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56章入都郡!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前,只敬一人,為北漠之將,陸生! 如此,他敬重者,多了陸北! 而陸天明,縱然修為再高,在堯淵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不敢就好…不過,封妖大人並無軍令召見陸北,至於妖將考核,歷來...

軍道之上,馬蹄呼嘯,十七頭龍駒立在煙塵中,神情倨傲。

為首銀甲青年,有著元嬰後期的渾厚氣息,相貌極為英俊,近乎妖異。

此人名為陸天明,為雲將陸道塵的後人之中,資質最優之人。

此人,在陸婉兒師從雲將之時,看上此女,卻被此女婉拒,逃離。

「我陸天明,為羅雲青俊第一人!而陸婉兒,資質一流,附靈之術冠絕羅雲,除了本少主,誰配娶陸婉兒!他陸北,算什麼東西,千年元嬰初期,還是依仗祖蔭,二次醒血失敗的廢物,羅雲最弱元嬰,北漠之恥!據探報,此子之所以能覺醒王血,不過是因為婉兒將五轉醒血丹…贈予此人!不過是那北漠祭司盧宗雲,將祖傳香火,盡數消耗1

言及於此,陸天明的俊美之色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邪凶之氣。

那醒血丹,陸生妖將本只配取一顆,是他陸天明,懇求老祖,賜下第二顆,只為陸婉兒醒血之用。

如此珍貴丹藥,陸婉兒卻奉送他人!

陸天明,豈能不恨!

「陸北!此人即便有婉兒相助,有盧宗雲傾盡全力,號稱覺醒王血,但那王血,是什麼?!扶離?!世間有這種真靈么!嘩眾取寵而已,欺世盜名之輩,今日由我陸天明,給你教訓1

他縱馬一踏,大地震動,這一踏之力,已然半步玉命!

此人,可謂天驕,但性情,未免輕狂暴戾。有待磨礪。

暗處,一名獸甲老者,白髮如銀,目光虛眯,拄著龍頭拐杖。卻有一股不容忽視的氣勢。

在其身後,四名大修士,恭敬侍立。其中一人,秦姓,面有憂色,對老者抱拳道。

「封妖大人,讓天明公子,迎接那陸北,是否…不合適1

「為何?」老者淡淡道。

「天明公子,傾心陸生妖將之妹,此事世人皆知。傳聞陸北此行,攜陸婉兒同行,二人關係,已然非份…多半已…天明公子,只怕為了那陸婉兒,會與陸北…火拚1

「這不是很好么…」老者淡淡一笑。

「很好?大人!那陸北雖然得罪公子,但…罪不致死!此人雖是元嬰中期。但能覺醒王血,資質不凡,扶離為何妖,無人知,多半是太古滅族的某種真靈,即便如此,此子應也算人才。這陸北,終究只是元嬰初期,而天明公子,則是元后妖修。且法體雙修,肉身已是半步玉命…若天明公子一怒之下殺人,那陸北,豈不兇險…」

「呵呵,你看著。陸北,不會有事,反倒是我那天明孩兒,會在今日,獲得極大教訓,藉此機會收斂心性,日後方有進軍化神的希望…」老者言及陸北,雙目迥然出神。

「什麼,大人是說,天明公子,不如陸北?1秦姓大修士著實不信。

「你可知,老夫今日來此,為何…」

「屬下不知1秦姓大修士抱拳垂頭,他亦疑惑,今日明明只是迎接北漠總兵的普通儀式,有天明公子領17元嬰迎接,已是隆重,為何封妖大人,會親自躲在暗處。

「老夫來此,是為了,保下天明的命!若我不在,那陸北一旦殺人…呵呵,無人能擋…」

「這不可能!莫說陸北殺不了公子,便是能殺,在這都郡地界,明知公子為大人後人,他豈敢動手…」

「你錯了…此人為何不敢…若是為了界路,此人說不準,連老夫都敢殺…羅雲之中,無人可擋此人…無盡海,周明1

老者渾濁雙眼,精光一現!

關於寧凡身份,竟已卜算出大概!

