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45章問蒼天之誰雄!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攀升,更在踏上第八層之後,達到了化神初期! 甚至此刻的寧凡單論威壓,比他陸生妖將之身,還要更強一絲! 「此子隱藏的好深…若非堯淵極力推薦此人,本將絕不會知,這陸北竟是個殺人如麻的凶主,...

寧凡的步伐緩慢,但每一步,都踏地有聲,令明玉樓搖晃。

他背影沉默而威嚴,在這一刻,再無一妖,敢小覷寧凡。

甚至本還對寧凡存了報復怨恨之心的昊辰公子,亦是血脈沸騰,在這背影之下,再生不起絲毫違逆之心。

「陸北!此人,便是陸北!不能惹1

這一切,寧凡毫不知,他的雙耳,在踏足玉梯一刻開始,再聽不到一絲聲音。

即便是,風聲!

無人知,寧凡心頭,正陷入一場叩問!

儲物袋中,沉寂的東溟鍾,此刻卻在寧凡心神,一聲聲敲響,淡金色的光圈!

這鐘聲,本有定身之神通,當在心神響起,寧凡便連思考,都幾乎被定祝

「東溟鍾1

寧凡目光一閃,但步伐,不停!

東溟鍾,與四天仙界的東溟天,有何關係…

與妖族,又有何關係…

這明玉樓,設計極巧,以上古妖塔的威懾之陣,設在五層之上。此陣,傳聞是妖祖所創,是以威攝敵的陣法。

此陣,與東溟鐘有何聯繫!

寧凡原本僅僅是期望登上第十層,獲取5萬戰功,但在此刻,他卻試圖一探東溟鐘的隱秘。

他咬牙,踏上第六層,收住腳步。

只是方一停步,鐘聲,卻有停止的徵兆。

他若有所思,牽起慕小鬟,踏玉梯,登七層,當步伐移動之後,鐘聲,在此響起!

咚!咚!咚——

一聲聲,敲響在寧凡的心扉,而寧凡發現。其一生殺戮、積累的戾氣紅芒,在這一刻,在其周身,失去控制,泛起紅光,彷彿在…呼應鐘聲!

且在鐘聲之下,戾氣似乎有蛻變的徵兆。

威壓是無形的。

但寧凡卻感覺,他的威壓,正徐徐染上殷紅血芒。

而在多了這血芒之後,其威壓。變得更強!

他妖力堪比大修士,但距離5000甲的半步化神,威壓仍稍遜一線。

只是此刻,其威壓,正徐徐朝半步化神攀升。

寧凡目光暗暗一驚,這東溟鍾,竟可以凝化戾氣,提升威壓!

誠然,有著陰陽鎖的傳承。寧凡不懼碎虛之下的威壓,便是碎虛之上,也可抵擋一二。

但真仙之威,他終究無可抵擋。

且陰陽鎖的威壓。屬於亂古大帝,不屬於寧凡。這戾氣之威,才是寧凡一步步修鍊而出、歸他自己所有,並有無限的提升空間!

「若這東溟鍾。可凝聚戾氣、提升威壓,我修為或許不升,但在元嬰之時。擁有真仙之威,都極有可能1

「只是為何,東溟鍾從前沒有如此異變,偏偏此刻敲響…或許那鐘聲所刻上古妖文,記錄的,便是如何提升威壓之術,而這明玉樓設下的威壓之陣,恰好與古妖文紀錄的御寶方法雷同,故而,機緣巧合,激活了東溟鐘的『升威』神通1

「遁行虛空,定天之術,提升威壓…這東溟鐘的秘密,驚天!絕非普通古妖祭器1

若在當年,寧凡倒不在乎當眾取出東溟鍾,但見識過此鍾種種奇異之後,他深知,在上古妖族眼皮下,取出這來頭不小之物,不妥!

「如此,在此事之後,我可去一次妖城經塔,學習古妖文字,破解這東溟鍾真正的使用方法,日後,便有了提升威壓的手段…此刻,先上十層1

寧凡收住心思,踏足第七層!

七層威壓,堪比元巔,但連讓寧凡留步的資格也無,一聲聲鐘聲,持續敲響。

咚,咚,咚——

威壓,仍在攀升!

當踏上第八層,所有戾氣,進入融入威壓,這一刻,寧凡身上,籠起一道強橫的殷紅氣勢,席捲而散,在這氣勢下,第五層的大部分妖族,俱被壓服在地上,動彈不得!

