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41章羅雲部,陸北!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一個個未入化神的老怪,頭皮發麻! 虛空!便是尋常化神,若無足夠強的手段,貿然捲入虛空,都是必死! 十大妖將,數百元嬰,一同捲入虛空,其結果,若非十大化神有四大高手,且十人合力,否則化神...

一個月!

短短一個月,周明二字,好似成了一個神話!

殺戮碑上,那排名第一的位置,周明之名,已如同鮮血殷紅!

紅名!自是殺戮過百!

但寧凡的紅名,比當年的第一人——巨言,更血紅了不少!

許如山自是極為安心,名字如此血紅,寧凡所殺荒獸,怕是已超過150,甚至遠不止200。

畢竟當年巨言便殺戮274頭偽荒獸,寧凡的名字,比巨言更紅,自是超過這個數目的。

「妖丹,夠了!呵呵,這下巨尊,定不會為難老夫了,且老夫更為巨尊,尋來了他久候之人,功勞,不小1

在欣慰的同時,許如山更是震撼的。

一個月,殺戮超過274荒獸…以寧凡堪比化神的戰力,怕都是傾盡手段、片刻不停在殺戮。

這份認真,自是因為寧凡守諾,答應許如山,便必定完成諾言。

一言不合拔劍,一諾一飯殺人…

非但許如山一人吃驚,關注著碎界秘境的老怪,紛紛震驚不已。

一個月,化為紅名…元嬰中期以下的修士,甚至單單目光落在寧凡姓名上,便被戾氣沖得睜不開眼。

此人狂妄,但有狂妄的本錢,如此,便不是狂妄,而是…自信!

這份震驚,足足持續了一月,甚至,在周明紅名之事傳開后,外海、內海無數老怪,紛紛蜂擁而來,一看這力壓化神、穩坐第一的人物!

只是這震驚,在一個月終了,被另一份震驚所替代。

碎界秘境,崩潰了!

且並非小範圍崩潰,而是,整體崩潰!

「不可能!便是真正的化神,獨自進入,可崩一域,也不可崩全境…如此大範圍的崩潰,除非是大量化神進入,方才有可能出現…但,這怎麼可能!我等守在秘境之外,根本沒有任何化神修士,進入其中1

許如山面色大變,碎界秘境的崩潰,完全出乎其預料。

秘境崩潰,是一個不小的過錯,他身為掌管秘境之主,多半要受巨魔族責難。

但這,還不算!

秘境崩潰,不知寧凡可否安然離開秘境,帶著妖丹出來。

許如山,確實關心妖丹的,才1月功夫,其他大修士,幾乎不必指望,39人,能湊出20妖丹,都是罕有之事。若無200妖丹,巨尊之女病危,他許如山,怕是要擔大責任!

而從內心講,比起妖丹,許如山更關心寧凡本人安危。

寧凡此子,從初逢,便一次次讓許如山震撼,從討好,到平輩相交,到敬重,到現在的仰視。

此人性情,與許如山相同,更難能可貴的,是此人與自家女兒,頗有情愫的樣子。

「老夫女婿,豈能死在碎界秘境!只是此子,為何還不出來!他怎麼還在秘境之中1

碎界秘境,因十大化神進入,而瘋狂崩潰。

自西而東,幾乎一個時辰,便崩潰千萬里地界!

一個個大修士老怪,依仗離身陣盤,僥倖逃離秘境,卻皆是冷汗淋漓、心跳不斷。

幾乎每一個呼吸,便有數千里崩潰。

那崩潰之後的虛空,讓一個個未入化神的老怪,頭皮發麻!

虛空!便是尋常化神,若無足夠強的手段,貿然捲入虛空,都是必死!

