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46章殺人者,羅雲陸北!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一重,憑藉三大神通,足以在碎虛前三重中,無敵1 只是寧凡萬萬沒料到,會在明玉樓中凝聚皇影。 如此,不少妖族怕都看到了寧凡之皇影,卻不知,其中有多少,能認出皇影神通。 也許會有麻...

北漠城,將軍府!

客房之中,床榻之上,沒心沒肺的小結巴,正在榻上酣睡。10歲少女,自是易困。

而寧凡盤膝於地,望著手中戰功令,嘴角勾起一道笑容。

踏碎明玉樓,獲得五萬戰功,只消得再遵照與陸生約定,再殺一人,便可再得五萬,如此,妖血覺醒之戰功,便足夠!

實力雖暴露,但好在陸北的敵人多、朋友少,目前為止,察覺寧凡並非陸北者,無。

東溟鐘的秘密,破解,竟傳承有妖祖定天術的一半!

而最讓寧凡欣慰的,莫過與威壓的提升。

化神後期之威!

非但如此,明玉樓登頂,他更凝聚出了…皇影!

此事,大大出乎寧凡預料的。

碎虛三神通,為化身、抽魂、皇影,此三大神通,唯有碎虛老怪,方才有資格修鍊,但並非是說,每個碎虛都能領悟。

能領悟其中之一,便是鳳毛麟角的存在,而寧凡,在碎虛之前,明悟了三種!

三種神通,以寧凡如今境界,發揮不了太大威力。

但一旦晉入碎虛…

「碎虛分九重,每一重,都好似九重天空,有著天壤之別。正常情形之下,第一重之人,絕無法勝過第二重,但若我踏入碎虛,即便只是碎虛第一重,憑藉三大神通,足以在碎虛前三重中,無敵1

只是寧凡萬萬沒料到,會在明玉樓中凝聚皇影。

如此,不少妖族怕都看到了寧凡之皇影,卻不知,其中有多少,能認出皇影神通。

也許會有麻煩,也許相安無事,不過已發生之事。無可奈何…

「煉化妖帥金血,需要萬年年份的『碧火草』為佐服食。此物,羅雲部沒有,倒是九部第一部——凈火部,有不少此草…想要提升妖力,暫時是無法可尋。如此,可先去經塔,將妖族文字記下。此文字,必定極其難學,以風女之智。也只能習得31字…若有此字,便可破解定天威術的口訣,口訣心訣皆有,日後斬殺化神,便可凝威…至於妖血覺醒,則需放在殺人之後進行…殺一人,卻不知這陸生妖將,讓我殺誰1

寧凡起身,撫了撫慕小鬟熟睡的臉頰。一抖鼎爐環,將其姑且收入紅霧空間,並囑咐諸女,好生照顧此女。

旋即。趁著血月,當夜便去尋陸生。

陸生給他10日,殺一人,自是越快越好。

按寧凡猜想。陸生身為鎮邊之將,不出意外,是要寧凡刺殺敵將。

將軍府。白虎堂!

寧凡推門而入,堂中早有一男一女在此等候。

一見寧凡進入,女子盈盈一禮,而男子則含笑點頭。

「陸總兵,你總算來了1

「陸北見過妖將,見過婉兒小姐。敢問妖將意欲讓陸某,殺誰1寧凡一抱拳。

「快人快語,本將喜歡!這玉簡,記載有那人訊息,你持之,將其殺死,若成功,可大肆宣揚此人死訊,打垮敵方士氣,為我主力妖軍提升勝算。」

寧凡神念一掃玉簡,並無意外。

果然,陸生讓其殺的,是莽原另一端、裂土部的陷峰衛統領,熊銳!

陷峰衛,是裂土部妖將白元的精英衛隊。

那熊銳,更是一名3000甲妖力的元巔高手。

擊潰此衛,斬殺統領,可大挫敵軍主力士氣,而屆時,陸生本人,會率妖軍跨莽原,對裂土部發動進攻!