「化神之威1黑甲妖將,目光一驚。

在他眼中,寧凡的妖力,仍是元嬰初期無疑,之前其威壓雖強,但也僅僅是堪比大修士,只是隨著步步登樓,此人威壓,竟節節攀升,更在踏上第八層之後,達到了化神初期!

甚至此刻的寧凡單論威壓,比他陸生妖將之身,還要更強一絲!

「此子隱藏的好深…若非堯淵極力推薦此人,本將絕不會知,這陸北竟是個殺人如麻的凶主,其戾氣,比本將都弱,而此人以戾氣融威,藉以提升威壓,這種手段…本將聞所未聞1

「只是此人,威壓攀升至化神初期,卻耗盡戾氣凶芒,再無提升之餘地,已是極限,第九層,他獨自一人可上,但帶著一個小女兒,他,踏不上1

黑甲妖將微微惋惜。

這陸北,確實是個人才,若血脈覺醒成功,或許足以獨自一人,踏上十層,但此刻,陸北不可能做到…

「你下了吧,即便你未上十層,但你讓本將大開眼界,這5萬戰功,本將給你記下1

一身黑甲的陸生,露出笑容,不論如何,他打探寧凡真實實力的目的,算是達到了。

5萬戰功,原本只是一個餌,即便寧凡不上十層,只要是個人才,都會贈與寧凡,算是陸生拉攏寧凡的誠意。

妖將名為將,鎮守一域,便需要得力妖兵,而寧凡,怕是拍在羅雲700妖兵中,都等算頂尖之人!值得陸生屈尊結交。

妖將之語,讓一個個匍匐於地的妖族,暗暗吃驚。

陸生的話,既是對寧凡的交好,也是對在場諸人的警告。若再有人在北漠城得罪寧凡,便是不給妖將面子!

但陸生的話,傳入寧凡耳中,卻並未動搖其心。

他默默立在第八層,手牽小鬟,閉目感知體內的戾氣。

戾氣,已盡數融入威壓,令其威壓提升至化神初期,這是一個意外收穫。但到了這一步。想再憑戾氣升威,不夠…

戾氣,是斬殺元嬰、有傷天和而形成。

煞氣,則是斬殺化神、逆怒天意而形成。

「煞氣!是了,想要讓威壓突破中期,必須有煞氣,且起碼要殺1名化神、獲取煞氣,才可突破化神中期之威…化神,我還沒親手殺過一個,今日。可殺第一人!且我要憑這一人之煞氣,突破化神中期之威1

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玉瓶,一把捏碎。

其中封印的一道殘損元神,被其攝入掌中,並立刻,一口吞下!

黑佛宗副宗主,邪光之魂魄!

在吞噬下這一道凶魂之後,寧凡的體內。第一次,多了一道凶煞氣息!

而他一步,踏上攀登第九層的玉梯!

無人知曉,寧凡吃下的。是什麼!

但憑空多出的一絲煞氣,卻令得陸生都心神一寒。

「煞氣?!此子僅僅元嬰初期,自不可能斬殺化神,豈會有煞氣在身!但這令本將都心寒的氣息。不是煞氣,又是什麼1

原本陸生斷定,寧凡上不去第九層。

但他的斷言。卻被寧凡一步步,打破!

咚,咚,咚——

鐘聲,敲響!

第九層之上,堪比化神中期的威壓,朝寧凡刺來,令得寧凡識海痛楚,嘴角溢出一絲血絲。

元嬰之後,每一步,都是天壤之別。

而到了化神,這差異,更是如鴻溝劃分。

化神中期威壓,如此近距離接觸,便是陸生貿然抵抗,也會被威壓震飛,但寧凡,卻僅僅嘴角溢血。

陸生眉頭緊皺,他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透這名為陸北的小小羽妖。

而第五層中,一個個羅雲妖族屏住呼吸,不敢發出絲毫聲音,生怕打擾寧凡登樓。

寧凡的背影,愈加沉重起來,在這背影之下,一個個妖族,感覺自己好似螻蟻般卑微。

而寧凡,則是天上的星,高不可攀!

一步,只差一步,便可上第九層。

寧凡目光一決,這一步踏出,明玉樓發出咯吱的響聲,桌椅搖晃,瀕臨崩潰!

