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50章婉兒心意,化神之備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約づ自己,意欲亂自己心神,迫使自己識海加速崩潰… 最讓月凌空不服的,是就這麼個紈小子,怎麼半年不見,氣勢強了這麼多! 妖力…這臭小子,還修妖啊,但這妖力,竟有7000甲以上,月凌空堅...

裂土部,一道雪片般的通緝令,傳遍沉睡之地。

「殺陸北者,賞一億仙玉1

不需要解釋陸北是誰,不需要解釋土將對此人的忌憚,一億仙玉的高額賞紅,足以令煉虛動心…當然,前提是,此地得有煉虛。

羅雲部的態度,更是微妙。

雲將陸道塵,連發12道金令,令陸生親自護陸北,前來都郡,參與妖將考核。

元嬰初期,王族真血,殺之,更有一億仙玉的賞紅!

自有不少元嬰妖兵,暗暗潛入北漠,試圖刺殺陸北。

只是自妖血覺醒,已過去一月,陸北整個人,卻好似銷聲匿跡。

匿,匿了一切。

他在元瑤界,穩固妖力境界!

身旁,女屍與石兵,護法!而陣禁之中,一個女童,一面苦苦壓抑修為,一面暗暗震撼,眼前的青年,威壓之強。

她是,月凌空!

這名身為內海至尊的女人,因為《月輪術》的玄妙,而得以元神重生。

但修為,卻自封於識海,並隨時有崩潰的徵兆。

她需要一個男鼎來採補自己,將積蓄在識海的法力洪水,疏導…

寧凡,是她唯一選擇…

「小子,姥姥我考慮了很久…那件事…」她女童之臉,泛著不爽之色,銀牙緊咬。

「抱歉,與你雙修,我暫時沒時間…」

寧凡起身,伸個懶腰,一笑。

他不急,月凌空的修為,越是瀕臨崩潰,採補之時,他可獲得的好處越多。

如今自己形勢比人強,且在妖靈之地,並不急於採補鼎爐、提升修為,月凌空么,這個沒胸沒屁股的黃毛丫頭,短期之內,可謂毫無雙修價值。

「你!姥姥我都這般求你,你竟敢…竟敢拒絕1

「做我鼎爐,並將神空島,送給我1寧凡獅子大開口。

「休想!姥姥我何等尊貴,和你做一次,已是…已是你三生有幸!若非姥姥不雙修必死,你以為姥姥會看上你這瘦身板1

「是么,我倒想說,堂堂內海至尊月凌空,原來是個童女…若與童女之身的你雙修,明知你是老怪,我亦會有罪惡感…你,太小了1

「你1女童一動怒,識海立刻一痛,法力欲崩。

她俏臉一白,暗暗壓下怒意,暗道寧凡這小子,好歹跡故意出言激怒自己,意欲亂自己心神,迫使自己識海加速崩潰…

最讓月凌空不服的,是就這麼個紈小子,怎麼半年不見,氣勢強了這麼多!

妖力…這臭小子,還修妖啊,但這妖力,竟有7000甲以上,月凌空堅信,在上次與寧凡對峙之時,此人,絕無7000甲妖力。

也便是說,此人僅僅半年,便提升7000甲妖力,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且這妖力,並非外物強行提升,而是…血脈覺醒、進化,促使妖力增長!

內海之中,有不少妖族勢力,如封妖殿,月凌空足不出戶,但對天下大事,知9分,並可預知3分。

只是即便是封妖殿的妖尊,單輪妖血之威,絕對沒有眼前這混小子厲害!

這是什麼級別的妖血,也幸虧自己不是妖族,否則,即便自己是半步煉虛,站在寧凡身邊,都要氣勢矮一截!