具體戰略,寧凡並不關心,他所關心的,只是殺人而已。

「此事,容易1

寧凡僅一句,收起玉簡,抱拳離去。

兩軍交戰,刺殺敵將,原本再正常不過。

只要不是刺殺化神,對寧凡而言,沒有難度。

「等等!陸總兵,你可帶婉兒一併前往。」

陸生一指陸婉兒,促狹一笑,而陸婉兒則俏臉微紅,點點頭。

寧凡卻搖頭。

「元嬰中期,是累贅。」

「你…」陸婉兒原本一絲羞意,立刻化作嗔怪之色。

自己900載元中,資質一等一,更隨著哥哥,久歷戰陣,熟知妖軍兵陣之事。

陸生派她跟隨作戰,也是擔心寧凡實力雖強,卻不懂得率兵之道。

陸婉兒很羞憤,非常羞憤。

自己好歹是個女中英豪,竟被寧凡,說成累贅。

她心中暗暗腹誹,當年你陸北為了自污名聲,天天糾纏於我,甜言蜜語,日日不斷,想不到一旦暴露真實面目,竟然如此冷漠…

不過,偏是這種不為女色所動的淡然,倒是令陸婉兒腹誹之時,又對寧凡再次刮目相看。

「罷了,不帶我,便不帶…只是,這一戰,陸總兵準備帶多少人馬…那陷峰衛,有一萬五千小妖,不知總兵的一萬人馬,可夠…若不夠…」

「陸某一人便足夠,否則若率大軍出行,陸某豈會拒絕婉兒小姐跟隨,監軍的道理,陸某還是懂得…」

「你要獨自一人,刺殺熊銳!這是否有些危險…」陸婉兒的口氣,倒有幾分為寧凡擔心。

「婉兒,不必多言!陸總兵既然有此信心,本將倒是期待,看到陸總兵獨斬敵首,恰好正面進攻,人馬稍有不足,陸總兵不帶血蘭衛,亦是好事,血蘭衛,便由本將抽調…」

「如此,陸某告辭1

寧凡推門,消失在夜色中。

而陸生,則苦笑嘆息。

「哥哥,你為何讓他獨自一人涉險,若是他有了三長兩短…」

「若他有三長兩短,你便不活了?」

「莫要胡說1陸婉兒俏臉一紅,自己哥哥背地裡,縱是很愛說笑話的。

誰能想到,外表冷酷的黑甲妖將,會是這麼個懶散性子。

陸婉兒承認,自己在與寧凡數次接觸后,卻是對此人頗有動心。

畢竟。似寧凡這麼優秀的男子,就好似女子中的絕色美人,罕有男子,敢說不動心。

只是,那也只是有些好感罷了,陸婉兒還沒到為寧凡要死要活好不好…自己哥哥,凈愛亂說話…女兒家的名節,是能拿來亂說的么…

「哥哥,總之,我認為陸北一人入敵境。不妥…不如我帶血蘭衛,增援他…」

「你不放心此人,想監視他?」陸生目光一閃。

「不是!我擔心他安…哥哥!正經些1陸婉兒似乎又掉進陸生的圈套。

「好,正經些,說說此人吧…此人帶兵,我還真有些不放心,故而派你監軍,並輔佐此人列陣殺敵,不過。我似乎錯估此人志向了…此人拒絕帶血蘭衛同行,讓我很吃驚,他對血蘭衛的掌控權,沒有興趣…一萬融靈、金丹的屬下。竟沒有興趣統御,若他是敵人耳目,則沒有必要如此…他志向,不在統領一軍。並非僅僅做個妖將,便能滿足…他追求的,是更高的修為、境界…我。不如他…」

陸生望著蒼茫夜色,嘆息。

「我有預感,此人會成為此次戰勝裂土部的關鍵…婉兒,不早了,點兵出陣吧,差不多該朝莽原進發了1

夜色蒼茫。

莽原,連雲山!

一萬五千妖族高手,鎮守於此,千道明火,映照長空。

大帳之內,一個黑臉壯漢,正看著軍圖,與幾名妖兵商議進軍事宜。

但某一刻,黑臉壯漢忽然面色大變,拍案而起,吼聲如雷,聲震數千里。

「是誰!鬼鬼祟祟,滾出來1

在其吼聲響起的一刻,大營之內,所有明火,俱都化作灰色。

而一道白衣羽妖之影,浮現夜空。

血月當空,此人的出現更是詭異!

望著匆匆出帳的熊銳等高手,青年羽妖,卻淡淡道。

「我名陸北,來取你頭…」

「荒謬!區區元嬰初期的羽妖,連第二次血脈覺醒都未成的螻蟻,竟敢來我陷峰衛駐地口出狂言,傳本將令,妖弩營,射殺此人1

隨著熊銳一道命令,五千道小妖身影,紛紛列陣,如此訓練有素。

且在下一個瞬間,一個個小妖取出射靈弩,對長空一息之內,射出五千道火箭。

「射靈弩么,很懷念的東西,三百年沒見過了…」

青年羽妖的眼中,勾起寧城的回憶。

五千道火箭近身,他卻張口一吞,將五千道火玉吞入腹中,化作陰陽鎖的陽力養料。

他雙手掐決,施展起小妖術『火箭術』。

這種小妖術,不過是丹級而已,在場陷峰衛敵妖,大多會施。只是融靈高手,僅能施展十道火箭,金丹高手大多施展百道火箭,便是尋常元嬰高手,亦只可施展千道。

只是這小妖術,落在青年羽妖手中,卻一分十,十分百,百分千,千分萬,直到分出一萬五千火箭后,寧凡才中止,但明顯,其還有足夠妖力,化出更多火箭。

尋常火箭,只足以射殺融靈初期!

