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51章古妖秘術,靈印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根本無人擁有此神兵。 除非是天妖界妖靈之地的妖將,並覺醒有太古妖脈,且背景不弱,能弄到太古星辰,才有辦法鑄造一件太古神兵。 陸北,是如何弄到太古星辰的! 陸婉兒踮起腳尖,將臉...

北漠城,一道金光流逝,瞬息數千里。

若有人目力足夠,便能看出,這金光,實際是一尊遁速堪比半步化神的金焰車。

此車通體由金色妖火鑄成,金碧輝煌,操控此車者,至少需要大修士修為,且需對火焰有極高操控。

北漠城唯一一位四轉煉丹師,被陸生派來,為寧凡駕車!

而在車架兩邊,共有堯淵在內的四十一名北漠妖兵,護衛於此!

「好一個金焰車1

寧凡贊了一句,一句話中,蘊含的王族真靈之威,卻讓所有妖族高手,齊齊垂下頭。

一個個目中,含著不可抗拒的敬畏之心。

真靈族的王族之妖!在這種王妖面前,除非修為遠勝此妖,或是同為王血,否則,根本難以鎮定!

「見過北將軍1

「北將軍…妖將考核,尚無定論,此稱謂言之過早…」

寧凡擺擺手,不以為然,回過頭,望著身後的天路,眼神不著痕一冷。

「看來,有不少蒼蠅想取我命,1億仙玉,王族真血,很誘人礙」

寧凡不以為然,一步入車內,這些殺手,是在取死。

車廂從外界看,不大,但一步踏入,其中豁然開朗,金焰天地,有無數宮殿閣樓。

金焰車,洞天法寶,是陸生代表封號妖將,所贈…

因是洞天法寶,此處空間的缺陷,可以入人,卻不可修鍊。

此寶,是雲將陸道塵所制。論才學,這陸道塵怕是與洞虛老祖,有得一拼。

而這金焰車,若是寧凡所見不差,似乎是古天庭的戰車…

「古天庭。妖帥陸吾,雲將陸道塵…此地雖未與古天庭想通,但似乎,有些聯繫…」

「陸道塵送我此車,或許是在暗示什麼…」

「若入都郡,此事自然可知。此地雖不可修鍊,卻可煉丹1

寧凡步入金焰宮,並非立刻前往煉丹房,反先去了附靈閣。

附靈之術,傳至妖族,刺紋之術。傳至魔族。

身為妖將之妹的陸婉兒,自小便得雲將看中,收入門牆,授以附靈之術。

甚至,此女身為地玄附靈師,曾制出一套地玄中品的成套靈裝…

此女在九部間,都算頗有名氣的附靈師。

而此女。之所以離開都郡、辭別恩師,似乎是因為一些錯綜的原因。

寧凡推門,陸婉兒正蹲在冶金爐前,灰頭土臉,擺弄著爐火。

她在此悉心調試火溫,已有數日,因為這一次附靈,是為寧凡附靈…她要比以往,更加用心。

感知寧凡進入,陸婉兒哎呀一聲。匆忙已絹帕抹臉,起身迎接。

只是連蹲數日,雙腿已麻,一個踉蹌,卻是跌倒。

一道煙影閃過。寧凡一步逼近,扶住陸婉兒。

「婉兒辛苦了,人說女為悅己者容,婉兒自污容顏,莫不是討厭我么。」

「呸,我為你附靈,忙碌數日,你還取笑我…」

陸婉兒皓腕被寧凡扶住,卻掙不脫,索性任他扶著。

只是想取絹帕擦臉,卻發現絹帕已入寧凡手中。

「我幫你。」

微笑淡然,撫指溫柔,一一擦去陸婉兒臉上灰塵。

陸婉兒心頭慌亂,連忙道,

「你已是王族真靈,身為王族,為下等妖族擦臉,若被未來飛升的真靈族知曉,必定處罰你…」

妖族的等級制度,比人族嚴厲。元嬰兵、化神將、煉虛帥、碎虛皇的劃分,可看出,妖族重視血脈,重視將妖分為三等,以血脈,代表各自的等級。

寧凡二次醒血,便是王族。

三次醒血,甚至可在王族血脈之上,再進一步。

這樣的人,不是陸婉兒高攀得起,這是妖族的價值觀在作祟。

「我是王族,但恐怕,即便飛升妖靈之地,也無王族前輩迎接,更無人會處罰我…」

寧凡苦笑。

扶離王族,外表光鮮,實則,這名為真靈的大族,早在無數年前,便被族滅。

為何滅族,寧凡不知。

為何被天道詛咒,寧凡不知。

寧凡唯一知道的是,自己的扶離妖血,厲害是厲害,但在妖靈之地,沒有靠山。

不像其他王血,你動了王血族人,立馬有無上妖仙,為你出頭。

無人知扶離是什麼,寧凡覺醒的扶離血,便是不少足以覺醒太古殘血的天驕、視若鬼魅之物,此事若傳出去,怕再無人願意搶奪寧凡這不祥妖血。

這一切,陸婉兒不知,只是芳心卻盪起一陣陣漣漪,就好似無數少女,夢寐以求,自己會被王子看中的情愫…

他是王族。

他是憑稀薄妖血,一步步,覺醒至王族的妖傑。

越想到這些,陸婉兒反倒越沒有勇氣,向寧凡表白。

鬆開陸婉兒皓腕,將絹帕歸還,寧凡目光望著冶金爐,目露奇光。

以他目力,一眼便看出,眼前的冶金爐,與外界所見,明顯不同。

雨界的冶金爐,可煉製法寶,亦可煉製靈裝。

眼前冶金爐,只為附靈而準備,其上刻印了無數妖族文字,使得爐火之中,妖力濃郁。

附靈,終究是妖族的秘術。

人族的附靈,比不上妖族專業。

