰寧凡。

散露出,化神中期的荒獸之威!

這是,真正的荒獸,更具有,太古龍族血脈!

陸道塵目光大驚。

這鯉伴身份,絕對不簡單!

竟蒙賜兩道罪龍之魂護身!

此人在真靈龍族中,後台怕是有點厲害了…

眼中,不經意閃過一絲憂色。

陸道塵萬萬沒料到,鯉伴竟有如此背景,有兩頭荒獸做打手,甚至其中一龍,還是化神中期!

如此,寧凡萬萬不是鯉伴對手,多半會…死!

此子,是自己完成陸帥遺願的最後希望…不可…不可讓此子死!

「陸北!此戰,老夫認輸,你速速離開火台1

陸道塵的話,讓寧凡一怔,他雖從始至終看不穿陸道塵的目的,此刻卻哪裡看不出…這陸道塵,竟是在維護自己!

這一次,輪到陸道塵救人了。

但陸界焚,豈會讓陸道塵如願!

「呵呵,火台之比,生死由天,陸道塵,你難道想破壞賭戰公平么…」

「公平!以三敵一,何來公平1

「誰說火台之上,不可以御獸助陣…」

陸界焚冷笑,他巴不得看寧凡被鯉伴一人二龍給撕成碎片。

陸婉兒眼露恐慌,在她看來,便是寧凡再厲害,也多半不是三名化神對手,甚至其中,更有化神中期的黑龍荒獸!

「妖妃姐姐,如今能救陸北的,只有你了,只要你救陸北,我就…我就加入靈王宮,給你為奴為婢…」

青衣妖妃,哭笑不得。

加入靈王宮…為奴為婢…

這婉兒妹妹,真是個實誠的傻丫頭…多少人付出代價,都無法加入靈王宮,她倒好,加入靈王宮,反倒成了妖妃佔便宜…

不過這份為了寧凡付出一切的決心,讓妖妃心頭,升起一絲神往…

「他,值得你這般付出么…以你姿容,若被靈王看中,收入宮牆,成為妖妃,便與陸北,再無塵緣…你這樣付出,不後悔么…」

「什麼,要當,妖妃…」陸婉兒咬唇,她自不知,妖妃姐姐只是逗她。

「若能救他姓名…便是…便是…我也願…」

「傻丫頭,姐姐在這沉睡之地,無親無故,只有你,算是姐妹…你的情郎,姐姐豈會看他送死,即便他…是異族…」

青衣妖妃,嘆息一聲,便欲出手救人。

但蓮步剛動半步,她卻生生收住腳步,美眸震驚。

卻見火台之上,寧凡望著黑龍、血龍與獰笑的鯉伴,神情,卻是不屑。

「有意思,陸某倒是不知,賭戰將比,原來是可以請援手的…化神援手,可不是只有你鯉伴,才有1

一抖鼎爐環,一震元瑤玉。

女屍、石兵,兩道震撼人心的化神氣息,出現在火台之上!

其中石兵為傀儡,氣息幾乎不弱鯉伴!

女屍為屍魔,在寧凡的授意下,散出化神中期的氣勢!

一霎間,鯉伴冷笑僵住,面色大變。

「化神中期的煉屍!化神初期的傀儡!不可能!你區區下界螻蟻,怎會有…如此底蘊1

局勢,逆轉!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