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53章區區化神!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之地了… 「余老,加快速度!千萬莫停車,一旦被追上,我等,必死1 「嗯1那控火駕車的余姓煉丹師,此刻心頭直叫苦。 早知隨寧凡同行如此危險,會有三名化神截殺,他絕不參與此行!

堯淵面沉如鐵。

金焰車遁行數億里,早已行至羅雲部的腹地,但在這裡,竟會被人伏擊!

能吊在金焰車之後,跟蹤暗算,絕不會是弱者!

身後伏擊者,共三人,每一人的氣息,堯淵都看不透!

但那強橫的妖力氣息,卻令的堯淵心神大顫。

不會錯,身後三人,俱是化神妖將!

甚至待三人逼近,堯淵更是認出,其中一名妖將,是裂土部,白元!

其他二人,同樣是裂土部的追殺者!

「裂土部好大膽,竟出動三名妖將,暗殺北將軍1

堯淵心頭大怒,這白元三人,追蹤金焰車,遁行一年之久,如此隱忍,足可見對陸北的必殺之心!

對方三名化神,己方一名化神也無。

且此地,恰因為是羅雲腹地,反倒遠離了羅雲七將鎮守的邊境。

甚至,附近數百萬里,正是某處荒原,連個妖城的援手都無。

此地,當真是最好的截殺之地了…

「余老,加快速度!千萬莫停車,一旦被追上,我等,必死1

「嗯1那控火駕車的余姓煉丹師,此刻心頭直叫苦。

早知隨寧凡同行如此危險,會有三名化神截殺,他絕不參與此行!

只是,此刻卻無後悔餘地,而他,唯一能做的,便是逃,拚命逃!

他不認為,寧凡能抗衡三名化神,甚至不認為寧凡有抗衡化神的實力。

即便,寧凡是王族血脈,但傳聞中的修為。僅僅是元嬰初期…

堯淵等人,亦是這等想法。

追擊金焰車的三名妖將,同樣是如此想法。

銀甲妖將白元,不緊不慢追趕金焰車,冷笑不已。

「陸北?哼!此人當日殺本將陷峰衛。累本將一戰失利,不是很囂張么!不是號稱什麼『殺人者,羅雲陸北』么!此刻如何逃遁如喪家之犬!可笑!可笑此人,竟能覺醒王族真靈血,可笑此人,竟被封號妖將。懸賞一億仙玉擊殺…」

「白將軍此言差矣,身為妖將,豈可質疑封妖大人的判斷!封妖大人,認為此子之命,值1億,那麼。必不會錯1

出言者,是一個黑甲妖將,同為裂土妖將,姓封名子期。

這封子期,與白元不對路,搬出封號妖將之名,批駁白元。

白元目光一沉。冷哼一聲,沒有辯駁。

轉而目光偏向最後一名金甲妖將,神情恭敬半分,道。

「我等追趕了如此之久,此地正是殺人之地,聽聞徐日將軍,三次醒血,凝出半滴太古火鳳的血脈,對火焰有逆天克制,請將軍出手。滅此車之火,停下此車1

「嗯1

名為徐日的金甲妖將,似乎不愛說話,左目一閃,半顆火紅的星辰。浮現而出。

屈指一點,隔著數萬里距離,金焰車卻忽然一顫,火焰暴散、被一個憑空出現的火漩吞噬,盡數熄滅!

熄滅火焰的金焰車,不過是個水晶之車,失去動力,速度越來越慢。

白元冷笑,一拍儲物袋,取出六顆三寸銀釘,朝長空一拋,化作六道銀光之線,纏住了金焰車。

金焰車再次一晃,卻被生生停止下來。

車上的堯淵等人,在這晃動中,各是踉蹌不穩。

僅一個呼吸,三道妖煙,封鎖三面,將金焰車,包圍!

堯淵面色大變,金焰車被停止,以諸人的微弱實力,豈能逃過三名妖將追殺。

心知必死,堯淵一步踏出,按劍怒視白元。

「白將軍!你是裂土部妖將,卻擅入我羅雲之境,難道忘了,九部封妖曾共約,妖將不可擅入敵部腹地1

「哼!區區元嬰中期的妖兵,你有什麼資格,質問於本將1

銀甲白元,一步踏出,這一步之下,卻壓迫大勢,好似踏在堯淵心神之上。

立刻,堯淵吐血連退,持劍撐地,抬起頭,難以置信看著白元,已是重傷!

這便是化神妖將之威么!

一步之威,自己堂堂百戰妖兵,竟根本無法承受其一步之勢!

「堯淵可死,北將軍,不可!眾兵何在,殺1

在其一令之下,其他40名妖兵,不顧生死,一一騰空而起。

即便畏懼敵將,但軍令,如山!

「哼!羅雲的雜碎,總是很囂張啊,區區元嬰,便是有40人,於封某,何懼1

見白元一步踏傷元嬰中期,黑甲封子期,面色不好看。

他封子期,雖也是化神妖將,那一步隔空,踏傷元中,他,做不到!

白元,明裡是懲罰敵方螻蟻,暗裡,卻是跟他封子期示威。

封子期,不服!

他的確沒有一步傷人的實力,但他新得一件玄天殘寶,威力極強,自問若與白元死斗,自己勝算猶高於白元!

白元,有什麼好得意的!

「伏虎印,給我砸1

封子期祭起一尊烏亮鐵印,那鐵印之上,遍布裂痕,但方一騰空,便激起天空顫抖,並傳出虎嘯之聲,幾乎要震碎蒼穹,露出虛空!