「北將軍,婉兒還沒問,你想附靈什麼妖寶呢…可有合適靈鐵,若無,婉兒這裡,倒是有幾種化級靈鐵…」

陸婉兒記得,陸北在北漠之時,本命妖寶是一件青色古戈。

那古戈,甚至連極品都不是,僅僅上品,附靈化級靈鐵,可謂浪費。

但若是給心上人附靈,只要心上人高興。便是浪費,陸婉兒也不在乎。

只是讓她意外的是,寧凡並非取出青色古戈,反倒一指點在眉心,抽出一道血色雷霆。

「這是…」

陸婉兒美眸漸漸凝重。這血色雷霆,好不祥的威懾感。

若她沒看錯,此寶,應是一個鞭寶,且品質,似乎到了極品上級。

「臭陸北。藏的好深,有這麼厲害的鞭寶,之前竟都不告訴我,是將我當作外人么…」

陸婉兒眼神微微失落,但細細端詳鞭寶之後,她的某種。漸漸浮現一絲驚色。

「這雷霆的本相…是太古雷龍的龍筋!陸北,你殺太古雷龍的族人了?!這可是大罪,怎如此莽撞1

所有的小不滿,都在此刻,化作對寧凡的擔心。

這關心,讓寧凡心頭一暖,拍拍陸婉兒腦袋。

「不要怕。我暫時沒有殺他,僅僅抽了他龍筋而已。且即便殺了,又如何1

抽鯉伴龍筋,又如何?

便是殺了鯉伴,又如何!

他不怕,但陸婉兒擔心。

她鄭重看著寧凡,好似管家婆般囑咐道,

「記住,千萬千萬別殺太古雷龍,這一真靈族。最是記仇的…」

不過細細一想,陸婉兒又有些疑惑,此龍筋,分明是化神妖將之物,但沉睡之地。應無妖將修為的太古雷龍,此龍筋從誰身上抽的?

且這陸北,實力已想到抽妖將龍筋了?

她自寧凡手中接過鞭寶,立刻,美眸滿是不可置信。

而眼中,漸漸升起一絲火熱。

「太古…太古星辰!這是太古神兵么1

陸婉兒的夢想,便是能為太古神兵附靈!

只是此物太過珍惜,第二界九部之內,根本無人擁有此神兵。

除非是天妖界妖靈之地的妖將,並覺醒有太古妖脈,且背景不弱,能弄到太古星辰,才有辦法鑄造一件太古神兵。

陸北,是如何弄到太古星辰的!

陸婉兒踮起腳尖,將臉湊近寧凡,很近,很近。

彼此呼吸,都撲到對方臉上。

她彷彿想看清,寧凡究竟隱瞞了多少她不知的事情。

看不透,看不透…

手持雷鞭,陸婉兒細細端詳,愛不釋手。

只是眼中,亦有一絲心疼,徐徐流動。

這絲心疼,沒有逃過寧凡察覺,問道。

「嗯?婉兒小姐似乎對這碎神鞭的煉製,有意見?」

「碎神鞭,碎人元神么…真是霸道的神兵…煉製者的手法,更是精妙絕倫,令婉兒自愧不如,好生神往,真想與煉製此寶的前輩一見呢…只是…」陸婉兒評價道。

「只是…」

寧凡錯愕了。

他的煉寶水平,得到亂古記憶,至少堪比碎虛老怪。

這樣的高水準,被陸婉兒成為精妙絕倫,倒是貼切。

但陸婉兒話鋒一轉,一句只是,卻讓寧凡隱隱感到。關於太古神兵的煉製,自己似乎有什麼疏漏的地方。

「只是,為何北將軍的碎神鞭,沒有以『靈盈強化呢…」

「靈印?」寧凡詫異了。

「取出你的本名古戈,仔細看看…」陸婉兒得意一笑。

別看寧凡實力高強,終究也有不懂的東西呢。

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陸北的那上品古戈,細細端詳。

這古戈,不過上品,之前他根本沒有關注。

但此刻端詳,他卻隱隱感到,這古戈,似乎有些特別。

雖是上品巔峰,但好似,威力比尋常上品強了半分的樣子…

這本分,常人感知不出,唯有煉器術精通者才能感知,寧凡,感知到了。

「是這裡1

寧凡一指,點在古戈的尖端,輸入妖力。

在尖端處,三道玄異的上古妖文,徐徐浮現。

這三個妖文,寧凡認識,在經塔學過。

一是『風』,二是『銳』,三是『迅』!

正是這三個妖文,使得古戈,比尋常上品巔峰之寶,強了半分。

「這便是,靈印?1寧凡眼前一亮。

原本他便奇怪,妖族文字,為何一個個都似符陣,一個字便要讀完厚厚一本書,才能習得。

現在,他懂了…

因為妖族文字,本身便可用來煉寶、附靈、布陣、殺人!

三道上古妖文,可化靈印,令古戈平添半分威力。

若有五十道,這古戈,可入極品!

若有百道,這古戈,便是極品中級之寶!

若有萬道靈印,這古戈,便是…玄天靈寶!

這便是妖族的煉器之法么!

細細想來,這靈印之術,似乎與附靈極為相似,只是附加的不是靈鐵,而是妖文。

這便是上古妖族的煉器術,與人族,迥異的煉器術!

「咦,你竟能認出靈印的位置…你的煉器術,很高嘛…」

陸婉兒詫異地望著寧凡。

若他精通煉器術,為何不知上古妖族的靈印之術?

若他不懂煉器術,為何能一眼看出,靈印烙印的位置?

看不透,看不透…

在陸婉兒眼中,寧凡就好似星空般神秘。

而陸婉兒並不知道,她所神往的、渴望一見的煉器大師,就在眼前。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