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240章界崩!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二女似乎在認清鯉伴面目之後,更加忠誠於自己了。 如此,最好。 「你們二人先入鼎爐環,第二界兇險,你們不需介入…」 「多謝主人恩典…」二女盈盈一禮,以自己二人金丹修為,入第二界...

一日之後,七彩光界之下。

楚鶴收住了腳步,降落於地,絲毫沒有感應到,身後有寧凡跟蹤。

寧凡跟蹤楚鶴,不但施展念隱訣,更與二女服下四轉上品丹藥,匿息丹。

如此,即便是化神妖將降臨,也感應不到寧凡!

為保險起見,寧凡仍與楚鶴隔了萬里距離。

以寧凡神念,不過半步化神,只能探測三千里,但他在楚鶴身上悄悄留了一絲暗香,憑此,倒是足以追蹤楚鶴。

而為了緊盯楚鶴,寧凡更是服下四轉中品丹藥,增念丹,在數個時辰內,他的神念,變得稀薄,卻徐徐擴散到萬里範圍,堪比化神範圍,但念力本質未變。

這些都是許如山所贈丹藥,卻在此刻,派上用常

楚鶴小心翼翼,確定四處當真無人後,方才開始以紫妖石研粉、測定陣眼、念刻陣紋。

一日之後,古妖陣布成,雖是化級之陣,卻隱隱與七彩光界起了一絲聯繫。

此陣,便是開啟第二界界路的關鍵,以楚鶴修為,倒也足以布下。

陣紋成,楚鶴取出數十件古妖祭器,陳列之後,只差誦古妖經,血祭王獸,便可開啟第二界通路。

只是沒有立刻血祭王獸,楚鶴反倒離開大陣,取出一尊六足銅獸之妖像,陳放在另一處地點,並圍繞此妖像,取出八具死亡已久的乾屍,陳列妖像四方。

每一具乾屍,生前都是真正荒獸!

楚鶴先後取出八隻鮫人王獸,斬殺之後,以血塗抹乾屍。

之後,他再次以紫妖石之粉末,融入神念,布陣刻紋。

待陣法成,他口誦古奧經文,朝著妖像,倒頭下拜。

每一叩拜,妖像便一顫。

十叩之後,第一具乾屍,粉碎,血氣被妖像吸收。

百叩之後,第二、第三具乾屍,粉碎。

千叩之後,第四、第五、第六具乾屍,粉碎。

萬叩之後,第七、第八具乾屍,碎裂。

吸收了八具乾屍的血氣,妖像發出一絲古奧之光,自頭頂裂出一道裂紋,直至足下。

彷彿將要崩潰,卻似乎血氣不足。

萬里之外,寧凡目光一凝,這妖像,平平無奇,但妖像中,卻因叩拜,而生起一絲白霧,若寧凡沒有看錯,那白霧,應是真仙才會涉及的力量…香火之力!

此妖像中,存有封妖殿數千年搜集的香火。

以此力,開界路,通妖界!

「王血不夠激發香火…麻煩礙都怪那周明,殺了那麼多鮫人王獸…」

楚鶴攜帶12隻王獸,已殺8隻,尚餘4只,留下4隻,是為之後開啟界路使用,只是如今,連妖將降臨都是問題,若妖將無法降臨,他開啟第二界界路,又有何用。

「罷了,以降臨妖將為先,其餘之事,容后再說…」

他再次斬殺王獸,以血祭祀妖像,待斬殺第10隻王獸之後,妖像,徹底碎裂!

一道染著殷紅的白霧,洞穿虛空,形成一道殷紅的霧門。

在霧門成形的一刻,已與妖界相連,透過霧門,可觀摩到妖界的景緻。

而十道化神氣息,數百道元嬰氣息,正從霧門另一頭,逼近…

其中一道,寧凡很熟悉…鯉伴!

