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49章王族真靈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上,徐徐浮現一尊百萬丈之大的紫黑妖影,虛幻而古老。 陸生化作一道青煙,飄然上空,不可思議望著那紫黑妖影。 他只從妖影碑上,見到此妖名為扶離,卻從不知扶離為何物! 這是一種禁忌,...

青色血池,密密形成61道漩渦。

池底,寧凡沉寂如屍,唯有偶爾掐動的指訣,才能顯示,他仍活著。

隨著妖祖之像,沒入命血香火,此地血池之血,比岩漿更為灼熱。

「是盧宗雲在助我么…此人,竟有辦法將妖血沸騰至此…」

寧凡屈指,指訣不斷,在血池之地,凝聚血漩。

61道,62道…69道。

三日後,寧凡身旁已有70道青色血漩,妖血的凝聚速度,開始減緩。

71道,72道…79道。

又十日,寧凡凝出第80道青色血漩,凝血速度,更加緩慢起來。

81道,82道…89道。

一月之後,寧凡凝出第90道血漩!

兩月之後,血漩已有99道!

第100道血漩,一旦凝出,寧凡可開始,嘗試覺醒太古殘血!

妖血之中,那到妖祖金念,躍躍欲試。

就彷彿,此念想將寧凡,引入太古金烏的道路。

但寧凡,在猶豫!

擺在其面前的,有兩條路,一是百段血脈,覺醒太古殘血,但太古殘血有強弱之分,極可能,寧凡覺醒的是遠遜金烏之血脈。

第二條路,憑藉妖祖金念之中的金烏氣息,取巧覺醒為金烏。

若如此取巧,幾乎必定成功,足以凝聚殘血,但此生,怕只能做一隻普通金烏。

非金烏族人,修金烏妖道,難道還妄想成為王族金烏?

「王族血脈…」

寧凡沉默。

便是真正金烏族人,覺醒王族血脈者,都是萬中無一。

想要覺醒王血程度,至少在第二次覺醒,必須覺醒完整妖血,不可是殘血。

如此。第三次覺醒,才有一絲絲機會,在完整血脈之上,再提升一次。

一步成為,王族真靈!

明雀小丹魔,便擁有王族冥雀之血。

而其憑王血,足以令萬妖臣服!

「我有可能,凝聚王血么…」

寧凡自問,但思索之後,卻自忖。自己吞噬過千頭荒獸之血,但想覺醒王血,憑自己百段妖血,成功率連百萬分之一都沒有。

擺在眼前的兩條路,沒有一條,通往王族真靈。

他苦笑一聲,自己似乎太貪心了。

便是鯉伴這種妖將,都為凝聚出一絲太古雷龍的妖血而興奮不已,金烏名頭。甚至還在太古雷龍之上,即便不是王族血脈,但若成功三次覺醒,自己的血脈。至少比鯉伴是要高出許多。

「罷了,覺醒金烏之血吧…」

寧凡心意一決,十指掐決,凝出第100道血漩!

張口一吞。百道青色血漩,俱被寧凡吸入腹中!

這一刻,盧宗雲停止了叩頭。大喜過望。

「好,好!此子總算百段血脈,並開始衝擊太古殘血,從這勢頭看,似乎成功機會都不小!如此,便不枉我數月以來,千萬次叩拜祖像!呵呵,如此,盧某總算可以和妖將大人交差了1

第一宮殿,陸生露出滿意笑容,此刻的寧凡血脈排名,已是第49名,如此之強的血脈,比陸生猶強一線。

「這盧宗雲,沒有耍花樣,這很好!而這陸北,果然,本將沒有看錯人1

血脈池邊,陸婉兒守候了寧凡數月,當看著青色血池升起金色漩渦,她的眼中,流露出驚喜之色。

「不會錯!這金色是太古殘血!從光芒來看,此血在真靈妖族中,還屬於頂尖種族呢1

陸婉兒期待著寧凡覺醒成功的那一刻。

此刻的寧凡,深處血池之底,背後生出兩道碩大的金色羽翼!