但青年羽妖的火箭,卻是灰色火焰,足以射殺…金丹!

熊銳眼角一縮,這灰色火焰,給他極強的危險感覺。

「地脈妖火!不,不像,這威力比地脈妖火更強,這是什麼火焰,難道是…煉虛妖帥才能煉化的六品靈火1

他想錯了,這是兩種地脈妖火、三種天霜寒氣的融合形態!五種五品,融合為一,威力自然不遜色於六品靈火的!

隨著青年羽妖袖袍一招,一萬五千到灰色火玉,立刻如箭射下,陷峰衛駐地,化作一片火海!

僅一個照面,便有7000名融靈,死於火玉之下,而剩下的8000金丹,則各自有不同程度的傷勢,卻堪堪防禦下了這小妖術!

但一個個,不是防禦法寶粉碎,便是手臂被焚毀,目光,皆是駭然。

天啦!這是小妖術?是妖族的啟蒙妖術?!

什麼人,施展一個小妖術,便能一招滅7000融靈!

便是化神初期的妖將,都未必能夠吧!

陸北,陸北!

此人既然來裂土部疆域殺敵。從莽原看,此人多半是羅雲部,但羅雲部,何時出了個名為陸北的妖將?!

聞所未聞!

在灰色火雨之後,群妖還沒來得及喘息,一道濃墨,卻在夜色中點亮,化作墨色劍念,一掃三千里!

在這墨色劍念之下,便是金丹中期之妖。也登時斃命,劍念一掃,收走6000金丹妖命。

一個照面,陷峰衛大帳已一片廢墟,屍橫遍野。

小妖術,劍念,這簡單的兩道攻擊,出手太快,快到熊銳心驚膽寒。卻根本沒來得及出手,已是妖部重損!

出師未捷,人馬卻死傷殆經這可是白元妖將的精銳之師啊!

「撤,撤。撤1

熊銳一馬當先,騰空而起,卻下令殘存小妖速速撤離。

他知道,眼前的青年羽妖。不好惹!但他更看出,這青年羽妖,沒有化神。妖力是,2150甲!

此人是厲害,但勝在偷襲,若是堂堂正正,熊銳不認為自己會輸!

畢竟自己3000甲妖力,更在此人之上!

即便此人戰力超過自己,但自己阻擋此人一二,還是做得到!

只是熊銳,徹底想錯了!

卻見那青年羽妖一步踏出,忽然化作墨色、肉身碎散,而無數墨色劍念,朝熊銳一卷,好似一點濃墨暈開。

「墨流分神術…」

墨念一掃,熊銳肉身絞碎,只剩殘損妖嬰,勉強遁出墨念,心中已是驚駭欲絕。

自己堂堂3000甲元巔高手,竟在此妖手上,沒有絲毫還擊之力!

妖嬰驚懼之下,想要遁逃,卻見青年羽妖,一指點下。

「定1

在這一刻,其堪比化神後期的威壓,放出!

在這一刻,絲絲紅線自妖嬰體內,如抽絲剝繭,將妖嬰,束縛!

這便是定身術的真正形態!以威攝人,以勢迫人,自敵身之內,束住妖嬰!

這一定,起碼足以定住化神初期1息,且無法通過自損掙脫,因為這是從內而外的定身,連思考,都給定住,並非僅僅拘束身體!

「碎1

灰光一閃,青年羽妖化作妖煙,浮現妖嬰之前,一指點下。

立刻,妖嬰崩潰,化作血霧,被青年吞入腹中。

其目光,在此落在陷峰衛的殘部上,祭起青色古戈,掐決。

「滅1

一分十,十分百,百分千,千道戈影,斬殺而下!

一炷香之後,此地已無活口。

寧凡望著戰功令,此戰共獲得94607點戰功。

加上之前戰功,已有超過15萬,莫說血脈覺醒,便說學習妖族文字,都足夠。

清理完戰場,寧凡走到連雲山山腳,一點眉心,取出斬離劍,揮劍,在連雲山之上,寫下七個字。

殺人者,羅雲陸北!

想必熊銳之死,已經被裂土部妖將知悉,正派人來此查探。

此事一經暴露,軍心必動遙

甚至,一人之力,屠盡萬妖,此事比出動血蘭衛,更加震撼敵心,對己方,則是鼓舞士氣。

這些,由陸生操心,與自己無關。

自己,只負責殺人!

今夜之事,必將震驚裂土部!

畢竟獨滅一部之時,除非封號妖將,否則,誰能做到!

三日後,裂土部,大敗!

裂土城,土將白無尊,手持玉簡,大發雷霆!

「陸北!此人是誰!傳本將令,以我裂土部名義,通緝此人,死活不論,賞紅,三千萬仙玉1

陸北之名,以一個驚人的速度,在第二界中,傳開!未完待續。。

ps: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