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57章鯉伴,妖妃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高高在上無法攀比的感受 殺戮化神所積累的煞氣,更是讓二女,不自覺畏懼 若非寧凡壓制煞氣,不願嚇到二女,單憑煞氣,令元嬰後期之妖受傷,都不難! 二女心頭驚意如cho,若拿昔

月色很靜,沒有雜音レ&spades思&hea

ts路&clu

s客レ妖河之上,有畫舫駛過

望江樓中,寧凡沒有睡意

在這入都郡的第一

,他名動羅雲,連殺三神之事,好似颶風,正迅速向第二界其他部落,席捲!

只是來都郡的第一夜,陸婉兒卻去拜訪了其師尊,並最終,留宿在其某個都郡友人家中

那友人,似乎是個風塵女子…在煙雨樓中,為歌姬…

「但願婉兒,不要跟人學壞了…不過,以婉兒心性,能視為友,那風塵女子,多半有出奇之處吧…煙雨樓…」

這三個字,寧凡念叨三遍,旋即不言

堯淵等人,在交接之後,持令返回北漠,金焰車,自是留給寧凡所有

陸道塵,沒有召見寧凡,關於陸天明之事,更是隻字不提

陸道塵的心思,寧凡看不透但寧凡猜測,陸道塵,多半知曉了自己並非陸北的事實

三顆妖頭,是震懾,無論陸道塵是否交好自己,至少可保證,此人不敢與自己為敵

或者,是陸道塵自己奉上第三界界路

或者,是寧凡去偷去搶!

望江樓,此夜僅寧凡一人血月微茫,讓其在這異鄉異地,感到一絲孤獨

他來都郡,有兩件事必做,尋界路,習妖文

只是此刻,他卻只想要一份安靜

一拍儲物袋,取出幾分萬年妖草,皆是白

在都郡所購

一抖鼎爐環,喚出風女茶女,二女似乎正在休息,被寧凡喚起,衣衫未整,匆忙遮掩

「不知主人有何事呼喚婢子…」

「脫衣服,準備沐原」

「什,什麼,脫衣服…沐原現在么…」

「嗯,怕我看么…」

「不,不是我等容顏醜陋,蒙主人不嫌棄,願意…願意觀賞,是我等福分…」

二女看來,如此良辰,被寧凡喚出,多半是要**雙修的…

風女稍矜持,輕輕咬唇,有些緊張的父@@解開抹胸而茶女,倒是爽快,媚眼如絲,故意背過身,不露出醜陋容顏,只露出曼妙嬌軀,接下衣裙,露出雪白的**

若非容顏被毀,二女,定是絕色…

玲瓏有致,一室幽香,夜風吹拂,沁人心脾

陰陽鎖是第二層第一境界,隨著時間推移,正徐徐朝第二境提升

提升第二層功法,最少需要與元嬰女修雙修,最高,卻需與碎虛女修雙修,方才有機會突破第三層

碎虛,還太遠,金丹女妖,卻有兩人在身邊

預料中的**雙修,沒有出現

卻見寧凡一指點出,房中雨意徐徐凝做一個雨盆

隨著寧凡朝窗外妖河探手一招,立刻有一道道河水水柱,被寧凡招來,灌入雨盆

屈指生火,水溫立刻提升,最終漫出絲絲熱霧

「進入吧,此二丹,你們服下后,便在水中煉化藥力,隨後,我會配置藥液,你二人,吸收浴水藥力,待煉化丹藥之力,便能…恢復容顏1

兩顆復容丹,交到二女手中

風女茶女,先是一怔,旋即露出驚喜感動之色

這便是五轉丹藥么!

充沛的藥力,足以讓二女明白,此丹藥,價值不菲!

寧凡,沒有欺騙二人,他說過的事,做到了

「主人,我們…」

「不必多言,這是你們應得的」寧凡一笑,拂袖,袖袍生風,強橫的妖力,直接捲起二女,沒入雨盆

二女這才意識到,寧凡強橫的妖力,幾乎,已可比化神!

盤坐在洗澡水中,二女端詳四周,知曉此處便是第二界

從當

與寧凡暫別,到如今,才過去不到兩年,這短短兩年,寧凡便從元嬰初期的妖力,提升至幾乎化神的地步么!

甚至,此刻寧凡身上,無論是化神後期的威壓,還是王族之血,都給二女高高在上無法攀比的感受

殺戮化神所積累的煞氣,更是讓二女,不自覺畏懼

若非寧凡壓制煞氣,不願嚇到二女,單憑煞氣,令元嬰後期之妖受傷,都不難!

二女心頭驚意如cho,若拿昔

之主鯉伴相比,她們隱隱感覺,如今的寧凡,殺鯉伴,不必太多功夫!

