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44章妖祖背影!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陸婉兒並不知道,自己徹徹底底想錯了,屢次調戲於她的那個紈,確實是廢物陸北,而眼前的絕世高手,則不過是個假陸北,根本沒有那麼多彎彎繞繞在其中。 至於昊辰,正在討好陸婉兒,忽然被其冷顏...

寧凡牽著小鬟,一步步踏上五層,朝靠窗的位子坐下。更高層,他沒打算去,第五層之上,每一層,都有威壓陣法,修為不足,上去便會被威壓所傷。

倒不是說寧凡自己威壓不夠,而是小結巴,半點修為也無,自是無法上去的。

他好似一道利劍,刺入人群,所過之處,賓客分道散開,好似躲避煞星。

這些賓客,大部分都是金丹,少有幾人,是元嬰初期,甚至有中期。

但無人,敢斥責寧凡一句,甚至無人能在寧凡戾氣凶芒下,氣息不亂!

寧凡僅憑戾氣,便令得元嬰初期的昊辰重傷吐血,這凶戾紅芒,怕是唯有化神妖將,才可凝聚。

此人,好生厲害!

但若此人是700妖兵中的精英高手,豈會籍籍無名至今。

「咳咳…你是,陸北?1

昊辰一襲紅衣,卻咳滿烏血,眼中閃過一絲嫉恨。

但嫉恨之外,更多的,是難以置信。

他昊辰,是北漠城有名的紈,而陸北,則是另一個極端。

昊辰跋扈,卻頗有實力,且其父,乃是司掌北漠城覺醒血池的祭司,頗有身份。

而陸北跋扈,則僅僅敢對金丹小輩跋扈,實力在元嬰中算是末流,家族亦早已沒落。

甚至,曾經的陸北,在北漠城見到他昊辰公子,還得拱手一禮,客氣打個招呼。

今日,這陸北怎轉了性子,如此張狂,敢傷自己!

最最難以置信的,是有著『最弱元嬰』之稱的陸北,竟然,有辦法僅憑兇悍氣勢,傷到自己!

這簡直是荒謬,但卻有真實發生在眼前!

他是羅雲部落最大的廢物…陸北?!

一個個老怪,紛紛面色一變。

尤其是元嬰老怪,這才想起,難怪感覺哪裡見過寧凡,原來,此人竟是廢名在外的廢物…

一月之前,傳聞陸北私出北漠,獨入莽原,殺戮71名敵妖,原本諸人還不信…

如此看來,傳聞都還弱了,這陸北,確確實實是元嬰初期的妖力,但氣息,怕是比大修士還要渾厚幾分!

果然,謠言不可信吶!

被外界說得如此不堪的陸北,竟是個…絕世高手!

「陸北?1

五層最中心的座位上,一個被眾星拱月般簇擁的豐滿女子,徐徐起身,朝著寧凡方向,目光一閃,頗有些羞憤的神色。

「有事?」

寧凡只淡淡掃過一眼此女,旋即移開目光,並無多少興趣。

此女一襲紫衣,酥胸豐滿,腰肢卻纖細,容顏又稚嫩的過分,卻俏皮可愛,童顏巨r用在其身上,再合適不過。

只是這可愛的容顏,望向寧凡,卻極為羞憤,這羞憤,似乎是因為多次被陸北招惹、輕薄的緣故,至於具體,從陸北殘破的記憶,倒沒搜出這麼多,寧凡亦懶得知曉具體。

唯一知曉的,是此女為北漠城主陸生之妹,陸婉兒。

元嬰中期修為,900載骨齡,此女資質倒是不錯,但尚未被寧凡放入眼中。

甚至這北漠城中,便是那化神初期的妖將陸生,亦非自己對手。

「誒?」

陸婉兒原本還準備了幾句『髒話』,在『陸北』調戲自己之時,回頂幾句,結果,竟第一次在『陸北』身上,碰了個軟釘子。

有事…這答話,是很明顯的拒絕,這陸北對自己,竟彷彿毫無興趣…

這怎麼可能!