徐徐,老者收起精光,望著長空。

風煙之中,一道金光,破空而來,在都郡軍道之上,降落!

金炎散去,化作一駕水晶車架,在車降的一刻,41名殺氣蕭蕭的北漠精銳,在堯淵的帶領下,踏下金車。

這41人,修為大多是元初,少數為元中,但步步逼近,氣勢如劍,令得都郡17名元嬰妖兵,齊齊勒不住戰馬,在這殺氣下,各是暗暗一驚。

這便是邊境元嬰的氣勢么,眼前41人,每一人都是百戰餘生的高手,氣勢,絕非安樂修鍊的都郡元嬰可比!

尤其是陸天明,更是目光一凜。

41人!陸生妖將竟派41名精銳元嬰,護送區區一個陸北!

尤其是陸北所乘的,竟是金焰車!此車,陸天明曾向老祖求懇,但都未被賜下。

「來者止步!隸屬何軍,前來都郡,所為何事1陸天明冷聲道。

「末將堯淵,隸屬北漠妖衛,為陸生將軍從屬先鋒,今來都郡,是奉封妖大人軍令,護送血蘭衛陸總兵前來都郡,已參加妖將考核1

私下可尊稱陸北將軍,場面上,軍職卻不可含糊。

「陸總兵…難道是北漠之恥,陸北么…」陸天明冷笑,而堯淵面色一沉,昂頭道,

「總兵絕非北漠之恥!請天明公子,慎言1

「慎言?呵呵,你是在教訓本公子么…」陸天明眼眯成一線。

「末將不敢1口稱不敢,堯淵眼中,卻微微閃過一絲鄙夷。

他自是認識陸天明的,追求陸生將軍之妹么,逼得小姐不得不遠走北漠。

如此之人,資質或許不錯,但生在安逸之郡,只知口舌之爭,一派紈氣息,在堯淵眼中,不值一提。

他從前,只敬一人,為北漠之將,陸生!

如此,他敬重者,多了陸北!

而陸天明,縱然修為再高,在堯淵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不敢就好…不過,封妖大人並無軍令召見陸北,至於妖將考核,歷來只選羅雲元后以上俊傑之妖。參與考核,入龍潭,登雲台,受天之命…陸北么,區區元嬰初期。有何資格,參與妖將考核!爾等若無他事,可原路返回北漠了!此地,不歡迎北漠之恥1

陸天明一言出,立刻,身後16名妖兵。齊齊抱拳勸諫,卻被陸天明一擺手,止住話語。

堯淵眼中閃過一絲怒意。封妖大人十二道金令,其是虛假?

陸生妖將的諄諄嚴肅,豈可污衊?

軍令二字,豈容兒戲!

縱然你陸天明為封妖之後人。資質不凡,但蔑視封妖軍令,同樣為罪!

且你陸天明,竟張口閉口,稱陸總兵為恥,稱他不配考核妖將,簡直是。荒謬!

獨斬三神的陸總兵都不配,羅雲之中,還有誰配為將!

堯淵怒視陸天明,哪裡不知,這陸天明,不過是攜公報私,因陸婉兒之時,尋陸總兵的不痛快。

只是這怒視,絲毫不被陸天明放入眼中。

「你等怎麼還不滾回北漠1陸天明蔑聲道。

「軍令未完,不可擅離!天明公子。在事情未鬧大之前,還是讓路為妙1

「軍令…拿軍令壓我,你算什麼東西!元嬰中期,在北漠算不弱,但在本公子手中。三招之內,你,必死1

「死有何懼1

眼見一戰將起,陸天明身後16妖兵,齊齊來勸,陸天明不悅,冷哼道,

「罷了,看在諸將情面,堯淵衝撞之罪,本公子,不予追究,不過,想入都郡,需奉重禮,這點規矩,你即便身為邊兵,也應懂一些的…若你的禮,讓本公子滿意,都郡隨你進入,若不能…陸婉兒,要留下1

陸天明話音一變,從始至終,他的目的,很簡單。

在陸婉兒見到老祖之前,劫掠此女,生米熟飯,以免此女獲得老祖庇護,再難接近。

這一次,陸婉兒入京,陸天明絕不會再輕易放走此女。

這便是,紈的做法。

「大膽!小姐乃吾陸生將軍之妹,豈可為你扣留140名妖兵,齊齊震怒,皆是按劍欲戰。

但這一次,堯淵反倒沒有怒意,忽然冷笑。

禮物!