「有意思,鯉伴自晉國離去,果然去了妖界,現在又從妖界,帶來援手,傳送此地…我與此妖,倒是有孽緣,只不知,若我在其穿越界面之時,毀去界門,此妖是否會…死在虛空!當日你毀我傳送陣,今日,我毀你界門1

寧凡目光一寒,當日之仇,他自未遺忘。

若非自己僥倖逃生,定然死在鯉伴之手!

他之所以任楚鶴布陣,沒有殺楚鶴,便是等待這個機會。

他的話,沒有隱瞞懷中二女,只是無論茶女或是風女,聽聞寧凡要陰鯉伴,眼神複雜,卻終究沒有勸止。

鯉伴若知二女**寧凡,或許會毫不留情,斬殺二女…

若硬在寧凡與鯉伴之中,選擇一個主人,她們寧願選擇寧凡。

氣息,越來越近!

當某個化神妖將半邊身體走出界門的一刻,寧凡劍念一斬,暗中刺入界門香火之中,將界門,斬破!

隨著這一處破損,立刻界門崩潰,虛空癒合,那半邊身體走出界門的妖將,直接被界力撕碎!

「啊1

無數到慘叫聲,幾乎同一時間,自虛合的界門傳出,旋即,再無可聽聞。

但寧凡,卻眉頭一皺,那一道道慘叫之中,並無鯉伴的聲音,看起來,界力撕裂的那名化神妖將,並非鯉伴,而鯉伴,亦未葬身虛空…

楚鶴,嚇傻了!

自己好不容易,設置好陣法,連接界路,請下妖界化神降臨,其結果,卻是界門崩潰,妖將生死不明!

界門怎麼會崩潰?難道是我楚鶴,捨不得血祭王獸,王獸之血數量不夠?!

如果我斬殺12隻王獸,不節省那兩隻,也許,界門就不會崩潰了…

「是我的錯么…完了,若任務失敗,妖尊大人,必不放過我…」

楚鶴眼中露出恐懼之色,但桑忽然崩碎,走出九妖一魂,十道身影,俱是震怒!

尤其是那妖魂之身的化神妖將,他是十妖之中,唯一一名化神後期的存在,竟然還沒有喚醒妖帥,便因為界門崩潰,妖身粉碎!

若非妖魂強橫,他多半,已死於那無盡虛空…

「你便是封妖殿派來布陣之人!布的什麼陣法,竟會界門崩潰!你,該死1

那妖魂青年模樣,銀袍白髮,模樣冷峻,因為震怒,而目光血紅。

大手一撕,直接將楚鶴肉身及元嬰撕碎,只是出乎白髮青年的預料,楚鶴元嬰粉碎之後,卻憑藉一道詭異的力量,元嬰重塑。

「嗯?這小輩,似乎懂得『命術』…」

白髮青年冷笑,將楚鶴顫慄的元嬰攝入手中,意欲一口吞下,殺嬰泄憤。任你有多少性命,被吞吃之下,只有必死!

「且慢!王將軍息怒!此人若殺,誰為我等傳訊給封妖殿…」一名化神初期的紫衣妖將勸道。

「好!姑且留此人元嬰一命!說,界門為何崩潰1白髮青年厲聲道。

「大,大概是王獸之血不足吧…」

楚鶴小小元嬰,握在白髮青年手中,當真膽寒欲死。

此人肉身雖滅,修為大損,但本是化神後期修為,即便失去肉身、只剩妖魂,仍有化神中期的戰力。

化神中期,便是內海,也是頂尖高手,他小小楚鶴,可惹不起,更莫提此人是妖靈之地的妖將,是天妖界的人,是上面的高手…他下界小小元嬰,豈敢得罪。

楚鶴自然想不到,界門崩潰,根本不是王獸之血不足,而是寧凡搞鬼。

這一崩潰,十妖將的數百元嬰伴妖,算是俱死於虛空了。

這一崩潰,化神後期的妖將,更是肉身毀滅。

自己莫說完成任務、獲取獎勵了,即便白髮青年不殺自己,自己回到封妖殿,怕也要受妖尊重罰…

老子怎麼這麼倒霉啊!