陸婉兒有些錯愕了。若在往常,遇上陸北,此人必定以垂涎之目光,窺探自己嬌軀,甚至會出言調戲…

但今日,陸北竟對自己毫無興趣,更沒有半點輕薄之色。

不是偽裝!

偽裝的話,多少會有端倪,但陸婉兒閱人無數,卻發現,今日的陸北,其氣度,簡直與從前判若兩人。

「不,沒事…明玉樓是我哥哥的酒樓,之前是昊辰公子失禮在先,但陸公子既然已教訓過他了,此事就此作罷,算是給我一個薄面,可好…作為賠禮,婉兒願邀請陸公子,來飲一杯。」

「飲酒便不必了,只是陸某在此,不想被打擾,此事我可不追究,但若再有人招惹,休怪陸某殺人無情…」寧凡只是看著小結巴,若有所思,甚至連頭都沒轉一下。

比起這陸婉兒,他更煩悶,自己該如何處理這小結巴。

淡漠的話語,卻有一股抹不掉的冷意。

陸婉兒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微微抱了抱雙肩,心頭則暗暗詫異。

若是往常,自己給陸北一個好臉色,請他喝酒,怕這陸北立刻如黏死人不償命的蜜蜂,糾纏而來。

今日,竟如此守禮,真是怪事…

「既然公子不願,婉兒便自罰一杯,此事就此了結…」

陸婉兒自飲一杯,再次坐下,昊辰亦服下丹藥,稍稍壓制住傷勢,回到席位,眾賓客,亦回到各自席位。

只是在場妖修,再無歡喧氣氛,一個個都如坐針氈,至於昊辰,更是目光時不時斜睨寧凡,怨恨而恐懼…

很快,寧凡便將陸婉兒等人,拋在腦後。

他看著小結巴,小結巴亦看著他,肚子卻咕嚕叫了出來。

「餓了?」寧凡失笑。

「嗯…」小結巴低下頭,小臉難為情,身為女兒家,卻餓的叫肚子…

酒樓小廝畏畏縮縮點菜,不多時,已有一桌精緻佳肴呈上。

小結巴起初還扭捏,後來便自顧自吃了起來,倒是個沒心沒肺的丫頭,和慕微涼、女屍,都有一些相同之處。

寧凡沉默。

即便明知此女是女屍第二魂,但讓他殺此女奪魂,卻無論如何做不出來。

此女,分明是一個翻版的慕微涼…10歲版的…

「哎…」

他揉揉小結巴的腦袋,小結巴立刻包著一嘴飯菜,睜大眼睛,抬起小腦袋,表示不解。

「小鬟做錯事情了么?」

「沒有,吃罷…」

寧凡苦笑。

我在想到底該不該殺你…這種話,能說出么。

小結巴,你叫小鬟,你姓慕,你該叫慕小鬟,你可知,可知…

傻兮兮的樣子,和紙鶴倒有得一比…

夕陽透過窗,映入酒樓,北漠城妖燈紛紛點亮,燈火輝煌。

許久沒有如此平靜吃頓飯了…寧凡望著小結巴,心頭閃過一絲溫晴。

「師尊說我要多曬太陽,我去連曬夕陽的時間,都這麼少…」

在這簡簡單單的溫情之中,寧凡心境最欠缺的那絲情感,徐徐補全。

心境,緩緩提升,最終,突破到了元嬰巔峰。

在其突破心境之時,目中精芒一閃,但轉瞬即逝。

這一幕,沒有引起任何人關注,應該說,沒有任何不長眼的人,敢在寧凡顯露實力之後,再去招惹。

唯有陸婉兒,注意到了。

她的小嘴,不由驚訝地難以置信,身旁昊辰的一具具奉承、討好言語,更是半句沒聽入心中。

「他竟在一餐飯中,突破了心境修為1

幾乎是立刻,陸婉兒起身,難以理解地望著寧凡。

此人心境已是元嬰巔峰,不會錯!