你要禮物!

「且慢,諸位忘了,我們陸總兵,早已備好『重禮』,專為天明公子這等紈所準備…那重禮,怕是都郡之中,無人敢接礙」

堯淵這一語,好似一陣風,熄滅了所有妖兵的怒意。

41人,此刻的面色卻是同一種神色,等待著,看陸天明,出醜!

重禮,有一件,但憑陸天明,連接受的資格都無!

「來人,備禮1

堯淵一聲吩咐,便有兩名健碩妖兵,扛著一個木箱,轟隆一聲,丟到陸天明坐騎之前,神情倨傲之極。

甚至其中一人,還不屑地對陸天明方向吐了一口唾沫。

陸天明心頭大怒,這北漠妖兵,一個個都是兵痞,著實可恨。

但這木箱,倒是不凡礙玄靈紫木的箱子,盛放靈藥靈丹,萬年不腐,開箱如新,單單這箱子,便值數十萬仙玉…

這禮,似乎不菲埃

也罷,在懲處陸北之前,先看看這禮,是什麼。

「若此禮不合本公子心意,陸婉兒,便是我的了!來人,開箱1

在其一令之下,立刻有兩名心腹,下馬行至箱前,二人皆是元嬰初期,生於都郡世家,早習慣養尊處優,雖然二次醒血,但也就比當年的陸北強上半分而已。

二人之手,剛剛觸及紫木之箱,只開一縫隙,立刻,一股堪比荒獸之凶的氣息,撲面而來,猝不及防下,二人直接氣息大亂,一口鮮血噴出,不住連退,最終退至陸天明身旁,跌倒在地。一個個好似看到了難以置信的景象,全身顫慄難停。

「妖…妖…」

更無一人,能說出完整之話!

眼見這盛放重禮的箱子,明明擺在這裡,但陸天明的心腹,竟連箱蓋都打不開,堯淵等41名妖兵,齊齊大笑,神情不屑一顧。

「禮,我們送了,但天明公子的屬下,似乎太廢物了。連禮物的模樣,都看不到埃」

這話語,好似針刺耳一般,讓陸天明極為難受。

馬鞭一揚,便朝兩名心腹抽去。

「廢物!張威。柳狂,你二人,去開1

陸天明話音剛落,再次有二人,前往開箱,只是二人情形。卻與之前之人一樣,箱蓋未開,已被其中凶煞之氣,嚇得膽顫心驚。

這下,陸天明終於目光凝重。

他意識到,這箱子里。怕是裝了了不得的東西,竟讓四名元嬰,都打不開箱蓋。

抽身下馬,他決定,親自開箱。

只是每走近紫箱一步,他的心,便跳動更快。及行至箱邊,陸天明的心,已快跳出嗓子眼,甚至還未開箱,一股極為恐怖的感覺,已經籠罩全身。

他暗暗一驚,這箱子里,究竟裝了什麼,竟讓羅雲天驕的自己,畏懼成如此。

謹慎之下。他決定,先問問其中是何物。

「堯淵,本公子問你,這箱中,所放何物1

「人頭!陸總兵所殺的人頭1堯淵冷笑。

「人頭?他元嬰初期。能殺得誰人人頭1

陸天明稍稍鎮定心神,不以為然。

手掌一探,便要去開箱蓋。

箱蓋方才開啟半寸,一絲血腥的煞氣,便自其中傳出,讓陸天明膽寒心驚。

他一咬牙,硬是將箱蓋開啟一寸,隱隱自縫隙中,看到其中,盛放了三枚人頭。

他施盡渾身解數,勉強壓下畏懼,索性一掌之力,半步玉命,拍碎箱蓋。

但箱蓋一碎,眼前所見,卻讓陸天明,始料不及。

人頭,三顆人頭!