妖力、妖血也便罷了,這混小子的氣勢,絕對是化神後期的強度無疑。

未到化神,氣勢堪比後期,這說出去,太過荒謬…

且毫無攻擊力的氣勢,在寧凡身上,似乎多了一道殺戮氣息,足以傷人…

「煞氣…此子,已殺過化神1

女童目光一閃,粉拳一握。

能殺化神,此人多半也有手段對付自己了…

此人將自己囚禁於此,等待的,是自己再無法忍受之時,求歡於他,屆時,此人的一切要求,自己,唯有答應…

「哼,念你骨齡年幼,本姥姥,不和你動氣…」

月凌空學乖了,自己千萬不可動怒,那樣,只能讓寧凡稱心如意。

她擠出幾分難看的笑容,旋即閉目打坐。

「不愧是女中豪傑,引起此女警惕,想激怒此女,怕是困難了…與之雙修,我可採補其多餘法力,當法力疏導部分之後,剩餘法力,此女會自行收回,屆時,此女起碼恢復至化神中期,甚至…後期!想要將此女禁錮在股掌之中,採補最多法力,難…但我有的是耐心,等此女月識崩潰…」

寧凡揉揉女屍的秀髮,眼神歉疚,不但是因為冷落了她許久,更是因為,自己下不了手,去殺慕小鬟,為女屍塑魂。

「對不起…你還得在鼎爐環,呆些日子…」

「哦…」女屍似有失落。

「不過,她會陪你…她叫,慕小鬟…」

寧凡一抖鼎爐環,變出小結巴。

二女方一見到彼此,卻好似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好感。

就好像紙鶴與思無邪相見,那般自然。

「你們,好好相處…」

界力一閃,寧凡出現在房中,其消失,已有一月。

方一現身,他便聽到自己床榻上,有一道女子的輕微呼吸聲,沉沉酣睡。

卻是一個童顏巨r的紫衣女子,好似一隻小狐狸,蜷縮在寧凡被窩之中。

「這陸婉兒,真是大膽,女兒家,竟到我床榻歇息,若我禽獸一些,此女清白必失…」

寧凡調笑,為此女蓋好薄被,在床邊盤膝打坐。

左目妖星,化作紫黑,令得那左目妖星,多了一種能力,扶離族的天賦能力。

洞察幻象!

以此目力,修為不高過寧凡一個小境界,皆可輕易看破隱匿,破去幻陣、迷霧。

只是妖力到了7455,再要提升,艱難,最快速的提升手段,莫過於,獲得碧焰草,吞服妖帥金血。

這些若完成,妖力必達到萬甲,屆時,便是自己突破化神之時。

「為了化神,需備一些丹藥…在抵達羅雲都郡之前,想提升修為,已是艱難,這世間,不如為茶女風女煉製復容丹,算是對她二人忠心可嘉的獎勵…至於提升妖族化神幾率的五轉丹方,我倒是從經塔獲得了兩種,一名破將丹,一名玄血丹,皆可提升一成妖族化神幾率…至於離合丹,雖是人族化神使用,但妖族亦可使用,不過藥效減半而已…如此,我化神幾率,可提升不少,唯一的欠缺,是妖族功法…」

「《山茶經》,無法用於化神,不過從那滴祖血之中,我獲得了扶離一族不少神通、功法,並不需特意修鍊,畢竟是祖血級血脈記憶,只需熟悉即可。此法名為《扶離吞影》,是以遁術、幻術為主的妖功。以我如今妖力,加上王族之血,施展『影煙之術』,遁術,堪比化神挪移…什麼人1

寧凡左目,紫星一閃,他看到,房門外,一道乾瘦身影,正隱匿在外,有著化神初期的修為。

許是沒有想到會被寧凡識破隱身,那化神初期,一個詫異,立刻化作妖煙挪移,一遁萬里。

「想跑1

寧凡冷笑,一步踏出,周身化作一道紫煙之影,一步之下,竟同樣挪移萬里!