他好似成了一個金人,左目之中的青色妖星,更徐徐化作淡金之色。

覺醒,覺醒…只差寧凡心念一動,氣血一收一凝,其覺醒,便會已成功告終。

但在妖血即將成功的一刻,一絲強烈的不安之感,湧上心頭。

妖血越是凝聚,寧凡卻越感覺,自己身體之內,好似有什麼東西,被抽了出去…

「這種感覺,難道是…」

他目光空前凝重,如此不安,絕對不是錯覺!

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塊乳白色的圓石。

此石,是洞虛老祖在拍賣結束后,贈予寧凡之物,名為機關石。

其中設有精緻入微的機關術,而效果,是稍稍探知修士之氣運!

以碎虛一下法力,根本讀不出氣運,氣運這種東西,就好似性命,好似感情,看似大勢,好似威壓,看不見,摸不著。

但洞虛,憑藉自己對氣運之道的精通,以逆天機關術,制出這麼一個小石頭。

此石一握在手中,立刻顯現出寧凡綠色之氣運。

只是隨著金烏殘血的凝聚,這綠色氣運,正漸漸被黃色取代。

寧凡目光一驚,自己隱隱感覺被人抽出體外之物,竟是…氣運!

「怎會如此!洞虛說我法力不可化神,只可化魔,否則氣運流逝。妖力為何不可凝聚金烏之血…」

寧凡不知,氣運流失到何處。

但他隱隱明白了什麼。

自己終究是被人算計著,且似乎凝聚出金烏之血,更是那人算計自己的關鍵一步。

這一步,所成功,自己的命運再無法逆轉,日後的下場將凄慘不已,所以,氣運在流逝!

「金烏殘血1

寧凡越想,越感覺毛骨悚然。

金烏殘血的凝聚,多虧那一道妖祖金念。

妖祖金念的獲得,多虧那一尊東溟鍾。

東溟鍾,是在妖鬼林所尋覓。

妖鬼林,是神秘真仙養妖之地!

無論自己做了什麼,一步步,似乎都在某人的算計之中,一切,只為今日覺醒金烏之血!

甚至從自己剛加入鬼雀宗開始,入宗考核之時。便被算計!

東溟鍾這種寶貝,特意放在妖鬼林第三層,為的,便是等自己去取么…

算計自己的,難道是算計明雀的那名…神秘真仙?!

寧凡目光一怒,他不喜歡被人算計,應該說,沒人會喜歡,一步步都在他人算計之內。

望著手中越來越少的氣運,寧凡眼露寒芒。

氣運耗盡之日。便是自己身亡之時…

「算計寧某,很讓你開心么…我要,破了你的算計1

寧凡的身前,有兩條路。

一條,是覺醒金烏殘血。

第二條是覺醒普通殘血。

那神秘真仙,算計如此厲害,怕是算到自己今日,能看破其謀划。

只是那真仙,不怕自己知曉。

寧凡有一種感覺。

今日。他無論是覺醒金烏殘血,還是覺醒普通太古殘血,亦或是徹底放棄血脈覺醒,都將入。那人謀划。這便是陽謀,陽謀,你看得穿,卻躲不掉。避不了…

「不對…我還有,第四條路!便是那神秘真仙,穆罰

「我要覺醒。完成妖血,而不是殘血!如此,在第三次醒血之時,我可踏入王血序列,成為王族真靈1

「這種成功率,萬分之一都不到,但正是因為幾率低,那真仙,根本無法算到這種可能性。」

「我要,賭一把!即便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我也不能輸1

寧凡散去了金光,散去金翼。

他的血脈,最終停留在羽妖百段。

醒血,失敗…

陸生不可思議的看著妖影碑,難以理解。

妖影碑上,明明已顯示寧凡是『金烏血脈』,怎麼在最後關頭,退化為羽妖之血!