三顆人頭的煞氣,一經散出,陸天明等17人,盡陷入了恐懼之中。

便是陸天明,都手腳大顫,難以克制。

「這,這是…這是!妖,妖…妖將!妖將之頭1

陸天明心神大震,在這玄靈紫木的滋養下,三顆頭顱,仍是完好如初,絲毫未腐。

甚至,保留了三將剛剛死去的恨念、不甘、咒怨、凶煞!

他連退七步,每退一步,便咳出一口鮮血,其中,帶著一絲煞氣!

七步之後,他胸口劇痛,半跪於地,望著金焰車方向,心生膽寒!

三枚妖將人頭,三條妖將之命!是誰所殺!

若陸天明沒有認錯,這三人,應是裂土部的白元、徐日、封子期三將…尤其是那徐日,更是被自家老祖稱讚,是裂土部最有望突破化神中期的天驕!

就這麼,死了!是誰幹的!

陸北…陸北!堯淵說了,這三人,俱是陸北所殺!

陸北一人,殺了三名化神!

而自己,正在當著陸北的面,自以為是,跟這種凶妖,搶女人!

「這不是真的!不是1

他眼如瘋狂,在這一刻,寧凡帶著陸婉兒,一步步,走出金焰車。

從始至終,寧凡沒打算跟這陸天明糾纏,陸天明是天驕,但寧凡,卻是老祖級人物,在這第二界,配攔其路的,唯有那封妖級高手!

若非這陸天明張口閉口要陸婉兒,寧凡甚至懶得看此人一眼。

「你說,你要扣留我妻,陸婉兒!此話,你可敢再說一遍1

寧凡一步之下,天地大勢一震,劍光四起,僅一步,陸天明卻好似死狗,吐血而非,爛癱如泥,不可置信望著寧凡。

「半…半步化神!這才是陸北的真正實力1

一步踏傷元嬰後期、半步玉命的陸天明,這種事,便是羅雲七將都做不到,能做到者,唯有老祖一人!

他,便是陸北!

這哪裡是什麼最弱元嬰、北漠之恥,此人甚至比陸天明見過的一些妖將,氣息都強!

此人來爭第八將,誰可與之爭鋒?可笑自己還聲稱,此人連入圍考核的資格也無…

此人想入都郡,誰又可阻攔!甚至,此人在這沉睡之地,九部之間,任意馳騁,其步伐,無人可阻!

誰阻,那血淋淋的妖將三頭,便是前車之鑒!

「陸某在問你話,剛才的話,你可敢,再說一遍1

第二步!

此步踏下,陸天明再次吐血。妖嬰欲碎,而其道心,更是在寧凡這一步之下,粉碎!

沒有百年,絕對無法重塑道心。即便重塑,此生想要化神,難!

陸婉兒立在寧凡身後,感動之中,更是震驚。

感動的,是寧凡張口閉口。便是『婉兒我妻』,此刻寧凡給她的感覺,便是無論誰來爭陸婉兒,寧凡都不會留情!

「為了我這個傻姑娘,得罪封妖,不值…」她低低言語。寧凡卻好似未聞。

而更讓陸婉兒不可置信的,是那三枚妖將之頭,甚至其中一顆,氣息與鳳翼一般無二的。

之前她問寧凡,鳳翼從何而來,寧凡稱殺人所得,陸婉兒不信。不信寧凡有滅化神之實力。

畢竟力敵化神,便是艱難,斬殺化神,令對方元神、妖魂都逃不掉,這簡直是空想呢…除非是化神中期,才有可能殺初期…

但事實擺在眼前,陸婉兒不得不信,是寧凡,斬了鳳血的徐日,奪其翼!

非但如此。寧凡所殺化神,更有…三人!