是了,都是周明!如果不是他濫殺王獸,老子豈會捨不得幾隻王族鮫人…周明!周明!我楚鶴若不死,必定殺你泄憤!

老子無辜被殺一命,還有六條命!

六條命,拼個乾淨,也要把那周明幹掉!

楚鶴更想不到,這一次,他還真沒有冤枉寧凡。誤打誤撞的,矛頭倒是指對了人。

只是可憐的楚鶴,剛說完『王血不足』,立刻,引發白髮青年震怒。

手掌一握,再次將楚鶴元嬰捏爆,重塑的楚鶴元嬰,尚有五條命。

「你說界門崩潰的原因,是王獸之血不足?1

『啊/

再次一握,楚鶴痛呼一聲,尚有四條命。

「王獸!哈哈!為了區區元嬰修為的王獸之血,連累我王梟妖身毀滅!這個笑話,可不好笑啊1

『/

白髮青年狠狠將楚鶴元嬰再次捏爆,旋即好似丟棄一灘爛泥,將尚有三命的楚鶴殘嬰扔至地上,一腳踏下!

『/

還剩兩命!

『轟/

最後一腳踏下,萬里山河塌陷!

楚鶴,僅剩一條命!

白髮青年,冷笑。

「你似乎,不能死了吧?哼!回去之後,告訴你家主人,準備一具化神後期的妖屍,給本將『融屍吞舍』,重塑肉身!速速布置好通往第二界的界路,若再有差池,本將要你的命1

任白髮青年蹂躪楚鶴,其他九名妖將,包括紅髮紅鱗的鯉伴在內,無人敢勸阻。

只要白髮青年不殺楚鶴,不妨礙任務,無人願意為了一個不相干的小輩,得罪王梟!

便是鯉伴,也不敢!因為鯉伴,僅僅化神初期,在十妖將中,實力排第五,前四人,三名化神中期,一名化神後期,便是受傷的王梟!

「有意思,沒有坑死鯉伴,卻坑了十妖將中最強之妖…王梟么…以我如今實力,殺鯉伴,8成勝算,2成平手,對上三名中期妖將,毫無勝算,但有7成機會可以逃命,若對上王梟,此刻他只剩妖魂,我尚有一成逃命機會,若其毫髮未損…我不是他對手…化神後期的妖將,且此妖似乎亦是太古妖脈,甚至,從其身上,我更感受到一絲八品妖意的樣子…此人若是全盛,興許可以與內海七尊最弱之人,一戰1

楚鶴小小的元嬰,流露著委屈的表情,現在他只剩一命了,便是再恨寧凡,怕也不敢拼了最後一條命,找寧凡麻煩。

『七命』楚鶴,原本迎接妖將有功,以此功勞,便是被妖尊賜下化神之路,都是極有可能。

但卻因為一個失誤,無功有過,七條命,死了六條…

「老子真是倒了血霉1

他心中暗暗腹誹,取出最後兩頭鮫人王獸,斬殺祭陣。

只是區區兩頭鮫人,自不足夠開啟界路的。

「哈哈!兩頭王獸,想開界路!難怪界門崩潰!你便是如此,開啟界門、迎接本將到來的么1

白髮青年怒極反笑,恨不得立斃了楚鶴,界路開啟,至少準備18頭王獸,這可是常識!

這點常識,封妖殿,沒有么!

