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43章第二魂!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她,太好了… 為了請她吃飯,竟然敢在北漠城最尊貴的酒樓,傷人… 心中,自然有一些少女的小感動,但又有些害怕,主人惡名那麼多,難道對自己好,是別有用心么… 她不知,卻已被寧凡牽著...

北漠城,寧凡隨堯淵繳納戰功,返回自家兵府。

妖兵有府,小妖則唯有住在軍營。陸北在北漠,名聲不好,但好歹,倒是有一個家。

房之中,寧凡盤膝坐於榻上,目光淡淡掃過戰功令,不以為然。

斬殺裂土部71人,共獲得戰功368點,金丹初期一人5點戰功,中期10點,後期15點,巔峰20點,金丹之下則1人1點,這戰功,倒似乎按法力範疇計算。

只是加上自己獲得的368點戰功,陸北的所有戰功,也不過累積到了9742點,真是可憐。

此人修妖千年,水平,似乎有些低了…

這戰功,可兌換仙玉,兌換的比例,大概是1點戰功100仙玉。

當然,亦可兌換妖塔讀經、血脈覺醒、妖卵修鍊等諸多好處,這卻是仙玉買不來的。

妖塔獨經,其中不但有典藏妖術,更有上古妖族文字可學…

妖卵修鍊,其中不能逆轉光陰,卻可提升妖力煉化速度。

血脈覺醒么…

寧凡目光一動,這血脈覺醒,讓其極為動心。

他是羽妖,陸北亦是羽妖,何謂羽妖?天下禽族,但凡有羽翼者,若修成妖,初次覺醒血脈,便是羽妖。

但羽妖血脈,太過普通,在突破元嬰之時,妖兵會完成第二次妖血覺醒,並藉此,確定所屬妖族。

羽妖可進化為鷹族、雀族,甚至有翼人族等偏門血脈可進化,而若是有幸,血脈進化為太古殘脈,則便可擁有萬人之上的修妖資質,若這太古殘脈,能在化神之時,完成第三次覺醒,進化為真正的太古妖脈,則便是太古妖族,也會對此妖伸出橄欖枝,招攬此妖入族。

當年鯉伴覺醒之後,沒有立刻完成任務,而是在大晉化龍,為的,便是完成第三次血脈覺醒,結果,他成功了,不但修出第二法相,更讓太古殘脈的鯉脈,進化成為太古雷龍的龍脈!

即便其龍血,極其稀薄,但也算鯉伴,獲得了加入太古龍族的資格。

至於陸北么,此人資質低劣,若無祖上傳下的十道妖帥血線,絕無法結嬰,如此水平,沒有完成第二次血脈覺醒,自不足為奇。

而寧凡,他修鍊妖功,都是在洛幽的慫恿下,莽撞成功,不過堪堪覺醒羽妖血脈,雖妖力突破元嬰初期,但他卻完全不知妖血覺醒之法。

結果么…他寧凡,和陸北一樣,妖血僅僅停留在第一次覺醒,為羽妖之血。

可悲寧大魔頭戰力可殺尋常化神,但論妖血資質,在羅雲部七百妖兵中,幾乎墊底,這點,和陸北如出一轍。

「血脈覺醒么…卻不知,若我有足夠戰功,究竟可令妖血,覺醒到什麼程度1

妖血的覺醒,很重要,其種類,將決定化神之後的妖意。

寧凡有雨之神意,有山之魔意,妖意么…

妖族文字,血脈覺醒,加上沉睡妖帥…此地對寧凡而言,有莫大機緣存在!

「化神困難,即便有地母之心,也不過提升一成機會。若我法力、妖力、魔氣,皆修鍊至萬甲,突破化神,起碼有七成幾率,加上離合丹,再增一成,加上地母之心,再提一成,加上我兩種神意…突破化神,指

可待1

妖血覺醒,需要在妖族之血脈池完成,有妖族祭司叩天洗禮。且不說寧凡是否能一次覺醒成功,單單入一次血脈池,便需要十萬戰功…

此次陸北雖斬敵歸來,但身為元初妖兵,不聽軍令,擅離部落,仍是罪責,不過是因為斬有敵妖,而將功折罪罷了。

除非陸北突破元嬰中期,否則他並不具備率部出擊的資格。

如此,一切回到原點,歸根究底,是要先提升妖力。

妖帥之血,尚無法煉化,但單單是1284滴偽荒妖血、1084顆妖丹,一旦煉化,寧凡可突破2000甲妖力,憑妖力修為,真正突破大修士境界!

如此,以大修士妖力,甚至可獲得極高軍職,麾下妖軍所殺之敵,皆有一份戰功,歸在寧凡頭上。

十萬戰功,一次中等規模的戰爭便足夠湊齊!