而那吞噬邪光元神、獲得的煞氣,飛速融於威壓之中。

一股好似巨龍般沉重的威壓,席捲開來,在此威壓之下,便是陸生妖將,都護住妹妹陸婉兒,連退數步,方才卸去威壓,眼光,已是震驚。

「化神中期!此子威壓,竟在元嬰初期之時,達到了化神中期的境界1

化神中期的威壓,羅雲部十億里土地上,唯有封號妖將——雲將陸道塵一人擁有!

「此子,定是我羅雲部落萬年之中最傑出人物,必須厚禮相待,且不容任何人加害於他!若此子血脈覺醒之時,盧宗雲敢暗害此子半分,本將必滅盧宗雲全族1

能有化神中期之威壓,若不帶慕小鬟,寧凡絕對足以登臨第十層,踏碎明玉樓!

陸生妖將的心頭,幾乎已默許,寧凡此次與他的打賭,獲勝。

而陸生也看出,之前寧凡不知從何借來的煞氣,已用盡,威壓再無提升半分之可能。

只是,寧凡重重出人意表的舉動,卻讓陸生隱隱覺得,此子,仍有手段,足以帶人,登上第十層!

這不合理,但陸生,卻這般感覺著。

「此子,是否會繼續登樓…」

帶著小鬟,第九層,便是寧凡的極限。

不帶小鬟,第十層,便是寧凡的極限。

第九層,寧凡收步,但鐘聲,沒有停歇。

仍是咚咚的沉悶聲響,這聲響之中,寧凡漸漸辨出一道人語。

彷彿有人在鐘聲之中,訴說著什麼,內容,卻聽不清…

「誰在說話?」

寧凡心中猶疑,但亦知,這第十層,自己怕是難以踏足,除非,動用陰陽鎖,憑亂古之威,登上。

只是,若以陰陽鎖取巧,便與威壓陣創立的本意,背道而馳。

「第九層,已足夠我獲取5萬戰功,證明我有獨自踏上第十層的實力,沒必要刻意使用陰陽鎖,暴露我不懼碎虛之下威壓的事實…」

他牽起小鬟,無言轉身。似要下樓。

但便在這一退之下,其心神之中,忽然鐘聲大響。

這一次,他聽清了那夾雜在鐘聲的一道聲音。

「吾為妖祖,此術為定天之術,『威』訣『勢』秘中,威字訣!銘文所載,為口訣,此為…心訣!心訣,只傳一次。鐘聲止,心訣崩1

這一道聲音一響,寧凡收住腳步!

妖祖?!

這區區極品法寶的東溟鍾,不值一提,但作為古妖祭器,此物之中,竟傳承了妖祖秘術!

從這妖祖之語中,寧凡聽出了很多信息。

定天之術,分為兩部分。東溟鐘的神通,以及寧凡借東溟鍾感悟的定身術,皆屬於前半部分,『威』字訣。而後半部分,『勢』字秘,沒有提及…

這『威』字訣,又分為口訣、心訣兩部分。

鐘上銘文。一旦破譯,應是口訣。

而這不斷在心神敲響的鐘聲,便是心訣。且此心訣,似乎只會傳承一次,一次之後,若不能獲得,則鐘聲崩潰,心訣永失!

寧凡不知定天之術究竟有多麼厲害,但從石兵的震驚來看,此術便是在四天仙界,都是巔峰仙術。如今自己機緣巧合,獲得此術一半傳承,更偶然激發東溟鍾,聽到鐘聲,有了聆聽心訣的可能。

若是此刻,自己退下明玉樓,則鐘聲徹底崩潰,自己再無獲得心訣的可能!

「不能退!沒有時間選擇!必須在鐘聲崩潰前,獲得心訣!只有一次機會1

寧凡收起所有心思,牽起慕小鬟,一步,踏上通往第十層的玉梯。

「他果然,要登頂第十層1陸生猜中了開頭,卻猜不出,寧凡將以何手段,抗衡第十層威壓。

第十層玉梯,每一步,都有化神後期之威,襲入寧凡心神,掀起驚濤駭浪。

這種感覺,就好似進入第二界之前,初次見到化神後期的妖將王梟,所帶來的觀感。

便是面對失去妖身、重傷的王梟妖魂,寧凡都只有一成逃命之可能。

這威壓,堪比王梟之威,怕是羅雲部的雲將,都無法抵禦!

