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48章盧宗雲的憤慨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此,此子總算沒有白費自己的一番辛苦,沒有浪費那千年搜集的香火之力… 「此子突破混血妖種,足夠了…」 他準備起身,但還沒站起,雙膝便一軟,跪倒在地,氣血攻心,一口心血,直接噴出。 ...

內宮第二間宮殿,塑有一尊百丈金像,為六足銅獸之妖像!

寧凡目光一掃此像,暗暗一凝,此六足銅獸,振金羽,俯視乾坤,那目光,與東溟鐘聲的妖祖殘影,很像…

自經塔閱經,寧凡已知,此六足之妖獸,為太古金烏的法相!

只是,尋常金烏族人,能有三足,便是逆天,修出四足,便算王族金烏,六足之人,普天之下,古一來,只此一烏!

甚至在面對妖像之時,寧凡妖血一顫。

在煉化心訣金光之後,他隱隱感覺,自己妖血之中,多了一絲金色。

那金色,應是一絲…妖祖金念!在此刻,與妖像產生共鳴!

「太古金烏么…」

寧凡心思百轉。

「仗著妖祖金念,我可擺脫羽妖之身,成就金烏之體,只是…如此取巧,雖必定成功,但第二次覺醒,憑殘念,最多覺醒出殘血,三次覺醒之後,殘血提升,頂多只是尋常金烏妖血的程度,若如此,我的妖道資質,便好似鯉伴,真靈之血,聽起來很好聽,在九界惹人艷羨,但在妖靈之地,稀薄的真靈之血,只算平庸…」

寧凡皺眉,覺醒妖血,有隨機因素在其中,但亦受個人意志左右。

自己是穩妥覺醒殘血,還是…放手一搏?

祭司身份的盧宗雲,立在妖像前,開始往臉上塗抹妖血,並焚香禱祝,只是神色間,仍是滿面愁容,咬牙道。

「請陸總兵,切莫將覺醒妖血,當作兒戲…若實在失敗,請總兵證明。卑職沒有加害總兵…」

「放心,無論成敗,陸某不會潑你髒水1

寧凡點點頭,沒有多言,獨自步入第三間宮殿。

這千丈開闊的宮殿,烏金色的金屬地板,勾勒有繁複的凹槽,似陣紋般妖異,灌注有金丹妖獸之血。

而在陣紋最中心,有一方百丈血池。青色妖血能量濃郁。

「便在此池之中,覺醒妖血么,是否覺醒金烏之血,尚可商榷,畢竟我有20萬戰功,共可覺醒兩次,第一次便是失敗,也無妨,盧宗雲說得對。妖血覺醒,需要慎重,而我的慎重,並未是如何一次成功。而是考慮…如何將我的稀薄羽妖血脈,覺醒至…最強1

寧凡取出戰功令,指訣朝令上一抹。

20餘萬戰功,登時變作10萬。

在戰功減少之際。青色血池,好似滾沸,散出熱氣、腥味。翻著氣泡。

此時,便是寧凡入池之機會!

「等等1

在寧凡欲入池之前,卻有一道嬌柔女聲,在其身旁響起。

一紫衣女子,步步生蓮,入第三宮,朝寧凡羞碾一笑。

「哥哥說,讓婉兒服侍總兵更衣,並在此守護,以免盧宗雲暗動手腳…至於這枚五轉丹藥,名為醒血丹,為封號妖將所賜,本有兩顆,其一哥哥服下,以三覺妖血,這一顆,本是給婉兒三次覺醒所用,不過,還是公子用吧…」

寧凡微微一怔,深深看了陸婉兒一眼。

此女服侍自己更衣,其清白,豈不是葬在自己手中…

這真是陸生意思,還是此女,私自決定…

望著掌心一枚能量浩瀚的金色丹丸,寧凡問道。

「此丹是妖將的意思,還是,你的…」

「是…是哥哥的…意思…你不必於心難安…」陸婉兒的臉色,微微一紅,有些不自然。

寧凡一嘆。

五轉丹藥,更是對化神妖將三次覺醒有用之丹,這種丹藥,以陸生性格,不可能不顧妹妹,而奪妹妹丹藥,以此討好自己。

目前為之,陸生對自己確實誠心結交,但是平輩相交,而非自降身份。

這種損親益疏的做法,不符合陸生作風!

以寧凡的眼力,自然看出,陸婉兒是在說謊。

此女,是自己私自前來,為自己護法,並贈丹。因為此女,對自己動了情。

但此女,似乎又知曉自己志不在北漠城,不可能為她留在此地,故而,未表露心事。

「情債,難償…」

寧凡心中輕輕一嘆,目光轉向陸婉兒,卻一笑。

「久聞妖族女子,敢愛敢恨,率真大膽,似白狐戀書生,如此佳話,不勝枚舉…今日婉兒小姐,瞞著哥哥,贈如此貴重丹藥,莫非是要陸某,做那書生,與小姐這白狐,一宿良緣?」

陸婉兒,正是白狐妖脈!