「麻煩!罷了,這第一界中,應還有不少偽荒獸,趁著界面未崩,獵殺一些,其中應有可充當王獸的存在…」

「王將軍且慢,不必如此花費時間的…鯉伴手上,倒是有幾頭王獸,可以血跡…」

紅髮鯉伴,冷笑一聲,一拍儲物袋,取出十七道虛幻妖嬰。

這些妖嬰,皆是此次同行伴妖,但大多葬生虛空。

17人未死,並非因為鯉伴大發善心,而是這17伴妖,恰好身為王獸。

「鯉將軍,這些,似乎是你的伴妖,血祭是否不妥…」仍是那紫衣妖將勸道。

「不妥?有何不妥!伴妖的一切,都是我等妖將的,殺之祭陣,有何不可1

鯉伴五指成爪,一抓之下,17妖嬰俱都嬰碎人亡。

17道嬰血,被鯉伴揮袖一灑,灑在大陣之上。

立刻,陣光亮起一道古樸妖異的血芒,而鯉伴冷冷望著楚鶴殘嬰,厲聲道。

「這一次,若界路再出半點問題,你,必死1

「不,不敢…有19道王血,足夠,足夠…」楚鶴膽顫心驚,催動陣光,默誦古妖經。

七彩光界之上,徐徐現出一道門路,可供通行。

「這一次,你們走前面,本將走後面1白髮青年沉聲道,似乎對界門,有了心理陰影。

「是1

其他妖將,自不敢不遵王梟之令。

十人依次,進入光門。

這一次,19道妖血的界路,寧凡還真不易破去,無法坑人。

且即便能坑,此地並未虛空,界路中斷,諸妖將亦不會有事。

在妖將通行的一刻,另一端,界路另一端,立刻傳來一道諂媚之聲,

「小人陸北,嘿嘿,見過諸位妖將大人…」

至於楚鶴,微微鬆了口氣,這一次,界路未崩…

只是他不知道,這次回去,該如何與妖尊交待。

且還有一些事宜,需要與第二界的迎接者,交接…

「老子怎麼這麼倒霉1楚鶴小小殘嬰,欲哭無淚。

萬里之外,寧凡目光沉吟不決。

有楚鶴開啟界路,倒是省了自己麻煩,也不必擔心女妖布陣失敗。

此入口,尚可開啟數日,待鯉伴等人走遠之後,寧凡便可跟上、潛入第二界。

只是此事有了十名妖將介入,其中更有四人實力在自己之上,第二界的兇險,無疑提升了不少。

進,還是不進…

他在遲疑,懷中二女,卻在苦澀。

鯉伴滅殺伴妖,如此無情,令二女背叛鯉伴的最後愧疚,都散去。

「鯉伴,不如吾主…」二女的神情,漸漸變得堅決。

寧凡有一千多鼎爐,但這些女子,皆平安無事在鼎爐環中生活。

即便寧凡遇上兇險,也絕不會讓這些女子相助,更莫提如鯉伴等人,拿屬下之命,鋪墊前進之路…

寧凡狠了些,對自己人,卻是很優待的。

至少成為寧凡之鼎爐,風女茶女不必擔心,哪一日,寧凡心血來cho,會虐殺二女為樂。

「怎麼了?表情這麼嚴肅,見到昔日主人,心情複雜了?」寧凡調笑道。

「婢子,只有一個主人1二女堅定道。

「哦?」寧凡微微一笑,二女似乎在認清鯉伴面目之後,更加忠誠於自己了。

如此,最好。

「你們二人先入鼎爐環,第二界兇險,你們不需介入…」

「多謝主人恩典…」二女盈盈一禮,以自己二人金丹修為,入第二界,自保無力,能入鼎爐環,倒是安全。

「嗯…」

收回二女,寧凡獨自一人,徐徐降落,目光卻徐徐凝重。

數日間,他在等待妖將走遠,但在這等待間,碎界秘境,正出現極大變故!

十名化神傳送如秘境,令原本不穩的秘境,開始崩潰!

當然,崩潰的,只有第一界!

自西而東,虛空粉碎,無數老怪倉皇之中,催動離身陣盤,撤離秘境,而亦有少數老怪,永遠喪身於虛空之中!

界外,許如山面色大變。

「秘境,崩了1

而許秋靈,俏臉煞白,美眸焦慮。

殺戮碑上,一個個老怪的名字,正由黑變灰…死了…

「周公子!你,怎樣了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