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59章陸北出列!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好!此賭,本將應下,若能如此簡單得你羅雲界圖,也可免兩部交戰,再好不過…鯉伴、金群、凈雲出列!你三人,登次火台,去戰羅雲三將1 陸界焚大手一抓,長空之上,萬里生火海,火海凝縮,化作...

霎時間,氣氛劍拔弩張。

破嬰弩,每一道弩箭,都足以射殺元嬰初期之妖,乃是陸道塵親自製作。

數十弩箭齊發,便是凈雲妖將,都頗有受傷之危險。

只是面對群弩,凈雲卻冷笑不止,他篤定,陸道塵不敢放箭,因為這裡,有兩名上界妖將,一人,名金群,覺醒一滴金獒之血,已是金獒靈族的普通族人!

另一人,名鯉伴,覺醒一滴半雷龍之血,已是太古雷龍的普通族人!

這二人,哪一人死,都將觸怒天妖界真靈大族。

一旦陸道塵動手,傷了二將,則他今生今世,休想飛升天妖界…

凈雲的眼光,瞥向寧凡,心頭冷哼,繼續偏移,最終落在青衣妖妃身上。

立刻,便是囂張的凈雲,眼神都有一絲恭敬之意,抱拳行禮。

「末將凈雲,見過妖妃娘娘1

「嗯。」妖妃只淡淡點頭,不是任何人,都能讓其笑容相待。

凈雲本不知妖妃,但凈火部封妖,將此女身份,告知了凈雲。

此女,根本不是什麼煙雨樓花魁。

此女,是天妖界靈王宮的靈王之妃!

煙雨樓,或許對古妖族十分陌生,但靈王宮,卻是一個龐然大物,絕無妖族不知。

凈雲被封妖告知,此妖妃留在羅雲都郡,目的,有兩個。

一是看中了陸道塵的才學、附靈術,想代表靈王宮,賜予此人飛升資格。

二是為了天帝之星,湊齊界圖,開啟第三界界路,尋回此星,妖妃可算立下大功。

第二個目的,姑且不論。

有著第一個目的,陸道塵只需依附靈王宮,在妖妃幫助下突破碎虛,飛升天妖界,幾乎是板上釘釘之事!

以陸道塵的城府,有望飛升,自是絕不可能傷害上界妖將,為自己在上界,惹下大敵。

凈雲篤定,堅信!陸道塵,不敢動手!

果然,黑面陸戰,已是殺氣騰騰,巴不得來一場鴻門宴,滅掉凈火部三將。

但陸道塵,卻乾咳一聲,擺手,譴退所有弩兵。

「退下!不得對上界妖將無禮1

「是1一個個黑甲弩兵,就此退下。

陸戰面有不甘,在自家地盤,還要受他人窩囊氣,這算什麼鳥事!

他怒目圓睜,瞪著陸道塵,表示自己對陸道塵示弱的不滿。

「陸戰,坐下1

「是…」陸戰一咬牙,不甘坐下。

其他羅雲都郡的臉面人物,則大多在心頭,暗暗鬆了口氣。

還好,還好…

此事沒有鬧大,沒有弄到動武的地步,沒有傷及上界妖將…

如此,便不會為羅雲惹下天大的禍事。

陸道塵,緩緩起身,拄著拐杖的手,自懷中一摸,摸出一個暗紅色的獸皮殘圖。

此物一出,凈雲、金群、鯉伴,俱是目光火熱。

便是寧凡,都雙目一亮。

區區一個獸皮殘圖,不過巴掌大校但這殘圖,卻傳出一種凶煞至極的妖獸氣息,令在場之人,除寧凡、妖妃以外,俱是同一時刻,不寒而慄。

「界圖!陸道塵,快將此物,給我1凈雲一步踏出,便要去奪。

但陸道塵眼射雲光,左目之中,竟相繼浮現兩顆雪白妖星!

在這妖星呈現的一刻,凈雲面色大變,匆匆後退,額頭冷汗直冒。

「封賜之星1

那第二顆妖星,是妖帥所賜,其中,有莫大神通,足以瞬殺化神初期!

「你算什麼東西!敢直呼老夫名諱!界路,在老夫手中,但憑你,拿不走1

陸道塵狠狠一拄拐杖,大勢一震,凈雲連退三步,每退一步,便咳出一血,所踏石板,便轟然崩碎,眼神,恐懼!