聽聞寧凡調笑,話中有話,陸婉兒俏臉更紅,沒好氣地白了寧凡一眼。

「心裡知道便好,何必說出來!且你一個殺人如麻的魔頭,誰好稀罕『私戀』你!這丹藥,你可以當成是我對你的賠禮,這些年,你每每向我求愛,我都冷言冷語轟走你,想必以你高傲自尊,受了委屈…」

寧凡收了笑容,微微一嘆。

原來如此。

此女喜歡自己,原也不是平白無故,而是有了正主陸北多年接觸的影子,對陸北的印象極深,卻全是壞印象。

當自己代替陸北,來到北漠,氣度轉變,此女那深種的壞印象,便全化作更深的好感。

若寧凡真是陸北,陸婉兒的心意,便是一種由恨到愛、帶著愧疚的愛意。

可惜,寧凡不是陸北。

「你喜歡錯人了…」

「是礙」陸婉兒幽幽一嘆,她誤會了寧凡意思,只以為寧凡是說,二人志不相投,不可能在一起。

「但此丹珍貴,我欠你一份情,他年若有需要,我必為你,出手一次…」

「是么…」陸婉兒柔柔一笑,開始為寧凡更衣。

玉手在寧凡身上摸索,一一解開衣扣,這還是她第一次,為男子脫衣。

妖族女子,為男子更衣,這無異於以身相許的誓言。

寧凡赤身下了血池,只帶了儲物袋。

血池旁。陸婉兒俏臉紅暈,她怎麼也想不到,如此兇悍的殺手,其身體,卻是這樣瘦弱、白凈。

還真是很像書生呢…

「白狐戀書生么…」

陸婉兒微微有些神往。

「陸北,祝你前程似錦…而你,不需要記得我的…」

血池中,寧凡好似一道水箭,射入池底。

百丈之下,青血之中。浸沒在粘稠之中,寧凡在池底,徐徐睜開雙目,張口,服下五轉中品丹藥,醒血丹!

周身妖血,在滾沸!

但心頭,卻因為一枚醒血丹,而分外冰寧。

此丹專為妖將第三次覺醒所用。第二次覺醒使用,太過浪費。

陸婉兒自己二次醒血,便不捨得吃,但給寧凡吃。她不認為浪費。

她聽哥哥說,醒血之後,寧凡會受哥哥推薦,前往羅雲都郡。參與妖將考核,若成功,甚至有機會。化神成功,在那是,寧凡便是羅雲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而寧凡的未來,說不準會衝出羅雲,平定九部紛爭,飛升妖靈之地…

覺醒妖血,或許是自己與他最後一次相見之機會。

她決定,將醒血丹給寧凡吃…

她決定,在寧凡離開北漠城的前夕,幫助寧凡這羽妖,凝聚出最高傲的羽翼,飛向更高的地方。

妖族女子,最是痴情、大膽,認準了人,便不會回頭。

只是陸婉兒不會知,寧凡,並非陸北。

甚至,並非真正的妖族…

「謝謝…」

寧凡自語,他的雙目漸漸被淡紫色的葯氣給籠罩。

這一刻,對自身的血脈,感知竟敏銳了萬倍不止。

一絲絲妖血的呼吸,都能敏銳捕捉。

甚至,寧凡依稀看到,自己妖血之中,深藏著17道青色血線。

那,便是自己稀薄的羽妖之血!

而吸收血脈之力,實際便是要提升青色血線的數目,藉以提升血脈濃度!

「吸1

甚至不待盧宗雲叩拜妖像,寧凡已自憑17道妖血,在身前,形成17道青色羽翎,而羽翎頃刻崩碎,化作17道青色漩渦,開始吞噬血池之血!

這過程,好似血脈焚燒,但焚血之痛對寧凡而言,早是家常便飯。

他是可忍耐魔紋百刻的怪物!

幾乎在一個瞬間,便凝聚出第18道青色漩渦!

無論是盧宗雲,抑或是妖影壁下的陸生妖將,俱在此刻震驚!

什麼人,不需藉助妖祖妖像之威,便可吸納妖血入體!

除非服食醒血丹,但這種珍貴丹藥,唯有封號妖將才有,只賜妖將,尋常妖兵,絕不可能擁有!