十大妖將,數百元嬰,一同捲入虛空,其結果,若非十大化神有四大高手,且十人合力,否則化神初期的鯉伴,都可能葬身虛空…

連化神都危險,大修士死於虛空,再正常不過。

除寧凡、楚鶴,其餘38名老怪,僅有25人生還,13人,姓名化為灰色,葬生虛空。

待一日之後,碎界秘境徹底崩潰,寧凡與楚鶴,仍未脫離秘境。

許秋靈心中忐忑難安,即便她對寧凡有著盲目信心,但寧凡遲遲不出現,她仍是擔心不已。

「周公子,周公子…」

她沒由來的,便好想哭,當看到楚鶴二字,都變成灰色,她腦袋一懵,秘境之中,怕是只剩寧凡了。

碎界秘境徹底崩潰,已是一片虛空,寧凡尚未死,卻又未脫離秘境,多半是在虛空之中,苦苦掙扎。

「周公子,你究竟怎樣了…」

「他怕是,險了…虛空之力,便是化神中期,沒有強寶在身,獨自一人,亦擋不篆也許,他躲在界寶之中?」洞虛嘆道,唯有煉虛修士,方才能橫渡虛空,化神都不夠,更何談尚是元后境界的寧凡。

「不會的!他不會有事1

許秋靈一咬牙,固執地抬起臻首。

在其焦躁難安之際,七彩光門一閃,一個儲物袋及玉簡,飄然出了秘境。

那玉簡,在脫離秘境的一刻,便崩碎,化作一道輕笑之聲。

「許道友,不好意思,秘境崩了…不過200妖丹如數在此,你無須多慮…我可能稍稍晚些出來,不過倒不必再局限於五月之約定了,故而道友無須在此等候我。待我離開秘境之時,會前往拜訪。嗯…以許小姐性格,此刻必是擔心我的,不過請放心,周某之名,只會越來越血紅,卻絕不會灰色,所以你,無須擔心的…」

許如山持著儲物袋,望著其中血氣未乾的200妖丹,心神震驚。

秘境已徹底崩潰,寧凡卻還能安然傳送出玉簡…他難道,能立在虛空之中不死么?

這份心思,這份震驚,在一個個老怪心頭升起,卻皆是不宣於口。

什麼人,可立在虛空不死!

煉虛老怪,橫渡虛空,但仍是艱難,不過長久呆在虛空中。

能在虛空不死的,唯有…碎虛!

亦唯有碎虛老怪,才可破碎虛空,才敢問道真仙!

「他是如何做到的…聽此子口氣,並非躲在界寶中…若非在虛空中修鍊,便是去了秘境之外的空白地帶…無論是哪一個,都讓人難以置信,因為這兩件事,老朽,都做不到…」

洞虛目光迥然生神,盤膝於地,沒有絲毫離去之意。

「靈兒,不等到你周哥哥出來,你大概不會走吧?」

「嗯,我要等周公子…不論多久…他說沒事,一定沒事1

「好!為師陪你一起等1

秘境,崩了!

一日之內,七千萬里山川崩潰,無數偽荒獸葬身虛空。

楚鶴一步邁出,度過界路,進入第二界,故而未死。

等待第二界的引路人接待罷妖將,會返回,屆時,他要與那人交接事宜。

望著界路另一,楚鶴頭皮發麻,但心頭,卻扭曲的升起一絲快意。

「不知那周明,是否死於虛空中,嘿嘿,若是死了便好,死了便好…」

很可惜的是,楚鶴的願望,無法成真。

寧凡立在虛空中,手掌拖著一尊金色小鍾。

那金鐘,升起淡淡金色光圈,將其籠罩。。

東溟鍾!