計劃一決,寧凡立刻在房中設下隔念陣法,取出妖丹、妖血,吞服煉化。

偽荒獸妖丹、妖血,以寧凡元嬰級妖力,並無需丹藥靈草中和妖力。

這一閉關,持續一月,一月之中,寧凡足不出戶,氣勢,節節攀升!

67甲的妖力,徐徐突破。

68甲,69甲…99甲!

妖力到了100甲,即將破入元嬰中期,但寧凡妖力達到101甲后,其境界,竟沒有提升,仍是元嬰初期!

「嗯?怎會如此…」

他疑惑地睜開目光,閉目,繼續煉化妖血、妖丹。

100甲,101甲…299甲!

當妖力破入300甲,本該是元嬰後期修為,但寧凡的境界,沒有提升!

他似有所悟,目光凝重,沉吟片刻,繼續煉化妖血妖丹。

301甲,302甲…1499甲!

當妖力破入1500甲之後,本該突破大修士瓶頸,但境界,仍舊保持在元嬰初期!

這一次,寧凡沒有停頓,只是眉頭稍稍一皺,內心並不平靜。

1501甲,1502甲…一直到2150甲,方才停歇。

本該提升2368甲妖力,但隨著服食妖血增多,效果也是越來越打折扣。

2150甲妖力!

寧凡睜開雙目,強橫的妖力,一旦宣洩,千丈之內,必夷為平地!

只是這堪比大修士的妖力氣勢,卻被起生生壓下…

旋即,內視仙脈,露出陰晴不定之色。

「想不到,我妖力提升,但境界卻無法提升,原因,竟是妖血…」

內視之後,寧凡發現,阻礙自己突破境界的,便是妖血。

原本對於妖血覺醒,他僅僅是感興趣。

但如今卻發現,妖血不達到第二次覺醒,他的修為,將永遠止步元嬰初期,即便他的妖力,實際已超越大修士!

如此,境界無法提升,即便自己斬了妖帥,奪了妖血,妖力萬甲,仍無法化神!

「麻煩,如此,還非得先湊十萬戰功,去達成妖脈覺醒了?」

他搖搖頭,微微嘆息。

門外,第四十七次,傳來一個少女小心的踱步之聲。

在寧凡閉關一月,此女共來四十六次,即便是這一次,仍不敢貿然進入,生怕打斷寧凡修鍊。

寧凡舒緩了眉頭,散去隔念陣,一拂袖,房門無風自開,而門外,一個端著銅盆毛巾、十來歲的小女孩,立刻一驚之下,銅盆墜地,毛巾都弄髒。

她瘦小的身軀,嚇得面無血色,匆忙跪下,抖抖索索地朝寧凡跪拜、求饒。

「大,大人,饒,饒,饒命,小,小,小,小鬟不是故,故,故,故意的…」

這小女孩,是陸北收的填房丫鬟,不過才10歲,要待14之後,才會正是收了她。

在陸北記憶中,此女有結巴的毛病,且越是緊張,越是結巴。

結巴的原因,似乎是因為此女妖血駁雜不純的緣故。

而化為人形的原因,則是此女誤失過化形草…

不過此女容貌,卻是動人,雖然才10歲,但相比再過幾年,便是一個盈盈動人的絕色少女,陸北看女人的眼光,倒是不差。

不過可惜,陸北沒等到此女長大,便被寧凡所殺,此女,應歸寧凡所有。

小鬟很害怕,非常害怕…

自己本是來給主人送洗臉水的,想不到,竟打翻銅盆,如此冒失,說不準,會被殘忍的主人殺害。

要知道,在其之前,已有15名填方丫鬟,因為種種過失,被陸北所殺。

注入茶水太淡、太燙,諸如笑容不夠甜。

尤其是在陸北心情不好之時,更是濫殺無辜,甚至因為天上下雨、讓空氣濕悶,陸北都能怪罪在下人身上,必殺之。

莫看陸北在羅雲七百妖兵之中,不值一提,但好歹,人家是數百萬羅雲小妖中,突破元嬰的存在,是不可小覷的人物。

小鬟確實看到了,在開門的一刻,主人的眉頭還是緊皺的,應是有煩心之事…

自己犯了過失,且更是在主人心煩之時,自己,可還能活命…

「饒,饒,饒…」

她一緊張,這一次,連饒命二字,都說不出來了。

「起來吧,不必擔心,我不罰你,你不必緊張…」

寧凡微微一嘆,他雖殺人如麻,但對凡人,他從來不殺。

此女,妖血駁雜,卻毫無修為,是凡人。

在寧凡尚是凡人之時,他認為,戰爭是軍人的事,在戰爭中,身為軍人殺敵,便是殺得再多,也是情有可原,但普通百姓,不應在軍人屠殺之列。

在寧凡成為修士后,他認為,修真是修士的事,在修真路上,為了爭奪有限的資源,不得不殺,但凡人,不應摻入修界,凡人,與修真無關…

他從不認為自己是好人,但即便自己惡貫滿盈,這點原則,還是有的。

除了凡人原因,此女更是有一絲莫名的親近之感,讓寧凡,不忍傷害。

起身,一步踏出,他好似清風,出現在少女身前,蹲身,扶起少女。

「不用怕…」他微微一笑。

而小鬟,看得痴了。自家殘暴的主人,何時變得如此溫柔…

只是在手握小鬟手臂之後,寧凡目光,登時大變。

他終於知道,自己為何對這小鬟,感到親近。

因為此女是…女屍三魂,其中一魂!