甚至單論遁速,似比前方的化神初期,猶快一分。

那隱匿化神,本已停下,但未料到寧凡非化神修士,遁速竟如此之快,詫異之下,再次一搖身形,挪移萬里。

只是此人跑的方向,越是越走越偏,待遁行數十萬里之後,此人氣喘吁吁,在一處山谷之間,收住遁光,轉身,望向寧凡。

卻見寧凡身影,好似鬼魅,一步一遁,好似閑庭信步,偏偏一步便可橫跨萬里。

神秘人等待著寧凡走近的一刻,但寧凡的目光落到山谷之後,立刻看破什麼,不進反退,並冷笑。

「陸某倒是誰,原來是凈火部的凈雲妖將…」

前方神秘之人,在血月之下,散去隱身,化出一個獸甲大漢的模樣。

這大漢,寧凡在陸北記憶中見過,是陸北叛變凈火部、依附的妖將。

凈雲先是被寧凡識破隱身,后又被寧凡遁術趕超,此刻被寧凡逼近,他反倒有一種近乎泰山壓頂的壓迫感,暗道不愧是傳聞中的王族真血,好厲害的壓迫力,不怒自威…

只是凈雲旋即冷笑,他認識的陸北,絕對是個平庸之輩,不論資質、抑或心智。

「你果然,不是陸北!火將大人的猜測,怕是猜對了…」

「陸某不知閣下在說什麼…」寧凡神情不變,因為王血覺醒,懷疑自己身份之人多了去了。

只是如今的寧凡,根本不需要跟羅雲之人解釋自己的真實身份。

他只需證明兩件事,其一,他是妖族,其二,他忠於羅雲。

有著莽原之功,這兩件事,不言而喻,如此,即便寧凡不是陸北,雲將陸道塵,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句話,唬不到寧凡。

「呵呵,既然道友不明白,那便是本將胡言了…呵呵,陸北兄弟,不如去山谷之內,與本將一談大事,如何,火將大人有最新任務給你…」

凈雲一副客套神情,但寧凡,則冷笑。

「陸某不是三歲孩童,明知山谷布有化級上品之陣,更有近百元嬰潛伏,豈會進入…凈雲妖將當陸某,是傻子么1

「呃…呵呵,陸兄弟誤會了…」

凈雲一副尷尬的神色,暗道這陸北的眼光,好生敏銳,竟連刻意隱匿的化級上品陣,都能看破。

如此,想獲得此人王族真靈血,怕是無法用硬的了。

也罷,姑且先傳達火將人物吧,至於此人之血,待任務之後,再謀奪!

寧凡渴求著妖帥之血,而他的王族之血,則被無數化神渴求著。

「這是火將大人的任務玉簡,你看過之後,弄到玉簡之後的東西,憑此功勞,便可加入我凈火部,甚至,可被賜封為南明城妖將1凈雲拍出一道火光,化作紅色玉簡,飛向寧凡。

這一道火光,堪比化神一擊,但寧凡僅一拂袖,便擋下火光。

接過玉簡,看也不看,卻直接索要報酬,

「我要萬年碧焰草,一百株1

「這…可以!不過你最好先看一下任務…此任務完成之日,老夫會帶你要的東西,來羅雲都郡找你…」

「陸某何時看任務,卻不勞閣下操心,告辭…」

寧凡禮也不做,一步化煙影,遁空而去。

在其走後,凈雲面色,立刻一沉,一招手,山谷潛伏的近百元嬰,紛紛現身。

「此子,好謹慎,也好狂妄,忘了昔日對本將的恭敬了么,竟敢如此無禮…哼,不看任務,便敢跟本將索要報酬,不過,還真讓這小子看出來了,這任務的價值,可不是區區一百株萬年碧焰草可比,只是…此子要碧焰草,做什麼…罷了,此事,交由封號妖將頂奪,我等先走…此地為羅雲、裂土邊境,若被發現,多少有些不妙…」

將軍府中,廂房之外,寧凡冷笑一聲,一點眉心,召出斬離,一劍斬在玉簡之上。

但見火紅的玉簡,在斬離一劍斬中之後,立刻滋滋鳴叫,並有一道火紅妖念,便一劍焚成虛無。

那火紅妖念,是化神後期的火將一擊,並非為了殺戮寧凡,而是為了在寧凡大意之下,火念破體,在寧凡體內種下妖禁,起到控制作用。

如此大費周章,明謀暗算,一為寧凡王族真血,二為保證任務完成。

這正是寧凡不與凈雲多言、施禮的緣故。

來者不善,何須禮遇。

只是凈火部,未免太小看寧凡了…這點手段,想拿下寧凡,還不夠。

火念被斬,玉簡徐徐化作無色。

寧凡神念一掃,其中任務,卻是令寧凡接近雲將陸道塵,偷盜九界界路的獸皮古卷…

甚至,其中古卷可能隱藏的地點,都被一一標註。

「有意思,這凈火部雖沒什麼交好的意義,但想不到,竟給我送來了界路情報,且若我動作慢上一些,那凈雲,定會帶部分碧焰草,前來相催,知威逼不可,便會利誘…利誘的好處,可能先付50株碧焰草,也可能30株,只可惜他們不知,我需要的,只有10株,但說只索求10株,未免索償太輕,反惹人疑…」