「是婉兒么…她說去為陸北護法,想不到,竟連唯一一枚醒血丹,都送給此人…這個傻丫頭,這是何苦…」陸生嘆息,自己的妹妹,喜歡了不該喜歡的人。

陸婉兒,則明眸異彩連連。

「片刻凝出第十八道青漩,便是尋常妖將,都做不到呢…且覺醒妖血那麼痛,你卻一聲不吭…我陸婉兒的眼光,果然很好…你是婉兒見過,最傑出的男子…可惜婉兒,配不上你…」

第二宮殿內,盧宗雲哪裡還敢怠慢,立刻跪在地上,朝妖祖之像叩拜起來。

十叩,百叩,千叩,絲絲白色氣息,自盧宗雲的禱告中升起,沒入百丈妖像。妖像雙目,升起淡淡金芒,雖然極淡,但這一刻,血脈池中,妖血好似被威懾一般,吸納速度,幾乎提升一倍!

寧凡的妖血,好似焚燒,眼光,卻決然!

屈指勾圓,好似漩渦,急速凝聚妖血漩渦!

19道,20道…25道!

當到了覺醒妖血的關卡,寧凡眼皮一動,卻沒有停歇,繼續凝聚第26道血脈漩渦。

妖影壁上,排名不斷變換!

寧凡的排名,已上升至8600位!

陸北,羽之妖血,25段!

當這數值,變作26段之時,陸生妖將目光一閃。

「此子,果然志不在普通覺醒,他追求的,定是百段殘血。不會錯1

這一刻,盧宗雲卻暗暗叫苦。

他一面朝妖像叩拜,一面則驚訝寧凡凝聚妖血的速度,太過快速。

當寧凡妖血破25段,他鬆了口氣,如此,寧凡血脈覺醒,應不會失敗吧…

但當寧凡血脈,繼續提升,達到26之後。盧宗雲心頭咯一下,暗叫不好。

此人,竟是要衝擊60段的混血種不成!

混血妖種,雖然弱於真靈,但也算極強的妖種,甚至修鍊至極致,根本不弱於真靈。

如上古傳聞的四凶妖種:混沌、窮奇、檮杌、饕餮,皆是一妖之身,凝出諸多品種的妖血。混合出強橫妖身,厲害非凡。

「此人第一次血脈覺醒,才衝擊到9段,便失敗告終。這一次,此人雖然僥倖突破25段,但為何不學好,非要衝擊60段…萬一失敗了。妖將大人肯定以為是盧某的過錯…罷了,罷了,盧某。豁出去了1

盧宗雲停止叩拜,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玉瓶,其中盛放著一團乳白之氣,乃是香火之力。

這是起做了千年祭司、偷偷積攢的力量,當年給自家兒子醒血,用去一半,如今,剩下的一半,怕是要用在寧凡身上了。

「罷,罷,罷!你要60段,老夫便豁出去,幫你!誰讓老夫現在,與你一榮俱榮,一損俱損1

盧宗雲捏碎玉瓶,白霧沒入妖像,立刻,血脈池的凝血速度,幾乎提升三倍!

凝出第31道血脈漩渦,寧凡明顯感覺,這凝血速度放慢。

越到後面,凝聚血漩,怕是越難,第32道血漩,怕是要耗費不少時間了…

但在此沉吟之時,血池忽然變得更為滾沸,幾乎是片刻,寧凡凝出了第32道血漩!

「哦?這盧宗雲,似乎很賣力啊,這血脈池的凝血速度,竟提升了這麼多…」

收起心思,寧凡沉下心,專心凝血。

這一坐,便是十日!

33道,34道…59道!

當突破60道血漩之時,妖影碑上,青光大現,寧凡的排名,已升至147名!

這即是說,在這蒼茫的第二界,九部之內,單論血脈,其已足以排入147名!

非但羅雲部妖影碑青芒大現,其他八部妖族,各大妖城,齊齊碑現青光!

無數高手,奔赴各自妖城的妖將之卵,卻看那妖影碑上、急遽上升的姓名!

「陸北,是陸北!此人不是懸賞三千萬的凶妖么!此人被傳聞是化神中期,但怎會剛剛第二次覺醒妖血,古怪,古怪啊1

裂土部都郡,一個銀甲大漢立在妖影碑下,目光陰沉望著玉碑,其身後,無數妖族高手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此人是,封號土將,白無尊!

「哼!原來這陸北,本將派人調查陸北,傳聞此人曾妖血二覺失敗,是個廢物之中的廢物,此情報,本將原本還不信,如此看來,此人滅陷峰衛,果然是有水份,或許是用了我不知曉的陰謀手段,才害了熊銳…哼,懸賞此子三千萬,有些太多了1

羅雲部都郡,一個獸甲老者,拄著龍頭拐杖,立在妖影碑下,雙目虛眯,睿智深沉。

「陸北么…這陸生推薦的第八將人選,倒是不凡…皇影,妖祖氣息…此人若能血脈過百,凝聚太古殘血,便是未入化神,我也准此人,為我羅雲第八妖將1

凈火部都郡,一個大紅龍袍的中年,立在妖影碑下,輕捻鬍鬚。

在其後,王梟等十名來此妖界的妖將,亦各自閑坐,對妖影碑並不關注。

「此子,竟妖血過60段,想不到隱藏如此之深…」紅龍中年,目光一冷。

但此人所言,所立刻引起王梟在內十妖將的冷笑之聲。

「不過60段而已,除非此人妖血過百段,否則根本不值一提1

誠然,王梟等人,有一種天之寵兒的傲然。

他們身為天界的精英妖族,一生下來,便擁有太古殘血級別的血脈,在二次覺醒之時,諸人便已算太古妖脈,在第三此醒血后,少數人更是提升妖血品質,上升成更強的太古妖血!