盧宗雲徹底懵了。

自己大費周章,耗盡寶貝,幫陸北血脈覺醒,此子,竟還失敗了?

陸婉兒驚喜的神色,怔住了。

因為她看到,那即將突破境界的金光之羽,破碎。

而當她看到,寧凡好似一個血人,爬出血脈池,氣息萎靡之時,她的心,好疼。

「陸北,你怎麼了,你有沒有事…」

「失敗了么…怎麼會這樣…」

「不要怕,不要怕,失敗了也不要難怪…有我在…」

但當寧凡抬起頭,給她的表情,既非失敗的頹喪,也非做作的平靜,而是微笑。

明明是微笑,眼神之中,卻有一種瘋狂。

他拍拍陸婉兒的腦袋,周身忽而升起戰意。

「我,沒有敗!第一次醒血,我要破去那人陰謀,第二次,我要讓他,計劃全崩1

陸婉兒不知寧凡在說什麼。

她卻知,寧凡的失敗,似乎是他自己故意為之。

取出戰功令,寧凡指訣一抹,抹去最後十萬戰功,一縱,跳入血脈池。

「不論你是誰,你的算計,到此為止1

在雨界之上,有四片浩渺的虛空,虛空中,立著四道不可測量的天門。

而在南天門一方,某片透著七彩雲光的世界中。

一個銀髮老者,對著一盤碩大的星光棋盤,拈動黑白。

他在下棋,自己和自己下棋。

指尖捻動一枚棋子,時而變黑,時而變白,時而那棋子,又黑白交替。

在他身後,恭敬侍立著七名道童。

對那第七人,銀髮老者呵呵一笑,擺動棋子。

「命兒…」

「司命在1

「你已是碎虛九重之巔,距離『命仙之境』,只差半步,為師身為『掌運仙帝』,為你選擇了七具道屍,你選哪具吞噬,成就命仙境1

「我選,南溟天界,二階星域,奎司星星主,散仙修為,奎靈1司命行禮道。

「這不是最好的選擇…奎靈被我算計,鎮壓南海海眼萬年,被至親所叛,被至愛斬斷一臂,以仇礪心,以心磨劍,以劍成目,以目殺人…此人劍目,確實是極強神通,適合你突破命仙,但奎靈,並非最佳…」

「如此。我選下界九界之一,天仙界摩雲宗宗主,碎虛第八重,金鵬1司命略略思索,回道。

「這也不是最好選擇…金鵬被我算計,親族死盡,仇家遍布天仙界,此人為求天命,一意斬情,為求勢力。弒主奪權,為求金脈,送妻與人,為求長生,殺子寥撕堇魑蕹#其金之神脈,更是足以操控百萬里的大地之金,化為其骨、其身、其兵,攻防逆天…但此人。並非最適合你的道屍…」

銀髮老者微微一笑,而司命道童,滿面困惑。

沉思之後,他乾脆對師尊抱拳。直接問道,

「不知師尊建議司命,吞噬何人,奪其修為氣運。突破命仙1

「為師的建議,是此人…」

銀髮老者指尖棋子一動,頓時由半黑半白。化作灰色。

道童有些錯愕了。

「此人?此人不過是下界蟻民,由凡入仙,資質低劣。此人傳承,是《陰陽變》殘本,且還需要亂古大帝創《陰陽變》前、成名的『亂真傳承』為攻擊,相輔相成,方才有進軍大道的希望…此人修為,更是低微,僅僅元嬰,吞之何用…」