「火將陸界焚,此人不可小覷,怕是已猜出我並非陸北,他用以攻擊的妖念,並非抽自識海,而是妖術所化,這是考慮到被我斬殺,生怕受到絲毫牽連…他預想到,我可能有斬滅化神後期妖念的本領…他能猜出,羅雲封號妖將,未必猜不出,只是從目前態度來看,陸道塵對我沒有惡意,甚至可看出一絲交好之意…我是不是陸北,根本不是關鍵,關鍵是,我對羅雲部,有沒有好處1

寧凡自語,一掌灰炎,焚去玉簡,推門而入。

仍是在床邊,等待陸婉兒清醒。

此女專候於此,怕是有話要說。

天明,燕子飛過窗幔

陸婉兒揉揉睡眼,伸伸懶腰,鬢絲紛亂,推被起身。

只是剛剛慵懶打個哈欠,薄衫卻劃下香肩,露出抹胸之下,豐滿的輪廓。

而這時,她發現,寧凡的目光,正好死不死看著自己,立刻,春困全無,尖叫一聲。

「呀!陸北,你,你不要臉1

「我怎麼就不要臉了,是親你了,還是碰你了…倒是婉兒小姐,似乎曾為陸某更衣,看罷陸某全身,陸某可都未曾臉紅…若說吃虧,怕陸某沒佔過小姐的便宜,倒是小姐,吃了陸某不少豆腐…」

「你…噗…」陸婉兒羞惱之下,一看寧凡懶散的目光,卻噗哧笑了出來。

原來,陸北即便不再扮作紈,也仍是會哭會笑的呢。

還以為,他只會殺人呢…

「婉兒小姐,夜夜留宿陸某房中,想必是有話相說的。」

「是呀,聽哥哥說,你被夫子召集,要去參加妖將考核了,我想,我想…」

心裡話:我想跟你一起去,但是,怕你拒絕…且我很久沒去都郡,未拜見師父,即是想念,但哥哥戍守邊鎮,不許自己亂走。妖將不可擅離,哥哥受雲將命,護送你入都郡,卻要留我一人戍守北漠城…我想去北漠!

陰陽鎖一動,此女心事,窺探無疑。

此女既然想去北漠,帶上此女,倒也無妨,也算稍稍還了此女贈丹之情。

「聽說婉兒小姐,是北漠城第一的附靈師?」寧凡卻轉了話題。

「嗯,我的附靈之術,達到地玄境界了呢,都是跟夫子所學,夫子修為在九部封號妖將中,並非第一,但才學淵博,附靈、煉丹之術,更是雙雙臻至極高境界…」

一說到附靈之術,陸婉兒頓時忘了羞澀,神采奕奕。

「如此,我倒有件法寶,需要附靈,不知婉兒小姐,可願與陸某同行,共赴都郡,自然,若是小姐願意,我會勸說令兄長,讓其留下鎮守北漠,畢竟北漠無妖將鎮守,一旦被裂土部侵入,後果不堪設想…只不知,婉兒你,可願意…」

「我願意!不,我是說,我願意為你附靈法寶呢。」

陸婉兒俏臉一紅,心卻撲通亂跳。

陸北,叫她婉兒了……

晨光入帷,一室狐幽。

修道之人,許多成名高手,不懼殺人,不懼成魔,不懼亂戰天下,最怕的,卻是與女子產生糾葛,或擔心破去元陽之身,或以無情自居,實則逃避情關。

情關最是考驗修士心境。

寧凡不懼情,因為他,敢愛敢恨。

他非為魔斬情,而是為情入魔,若連情都捨去,則這魔,終究再無可修。

化神,化魔,一字只差,實則是無情道、有情道的分割。

行事果決,沒有迷茫,修士最怕的情關,對寧凡卻坦率面對,有此心境,化魔不難!

「此女,是個不錯的附靈師…碎神鞭的吸法神通,拜託此女,倒是可行…」

「這一路,我要讓斬離劍,破玄天靈寶品階」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