「微涼之魂,怎會在…妖族沉睡之地1

若說第一道魂,位於妖鬼林,與古天庭相通,尚還情有可原。

但第二道魂,絕不可能從古天庭、前來妖族沉睡之地!

可是自己,確確實實,在此地,遇到了微涼的第二魂。

這一切,好似冥冥之中,有一隻大手,將慕微涼的魂魄,特意放在此地,等候寧凡接收…

「這,不是巧合…」

寧凡目光一緊,他忽然響起,洞虛老祖曾明言,自己的命格,有些古怪,似乎被人動過…

有人在算計自己么…

是誰…什麼目的!

他這目光一變,氣勢一放,小鬟幾乎嚇哭了。

「對,對,對….」

對不起三個字,她一緊張,無論如何說不祝

這個小結巴…

寧凡目光緩緩柔和。

「算計我么…有意思,卻不知,你這神秘之人,能算計寧某到哪一步1

揉了揉小結巴的腦袋,這小結巴,才有寧凡胸口高,似乎還有些營養不良。

「餓了么…」

「不,不,不…」小結巴有些誠惶誠恐。

「是不餓,還是不敢說…」寧凡有些好笑,一攬小結巴的腰肢,周身化作妖風,盡一霎,便出現在北漠城中,最奢華的酒樓之外。

酒樓分十層,金丹修為,才可進入,元嬰修為,才可入第五層,中期六層,後期七層,巔峰八層,化神九層,第十層,是羅雲部老祖的特席!

此酒樓,是鎮守北漠城的羅雲七將之一,陸生所開。

寧凡知道,小結巴餓了,因為,她是凡人。

帶小結巴吃飯,他沒有猶豫。

只是寧凡,心頭卻在掙扎,這小結巴,魂魄是女屍一魂無疑,若將此魂融入女屍,女屍的靈智,可恢復更多。

但,取出此魂,卻意味著,殺死小結巴…

寧凡在猶豫,為了恢復女屍神智,卻殺死小結巴這無辜少女…

這一步,若說是某人特地安排,他的目的是什麼…

那人彷彿在等待,自己殺死少女,恢復女屍…

「我不能讓那人如願以償…但這是微涼一魂礙」

寧凡目光,微微有一絲掙扎,苦笑。

殺之,道心毀。

不殺,微涼永無真正復活之

而若殺之,甚至會,落入某人的圈套…能一步步精準算計自己,難道是,真仙么…

「微涼,若是你,會如何選擇…」

寧凡一步,邁入酒樓。

但兩名甲衛,立刻上前一步,攔住二人。

「五層以下,我主昊辰公子,已全部包下,宴請貴客,無關之人,滾1

「有意思,陸某帶妻子吃飯,還需看你區區金丹螻蟻的臉色么,碎1

這一字念出,驚天戾氣升起,僅僅是戾氣紅芒,便令得兩名金丹甲衛,妖丹粉碎,修為跌落融靈!

二人吐血倒地,目光卻是震驚,什麼人,竟可憑戾氣,便碎人妖丹!

小結巴被二人吐血舉動,嚇怕了。

寧凡輕輕拍拍她的背,安慰道。

「不要怕…有我在,無人可傷你1

「嗯。」小結巴點點頭,她隱隱覺得,今

的主人,似乎和從前不大一樣,對她,太好了…

為了請她吃飯,竟然敢在北漠城最尊貴的酒樓,傷人…

心中,自然有一些少女的小感動,但又有些害怕,主人惡名那麼多,難道對自己好,是別有用心么…

她不知,卻已被寧凡牽著,上了第五層。

在踏足五層的一刻,一道強橫的神念,立刻捲來,好似針芒,帶著元嬰初期的一擊之力。

「本公子昊辰,我的手下,是你區區普通妖兵可傷的么1

「碎1

寧凡一字喚出,戾氣紅芒,朝那神念之針一卷。

立刻,那出手青年,露出震驚之色,神念崩碎,吐血狂退,已是重傷!

「是你!陸北!怎麼可能1

那青年,待看清寧凡容貌,更是發出難以置信之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