「不必問!司命,機緣為師給你了,七具道屍,你自行選擇…」

銀髮老者微微一笑,將棋子放回棋盤,起身便走。

但在轉身的一刻,眉頭忽然一皺。

「此子,竟捨棄金烏之血么,哼,冥頑不靈,以為如此,便能掙脫老夫為你定下的命運了么…便是你今日醒血失敗,仍是我七徒兒的最佳道屍…嗯?這是1

銀髮老者,成就仙帝以來,第一次,眼光一驚。

棋盤之上,代表寧凡的灰色棋子,被一道紫黑色的污濁妖氣,所玷污。

「髒了!竟然髒了!竟是,扶離1

「師尊,怎麼了」司命小心問道,他還是第一次,見師尊皺眉。

「沒什麼,那具寧凡,已不再是適合吞噬的道屍了現在的他,氣運已污,誰吞,誰便永生無法成仙1

「枉我還對此子寄予厚望,視之為最佳道屍,此子,道途已毀1

逆天改命,說者容易,做則太難!

寧凡並不知,算計自己的,是四天之上的仙帝。

他不知,自己從生至死,都被定好結局,但今日,他要打破結局!

只要能令這神秘真仙,一步算錯,則他便可趁機,掙脫命運的桎梏,再不受任何人算計。

他閉目,第二次入血脈池。

他不在仰仗妖祖金念,反倒做了一個膽大妄為的舉動。

他將那一道妖祖金念,打入妖像之中。

這一絲金念,在妖像體內飛速消融,妖像之上,浮現出一道道耀眼金光。

血脈池的凝血之力,比之前使用命血香火,都更強數十倍!

「我不知,如何凝出完整太古血脈。但或許,妖血的強度,便是關鍵!給我凝1

他閉上雙眼,心神中,一團團色澤不同的火焰,漂浮虛空,每一道,都代表一種妖血。

有金烏,有火鳳,有鯤鵬,有冥雀!

只是寧凡沒有伸出手,因為不論哪一團妖血,都不能熄滅寧凡心頭的不安。

101道,102道…199道。

200道,201道…299道。

當凝出第三百道血漩之後,其心神之中,忽然浮現一團紫黑的火焰,一閃即逝。

那火焰,僅一個露面便消失,但卻給寧凡血腥欲嘔的感覺。

只是他的臉色,卻忽然一喜,因為這感覺,令他心頭不安,降低!

甚至每靠近這紫黑妖火一步,機關石的綠色,便減少一絲黃色,代表其氣運,回歸。只是雖然黃色減少,青色卻並未朝綠色邁進,而是徐徐化作墨綠,朝墨青前進。

「黑色氣運1寧凡眼中一凝,黑色氣運,在四天仙界,有一個別名,『成仙無望』!

但這黑色,卻又給寧凡安全感,無形中,他感受到,若自己自污氣運,便可脫離神秘人算計!

兩條路!一條,被人算計而死,一條,氣運成黑色,極可能成仙無望。

「與其被人算計,倒不如。掙脫束縛,黑運加身!洞虛說的化魔,我似有領悟,這黑運,大概便是魔運,若無法成仙,飛升仙界,便成魔,飛升魔淵!對我而言,沒有差別。且此血,給我一種極強之感,但這凶獸,我確實第一次見到…這是,什麼真靈妖獸…」

寧凡閉目等待,不知過了多久,心神之中,紫黑火焰第二次出現,而寧凡。一把將其握住,吞入口中。

一霎之間,其背後,升起一對紫黑色的碩大晶翼。

其左目的掌木之星。化作,紫黑之色!

300道血旋,崩潰成血絲,沒入寧凡體內。凝聚出一滴完整的紫黑之血。

左目紫星一閃,氣勢陡升。

2150甲妖力,其妖力境界。不斷突破!

元嬰中期,後期,巔峰…

紫黑之血,在仙脈之內徐徐化開。

其妖力,因為三百道血絲,攀升至2455甲!

妖影碑上,寧凡排名,已憑300段血脈,沖入第19名!他只是二次醒血,卻在沉睡之地百名三次醒血的化神中,排名19!

陸北,扶離妖血,305段!