「有此鍾在,我自不怕虛空之力,便是橫渡虛空,都無礙的…秘境崩潰,與我而言,似乎是一件好事,至少,我似乎不必煞費苦心,去踏遍七千萬里山河,斬盡偽荒獸了,妖丹、妖血,自己便送上門…」

虛空之風吹來,好似黑色利刃,一旦斬中,便是玉命修士,饋

但這黑風,吹到東溟鍾金光,卻輕輕一顫,立刻分道。

一具具偽荒獸殘屍,被黑風吹來,亦有不少黑血、妖丹,漂浮在虛空,被風吹來。

崩潰自西向東,風自是朝著寧凡吹的。

當寧凡在虛空中敲響東溟鍾,鐘聲之中,立刻升起一道黑色的虛空漩渦,將無數妖丹、妖血、甚至大修士儲物袋,都吸取而來。

一滴滴妖血,被寧凡收起,一絲絲淡金血絲,被寧凡抽出。

加上之前所殺的300餘荒獸,寧凡手**有1284顆偽荒妖丹,1284滴偽荒妖血,1284道淡金血絲!

儲物袋中,已有整整13滴妖帥精血!

所有妖血煉化,便是…5000甲子的妖力!

妖脈化神,幾乎走了一半旅途!

「第二界通路已開,進入此界,首先尋一地,煉化妖血,突破5000甲妖力,而後,想方設法,滅妖帥,奪其血,突破化神,不難1

他目中精光一閃,一步步,踏著虛空,遁行至第二界的七彩界路。

一步,踏入!

界路的另一端,名為陸北的妖族元嬰,正在與楚鶴交頭接耳。

所交談的,大都是藉助此次妖界的大行動,這沉睡之地的妖族,與他雨界無盡海封妖殿,好好拉拉關係…

「哎呀,楚道友怎麼變成這幅模樣,陸某看了,都為道友難過…」陸北一副惺惺作態的表情。

「別提了…都是周明害得!不過這廝,多半已葬身虛空,死無全屍,如此,方能消老夫心頭之恨…」

「死得好,死得好1陸北壓根不關心周明是誰,是死是活。

但這二人交談間,一股淡紅色的戾氣凶芒,忽然將二人捲入其中!

在這凶戾之下,無論是元嬰初期的陸北,還是殘嬰之身的楚鶴,齊齊倒吸冷氣!

尤其是楚鶴,在看到界路盡頭,一個白衣黑氅的青年,淡然無事踏著漆黑虛空,步入界路,他的心,猛然一顫!

「不可能!不可能!你不是煉虛,更不是碎虛,豈能在虛空之中遁行!不可能1

「剛才你二人,在說周某,死得好?」

寧凡眼中,寒芒一閃。

雙手齊探,分別攝住楚鶴的殘影與陸北的天靈。

這一抓之力,乃是玉命之力,二人根本無法掙脫。

「搜魂1

當寧凡淡漠的聲音傳來,二人登時識海崩碎,淪為白痴。

楚鶴的記憶,與鷹鶴相同,被紫蠱種下紫色封印,但這封印,以如今寧凡實力,輕易破除,封妖殿的隱秘,自是看了個完全,對封妖殿此次配合妖界妖將之任務,更是瞭然於胸。

「此沉睡之地,沉睡之妖帥,名為『陸吾』么…」

寧凡一口吞下楚鶴殘嬰,嚼碎,旋即一掌拍下,將陸北肉身崩潰,其元嬰,則一口吞入腹中。

「此妖名為陸北,為陸族九部第七部——羅雲部落之羽妖。此人生性殘忍、卑鄙,在羅雲部落中,仇家不少,朋友更是一個沒有,甚至,其命魂名牌,都曾因犯了部落之法,而被驅逐出族廟…有意思,如此,我殺此人,無人知,我化作此人模樣,潛入羅雲部落,更是無人知曉…羽妖么,元嬰初期,與我現在的妖力修為,幾乎一般無二…」

寧凡一口吞下陸北妖嬰,一步踏出。

這一步之下,他施展念隱訣,容貌登時變換,化作與陸北一般無二。

「從此刻起,我在第二界的身份,是羅雲部,陸北1

「秘境崩潰,妖丹已足,能入第二界,我無須5個月內離開秘境了…妖丹,可先行一步送出,令許如山安心,如此,便是在秘境滯留數十年,都無礙…至於許秋靈,嗯,烙印一道玉簡,以免此女擔心…」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