鐵印之上,更有1096道妖文靈印,使得此寶,聲威驚人!

「玄天殘寶!1096道靈印!這靈印,難道是我裂土第一的附靈師,種下的靈印1

白元不得不驚,這伏虎印若是砸向自己,以自己的數件玄天殘寶,絕對擋不住此印之威。

1096道靈印,唯有妖力達到1096甲的附靈師,才有可能刻印出。

而眾所周知,附靈術最是難學,想要精通附靈術、同時法力化神,除了雲將陸道塵,目前。無一人做到!

裂土部最好的附靈師,也不過是元嬰後期修為,此人傳聞早已停止一切附靈活動,一心修鍊,立爭突破元嬰巔峰。想不到,竟會為封子期附靈,且更附靈了1096道靈迎

如此之多的靈印,普通人沒有數年,絕對無法刻櫻

那附靈師,會在閉關突破境界的關頭。耗費數年功夫,為封子期刻印法寶…這不合理!看來封子期,多半是用了什麼卑鄙手段,威逼附靈師,不得不從…

「想不到這封子期,弄到這麼一件法寶…如此。便是我施展全力,也未必能穩勝封子期…」

見白元目光陰沉,封子期似乎極為快意。

他哈哈大小,虎軀一震,一指凌空點櫻

那黑印立刻滴溜溜旋轉,絲絲天靈之力,被從天地抽出。沒入黑印,化作一道虛幻的黑虎影。

吼!

黑虎一吼之力,四十名元嬰妖兵,齊齊吐血墜雲!

而隨著黑虎顯靈,黑印立刻巨大化。

百丈,千丈,萬丈!

好似一座黑色山峰,自長空墜下,碾壓過處,虛空紛紛崩潰!

此印更是毫不留情。砸向金焰車!

余姓丹師,早已駭得面無血色,而堯淵,亦是按住胸膛,咬牙切齒。

可惡。可惡!

自己可死,但自己身負護送陸北之軍令,若令陸北受損,便是失職,便是恥辱!

即便是自爆元嬰,拼此殘命,也要…護住金焰車!

堯淵眼神一狠,掐起妖訣,目光決然望向頭頂巨岳。

但下一刻,其一生都難以忘懷的場景,出現!

那當頭墜落的山峰,遮蔽了天日,土石滾落。

山峰下方,一道紫黑煙影,一閃之後,化作一道白衣青年。

那青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手中血色長鞭,一鞭抽在山嶽之上!

「碎1

一鞭之力,山嶽未碎!

但此寶主人封子期,其丹田妖魂,卻在此刻,被無數道寂滅血雷,狠狠轟擊!

『噗/

他抱著小腹,吐血連退,難以置信!

這憑空出現、阻擋伏虎印之人,正是他此行所要殺戮的對象,陸北!

只是他不理解,元嬰初期的陸北,豈能擋住伏虎印一鎮,便是白元妖將,都擋不住!

他更不理解,那血色雷鞭,是何物,一抽之下,竟擋住了伏虎印,並詭異傷到了自己丹田妖魂!

抽寶,碎嬰!

這裡不是無盡海,沒有周家,抽寶攻嬰的秘術,封子期,第一次見!

且在那一鞭之下,封子期竟感覺,自己憑空失去了大量妖力!

終究是伏虎印品階更高,碎神鞭一鞭,根本阻擋不住虎印鎮壓。

但這,卻正合寧凡心意!

一鞭不行,便十鞭!

十鞭不行,便百鞭!

他手持血色雷霆,好似在鞭撻一個畜生。

一鞭鞭帶著雷鳴,抽打在虎印之上,數十鞭之後,那虛幻黑虎,竟哀鳴一聲,崩碎!

失去虎靈,伏虎印一顫之下,退出法寶虛相,便會一尊黑色小印,平平落在寧凡掌中。

而反觀封子期,此刻已是妖魂重創,咳血不止,一身妖力,已被百鞭吸盡!

「果然,百鞭都抽不死妖將,妖將之妖魂,化神之元神,遠非元嬰那麼脆弱…不過,終究是一個照面,重傷此妖,且,此妖之妖力,已被吸干,短時間難以恢復,若無煉體術,便是…廢人1

寧凡左目,紫星一閃,目光掃向白元三人。

從其現身,到連抽百鞭,出手太快,甚至白元與徐日,此刻方才看清寧凡容貌。

這一個目光的逼視下,原本壓抑傷勢的封子期,更是駭然吐血,幾乎站立不穩,而白元則連退數步,方才卸去那詭異威壓,心中卻是膽寒,並有一絲臣服之意。

「這便是,王族真靈之威!連我,都難以鎮定心神1

金甲妖將,更是在寧凡催動左目紫星之時,同時催動左目半星。

他試圖以火鳳之力,抗衡寧凡的扶離之威!

只是,他所凝火鳳血,不過半滴,甚至不如鯉伴。

在寧凡的王族妖血之前,膽敢抗衡威壓,簡直是,自找苦吃!

噗!

徐日咳出一口鮮血,連退數步,心悸難止!

他的太古殘血,在寧凡血脈面前,不堪一擊!

白元怔住了。

一個照面,三名化神,兩人都吐血,甚至其中,封子期更是詭異地重傷。

白元都看不出,封子期為何受傷,如何受傷!

他便是陸北!

元嬰初期的螻蟻!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區區化神初期,敢攔我路1

在這一刻,寧凡,抬起手指,一指,成劍!

萬里之內,山嶽崩潰!

一指,碎岳!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百萬字!激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