「扶離…此妖也是真靈種族么,為何從未聽過…」寧凡皺眉。

只是這一切,仍未完。

陸婉兒掩著小口,立在池邊,不可置信望著血脈池。

在她注目下,一道**男子,振著碩大的紫黑晶翼,周身徐徐被紫黑鱗片覆滿,頭生雙角,紫黑色長發,無風自動。

好似一道極光,直衝上天,宮殿之頂,妖將之卵,皆被其撞破!

直衝九霄!

在其踏空的一刻,發出一道尖銳的妖嘯之聲,而天空之上,徐徐浮現一尊百萬丈之大的紫黑妖影,虛幻而古老。

陸生化作一道青煙,飄然上空,不可思議望著那紫黑妖影。

他只從妖影碑上,見到此妖名為扶離,卻從不知扶離為何物!

這是一種禁忌,便是上古妖族都罕有人知,便是亂古,都不知!

但陸生卻明白,虛影出現,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這代表,寧凡第二次醒血,覺醒的,是完整太古妖血,並非殘血!

甚至,寧凡將有機會,從這扶離之祖的古獸虛影中,獲得血脈賞賜!

當一滴紫黑色、拳頭大小的晶光血球,自古獸虛影,飄入寧凡手中,陸生更是難以置信。

「這是…祖血1

能在二次醒血,凝聚太古殘脈,便是人傑。

能凝出完整血脈,並獲得祖妖贈血,更是天驕!

這代表著,受賜者血脈,有晉入王族妖血之可能。

但古以來,二次醒血,最多賜下十滴真靈血脈。

更從無一人,蒙賜祖血。

寧凡覺醒的扶離妖脈,是被詛咒的妖脈。

這妖脈,無數年來,無人覺醒,因為單單看到那妖血的黑色氣運,便紛紛逼退,更無人願意探究,此妖血究竟是何物。

寧凡為掙脫算計,覺醒了此妖血!

作為第一個覺醒者,他的好處,巨大!

「祖血1

寧凡深深吸了口氣,他不知扶離是何獸,卻知這一滴祖血,代表的,是什麼!

其中蘊含的妖力,足足有…5000甲!

一道滄桑的聲音,更在寧凡心神響起。

「吾扶離一族,族滅已久,爾能醒血,與吾有緣,賜王族血脈,並封爾,『扶離妖祖』!與龍祖鳳祖,雀祖烏祖,共尊1

在這聲音消弭的一刻,寧凡的妖力,在這一滴祖血的賜予下,朝著7455甲,邁進!

「想不到,為了躲避算計,竟誤醒扶離妖血…因我為此族唯一族人,更蒙賜,祖血!如此,僅僅黑色氣運的麻煩,根本不值一提!7455甲妖力,此刻的我,非但是半步化神,妖力化神之路,更是走完了…四分之三!而若能吞噬妖帥之血,我甚至有信心,在此時此刻,突破化神之境1

陸生的眼中,滿是敬仰、震撼。

他絕未想到,寧凡竟會在第二次醒血,便蒙賜祖血,如此,第三次醒血,其血脈,將何等恐怖?

這一滴祖血,不但提升寧凡妖力,更使得其血脈濃度,從305段,提升至1305段。

過了千段血脈,便是王族血脈!

能在三次醒血時,覺醒王族血脈的,便是蓋代妖傑。

能在二次醒血,成就王族血脈的,妖族歷史,從無!

凈火部都郡,王梟等十人天界妖將,俱是面色震撼。

「二次醒血,王族真靈?!雖不知扶離之獸,是何等真靈,是強是弱,但此人,竟在二次醒血,便成為真靈王族…」

真靈王族,第二界中,無一人…

這即是說…第二界,寧凡妖血,第一…

「這不可能1

鯉伴一把,捏碎酒樽。

他不信,被凈火部封號妖將稱作廢物的陸北,竟是他唯有仰視的存在!

王族真靈!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