「恭喜主人,修為大進…感謝主人,恩賜寶丹…」

「嗯,服下丹藥吧」

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一種種妖草,並指如刀,去皮剝殼抽經研根,不多時,雨盆之中,浴水已化作淡青之色,並充斥著濃郁的藥力

這藥力,太過龐大,以跌落金丹的二女而言,吸收起來,有些困難

藥力好似要將仙脈撕裂,疼痛令二女容顏慘白,只是即便再痛,二女都不願放棄

女子容顏被毀,就好似男子仙脈被廢,是一件痛苦之事

終於等來恢復容顏的機會,她們不願錯過

曾經,她們身為鯉伴伴妖,不知何

會死,沒有z

yu,只求鯉伴多看一眼,溫柔一語,都得不到

如今,她們身為寧凡鼎爐,不必的修真血影,不必的成為炮灰,且更有了恢復容顏的機會

「這是主人辛苦煉製的五轉丹藥,不可浪費…要忍耐…」二女咬牙吸收藥力,容顏之上,漸漸浮現一層血痂,血痂之下,腐肉重生為嫩肉,正徐徐化作白皙純凈的容顏

「再忍一忍…」風女較堅強,茶女則性子柔弱些,已不忍痛楚

寧凡微微嘆息,若讓二女繼續下去,不是復容失敗,便是承受不住痛楚身亡

他脫下衣衫,進入雨盆,盤膝盆中,立刻,葯浴之水嘩啦啦自盆中溢出

一攬二女纖腰,正忍痛的二女,忽然嬌呼一聲,各是俏臉羞紅

「主人尊貴之軀,豈可與我等婢子共同沐原」

「若雙修,可止痛…誰先來?」

「什,什麼…」風女羞臊別過頭,咬牙苦撐

即便曾被採補,但與寧凡赤身相對,她仍難以鎮定

茶女倒是豁達,畢竟在宋國之時,她便是不折不扣的紅花老妖,專采女修,對與寧凡雙修,更是時時期待

一聽雙修可止痛,她立刻坐在寧凡身上,雙手攔住寧凡脖頸,媚眼如絲,

「請公子,憐惜…」

羞人的場景,讓風女側過頭,不敢多看,紫發之下,眼眸卻漸漸被茶女肆無忌憚的嬌吟,更喚得火熱,沒好氣啐了一口

「不知羞…」

她正腹誹,卻忽然感到一隻大手,沿著她的秀足,徐徐朝小腿滑上,最終,觸碰到柔嫩,撩撥…

嗯…

風女輕輕嚶嚀一聲,垂下頭,看不清表情,扭捏著逃避,卻逃不開那手指的撩撥

她嬌軀漸軟,開始迎合那手指,最終,手指沒入…

浴水漸冷,寧凡指尖,卻感到濕軟緊湊

雙修不知痛,藥力不知何時煉化,血痂不知何時剝落,露出兩張秀美容顏

風女的容顏,恬靜,白皙,偏病弱

茶女的容顏,豐腴,柔軟,活潑好動

二女,已忘情,月色依然安靜

后,寧凡收到一張請柬,署名是陸道塵

請柬邀請寧凡入府一見,並商談,『合作』之事

從請柬中,寧凡得知,陸婉兒和她的風塵朋友,正在陸道塵席上做客,等候寧凡前去

只是,寧凡有一事不明

「合作?我與陸道塵,根本沒有利益共通之處,何來合作?還是說,這陸道塵身為妖帥守護妖將,本身亦貪戀妖帥之血,故而想與我奪取其他八將手中界路么…」

寧凡目光一凝,若是如此,則這陸道塵,未免是個老奸巨猾之輩

只是入郡之時,寧凡分明感到,此人的神念,中正平和,並不像姦猾之輩

不論是為了界路,還是為了入經塔,終究需要與陸道塵一見

寧凡倒不怕這是鴻門宴,他沒有殺死陸道塵的信心,但陸道塵,同樣沒有殺死寧凡的把握

除非陸道塵是傻子,否則無法一擊必殺,此人絕不會設宴埋伏自己,做如此蠢事

且這請柬,還刻意提了一句,似乎凈火部中,有人前來都郡…尤其讓寧凡在意的,是陸道塵提到了一點,與凈火部同行者,有兩名『上界妖將』…

「凈雲此人,不足為慮,但上界妖將…卻不知,上界10化神中,來得是哪兩位,若是王梟,則此戰,多有變數,而若是鯉伴…」

寧凡目光一沉,若鯉伴前來,自己勢必讓他,有來無回!