這便是以慈眉善目著稱的羅雲封妖么…

此人久不發威,使得無數人輕視,但此人的實力,怕是足以一戰無封賜之星的化神後期!

在這星威之下,便是金群與鯉伴,身為上界妖將,見慣第二妖星,仍是滿面震撼,難以平靜。

凈雲咽了咽口水,若非自己有上界妖將的靠山,在剛才的一霎之間,雲將陸道塵,已取自己之頭!

「末將失禮,請雲將,海涵1凈雲一咬牙,抱拳謝罪。

「海涵?哼…告訴陸界焚,讓他快快收起突破妖帥的春秋大夢!界路,老夫不可能給他!天帝之星,他也得不到1

陸道塵收起氣勢,將界圖重新放回懷中,深深看了寧凡一眼,旋即,又如同一個老態龍鐘的老者,坐會位子。

那一個眼神,是讚許。

讚許的,是寧凡在自己封賜之星顯露后,還能穩坐如山。

心道,此子,果然不凡,身為人族,不懼妖族,敢殺上界妖將,沒有後顧之憂,這種人,當真是自己合作的最佳對象…

寧凡沉默。

界路,根本沒有藏在都郡任何地方,而是就在陸道塵身上,如此,自己想盜,是不可能了,除非擊敗陸道塵,否則,還真未必能奪來界路。

陸道塵的實力,很強,便是手段盡出,寧凡也未必能勝過陸道塵。

最讓寧凡猶疑的,是不同部落對待界路、妖帥的態度…

按照常理,第二界妖將,應該是齊心合力守護妖帥的。

但陸族九部,明顯各自為伍,甚至互有征伐、殺戮。對待陸吾妖帥,也並不恭敬。似凈雲妖將,敢稱呼陸吾,為孽帥!

孽帥,被天妖界永生放逐…天帝之星…

似乎第三界界路,遠遠沒有自己想得那麼簡單,此處沉睡之地,其格局、隱秘,絕不是其他之地可比。

「陸道塵,想與我合作什麼…他對妖帥的態度,是什麼…他知我想要界路,多半也知我不是陸北,甚至不是妖族,但仍願意與我合作,難道是想與我,合力奪界路,斬殺妖帥?」

「若是如此簡單之事,倒不是不可以與他合作,但我總覺得,此事沒那麼簡單…」

想不通…

寧凡沉吟之時,陸婉兒卻輕咦一聲,因為在陸道塵坐下后,青衣妖妃,站了起來。

款款的青紗裙擺,有意無意從寧凡臉上拂過,留下妖嬈的妖異幽香。

「妖妃姐姐,你做什麼…」

陸婉兒起身,想要攔住妖妃。

在這凈火部與羅雲部爭鋒的時刻,妖妃姐姐一介女子,想做什麼?摻和此事么?那不是很危險…

陸婉兒想阻妖妃,卻被寧凡拉住皓腕,失笑。

「傻丫頭,你這妖妃姐姐,不是凡人…第二界之中,無人敢動她…她的身份,怕根本不是什麼煙雨樓主…她是,化神後期妖修1

「化神後期1陸婉兒怔住了,難道自己當作姐妹的風塵女妖,卻是第二界的頂尖人物?

甚至,在寧凡話音一落之時,妖妃轉身,對陸婉兒歉然一笑,旋即,釋放出比陸道塵更強之威。

「對不起,因為不得不隱瞞,姐姐並未告知你真實身份…姐姐是天妖界醒界,靈王宮,外宮妖妃…姐姐沒有姓,只有名,叫舞嫣,今

之後,你可喚我嫣姐姐,亦可繼續喚我妖妃…」

「妖妃姐姐…」陸婉兒有太多話想問,不過,卻被寧凡輕輕按住芳唇。

后,有機會敘話,先看看你妖妃姐姐,想做什麼…」

寧凡目光一閃,心頭一個疑問,解開。

煙雨樓,果然是虛構的勢力…此女,竟是天妖界靈王之妃!

靈王…所有真靈族,共同供奉的妖族帝王!天妖界醒界的主宰!

他的女人,自是無人敢動!

