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38章第一界!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直沒有時間煉製…」 「是么,主人即便不煉此丹,婢子也不敢怨恨主人的…」風女紫發之下,眸中微微閃過一絲失落。 沒有復容丹,她自是失望,但這又能怎樣,她是寧凡鼎爐,寧凡便是欺騙她,她也無法...

七彩光門,將各個大修士分別傳送開。

七千萬里的地界,寧凡立在一座峰岳,手持秘境地圖。

其神念一掃,遍布三千里,待觀覽地貌,方才確定,自己所在,乃是秘境東域。

他的眉頭緊皺,此地的妖靈氣,好重!

顧名思義,妖靈力,便是唯有妖修可吸收、修鍊的天地靈氣。此地妖靈力之多,幾乎是妖族得天獨厚的修鍊所在,若換算誠仁族的天地靈氣,此地靈氣之濃,是歡合島金靈力的數十倍!

這種程度的靈力,便是無盡海、上級修真國都不一定具備,恐怕唯有煉虛、碎虛坐鎮的修國,有可能具備。

如此濃烈的妖靈力,確實足以讓妖獸修鍊速度遠超尋常。

但若是讓尋常妖獸數百年進化為荒獸,似乎還不夠,且若僅僅是靈氣濃郁,妖獸進化,決不會僅僅是法力堪比荒獸,境界亦能提升…

此地,有些古怪。妖獸提升實力,應還有其他原因。

只是因為妖靈力的關係,寧凡的計劃,難免有些變動。

按寧凡最初打算,是要在此開闢洞府,首先提升實力,再憑剩餘時間,掃蕩偽荒獸。

但煉化地母冥乳,首先時間不夠,其次地點不對。

而煉化道果、青鸞火,亦不是好地方,此地天地靈氣,太過稀杯

此地若提升實力,最適宜的,還是提升妖力…

「妖力…」

寧凡立在山嶽之巔,目光一凝。

他進入此秘境,不過數息,但已有數只禽族妖獸,震抖雙翼,戾鳴襲來。

長空盡頭,一隊十餘只黑羽巨鷹,每一頭,都身逾百丈,有元嬰級妖力,而為首的銀翅之鷹,更是有千丈之軀。

「荒獸…」

寧凡劍念一掃,墨色散開,元嬰級妖鷹,立刻碎身而亡,血濺長空。

妖力需達到元嬰級別,境界,卻仍是金丹初期的模樣。

劍念,足以殺之!

寧凡的周身,升起一道道抹不掉的紅芒,那是,戾氣!

這戾氣凶芒,足以讓真正的荒獸忌憚,但這偽荒獸,卻好似入魔一般,鷹目血紅,不知畏懼,雙翼一振,黑風大作。

這黑風遮蔽千里,化作一道道黑色羽翎,每一道,都足以滅殺金丹後期修士。

此鷹名為墨隼,黑風化羽,僅僅是金丹級妖術。只是以化神級妖力施展,那黑羽,遮天蔽曰,怕是有數萬道。

也便是說,此鷹一抖雙翼,瞬殺數萬金丹,不難!而數萬黑羽,元嬰難防!

「終究只是偽荒獸,連天地元力都無法控,更何談天靈之術…」

寧凡完全無視黑羽,一步踏出,半化黑煙一閃,直接跨越數千丈距離,出現在巨鷹頭部。

目露寒芒,抬足一踏!

這一踏之下,好似魔山之墜,所踏之處,無數裂紋自天空蔓延開來。

玉命境巨力之下,那巨鷹甚至未有掙扎,頭顱便被寧凡一步踏碎!

只是此鷹頭碎之後,立刻黑風一旋,重生一頭。

這倒是大出寧凡意料之外,此地妖獸,手段不強,命倒是挺硬。

須知滅敵之後,往往是修士最懈怠之時,若敵人死而復生,給予致命打擊,極可能因大意而死去。

難怪四成修士死於此地…

果然,鷹首重生,巨鷹露出暴怒情緒,周身黑羽如劍抖落,紛紛刺向頭頂寧凡。

只是寧凡仍是負手立在巨鷹頭部,眼光一凝,周身升起淡淡的玉色罡靈,好似一個碩大的玉色光繭,將其籠罩在內。

這玉色罡靈,唯有玉命境修士方可施展,以肉身之強壓迫天地元力,化天元之風為罡靈之護,便是大修士一擊,都轟不碎此罡靈。

這些黑羽,但凡初級罡靈之罩,立刻燃起玉色火焰,焚成虛無。

數萬道黑羽燃盡,罡靈只消耗了三分之一靈力,仍未消散。

「不過如此…碎岳1

寧凡一指點出,千里山嶽,開始瘋狂崩潰。

每崩潰一山,指力更強一分,當山崩地裂、千里廢墟之後,巨鷹血紅而瘋狂的目光中,第一次露出本能的畏懼,只是這畏懼,太遲!只是這畏懼,剛剛升起,想要逃脫,便被那不知名的血紅,湮滅,化作不朽的戰意!