沉睡之地,化神屈指可數,三名頭顱的容貌,便是深處閨閣的陸婉兒。都識得一二。

白澤殘血的白元,玄武殘血的封子期,火鳳殘血的徐日…其中徐日,便是自家哥哥都稱,對戰不過五五勝算…

但三人,卻被寧凡一人所殺…這豈不是說,寧凡的實力,已遠超『羅雲第二將』的陸生,甚至,便是第一將都未必能匹敵寧凡,能七,怕是只剩封妖一人…

「陸北,原來這麼厲害呢…我卻從來不知…」陸婉兒眼中,露出歉然,與仰慕。

暗處,雲將陸道塵老眼含驚。

他算出寧凡的身份,應是人族,應是無盡海潛入之魔,名為周明。

他算出,寧凡會給陸天明一個下馬威,憑此挫折,令陸天明收斂脾性,一心修鍊,真正走上強者之路。

但陸道塵卻萬萬算不到,寧凡一人之力,滅殺三名裂土部妖將!

「白元、封子期…徐日!便是老夫親自出手,三人之中,恐怕也只能擊殺二人,至於那徐日,浴火重生之術,非太古神兵不能斬…老夫除非動用『封賜之力』,否則,殺不死此妖…老夫辦不到,這陸北,竟能辦到…看來老夫,仍低估此子了…」

陸道塵默不作聲,而其身後四名大修士,則各個駭然色變。

斬殺三顆裂土妖將首級…這陸北,簡直是一個怪物!

只是,見寧凡連踏兩步,震碎少主道心,四人卻是無論如何,不敢袖手旁觀。

「陸北!止步1

四道長虹,激射而出,試圖阻擋在陸天明身前。

但四人遁光剛剛浮現,寧凡左目紫星一閃,第三步,踏下!

「滾1

以其如今實力,一步之下,三名大修士,卻齊齊胸口巨震,吐血而飛。

四人不可置信望著寧凡,那一步,便是王血之威!

除非修為遠勝寧凡,否則身為妖族,根本沒有在寧凡身前戰力的資格。

「陸北…」

陸婉兒拉住寧凡,生怕寧凡殺了陸天明。

「放心,此事,我來處理…」

寧凡目光寒芒一閃,再次落在陸天明身上。

「陸某,在問你話!再不答話,便死!你可敢當著陸某之面,再索要陸某之妻1

第四步,陸天明好似成了一個血人,神情恐懼、苦澀、倉皇、求饒,看著寧凡。

寧凡的話,好似一道道雷霆,在其識海炸開,令其根本不敢抗拒。

「天明,不敢1

不敢,他當然不敢!他是紈,不是傻子,作為紈,首先便要弄明白,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惹!

寧凡,是他陸天明一輩子都得罪不起的人,即便他,化神!即便他,繼任為羅雲封妖!

在此人面前,自己所有榮耀,都不過是卑微的可笑東西。

「從今日起,陸天明再不會糾纏婉兒姑娘,如違此誓,猶如此指1

他拔劍斬指,三指連根斬去,血流如注,痛楚鑽心,但他不敢心疼手指,只怕這謝罪,還不夠打消寧凡怒氣。

「很好!從今日起,陸某所在之處,不想在看到你!滾1

「是…」

暗處,陸道塵嘆息不已。

明裡,寧凡是在處罰陸天明,暗地裡,神念卻與陸道塵碰撞三次。

三次,陸道塵沒有從寧凡身上,佔到半點便宜。

「此子,竟看出我隱匿於此,並猜出,我是想以此事,錘鍊天明的心志,令其摒除兒女私情、紈之氣,做一個頂天立地的大妖…老夫心思,皆被此子看破,故而此子,沒有殺天明,如此,便令老夫,欠了他一個情…」

「此子志不在羅雲,志在第三界!但第三界,不是他想得那樣…沒有他,想要的東西…」

「婉兒,你總算找到一個好歸宿,如此,為師便安心了…」

陸道塵一嘆,化作妖煙離去。

重回金焰車的寧凡,則目光一閃。

自己沒殺陸天明,如此,算是遂了這老傢伙的心愿,給了陸天明最好的挫折磨練。

這個情,若陸道塵沒有足夠的好處,給予自己,說不得,寧凡為了第三界界路,會掀了羅雲都郡!

如今的他,有這個實力!而實力,才是跋扈的保證…

「我要,第三界界路1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