甚至,有此女庇護陸婉兒,便是陸婉兒到了天妖界,都十分安全…

隨著青衣妖妃自曝身份,賓客中,不少元后、元巔的妖族,立刻面色大變。

「煙雨樓主,竟是靈王妖妃!我等,我等之前曾去煙雨樓,輕薄此女,即便沒有成功,也是重罪啊1

「完了,我還曾經放話,要以百萬仙玉與此女一夜歡好…死罪,死罪啊1

對這群人,妖妃並未多言,只幽幽一嘆,如視草芥,俱是平庸之輩。

她手入袖中,摸出一道幽藍火令,此令一出,群妖面色大變。

靈王令!

「爾等皆為陸族妖將,雖說陸吾是叛孽,但爾等,仍需見令遵命…凈雲!本宮令你,速速離去,不得在羅雲生事1

此令一出,明擺著,妖妃要為陸道塵撐腰。

凈雲,有上界妖將做靠山。

陸道塵,卻有靈王妖妃做後盾。

凈雲面色不甘,對妖妃抱拳,「娘娘!你來此沉睡之地,難道不是為了天帝之星么!末將來時,火將大人曾有明言,界路若開,火將只要陸吾妖帥的妖血妖屍,天帝之星,歸娘娘所有,以此物上交靈王,必是大功,可提升娘娘在靈王宮地位…」

「什麼1

鯉伴與金群,俱是面色震怒。

這火將陸界焚,好大的膽,明知自己等天妖界妖將,來此地,為的便是天帝之星,竟還敢將帝星許給靈王宮的人…

誠然,天妖界妖靈之地,靈王宮是萬族共尊的帝王勢力,但其他真靈勢力,未必就沒有自家小心思…

鯉伴等人,代表的是太古雷龍等數個真靈大族。

舞嫣妖妃,則代表的是靈王宮。

大家的目的,都是天帝之星!

果然,一聽此言,妖妃沉默,似有意動。

界路,終究是要打開的,陸吾,不可能永遠沉睡…

「妖妃無需多慮,界路,終究是要開啟的…」

陸道塵深深一嘆,再次起身,目光掃向凈雲。

「我陸道塵,身為陸帥九將,無論陸帥當年為何叛離妖族,我陸道塵,忠於妖帥,此心不改…開界路,終是要開,但,不應由凈火部開,而應由我羅雲部開1

「凈雲,按照妖祖之訓,『諸事不決,以力定奪』!任你所言天花亂墜,想要老夫界圖,便拿出實力1

「老夫出三將,對你三人,若你等勝,界圖歸你,若我羅雲勝,老夫要你凈火部界圖,這個賭,你敢打么,這個主,你做得了么1

「此戰,需立生死狀,縱死於此,不可追責,這即是說,即便是上界妖將,也可能死…這個賭戰,你有資格應下么1

「沒有,就滾出羅雲1

陸道塵一言出,凈雲、金群、鯉伴三人,俱是沉默。

凈雲不敢輕率應下,應為界圖大事,他做不了主。

金群、鯉伴不敢輕率應下,因為此賭戰,立生死狀,便是他上界妖族,死於此地,都無人可追責。

己方是三名化神初期,對方,是陸青、陸戰兩名初期,加之堪比後期的陸道塵。

勝負,顯而易見!

三將面色一沉,知道今

無論搶奪,抑或威逼,都得不到界圖。

凈雲目光轉向寧凡,暗道,只能靠這陸北大底,去偷界圖了,雖然不知,此人是否會忠於凈火部,完成任務…

三將正欲離去,羅天殿外,紅雲蔽

。。

紅雲之中,一道血紅龍影一閃,化出一個紅甲中年,居高臨下,俯瞰羅天殿。

「陸道塵,這個賭,凈雲沒有資格答應,本將,可有資格!好!本將與你約定,就以一戰,賭界圖!不過,不需小輩介入,就以你我一戰,來定勝負…」

此話音一現,一股化神後期的雄威,降臨都郡,震撼人心。

羅天殿中人,紛紛走出,一見踏天發話者,皆是面色大震。

來人,竟是凈火部封號妖將,火將陸界焚!