此人的妖力,更是比元嬰巔峰的1500甲更渾厚,這也不會錯!

但此人,僅僅是元嬰初期,這一點,也不會錯!

法力足夠,境界未足,自然是因為妖血沒有第二次覺醒。

只是憑陸婉兒閱人無數的目光,在她眼中,這一刻的寧凡,令她唯有仰望,這樣的存在,竟會在妖血第二次覺醒…失敗?!

「似乎妖血覺醒,是昊辰之父所司掌,難道此人,在陸北覺醒妖血之時…動了手腳?1

是了,若非如此,以寧凡妖孽資質,若如血脈池,豈會無法覺醒妖血?!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陸婉兒立刻目光不善,望向昊辰,輕輕哼了一聲。

自己哥哥所執掌的妖城,竟有人因為私怨,而埋沒陸北這種人才!

而再一想,陸北此人,為何惡名昭彰,便似乎能說得通了。

或許是因為當年的陸北,妖血覺醒失敗,被人算計,自忖實力未提升,不可顯露鋒芒,所以自污名聲,做紈之事,掩人耳目,背負『最弱元嬰』之名,令所有人瞧不起自己,實則,卻在暗處努力修鍊,積蓄妖力,等待有朝一日,實力足夠之時,重新覺醒妖血,一舉突破元嬰巔峰!

想到這個可能性,陸婉兒頓時覺得,當初次次見面都調戲自己的陸北,如今看來,也不怎麼討厭了。

這是個隱忍的男子…而今日之爆發,是他崛起的信號!

陸婉兒並不知道,自己徹徹底底想錯了,屢次調戲於她的那個紈,確實是廢物陸北,而眼前的絕世高手,則不過是個假陸北,根本沒有那麼多彎彎繞繞在其中。

至於昊辰,正在討好陸婉兒,忽然被其冷顏一哼,立刻僵祝

昊辰真不知道,自己哪句話說湊飧魴」媚棠獺

更不知,自己因為種種誤會,而被陸婉兒認為是坑害陸北覺醒失敗的幫凶!

「婉兒小姐,不知在下哪句話惹小姐不滿…」昊辰賠笑,今日真是倒了血霉,惹了陸北,豈料陸北竟是個深藏不漏的主,一個戾氣都能殺人。惹了陸婉兒,但昊辰捫心自問,自己今晚表現尤其恭謹,絕對沒有說錯一句話,陸婉兒,為什麼生氣!

總要有個理由啊!

「抱歉,婉兒有些乏了,先走一步,公子請自便…」

陸婉兒以絹帕抹抹唇,起身,神色複雜,步步走向寧凡。

「公子可是準備,覺醒妖脈1

「呃,你怎麼知道…」寧凡暗暗古怪,此女難道也會竊言術,怎知自己打算。

便是寧凡再聰明,也定想不到,陸婉兒的狗血想法。

「公子為何遲遲不去,是怕小人相害么1

「小人?」

寧凡的目光,落在對面昊辰身上,恰恰與昊辰怨恨的目光相觸,啞然失笑。

小人,說的便是昊辰吧…這陸婉兒倒是有意思,昊辰請他吃飯,自己打了昊辰,但結果,陸婉兒卻幫自己說話,更稱昊辰是小人…

不過也對,從陸北記憶中,寧凡知曉,昊辰之父,盧宗雲,是一名妖修大修士。那盧宗雲在北漠城的另一個身份,則是血脈池祭司,負責元嬰妖族第二次覺醒血脈。

自己今日打了昊辰,那盧宗雲,也不知是否對自己加以報復。

只是,寧凡根本沒將盧宗雲放在眼中,盧宗雲這種級別的妖族,寧凡在第一界,一個月殺了300個!

「我不怕小人,至少,此人不值得我放入眼中。」寧凡搖頭。

「那為何公子遲遲不去覺醒血脈…」

「戰功不夠1

寧凡微微一笑,好似自嘲,但這笑容,忽然一凜。

一股浩大的聲勢,在一霎之間,席捲了整座明玉樓!