催動陰陽鎖?不,寧凡要憑自己威壓抵禦,並藉此,聆聽鐘聲。

一步,仙脈欲碎。

十步,銀骨欲折。

百步,元嬰欲崩。

寧凡面色蒼白,但義無反顧。

而那心訣,正在其耳畔,徐徐響起。

他好似看到無垠的虛空中,一個金袍青年,踏足在星辰之巔,藐視蒼生。

金袍青年的目光,有一種威!足以天地定格的威!

寧凡的心頭,升起一絲明悟,為何東溟鍾可定身,自己,領悟的方向,錯了…

自己以法力凝絲,束縛定身,方向,錯了…

他好似回憶其自己幼年之時,第一次入凝碧峰,採藥。

在那裡,幼小的寧凡,第一次,看到了狼!

那幽綠的眼神,有一種凶威,在那凶威之下,幼年寧凡嚇得,動彈不得。

這威懾,便是定天術前半部的奧妙所在!

以法力去定身,只能定人,想定住時光,定住輪迴,定住天道,便需要領悟『威』與『勢』!

「威字訣…」

這明悟一旦升起,原本幾乎壓垮寧凡的厚重威壓,立刻如輕風散去。

他的眼中,淡金色奇異之芒,口唇嚅動,默誦的,卻是鐘聲中,一句句心訣。

金芒遮目,寧凡好似看見,那立在星辰之巔的金袍青年,唇舌,亦動!

他俯視星空,傲然一笑,一步踏下,比雨界遼闊百倍的洞府星辰,就此,粉碎!

他抬頭看天,傲視蒼穹,發出一問!

「踏東溟而北望兮,問蒼天之誰雄1

金袍青年周身血光一閃,濃烈的凶煞妖氣,令月亮,都化為血色。

其屈指一嘆,血色月光便被其攝出,化作一尊月光之舟,其身形一縱,踏上月舟,任虛空馳騁,無人可阻!

「天地釣妖月,風雨一帆舟1

畫面到此而至。

心訣,亦只兩句。

但這二句所含的威壓,卻好似撲面而來,令寧凡目光一震,金光散去,清醒過來。

只是清醒之後,寧凡才發現,他距離踏上第十層,僅有,最後一步!

他沒有立刻踏上十層,而是,思索。

那金袍青年,是妖祖么…威壓竟如此霸道…

心訣僅四句,但卻有『踏平東溟』『問鼎蒼天』『釣月為舟』『縱橫虛空』的威勢,藏在四句心訣之中。

「妖祖…」

寧凡若有所思,其掌心之上,一道金光,浮現而出。

這金光,便是之前在其心神中,不斷響起的心訣鐘聲!

這一絲金光,卻代表著,妖祖之威!

心訣只可聽聞一次,但這金光,卻是提升威壓的絕佳養料,甚至比煞氣,更優!

寧凡目光一閃,一口吞下這絲金光,並一步,踏足十層!

這一刻,金光煉化,其威壓,急遽上升至化神後期!不是陰陽鎖借來的威,而是屬於寧凡自己的威!

這一刻,其身後,凝聚出一道金色虛影,有數丈高,卻模糊無面。

這一刻,明玉樓,開始崩潰!

「這陸北,帶著一人,還能踏上第十層!此子手段,當真妖孽!若本將所看不錯,此人威壓,已提升至,化神後期!而最讓本將難以置信的,是此子背後的金光!若本將沒有看錯…這金光虛影,應是碎虛三神通之一,皇影1

「此子竟能在元嬰初期,領悟皇影之術,此子此生,必定碎虛!看來我北漠城,甚至羅雲部,都出了個了不得的妖族,此子突破妖將,晉陞妖帥,問鼎妖皇,指日可待1

僅僅看到皇影,陸生已是大驚,而結交寧凡之心,空前鄭重、堅定。

只是陸生並不知,碎虛三神通,化身、抽魂、皇影,在影成的一刻,寧凡已係數掌握!

明玉樓,崩!

但陸生,毫不心疼!

因為能令明玉樓崩潰的,必是絕世高手!

「本將宣布!從此刻起,陸北為我北漠城第一妖兵,賜血蘭令,司血蘭衛一萬小妖,准獲率部出擊資格!另,撥五萬戰功,入陸北戰功令,不得有誤1

而陸生心頭,更是升起一絲豪情。

北漠城,將因陸北一人,而大興,這是必然。

羅雲,亦將在未來,因陸北而興。

此事,必須立刻上報萬羅城,向封號妖將,推薦此人!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