對陸界焚的挑釁,陸道塵不以為然,淡淡回道。

「老夫未入後期,不是你對手…老夫已說了,此賭戰,是遵照妖祖之古訓,設三將之比,你方任出三名妖將,必須是化神初期及以下,我方亦出三人,為我羅雲第四將陸青,第六將陸戰,第八將陸北,三人皆未入化神後期…如此,才算公平,陸界焚,你可敢與老夫一賭1

三言兩語間,陸道塵似乎已將界圖爭奪,變成三將賭戰。

似乎一切,都在其預料之中。召回兩位化神,急召寧凡,似乎便是為今

之賭。

「陸青,陸戰,陸北…」陸界焚眼光一閃,心思飛轉。

前二人,不足慮,第三人…此人未入化神,但獨斬三神之事,陸界焚已知曉。

眼下,羅雲都郡,除自己外,僅有凈雲三將,這三人,凈雲應不如陸北,金群與陸北若戰,難分勝敗,而鯉伴…此人,不是寧凡可勝!

心思一決,陸界焚踏天而笑,

「好!此賭,本將應下,若能如此簡單得你羅雲界圖,也可免兩部交戰,再好不過…鯉伴、金群、凈雲出列!你三人,登次火台,去戰羅雲三將1

陸界焚大手一抓,長空之上,萬里生火海,火海凝縮,化作一座方圓千里的火焰巨台。

「哼1金群與鯉伴面色陰沉,這陸界焚,好大膽,將二人上界妖將,當手下使喚么!

不過想到此賭戰若勝,便可獲取界圖,二將忍下怒意,沒有多言,遁光一閃,登上懸空火台。

凈雲面色肅然,自不敢違背封妖之命,立刻飛登火台。

轉眼間,三將已做好一戰準備。

三將之前不敢應戰,是怕陸道塵出手,此刻既知陸道塵不介入,只是與兩個妖將、一個元嬰爭鬥,己方勝算,至少有九成以上,何須顧慮。

羅雲三將,最強者,無疑是獨斬三神的陸北。

但即便是陸北,三人中,便有金群、鯉伴,躍躍欲試,有信心斬殺此人。

這是他們上界妖將的驕傲!

這一刻,羅雲都郡,轟動!

甚至無數賓客,放下酒宴,紛紛離席,來圍觀此賭戰盛事。

妖祖之訓,三將之戰,這種事,偶爾也會在都郡紈間比斗,但比斗者,最強不過元嬰,從未有化神級的爭鬥。

生死狀,生死由天…說不準,今

火台之上,會有化神被斬…這可是大事!

陸道塵眼露戰意,一拄拐杖,朗聲道,

「我羅雲諸將,切莫示弱!陸青、陸戰,出列!陸北,出列1

「是1陸青、陸戰二將,早看凈火部不慣,正想一戰。

唯有寧凡,冷笑一聲,語出驚人。

「我,不戰1

可笑!陸道塵不給好處,讓自己做他打手,憑什麼?

「此戰若勝,所得凈火界圖,歸你1

陸道塵,更是語出驚人。

所有人以為,陸道塵這番賭鬥,是為了戰敗凈火部,私吞對方界圖。

但他卻當眾許諾,若戰勝,賭鬥贏得的對方界路,贈送寧凡。

如此,陸道塵所做的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

寧凡目光一閃,他仍看不出陸道塵的目的。

陸界焚的目的,寧凡看出,是和自己一樣,貪戀妖帥之血。

妖妃目的,鯉伴等人目的,寧凡亦看出,是為了什麼天帝之星。

但陸道塵,此人為的是什麼…

看不透,但既然有獲取界圖的機會,即便只有九分之一,亦無妨。

且寧凡猜測,在自己獲得凈火部界圖之後,陸道塵會對自己,真正提出合作之事,到時候,他的真正目的,多半會如實相告。

此戰勝,可得界圖,當然,亦可殺人…

「鯉伴1

寧凡殺機已動,不再多言,隨陸青、陸戰,飛遁火台。

他目光掃過凈雲、金群、鯉伴,絲毫不懼。

「第一戰,老子先上!凈雲小兒,與我一戰1

面如黑炭的陸戰,眼露戰光,扛戟出列。

他早他娘看凈雲不爽了。

「陸戰,你不是我對手,退下1凈雲負手而立,氣勢卻節節攀升。

「放你奶奶的屁1陸戰,氣得臉更黑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