『嗷/

巨鷹瘋狂將黑羽抖落,攻擊寧凡,即便徒勞無功。

這一切掙扎,在寧凡指尖劍芒按下以後,終止。

一指生深黃指劍,劍芒好似極光,一抖之下,沒入巨鷹頭顱,旋即,在其千丈巨身之內,炸裂,化作無數細弱髮絲的劍絲,撕扯。

片刻之後,巨鷹千丈之身,化作血霧炸開,血雨灑落數千丈的土地。

寧凡踏天而立,一拂袖,一顆拳頭大小的黑色妖丹,攝入手中。旋即單手一揮,朝這血雨一抓,無論是飄散的血霧,抑或滲入廢墟的血水,都被其攝回,化作一個碩大的黑色血球,漂浮在其身前。

這碩大血球,在不斷壓縮之後,徐徐凝聚成一滴烏黑油亮的妖血。

偽荒獸之血!

收人錢財,替人消災,寧凡收起妖丹,自是留給許如山,但這妖血,卻是提升妖力的大補之物,在這妖靈力濃郁到髮指之地,寧凡若有足夠妖血,妖力修為或許會提升到恐怖的境界。

這偽荒獸黑血,一滴,足以提升1甲妖力!

只是沒有立刻吞噬黑血,寧凡的目光,最終落在那妖血之中,驀然一凝。

卻見那烏黑的妖血之中,有著極細一絲淡金之血,正徐徐消散於空氣中。

「這是…」

寧凡屈指一彈,烏血一顫之下,其中那絲淡金之色,被寧凡迫出,攝在手中。

這是一絲淡金之血,但蘊含的妖力,幾乎是烏血的兩倍!

且這一絲淡金之血,其中透露著一股威壓,比洞虛、月凌空之威,更強!

這無疑是妖族強者之血!比化神巔峰、半步煉虛都強,定是煉虛期的妖帥之血!

「妖帥之血?!難道這血,便是妖獸化為偽荒的原因?便是那巨鷹明明畏懼,卻不敢逃跑、拚死一戰的原因么?」

這淡金之血,濃郁到無法立刻吞噬,必須以妖草輔助,才可吞下。

寧凡一拍儲物袋,將此淡金血絲,收入玉瓶中,只是旋即,儲物袋中另一個玉瓶,與此淡金血瓶,好似升起共鳴。

那玉瓶,是當年寧凡在大晉之時,自鯉伴伴妖手中所搶奪,其中,記得是盛放了一滴極為強橫的妖血。

那妖血,以當年寧凡融靈修為,萬萬不可吞噬。而如今,寧凡的身體,倒是足以承受那妖血之力。

他沉默無言,取出那玉瓶,神念探入,其中盛放的,是一滴完整的淡金之血。

「一整滴妖帥之血么…」

這一滴之血,應是百道血絲,才可凝聚。一道淡金血絲,可提升2甲妖力,一滴淡金妖血,可提升200甲妖力!

收起兩個玉瓶,寧凡張口,吞下巨鷹烏血,並未花費太久,便將之煉化。

妖力,提升至67甲。

此地吸納妖血,速度快到匪夷所思,而煉化提升法力之物,卻慢得出奇。

「妖帥之血…此物為何會出現在秘境之中。妖帥…難道這碎界秘境之中,有堪比煉虛修為的妖帥存在?!且我在巨鷹體內所獲金血,與鯉伴所持,分明是同一妖帥所流…鯉伴…這碎界秘境,之所以存在,原因或許不會簡單…」

寧凡一拍儲物袋,再次取出地圖,望著七千萬里之外的空白區域,目光凝重。

難道那無法進入的區域之中,有妖帥存在么…

此地,難道與上古妖族隱秘有關么?

收起地圖,寧凡一抖鼎爐環,喚出茶女、風女。

二女被寧凡採補,只剩金丹級妖力,但一段時間滋養,氣色反倒比之前更加瑩潤。

二女似乎正在談論著什麼,一見被寧凡喚出紅霧空間,立刻嬌軀一顫,收住話語。

「婢子見過主人,不知主人有何吩咐…」

二女齊齊垂下頭,秀髮遮面,容顏上,仍是道道傷疤。

「抱歉,答應你們煉製復容丹,但一直沒有時間煉製…」

「是么,主人即便不煉此丹,婢子也不敢怨恨主人的…」風女紫發之下,眸中微微閃過一絲失落。

沒有復容丹,她自是失望,但這又能怎樣,她是寧凡鼎爐,寧凡便是欺騙她,她也無法怨恨。

「不過靈藥,我已搜集齊,放心,我的鼎爐,自然是漂漂亮亮才好…」寧凡微微一笑,手掌撫過二女臉頰,立刻,茶女露出一絲嬌嗔之笑,而風女,則微微感動。

靈藥已齊么…五轉丹藥復容丹,需要的自是萬年靈藥,這才多久,寧凡便湊足靈藥,自是將為二女治療容顏,放在心上。

風女很難不敢動,以她伴妖之時、卑賤身份,便是妖將毀其容,她也不得抗命,如今的新主,卻願意為二女如此醜女,復容…

「謝謝…」風女第一次笑了出來,雖然容顏極丑,笑卻很美。

「道謝的話,待丹藥煉成之曰再說,此刻我且問你二人,此地,你二人可知…」

在寧凡看來,若此地當真與上古妖族有關,有妖帥有牽扯,二女身為妖將伴妖,多少知道些什麼。

只是二女看到此地之後,立刻,齊齊露出驚色。

「主,主人,你是如何尋到這地方的?這裡…這裡可是『沉睡之地』啊!說不得,會有妖將、甚至妖帥沉睡!極為危險1

二女身為鼎爐,卻平生第一次,關心起寧凡的安危。

「沉睡之地?如此,果真有妖帥在此了?」寧凡目光一凝。

「是,若是婢子沒有看錯,這裡應為,『第一界』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