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47章血脈覺醒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3-11-23 00:31  |  字數:3486字

「聽說了嗎!莽原大捷之事?」

「此事誰人不知,陸生妖將,以十萬妖軍,大敗裂土部白元妖將!」

「那你可知,此戰之中,有一人,以一己之力,滅陷峰衛一萬五千精銳,凶名一傳,裂土前線,軍心大亂…」

「啊!有此事!我剛剛出關,尚不知,快給我講講!」

「嘖嘖嘖,你是不知,這陸北,被裂土部封號妖將,賞紅三千萬通緝吶…嘖嘖嘖,三千萬,有這麼多仙玉,老子能做多少事!」

「陸北…此人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能不耳熟嗎!你道這陸北是誰,那可是我們北漠城最大的紈絝…但就在半月前,此人一步,踏碎明玉樓…」

「踏碎明玉樓?!那件事也是他做的?陸北,陸北,我想起來了,陸北不是我『北漠之恥』么,他難道不是廢物,而是化神中期的高手?!」

北漠城中,隨處可見如此議論。

一白衣青年,牽著一朦朧揉眼的少女,走過街道,卻並不在意眾人議論。

一旦有人認出青年身份,立刻好似見到鬼一般,紛紛避讓。

「他就是陸北!血蘭衛的陸總兵!」

「噓,小聲點…」

寧凡默默無言,對這些議論,亦毫不關注。

距離莽原之捷,已過去半月,半月中,寧凡日日前赴經塔,修習古妖文。

古妖文,難學,一筆一划,都暗藏符陣術式。

甚至每一個文字的術式、含義、驅使神通,都被用一本書卷記錄。

不錯,一本書一個字,每一個字,都相當於一種符陣。

以寧凡才智。半月功夫,才學了200妖文,而這200字,便是北漠城的全部。

憑此200字,僅能翻譯東溟鐘上的三分之一口訣,斷斷續續,晦澀難明。

而功法這種東西,一字之差,便是天壤之別…

「北漠城,屬於邊境戰亂之城。妖族文字自然不全,想要修習完整妖文,必須去羅雲都郡…雲將陸道塵,人稱陸夫子,傳言此人博學多才,精通上古妖文,此郡之中,更收納有《妖典》的拓本…想要破解全部口訣,仍是需要去都郡一行。且關於第三界界路,我也必須接近陸道塵,方才有機會打探出…」

他自語,說著慕小鬟聽不懂的話。

小結巴仰著頭。一邊小口啃燒餅,一邊大眼睛望著寧凡。

「主人,我們去哪裡?」

「去找陸生,今日。是與他約定,妖血覺醒之日…」

半月呆在經塔,寧凡不但學了古妖文。更查閱了血脈覺醒的訊息。

走獸吸納天地之氣,日月之靈,血肉之精,辟脈之後,便是妖獸。

而若妖獸融靈,則不少都可化出半人半獸的形態。

至金丹,可選擇徹底化形,或徹底化獸,此事,會面臨第一次妖血覺醒。

至元嬰,妖修結妖嬰,妖獸則保持妖丹不改。

這一步,需要第二步覺醒妖血。

化神之後,妖修為妖將,妖獸則為荒獸。

化神之後,妖血可第三步覺醒。

第一次妖血覺醒,除非是擁有真靈種族的血脈,否則,大都是普通血脈。分為羽妖、草妖、獸妖、海妖、靈妖等十餘種類別。

第二次妖血覺醒,則會具體進化,例如寧凡之羽妖,便可進化鷹、鶴、雀、鴿、鷺、雁、蝠、鷲、燕等無數妖種。

但這些,都屬於普通妖種,稀有一些的,便是混合種,如獸妖與羽妖之血同時覺醒的獅鷲,便是混合種。

最稀有的,便是太古殘脈!

太古冥雀、太古火鳳、太古金烏,此類皆是太古真靈之血脈。

若能激發此等血脈,則對於妖修而言,可謂一步登天,擁有了飛升之後、加入真靈種族的可能。

但第二次覺醒,即便激發太古血脈,亦因為太過稀薄,而被稱作殘血。

這些殘血,唯有在第三次覺醒之時,才擁有最後一次晉陞的可能。

寧凡目光一決,他的目標,自然是太古妖脈,故而第二次覺醒,他至少也覺醒出太古殘脈才可。

手**有20萬戰功,他至少擁有兩次覺醒的機會。

北漠城中,城東為禁地。

此地列著一尊萬丈高的黑色巨蛋,給寧凡一種詭異的熟悉感。

此物為妖將之卵,為妖將沉睡之蛋。寧凡自經塔讀到過,但此物仍是第一次近距離觀摩。

「妖將之卵…」

寧凡收起心思,步步逼近。

在接近巨卵之時,其中立刻傳出數道冰冷之聲。

「來者止步!今日起,血脈池被妖將大人徵用,無關之人,速速遠離!」

呵斥間,便見黑蛋之上,裂出一個光門,而12道元嬰甲衛,自光門走出,目光不善望向寧凡。

但看清寧凡容貌,12人俱是面色大變,立刻抱拳施禮。

「我等衝撞無禮,請陸總兵謝罪!」

總兵,總領所有妖兵!

這些元嬰妖兵,各自生死,皆歸寧凡一言而決!

一想到言語冒失,得罪寧凡,12人皆是面色愁苦,但寧凡並未多說什麼,只是點點頭,問道。

「血脈妖池,可否備妥?」

「總兵放心!血池之內,已注滿金丹妖獸之血,且妖將下令,血池萬丈之內,不容任何人窺伺、逗留,若是總兵對獸血不滿意,末將立刻派人更換獸血…」

「不必,帶路!」

寧凡拍拍慕小鬟的頭,耳語之後,將其收入鼎爐環,旋即面色一沉,在妖兵領路下,踏入光門。

黑蛋之中,黑森森全是黑甲衛士,在此守衛寧凡血脈覺醒,足見陸生對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