只是恐怕,即便鯉伴前來,自己化作陸北涅,這鯉伴,識不破自己的真容呢…否則,此人怕是要吃驚不小的…

心中愁思,在三

雙修中,早蕩然無存

他淡然出門,身後跟著一紫一紅二女

二女皆是金丹妖族,但已恢復到金丹中期的氣息,容顏更是絕世

一個清冷如風紫發從容,一個巧笑顧盼顛倒魅惑

行走在都郡妖坊中,不少妖族的眼光,都時不時掃向二女甚至有不少紈,有意搭個訕劫個色

只是一旦發現,二女身前,跟著的,是名震羅雲的陸北,所有妖族,立刻噤聲,匆匆離開,再不敢圍觀所有紈,咽了咽口水,心中一寒,匆匆退避

三顆妖將首級,震碎天明公子道心…此事,早已在羅雲傳遍,如此的寧凡,容貌被傳遍陸部,想要在低調,恐怕很難

當然,傳遍的,是陸北容貌

如此,倒也少了許多麻煩,至少

應付陸天明之流,寧凡不放在眼中,亦覺得麻煩

「主人,你當真,斬了三名化神1茶女目中異彩連連

「主人是不會說謊的1風女好似成了寧凡代言人

二女恢復容貌,心結亦解開,性情開朗了許多

此次赴宴,寧凡帶上二女,畢竟二女確實是上古妖族,帶上,不會暴露什麼

當然,寧凡也不怕暴露

若是遇上鯉伴,卻不知,此人會做何想…

都郡府外,十三列精銳妖兵,正在檢閱賓客,都郡有頭有臉之人,都被宴請而來

見到一男二女擅闖郡府,立刻有妖兵呵斥,

「來者止步1

只是看清來者容貌,數個妖兵,登時身體一挺,行禮道

「見過陸總兵!封妖大人吩咐,若總兵前來,可直接入內府入席!不必登錄1

寧凡目光一掃,大部分人,無論遁行而來,抑或乘車而至,都必須下車檢查,足可見此宴的警戒嚴格,若說只為宴請自己一人,這種嚴格,似乎過了,多半還是為『上界妖將』準備的

他目光收起,向那妖兵問道

「此次赴宴,如陸某這般,可直接入內府者,都有哪些人?」

「回陸總兵的話,除了總兵有此待遇,被急召而回的『第四將』『第六將』大人,亦已直接入府,除此,煙雨樓的『妖妃』姑娘,與婉兒小姐一道,亦被特許直接入府…」

「凈火部呢…」

「凈火部…」那妖兵露出為難之色,凈火部的具體來賓,被列入禁令,不可對任何人宣揚

此乃軍令,他不敢不從

「罷了,我知道了…」

寧凡擺擺手,遣散妖兵,直接步入郡府,因有事先吩咐,根本無人阻攔,反有人一看到寧凡,立刻領路

「煙雨樓,妖妃…此女,便是婉兒的女伴么…妖妃,此女身份,應不簡單…能直接入府,這即是說,在陸道塵眼中,此女與我,同樣重視…至於第四將第六將的緊急召回,似乎,不是為了針對我,從那妖兵的神色,似乎,凈雲部來意不簡單…金令召將,是為了應對凈火部來人么…」

寧凡穿行於郡府,在內府羅天殿,止步

此殿之外,立著兩尊雲獸,雖不算真靈,卻是很稀有的混妖血種

殿中,氣氛頗有些蕭肅,當寧凡目光一掃,微微一詫,有資格在羅天殿中就坐的,僅有數十人

其中,主位之上,坐著雲將陸道塵,此人一見寧凡前來,立刻起身,微笑迎接

「哦,陸總兵來了,老夫有失遠迎,還望總兵海涵…」

「哪裡1

寧凡一抱拳,目光沿著陸道塵下席看去

其身旁,坐著兩人,一個紅面青甲,一個黑面黑甲,分別為羅雲第四將陸青,第六將陸戰

青甲紅面者,正捋長須,丹鳳目打量寧凡此人氣息沉凝,比陸生稍弱,但與白元相差不多,仔細看罷寧凡,慨然贊道,

「後生可畏!某家不如你1

倒是黑面黑甲的陸戰,氣息比白元猶若,卻一見寧凡,便躍躍欲試

「你便是獨斬三將的陸北!好,好!酒宴之後,與某一戰1

寧凡抱拳,沒有多言,目光掃過客席,紛繁的面孔中,他立刻便尋到甜笑的陸婉兒,婉兒身邊,坐著一個青色羽衣的婉約美婦,看容貌,仿若二十四五的姿容,有一股成熟女子的風韻

一見寧凡,陸婉兒便欲起身相迎,而那美婦,則大有深意與寧凡目光相對,似想看清寧凡身前

「此女,便是妖妃么…」

寧凡目光繼續偏移,當落到凈火部來人之後,面色一沉

凈雲妖將,果是此人前來

在此人身旁,坐著二人,一是名金甲妖將,另一人,卻是一個紅髮男子

在寧凡目光一沉之際,此人的目光,同樣陰沉

因為他看到,寧凡身後所站女子,竟是…自己當初的伴妖!

「本將伴妖,為何在這裡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