這股氣息到來之際,所有妖族高手,再無一人能坐住,紛紛被氣勢壓服於地。

這氣息,好霸道的氣勢!

但這氣勢,席捲向寧凡與慕小鬟,卻在寧凡一拂袖間,氣勢粉碎。

「好一個陸北!本將威壓之下,你竟還不動聲色!我本還不信堯淵之語,難怪堯淵將你誇得天花亂墜,若非此次親眼所見,本將都難以相信,在我北漠城有著雞飛狗跳惡名的陸北,竟是個…如此隱忍的高手!吾妹婉兒的疑問,亦是本將疑問,你,陸北,身為妖族,當有勇猛精進、逆流而上之雄心,豈可韜光隱晦,隱姓埋名!你,為何不再一次,覺醒妖血1

陸婉兒身旁,一個黑甲青年,徐徐浮現。

那霸道威壓,正是此人發出!

北漠城妖將,陸生!

「戰功?好!本將給你一個獲取戰功的機會!今日,你若能踏足明玉樓第十層,承受化神中期的威壓,本將,給你5萬戰功!之後,本將給你10日時間,殺一人,若你做到,本將再記你5萬戰功,前後10萬,足夠你覺醒一次妖脈,以你資質,若無小人坑害,必可一次成功,只是,你敢接受這個挑戰么1

黑甲青年目光一亮,這羅雲部中,能令其感到壓抑者,唯有封號妖將一人!

但從寧凡身上,黑甲青年竟感到一絲壓迫感!

他給寧凡這個挑戰,既是不願埋沒人才,也是試探寧凡真實實力。

10萬戰功,尋常元嬰初期,怕是百戰都難以獲得。

但黑甲青年,卻許給了寧凡一個天大的機會,這個機會,他,寧凡能否抓住!

「陸北,你可能踏上明玉樓第十層1

「我辦不到1寧凡淡漠道。

「什麼1

黑甲青年目光微微失望,難道自己,高看了此人?

「我若強行上第十層,此樓,必崩1

黑甲青年深深看了寧凡一眼。

此子眼力,果然不凡!

這明玉樓的威壓陣法,極其特殊,前九層也就罷了,第十層,舍下特殊陣法,唯有封號妖將一人可入,化神中期之下,無法進入,若是真有人能入,此樓也會觸發陣法,崩潰!

封號妖將,不屑讓人與其同用一房!

寧凡能看出十層崩樓之陣,但就這眼力,便說明此人陣道修為驚人!

「好個狂妄的小子!這明玉樓,乃是以妖界月光之晶所鑄造,即便崩碎,也可化月光重塑,你,無須擔心!此樓從初建起,一共碎過三次,若你能讓其碎第四次,本將許諾的5萬戰功,歸你所有1

「如此,陸某便接受這個挑戰…小鬟,先別吃了,待上十層,接著吃1

寧凡牽起小結巴,便往第六層玉梯行去。

黑甲青年面色一變,提醒道,

「這明玉樓,威壓根據人數而倍增,你帶此凡人少女登樓,第十層之威壓,堪比化神後期,第九層,堪比化神中期,便是第九層,你都未必能上…你,確定要帶她一同登樓?」

「不錯,留小鬟一人…我不放心1

寧凡一步,踏上玉梯,一步,明玉樓卻狠狠一顫,好似顫抖,又好似畏懼!

東溟鍾在身,這一刻的寧凡,其背影,油然而生一種氣韻,這背影一晃之間,卻令的在場所有妖族,幾乎齊齊升起臣服之心!

在這個背影下,黑甲青年第一次面對寧凡,心神顫動。

「此子的背影有些,有些」

這個背影,給黑甲青年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

他漸漸回想起來,那是在其第三次妖血覺醒時,叩拜妖祖石像之後,曾蒙賜『返祖之力』,並憑此力量完成第三次血脈覺醒。那是,賜予他返祖之力的妖祖虛影,其背影,便是這種壓迫感覺…

「妖祖1

黑甲青年,眼神漸漸不可思議起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