例如。鯉伴!

血鯉族的高手,卻憑自己努力,凝出稀薄的太古雷龍之血,可謂天驕!

瞧不起寧凡,自是理所當然。

「不,不是王將軍想得那樣…這陸北,是我凈火部布在羅雲的暗子,這種暗子,每一個,都選擇的資質低劣、品行不端之輩。甚至這陸北,因為資質太低,甚至曾讓本將都嗤之以鼻…上一次,此子妖血覺醒失敗,僅僅9段,堪為笑柄,但這一次,此子竟突破60段…此子,有些古怪…就好像。此子換了個人一般…」

「哈哈!火將多心了!我們還是商議商議正事要緊,如何謀划其他八部的界路地圖,斬殺『陸吾孽帥』,奪得『天帝之星』!至於這陸北。不值一提1

「是本將多心了么…」紅龍男子,皺眉道。

而十人中,唯有鯉伴一人,望著陸北之名。若有所思。

不知為何,他的腦海,浮現出陸北的形象。

不是當日迎接眾人進入第二界的卑微小人。而是與另一個男子形象重疊…

「周明哼!也不知此人是否死在太古傳送陣,若未死,本將倒很樂意,在任務完成之後,再去一次無盡海,將此子,斬殺!從當日此子進入傳送陣的位置看,應是來無盡海了…不過,這周明,定是死在陣崩后的虛空了…」鯉伴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若他知寧凡未死,不知,是何心情。

北漠城,妖影碑!

陸生望著玉碑,眉頭緊皺。

他深信,60段,不是寧凡的終點,此子,會邁向更高層,太古殘血!

當60段變作61之時,陸生目光一松,哈哈大笑。

「本將沒有看錯人!有此人在,都郡之中,第八將之位,誰可與之爭鋒1

第二宮殿,盧宗雲頭都叩得破皮了。

十日叩拜,這是十日不間斷的叩拜啊!

為求誠心,盧宗雲甚至不能以妖力防禦額頭,叩拜十日,以他大修士的修為,都叩得額頭破皮。

只是在看到寧凡妖血突破60段后,盧宗雲心頭一松。

如此,此子總算沒有白費自己的一番辛苦,沒有浪費那千年搜集的香火之力…

「此子突破混血妖種,足夠了…」

他準備起身,但還沒站起,雙膝便一軟,跪倒在地,氣血攻心,一口心血,直接噴出。

「61!61!此人難道還想衝刺百段不成!都已是混血種了,他還不滿意么1

盧宗雲,心中滿是罵娘的衝動,若非自己是北漠祭司,是北漠妖城的臉面人物,他真要不顧身份說髒話了。

這陸北,太不知好歹了!要不是老子盧宗雲,使用千年儲備,並且使勁磕頭,你以為憑你二覺失敗的低劣資質,能突破60段妖血!好不容易60段,你還不知好歹,要衝刺100段,想成為太古妖脈么,做夢!

氣死老夫了,氣死老夫了!

若這陸北失敗,陸生妖將,定會要了老夫的命!

天可憐見,老夫沒有加害你,還傾盡全力在幫你,你怎麼就不見好就收啊!

「罷,罷,罷!你不突破太古殘血,怕是不會停了,你要是失敗,老夫被妖將滅門,這祭司,也做不下去了,這個東西,是我盧家祖上傳下的,『命血香火』!每一代祭司,以千年供奉妖祖之功,化命血為血紅香火,這東西,本來老夫是用來突破化神的…便宜你了!你失敗了,老子命都沒來,還化個屁的神1

盧宗雲哭喪著臉,捏碎玉瓶,任一道血霧,沒入妖祖金像。

在這一刻,妖祖金像,染上淡淡血芒,而血脈池的凝血速度,起碼提升十倍!

「你要是突破太古殘血失敗,老子跟你拼了1

盧宗雲眼神,苦悶、憋屈、心疼、瘋狂,甚至於,憤慨!

他感覺,如果這陸北血脈到了100段,還不開始覺醒妖血,自己,一定會瘋的!

人要懂得見好就收!你老子沒教過你嗎!未完待續。。

ps: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